首页>> 文玩鉴藏>> 文玩鉴藏>> 青铜陶瓷

南朝时期画像砖的创新发展与精神风貌

2019年06月30日 10:20:53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文天下任俊 浏览数:294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南朝时期画像砖的创新发展与精神风貌

南朝《西王母》画像砖

画像砖是在砖上模印、刻划、拍印人物或动物等图像的一种具有装饰和建筑两重性质的墓砖,流行于我国汉六朝时期,是一种很有特色的筑墓材料和工艺美术品。画像砖从广义上来讲是花纹砖的一种,按照学界流行的看法,一般把单一砖面模印几何、植物纹饰的称为花纹砖,单一砖面模印人物、动物图像的称为画像砖,而由多块砖面拼砌的图像则有砖刻壁画、砖印壁画、砖拼壁画、拼镶砖画等称呼,也有统称为砖画的。

根据画像砖的内容和形制,其分为独幅和拼幅两类,将砖侧面模印几何纹和植物纹的称为花纹砖,其余的称为画像砖。画像砖从战国时期产生,经过秦和西汉的发展,到东汉已经发生了较大变化,从过去的大型空心砖型变为简单的实心砖型,画像题材更加广泛,开始盛行神仙、历史故事和反映现实社会生产生活画面的题材。三国、西晋是画像砖发展的低谷,其在北方地区几近于绝迹,而在南方地区逐渐发展,随着东晋政权中心的南移,画像砖从东晋又开始复兴起来,到南朝时期发展到我国造型艺术的巅峰。

一、南朝时期画像砖的创新发展

(1)两个中心的形

南朝时画像砖形成了两个中心区域。一个是以都城建康为核心的区域,包括今南京、丹阳、常州、扬州等地。多砖组合的拼幅线刻画像是这一地区画像砖显著的特点,大型的高等级墓画像基本全为拼幅线刻形式,内容有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羽人戏龙、仪卫侍从、飞仙等。画像的砖数从五六块到上百块不等,画像从简单的日、月、莲花到稍微复杂的飞仙、将军、狮子、鼓吹,再到巨幅的竹林七贤、羽人戏龙、羽人戏虎等,面积不断增大,复杂程度增加,而视觉效果更为震撼生动。

南朝时期画像砖的创新发展与精神风貌

南朝《龙图腾》画像砖

除了这些大型的拼幅画像外,这一地区还发现不少中小型的拼幅和独幅画像,内容有龙、虎、飞仙、瑞兽、人物等,既有线刻,也有略凸起的浮雕。如浙江余杭小横山南朝墓墓室画像以拼幅为主,线刻为主要的形式;而到了南朝晚期,画像基本以浮雕为主。如常州戚家村和田舍村,画像砖墓为南朝末年,画像基本为半浮雕,个别为高浮雕,以拼幅画像为主,也有部分独幅画像。

二是以襄阳为核心的雍州,包括今湖北襄阳、谷城,河南邓县等。这个一地区南朝画像砖基本为一砖一画的布局形式,个别为多砖组合的拼幅画像。画像大多模印于长方砖的正面,部分模印于端面和侧面,以浅浮雕为主。拼幅画像仅发现于邓县学庄画像砖墓,该画像砖分为四类。一是鼓吹出行,包括牛车、鼓吹、武士、运粮等。二是孝子和历史故事题材,有郭巨埋儿、南山四皓等。三是神仙和珍禽瑞兽类,有仙人骑虎、双龙、麒麟等。四是佛教类题材,有狮子、飞仙、莲花等。

(2)画像砖的技法创新

南朝时期,画像砖呈现出两个明显的特征。一是线刻的流行和广泛运用,二是浮雕的发展和创新。线刻技术在都城建康一带突然兴起,发展非常迅速,形成了繁密飘逸的风格。长江下游江浙一带的画像砖墓中,线刻画像十分流行。南京、丹阳的王陵和高级贵族墓中的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羽人戏龙、羽人戏虎画像及各种飞仙画像,均采用线刻的形式,线条或紧密连绵,遒劲流丽;或笔迹劲利,气韵生动,比较真实地表现出当时绘画的特色。

南朝时期画像砖的创新发展与精神风貌

《羽人升仙》画像砖

南朝时期,画像的发展有由半浮雕向高浮雕发展的趋势,时代越晚,浮雕画像越流行。这种变化从南朝时期开始,一直延续到隋代。常州戚家村和田舍村、浙江余杭小横山均发现有多砖拼幅的浮雕画像,画像风格同线刻差别很大,厚实圆润,结体疏朗,画像风格属于“众皆密于盼际,我则离披其点画”的“疏体”,同以顾恺之为代表的“紧劲连绵”的“密体”相对。南朝后期流行的浮雕画像同前期的线刻画像相比,画幅已大为缩小,精神、气韵明显不如以前,画像砖艺术实际上已渐走上了下坡路。

(3)画像题材的传承与创新

南朝画像砖题材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对传统题材的继承,如四神、出行仪卫、侍从、瑞兽、孝子故事等,其中孝子和历史故事、鼓吹出行、甲胄武士等题材主要流行于襄阳地区,建康地区发现较少,其他的两地均有。另一类是新出现的题材,可分两种:一种是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画像。陈寅恪认为,“七贤”实与东汉末“三君”“八厨”“八及”等名同为标榜之义,东晋初年乃取天竺“竹林”之名加于“七贤”之上。“竹林七贤”之“竹林”乃佛教名词,乃释迦牟尼说法处,即竹林寺或竹林精舍,与我国佛寺、精舍意同。

南朝时期画像砖的创新发展与精神风貌

南朝《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

东晋的顾恺之、刘宋的陆探微,南齐的毛慧远都曾绘过《七贤图》或《竹林像》。可见,东晋南朝时期关于“竹林七贤”的著述和图画已成风尚,甚至被装饰于宫殿中,其形象被描绘于南朝齐梁陈时期的陵墓中也是自然的事。竹林七贤在南朝时受到贵族士大夫的仰慕和追捧,图画其形象,死后与之同游的愿望于是通过画像砖得以实现。另一种是狮子、飞仙、莲花、宝珠、宝瓶莲、化生、僧人、熏炉等佛教题材的大量出现和流行。南朝时期的画像砖墓中普遍流行莲花装饰,莲花种类复杂,形制多样。可见,佛教影响不但在政治中心和核心区域发生作用,遥远的边陲也留有其印迹

(4)佛教在外围的渗透

佛教传入中国,至汉末三国兴盛,其时多为小乘佛法之传译,高僧多属外籍。东晋南渡,佛学乃影响及中国上层人士,其时僧人与名士互以清谈玄言相倾倒。到南朝梁武帝时,佛法遂盛极一时,其时京师寺刹多至七百。在此佛教盛行的大背景下,南朝时期的丧葬习俗受佛教影响比较大,这一点在画像砖墓中体现得很充分。

浙江余杭小横山南朝画像砖墓中的狮子、莲花、宝瓶莲等几乎全和佛教有关,而且占据了小横山画像的大多数,甚至连持节羽人、捧熏炉羽人、拄剑的将军都站在莲座上,身后有莲枝飘扬。谷城肖家营画像砖基本为同佛教有关的莲花、供养人、宝瓶莲等,就连传统的青龙和朱雀也是在笼罩着火焰纹的半圆形佛龛内。可以看出,南朝时期佛教对中型墓葬的影响较大,而都城以外地区的画像砖墓受到佛教更多的影响,佛教对画像砖墓的渗透呈现出一种自中间而上下、自周围向中心发展的趋势。

南朝时期画像砖的创新发展与精神风貌

南朝《商山四皓》画像砖

二、南朝时期画像砖的精神风貌

南北朝是两晋以后,我国历史上一个分裂的时期。这一时期,南方经历了宋、齐、梁、陈四朝,历史上将这四个朝代合称为南朝;同一时期在北方建立的北魏、东魏、西魏、北齐、北周等几个朝代,则被统称为北朝。画像砖是古代用于墓室建筑的一种图像砖,它的流行时间从秦汉一直到魏晋南北朝,是我国历史文物宝库中的珍贵遗存。考古中所获取的大量南朝时期的画像砖,以其丰富多彩的内容和绚丽多姿的画面,为我们展现了那个时代的时尚和精神风貌。

(1)南朝早期开拓疆土的豪迈气概

从邓县学庄画像砖墓来看,其内容既表现了对汉文化的继承,也表达了当时人们的精神向往。例如“南山四皓”画像砖、“王子桥与浮丘公”画像砖、“郭巨埋儿”画像砖等,其蕴含的内容,均体现了当时人们的时代崇尚和道德准则。以“南山四皓”画像砖为例,南山又名商山,在今陕西省商县东南。“南山四皓”指的是西汉初年因避秦乱而隐居于南山的四位德高望重的老者。这块画像砖上的图像所表现的,就是这四位老人隐居山林、悠然自得的情景。

南朝时期画像砖的创新发展与精神风貌

南朝“千秋”与“万岁”画像砖

由于南朝时期的最高统治者均出身寒门,统治阶级内部的倾轧非常激烈,加上旷日持久的南北战争,人民厌倦颠沛流离的生活。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洁身远祸、逃避现实,便成为当时许多士大夫的追求和反思。他们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便企望借助“南山四皓”这样的人物来辅佐自己;他们感叹于人生苦短,又希望自己达到“四皓”这样的境界,过上“四皓”这样安乐长寿的生活,这便是“南山四皓”的故事上了画像砖的真正原因。

南朝时期画像砖的创新发展与精神风貌

南朝《车马出行图》画像砖

在这块画像砖的图像中,弹琴老人穿绿色长衣,吹笙老人穿紫色长衣,捧手卷老人穿黄紫色长衣,举手静坐老人穿绿色长衣,四位智者徜徉在绿色的山林之中,若入仙境。精致的浮雕、和谐的布局、素雅的着色,出神入化地表达了南朝时人们所崇尚的一种“隐而不仕,潇洒飘逸”的遁世生活。南朝诗人吴均有诗曰:“才胜商山四,文高竹林七”,正是这种追求与时尚在当时文人诗歌中的反映,而这样的图像表现在邓县出土的南朝画像砖上,更加证实了南朝早期人们的精神向往和终极追求。

南朝时期画像砖的创新发展与精神风貌

南朝武士画像砖

(2)南朝鼎盛时期上层阶级的精神追求

南朝的经济和文化,在齐、梁时期最为发达,这一时期统治阶级的墓葬,也最能体现南朝鼎盛时期的风格和时代特征;而体现南朝画像砖特色的模印拼嵌工艺,也以这一时期和这一地区出土的画像砖墓为代表。南朝的都城所在地为建康,即今日之南京,而丹阳则是南朝齐梁两代最高统治者发迹的地方。所以,今日南京周边及丹阳地区,是南朝陵墓最为集中的地方。

南京和丹阳地区出土的画像砖在工艺上的一个显著特征,便是大规格、高水平的模印拼嵌。以丹阳胡桥吴家村大墓为例,从墓道到玄宫,均满布由模印拼嵌画像砖所组成的壁画。依次是:第一道门后两壁为《狮子》,顶部东边有《小日》,西边有《小月》;第二道门后为《守门武士》。玄宫左壁上层:前为《羽人戏龙》,后为《竹林七贤与荣启期》中的嵇康、刘伶、山涛、阮籍四人,下为《车马出行图》。右壁上层:前为《羽人戏虎》,后为《竹林七贤与荣启期》中的王戎、向秀、阮咸、荣启期。玄宫的顶部原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

南朝时期画像砖的创新发展与精神风貌

南朝《开箱图》画像砖

可以想见,这是一处多么神奇的艺术殿堂,这样的砖砌墓室,无论从规模、技术、水平、创意等多方面,均体现了南朝鼎盛之时的善于继承、敢于创新的精神,是那个时代的思想崇尚与精湛工艺的结晶,南朝时期是我国南方经济发展的重要时期,这一时期宽松的学术氛围,蓬勃发展的手工业,东西南北文化的交融,使得南朝这一历史时期的各个领域,均蕴藏着极大的创造力。善于继承,勇于创新,既是南朝的时代精神,同时也开创并形成了这一地区的地域特色。

(3)南朝晚期偏安一隅的世俗民风

常州、扬州等地出土的画像砖墓,则体现了南朝晚期偏安一隅的颓势。侯景之乱和梁末诸王的混战,使江南遭受了一次大破坏,虽然陈霸先讨平侯景,立了大功,并于557年代梁称帝,建立了陈朝,但在南朝的四个王朝中,陈的统治区域最小,除一度曾占有长江以北、淮河以南地区之外,陈在大多数时间所控制的区域,始终局促在长江以南、现今湖北宜昌以东的地方。

南朝时期画像砖的创新发展与精神风貌

南朝《采桑图》画像砖

南朝集团的荒淫和奢侈,在陈后主陈叔宝时达到了极限,他一登上皇帝的宝座,便大兴土木,造了三座豪华的楼阁,供自己和三个贵妃享用。宫廷的奢侈、享乐,给当时的人民带来了更沉重的负担。这一时期的南朝,早己失却了早期的追求和中期的繁盛,也丧失了与北方抗衡的力量,偏安一隅,维持摇摇欲坠的政权,贪图享受,追求精神上的麻醉,是南朝晚期统治阶级所遵循的一种世风。

南朝时期画像砖的创新发展与精神风貌

南朝晚期歌舞升平画像砖

常州和扬州出土的画像砖,其内容和规格都体现了南朝晚期偏安一隅、不思进取的时代风情,邓县画像砖墓中出现的行军图、仪仗图、武土图等均不复存在,就连体现当时人们精神追求和道德规范的“商山四皓”“郭巨埋儿”等画像砖也不见了踪影;更不要说体现南朝鼎盛时期王者之气的“羽人飞龙”“羽人飞虎”“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等大型模印拼嵌画像砖了。唯一表现的,便是优裕的物质生活和消极遁世的精神面貌,诸如守门的武土,或捧博山炉、或捧奁、或拈花、或持如意的侍女,以及象征“千秋万岁”的人首鸟身图等等。在这样的国度,世风的消极与颓丧,是不言而喻的。与其说南朝晚期的画像砖缺乏实在内容,不如说缺乏的是一种气势、一种精神追求。正是因为缺乏了这两样最基本的东西,所以,南朝发展到陈时,又一次面临了黯然收场的结局。隋统一后,体现南朝时代精神的画像砖,随着南朝的消亡而退出了历史舞台。

参考文献:《史记》《汉书》《画像砖》《风俗通义校注》《艺文类聚》等。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