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民俗技艺

辽代的礼仪制度之吉仪与凶仪

2019年05月22日 11:43:03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文天下任俊 浏览数:481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辽代的礼仪制度之吉仪与凶仪

辽代《出行图》

礼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代表,在古代社会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礼记·曲礼上》记载:“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教训正俗,非礼不备;分争辨讼,非礼不决;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不定;宦学事师,非礼不亲;班朝治军,莅官行法,非礼威严不行;祷祠祭祀,供给鬼神,非礼不诚不庄。”

礼规范着古代社会从国家到个人的各方面。因此,历代统治者都非常重视礼制建设。《周礼》将其分别解释为:以吉礼事邦国之鬼神、以凶礼哀邦国之忧、以宾礼亲邦国、以军礼同邦国、以嘉礼亲万民。至唐代,五礼正式成为国家礼制的基本框架。此后历朝均以此为框架。辽朝建立后积极进行礼制建设。辽太祖七年(913),制吉、凶二仪,太宗时,从后晋获得大量中原礼法器物。尔后,辽朝大量吸收中原王朝礼制,结合自身民族特色,创制了较完备礼仪制度。

辽代的礼仪制度之吉仪与凶仪

辽代生活习俗(壁画)

一、辽代吉仪

吉仪是关于祭祀的礼仪,所谓“祭祀之礼,取以善得福,是谓之吉礼”。《礼记》又曰:

“凡治人之道,莫急于礼;礼有五经,莫重于祭祀。”故中国古代社会首重吉仪。因其有天人沟通,获神祇、祖先庇佑之作用,故谓“以吉礼事邦国之鬼神示”。而吉仪之祭祀对象一般分为天神、地祇、人鬼三大类,对于此三类祭祀,又有大祀、中祀、小祀之分。"

尽管对于祭祀等级历代皆有不同划分,但是其祭祀对象总体上依然是天神、地祇、人鬼三大类。辽朝是以北方边疆民族契丹族为核心所建政权,然亦重视吉仪建设。太祖七年,辽便“定吉凶仪”,并以“参酌国俗,与汉仪杂就之”为吉仪创制原则,将中原礼制与契丹传统习俗相结合。辽朝吉仪祭祀对象与中原王朝相同,即以天神、人鬼、地祇为主,可归纳为自然及附着其上的神灵和祖先,即“自然”与“祖先”二类。

辽代的礼仪制度之吉仪与凶仪

辽代礼仪

契丹族以游牧为生,擅长骑射,认为自然万物皆有神灵,故而崇拜太阳、天地、山川等,于此基础上制定祭山、瑟瑟、拜日、岁除等礼仪。历代吉仪中皆有山岳祭祀,辽朝祭山仪是专门祭祀木叶山之仪,其具体程序《辽史·礼志一》中记载最为详细:

“设天神、地祇位于木叶山,东乡;中立君树,前植群树,以像朝班;又偶植二树,以为神门。皇帝、皇后至,夷离毕具礼仪。牲用赭白马、玄牛、赤白羊,皆牡。仆臣曰旗鼓拽剌,杀牲,体割,悬之君树。太巫以酒酹牲。礼官曰敌烈麻都,奏仪办。皇帝服金文金冠,白绫袍,绛带,悬鱼,三山绛垂,饰犀玉刀错,络缝乌靴。皇后御绛帓,络缝红袍,悬玉佩,双结帕,络缝乌靴”。

契丹族有祖先崇拜之传统,如其于父母去世后三年,唱祝歌以求得先人庇佑,然并无宗庙、山陵等制。辽朝建立后,方创制拜容、拜陵等仪式。一、拜容拜容分两种:一曰告庙,一曰谒庙。凡是行柴册仪或亲征则告庙,若幸京城则谒庙。此外,正旦、帝后生辰、忌辰等亦行拜容礼。《辽史·礼志一》记载:

“告庙仪:至日,臣僚昧爽朝服,诣太祖庙。次引臣僚,合班,先见御容,再拜毕,引班首左上,至祷位,再拜。赞上香,揖栏内上香毕,复褥位,再拜。各祗候立定。左右举告庙祝版,于御容前跪捧。中书舍人俯跪,读讫,俯兴,退。引班首左下,复位,又再拜。分引上殿,次第进酒三。分班引出”。

辽朝吉仪中另有——柴册仪,虽然其中有祭祀内容并被《辽史》归于吉仪,但其实质乃是辽朝皇帝继承大统之标志。柴册仪大致分为再生、拜日、立誓勒、拜容、受册等几个环节,《辽史·礼志一》对其描述如下:

“择吉日。前期,置柴册殿及坛。坛之制,厚积薪,以木为三级,坛置其上。席百尺毡,龙文方茵。又置再生母后搜索之室。皇帝入再生室,行再生仪毕,八部之叟前导后扈,左右扶翼皇帝册殿之东北隅。拜日毕,乘马,选外戚之老者御。皇帝疾驰,仆御者、从者以毡覆之”。

此外,会同三年(940),辽太宗亦曾行“燔柴”之举,此次亦应是为强调太宗即位的合法性而实施的。辽太宗曾分别于天显二年(927)、会同元年(938)行过柴册仪,尤其后者是在辽太宗扶立后晋,获得燕云十六州并接受后晋所上尊号的情形下举行,此举便是为彰显辽太宗成为草原和汉地的共主。但会同三年(940),辽太宗在拜谒太祖行宫后行“燔柴”之举则是要再次彰显其于太祖手中而继承之皇位乃是君权神授,具有合法性。

辽代的礼仪制度之吉仪与凶仪

辽代礼仪习俗

二、辽代凶仪

凶仪主要是丧葬、哀悼及救灾等仪式,此种礼仪早已出现。《周礼》曰:“以凶礼哀邦国之忧。以丧礼哀死亡。以荒礼哀凶札。以吊礼哀祸灾。以禬礼哀围败。以恤礼哀寇乱。”先秦的凶仪总有五种,即丧礼、荒礼、吊礼、禬礼、恤礼。其中,丧礼是关于丧葬的仪式。所谓“丧者,亡也。人死谓之丧何?言其丧亡,不可复得见也。生者哀痛之亦称丧。”因此,丧礼主要是指悼念的仪式;荒礼为应对灾荒之礼,《曲礼》曰:“岁凶,年谷不登,君膳不祭肺,马不食谷,驰道不除,祭事不县,大夫不食粱,士饮酒不乐”故荒礼是灾荒之年天子及各级贵族降低膳食标准,以恤民之仪;

吊礼是他国或他人发生灾祸时慰问之礼。“吊”本为问终之义,后将之引申,“吊亡国曰唁,吊死曰吊,吊丧主曰伤,吊所执绋曰絻。吊死以下三事,并谓问终,于此经当入丧礼之科,与此吊礼异也。”;禬礼是同盟之国集合财物弥补战败国损失之仪,禬为汇合之义;恤仪是当他国发生外敌或内乱时,遣使节慰问之仪。恤是担忧之义。

随着分封制的消亡,先秦五种凶仪中关于国与国之间的凶仪的施行基础亦随着消失,故凶仪逐渐演变为以丧葬仪为主的礼仪。如《隋书》便仅记载丧葬仪,而《新唐书》虽记载赈灾、问疾之内容,但仅寥寥数语。《开元礼》亦是除“凶年镇抚”、“劳问疾苦”外,大量篇幅用于记载丧服制度及后妃、各级品官等丧葬礼仪。辽朝凶仪更为集中,主要为皇帝丧葬的各项礼仪。

辽代的礼仪制度之吉仪与凶仪

辽人生活场景

辽朝虽与周边政权皆有一定的交聘关系,但仍主要是与宋、西夏、高丽之间行告哀仪。辽朝告哀仪分为两种,一为宋使告哀仪;一为西夏、高丽使告终仪。宋使告哀仪便是在宋朝皇帝或皇太后去世后,将死讯告之辽朝。《辽史·礼志二》记载:

“皇帝素冠服,臣僚皂袍、皂鞓带。宋使奉书右入。丹墀内立。西上閤门使右阶下殿,受书匣:上殿,栏内鞠躬,奏“封全”。开封,于殿西案授宰相读讫,皇帝举哀。”

高丽与西夏告终仪与宋使告哀仪相类似,即高丽、西夏将国主死讯告之辽朝的仪式。但不同之处在于高丽与西夏告哀仪增加进献嗣子表状的环节。《辽史·礼志二》记载:

“先期,于行宫左右下御帐,设使客幕次于东南。至日,北面臣僚各常服,其余臣僚并朝服,入朝。使者至幕次,有司以嗣子表状先呈枢密院,准备奏呈。先引北面臣僚并矮墩已上近御帐,相对立,其余臣僚依班位序立。”

《辽朝∙礼志》中所载丧葬仪指皇帝丧葬仪,而《辽史·礼志》所记载之丧葬仪实为辽圣宗与道宗之丧葬仪。依据当前可稽史料,亦是辽圣宗与道宗丧葬仪相关记载最为完备。辽圣宗丧葬仪《辽史》对于辽圣宗丧葬仪记载最为详细的是两处,一为《辽史·兴宗纪》;一为《辽史·礼志》。《辽史·兴宗纪一》记载:

“(太平)十一年夏六月己卯,圣宗崩,即皇帝位于柩前。…甲申,遣使告哀于宋及夏、高丽。…乙未,奉大行皇帝梓宫,殡于永安山太平殿。…秋七月丙午朔,皇太后率皇族大临于太平殿。高丽遣使吊慰。…丁卯,谒太平殿,焚先帝所御弓矢。”

《辽史·礼志》记载:

“圣宗崩,兴宗哭临于菆涂殿。大行之夕四鼓终,2皇帝率群臣入,柩前三致奠,奉柩出殿之西北门,就辒辌车,藉以素裀。巫者袚除之。诘旦,发引,至祭所,凡五致奠。太巫祈禳。皇族、外戚、大臣、诸京官以次致祭。”

结合上述两段文字,辽圣宗丧葬仪程序大致如下:辽圣宗于太平十一年(1031)夏六月三日去世,六月八日,即告哀于宋、西夏、高丽。六月十九日,灵柩权殡于太平殿。八月二十七日,迁于菆涂殿。灵柩权殡期间,皇帝、皇太后屡次祭奠,焚弧矢、鞍勒等生前之物,受高丽、西夏、宋吊慰、赗赙。十一月二十一日凌晨,兴宗率群臣于菆涂殿祭奠三次,焚圣宗生前服御、玩好,纵五坊鹰鹘。随即灵柩出菆涂殿西北门,置于素色辒辌车,并由巫者祈福。凌晨发引,至祭所,五次祭奠,皇族、外戚、群臣依次祭奠并焚烧圣宗生前之物。

辽代的礼仪制度之吉仪与凶仪

辽人欢庆场景

总之,辽朝凶仪是以皇帝丧葬仪为核心的礼仪,其中虽兼具中原礼仪因素与契丹传统因素,但仍是以中原礼仪为核心。辽朝最初创立吉凶仪时便是“番汉”相结合,而澶渊之盟后,辽、宋交聘往来频繁,告哀、祭奠等则成为交聘之重要内容,辽朝凶仪则进一步吸收中原礼仪因素。在主要程序上,辽朝皇帝凶仪已完全摒弃“二次葬”、父母卒子不哭的丧葬形式,出现告哀、吊唁、小敛等中原丧葬仪式。当然,辽朝凶仪对中原丧葬礼仪的借鉴并不彻底,保留一些契丹族传统丧葬习俗。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