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史海钩沉

古代农村生活废弃物再利用的好处与启示

2019年06月28日 10:10:30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文天下任俊 浏览数:483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古代农村生活废弃物再利用的好处与启示

垃圾分类,循环利用

自人类历史诞生至十九世纪,中国社会经济结构中占绝对优势的一直是农业,即便是有少量的加工业,也是依赖于农业作物的初级产品加工,其物质形态以有机物为主。在传统农业社会,人们在生活当中对自然资源的利用方式多是直接简单的加以利用,饮食的唯一剩余可能就是草木灰,穿衣方面产生的垃圾主要是蚕失、污水,住或砖石或木屋或穴居几乎没有垃圾可言。

这与当代是完全不同的状况,今天,我们生活中的物资大多都与化工工业分不开,吃的粮食是化肥种植的,喝的饮品是化学物勾兑,穿的衣服是化学纤维,住的是钢筋混凝土,而且塑料用品已经占据的生活用品的主导地位,而这些物资的特征是回收成本高,难分解。试想一下,倘使2000年前古人也早开始了化工、石油等产业的发展,人类现如今还能否像现在一样住在楼里,坐在车里?

资源的有限性是绝对的,要保持环境的持续发展,资源的持续利用,就需要物质循环,显然古人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人们不断地在同一块土地上耕种,使得这块土地不断贫瘠,以至于无法再继续耕种了,就得转移使地力逐渐恢复。但问题是土地也是有限的,在人口压力下,土地愈发不足,而单位产量又无法大量提高,于是废物还田、精耕细作的理念形成了。倘使古人有先进的技术可以加工化肥,恐怕他们就没有必要再努力寻找各种粪肥、除虫之物了。

生活废弃物之所以能够顺利的实现再利用当然是与废弃物本身的特征是分不开的,古代废弃物种类有限,以有机物为主,如厨房剩余物、粪便等占了古代废弃物总量的绝大部分,这些废弃物可燃烧、可分解、腐烂后留下的各种元素为植物生长提供了所必须养分。提高作物产量是人类始终的追求,而草木灰是草木燃烧时候的剩余,既然它是植物的剩余,那么人们自然想到用草木灰来肥地;动物骨头和人畜新城代谢产物都是是有机物构成,容易分解再利用,对肥地具有明显的功效。也正是由于这些废弃物所有的特征,所以最后几乎全部都得到了再利用,化废为宝,化腐朽为神奇,成为了古人生产生活重要的物资了。

古代农村生活废弃物再利用的好处与启示

古代农民土砖房

一、古代农村生活废弃物再利用的好处

(1)古代生活废弃物再利用是循环经济的实践

任何一种经济活动和生产方式必然产生于与之相适应的文化思想观念。古代劳动人民对生活废弃物的再利用体现了古人“天、地、人”三者和谐共生的生态平衡思想及物质循环利用的思想,这也是我国传统农学思想史上占重要地位的指导思想。人类在与自然的相互作用过程中,除了主动改造恶劣的环境,也非常注重选择和维持最佳的生存环境,尤其是中国古代的人们关注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已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如《吕氏春秋·有始》曰:“天地合和,生之大经也”。再有《荀子·礼论》曰:“天地合而生万物,阴阳接而变化起”。这种意识为古人自觉地维护生态平衡起到了理论指导作用。

中国传统农业思想,把人与天、地有机组合,主张人与农业生态系统各组成要素之间的协调、共生关系,这种思想完全符合现代循环经济的原理。古代废弃物再利用是人类调节生态系统的主要办法之一,要保持系统的稳定性,就要求保持“天、地、人”组成的生态系统内各要素的和谐统一,由于人作为一个能动因素,在对自然索取物质能量的同时,必须及时的调节系统内部平衡,“地”作为物质元素的输出者,只有通过“土化之法”:“趋时,和土,务粪泽”,及时的得到外来营养的补充,才能持续保持内部物质平衡。

据记载,早在周厉王时,卿士召虎(穆公)在进呈治国建议时就说:“土之有山川也,财用于是乎出;其有原隰衍沃也,衣食于是乎生”,就是说,土地是财富和衣食的来源。强调农业生产“得天之和,适地之宜”可保证好收成。《淮南子》一书中说:“上因天时下尽地财,中用人力,是以群生遂长,五谷蕃殖”,这里说的“地财”土地的产出能力,“人力”作为调节者要按时生产,发挥和保持地力,同时尽可能的去优化作物生长环境,维持系统良性发展,最终“群生逐长,五谷蕃殖”

古代农村生活废弃物再利用的好处与启示

古代农民劳作

后魏的大农学家贾思勰在其《齐民要术》中概括农业管理的指导思想是“顺天时,量地力,用力少而成功多。”明代马一龙在《农说》中则明确提出:“合天时、地脉、物性之宜,而无所差失,则事半而功倍矣。”体现了古代劳动人民视天地自然环境、动植物生长与人的实践活动为一个有机整体,着眼于寻求人与农业生产系统内外部诸要素间的和谐与统一的思想。

农业经济发展依赖自然资源和环境的支持,草木灰、动物骨头等生活废弃物的综合利用是理性的人类在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之间寻找平衡的最有力说明。在古代的传统农业思想中,已比较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原则。例如《周礼》中说:“掌炭,掌灰物炭物之征令,以时入之”;孔子主张“钓而不纲,弋不射宿”,避免自然资源出现人与自然矛盾;荀子在《王制》中讲道:“草木繁华滋硕之时,则斧斤不入山林,不夭其生,不绝其长也”,以实现自然资源的可持续利用;管仲指出“春政不禁则百长不生,夏政不禁则五谷不成”。很明显,传统农业历史上始终贯穿着生态平衡和循环利用的思想。

废弃物的再利用正是遵循了循环经济的基本原理,实现了农业系统内部资源循环再利用,从而使得经济得以可持续发展,文明得以延续。在农业占据主导的时代,维持土地的循环使用是农业生产能否持续发展的关键问题。在原始社会实行“刀耕火种”时期,人们主要靠垦荒的方法以恢复地力;战国以后,人们发明了用施肥的方法来维持地力,这便为连种制逐步取代休闲制创造了条件。而肥料的来源一开始,肥料主要是“粪”,即以人畜粪便为主的一切废弃物,后来粪的种类逐步增加,肥源逐步拓宽,到了清代,当时的肥料主要人粪、牲畜粪、草粪、火粪、泥粪、骨蛤灰粪、苗粪、渣粪、黑豆粪、皮毛粪等10大类,约130余种。并进一步提出了“余气相培”的理论,认为施肥之所以能够改良土壤,提高地力,是因为物质的“余气相培”:

“即如人食谷、肉、菜、果,采其五行生气,依类添补于身,所有不尽余气,化粪而出,沃之田间,渐渍禾苗,同类相求,仍培禾身,自能强大壮盛。又如鸟兽牲畜之粪,及诸骨、蛤灰、毛羽、肤皮、蹄角等物,一切草木所酿,皆属余气相培,滋养禾苗”

古代农村生活废弃物再利用的好处与启示

古代耕地

这种把“五行生气”看作是组成人和天地万物的可以流动和转化的思想,实际上是对我国传统农业生态思想体系中的物质循环和能量转化关系的精辟论述,是人们对“植物—动物—人”之间相互关系认识的进一步深化,是古代循环农业典型做法。

(2)古代生活废弃物再利用促进了古代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众所周知,中国是世界五大文明中唯一延续几千年不曾中断的古代文明,其余文明(如两河流域的巴比伦文明、尼罗河流域的古埃及文明、印度河流域的哈巴拉文明以及爱琴海域的克里特——迈锡尼文明)都已成为淹埋在沙土和海洋中的历史的遗迹,今人只能靠考古发掘依稀推测它们当年的辉煌。因此历史学家们不无遗憾地指出,文明越是灿烂,它持续的时间就越短,文明之所以会在孕育了这些文明的故乡衰落,主要是由于人们糟踏了帮助人类发展文明的环境。

他们用这样一句话来勾画人类的历史:“文明人跨越过地球表面,在他们的足迹所过之处留下一片荒漠”,而中华文明却以其顽强的生命力从远古人类诞生起一直走到今天,是什么创造了这样伟大的奇迹呢?因为我们的祖先在与自然共生的过程中,能够从整体观看待天、地、人之间的关系,依靠社会、个人与自然协调发展的生态农业观,中国传统农业逐渐形成了一种稳定的生态系统以及与之相适应的可持续技术体系,它异常顽强地支撑起中华民族的持续发展。

正如李约瑟所说:“从公元前200年到大约公元1400年至1450年这一段时间内,中国比欧洲总要进步得多”,资源有限的情况下,通过精耕细作的传统循环农业技术确保环境的可持续发展,通过各种废弃物的再次回收利用,使得资源得到最合理的利用。生态性强调环境友好和持续发展,循环经济思想则强调资源节约和最大化利用,最终维持了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维持了中华文明的长期延续。

古代农村生活废弃物再利用的好处与启示

堆稻草

二、古代农村生活废弃物再利用的启示

相对来说,古人对于草木灰、动物骨头及代谢产物等生活废弃物的再利用更加具有生态性和循环经济的特征,古人对废弃物再利用的各种方法,对于我们今天解决新农村建设中遇到的各种环境问题以及循环农业的发展有着很重要的借鉴意义。当前,我国农村生活废弃物数量与日俱增,垃圾成分越来越复杂,治理难度增加。农村生活废弃物已成为影响农民生活生产、农村城镇化建设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问题。

在物质资源极大丰富的今天,似乎只有想不到的东西,没有加工不出来的东西,由此导致的问题也很明显,大量原本需要返还给大自然的废弃物只得随意丢弃,因为再像古人那样做是不经济的了。因而,首先应该号召全民学习古人所传承千年的和谐共生及循环利用的观念,使循环利用的观念深入人心

和谐共生及循环利用的思想是我国古代农业得以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遵循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遵从天时、地利、人和的思想,特别是和谐发展的农学思想是中华文化珍贵的历史遗产,正是在这一文化理念和价值观的指导下,形成了两千多年来的精耕细作为特征的农业传统,延续了灿烂的中华农业文明。

古代农村生活废弃物再利用的好处与启示

传统晒谷

这种思想对于我国当前农业现代化建设来说,具有积极的借鉴意义。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各种环境问题的出现,现今的我们并没有认真总结先哲们留下的“和谐”生存观念,而是过快的接受了西方文化中的竞争与征服、漠视和谐、无限制的利用物质、认为资源永远无限的文化观念,而这种观念似乎逐渐成为一种主流价值观。面对这种现状,我们已经意识到不能再以人类中心主义来指导农业生产,人类中心主义是对人的能动性有偏差的理解,是对和谐共生理念的一种否定。要想使我国古代农业文明的朴素生态思想作为现代农业发展理念的借鉴,必须体现人与自然的和谐的观点,体现先民们世代相传的“延续的宇宙观”,树立可持续发展的价值观。

早在西周时期,人们已经认识到生态环境对人类及生物的重要作用,对物候、生物群居的规律和生物之间的相互依赖、相互协调的关系有了一定的认识和了解,并制定了相关法规,如西周的《伐崇令》,“毋坏屋,毋填井,毋伐树木,毋动六畜,有不如令者,死勿赦”,这估计是我国现存的最早的古代环境保护法规。关于可持续利用环境的制度和措施在《尚书》《周易》《周礼》等都有记载和论述。这些规定的出发点都是以“天、地、人”和谐共生作为基本的理论出发点,如《周礼》主张“令万民时斩材,有期日”。在湖北出土的《秦简》中,就有山林保护等相关的规定,《田律》,主要就是讲农业生产方面的法律制度,除此,在《厩苑律》《仓律》《工律》《金布律》等法律中也有一些是与环境保护有关的规定。

古代农村生活废弃物再利用的好处与启示

传统打谷

这些法律的保护对象有植被、鸟兽等等,并对捕杀、采集的时间和方法也作了具体规定,甚至对违反规定者还明确了处罚办法等。从我国古代农业生态环境保护的制度和具体做法中看到,古人十分重视农业生产制度的规范作用,并用信仰、道德、法令去规范人的各种思想和行为。历史上历代农业制度表明,保护环境可持续能力的思想不仅是观念性的而且是强制性的。因此,当前应大力支持引导农民搞循环农业、生态农业,使可以回收利用的资源得到最大化的深度再利用,努力追求中华文明的继续延续和发展。

参考文献:《周礼》《春秋》《淮南子》《齐民要术》《农桑通诀》《齐民四术》等。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