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玩鉴藏>> 文玩鉴藏>> 美玉奇石

汉代玉带钩的艺术特征与文化内涵

2019年06月17日 10:00:51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文天下任俊 浏览数:295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汉代玉带钩的艺术特征与文化内涵

水晶带钩

中国自古就有“玉器之国”的美誉,文献资料记载,玉文化发展到汉代至少延续了几千年。带钩最早出现于新石器晚期,直到汉代,几乎每个汉墓的发掘简报中都有出土,数量有增无减。而汉代玉带钩独特的艺术造型和深厚的文化底蕴,以及庞大的流通数量、精致的雕琢工艺,达到中国玉带钩发展史上的巅峰。

带钩是我国古代王侯和文人志士所系腰带的挂钩,一般有钩、身、钮三部分组成。作为古代服饰专用的必需品。从质地上分,带钩具有青铜、白银、黄金、玉石、骨、木等材料。考古发现,青铜带钩的出土数量最多,使用也最为普遍,而玉质带钩虽然出土量相对较少,但是延续时间最长。从艺术价值上来看,玉带钩大多在铜带钩之上,无论是雕工还是形制上都有突出的体现。

对于玉带钩的研究,最先可以追溯到汉代,带钩的演变有两个兴衰交替的时期,分别是汉代和宋代。“汉玉”在我国玉文化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在汉代,玉带钩的数量或种类非常丰富。制作工艺上,在沿袭了战国时代器形和技法的基础上衍生新的发展。这一时期,是玉带钩发展演变过程中一个承先启后的重要时期。玉带钩在玉器中属于杂器,相比其他热门器形,还只是处于初始阶段。虽然它是小器形,但却能够体现出当时玉器的时代特点及文化寓意,从带钩本身可以挖掘当时雕琢技巧的演化发展及人类生活的风尚习俗。因此,它具有进一步的研究价值。

汉代玉带钩的艺术特征与文化内涵

素体琵琶钩

一、汉代玉带钩的艺术特征

(1)汉代玉带钩的材质

汉代是我国玉器制造业和玉文化发展的鼎盛阶段,玉带钩作为一种实用性杂器在两汉时期重玉之气的影响下得以飞速发展,成为了当时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两汉时期对于玉材的界定比较宽泛,当时也没有以现在的地质学的知识进行鉴别和区分,所以东汉时期许慎释玉时指出,“玉,石之美,有五德。”汉代的玉石种类包括玉、水晶、琉璃、琥珀、玛瑙、绿松石、煤精、青金石、石榴子石等,与我们现今所划分的定义不同。

目前出土的汉代玉带钩的材质多为白玉或青玉,也有少量的水晶、玛瑙和琉璃等。白玉是指现在矿物学上所说的软玉,主要矿物为透闪石和阳起石。呈乳白色或亮白色,有些古玉也稍泛浅黄色或淡青色,带钩中大部分的玉材都来自昆仑山北侧和田一带。

汉代玉带钩的艺术特征与文化内涵

兽兽玉带钩

水晶在汉代也被划分在玉材之中,化学成分是二氧化硅,是一种常见又古老的宝石。虽然水晶器物在古代文物出土中屡屡出现,但在汉代用于制作带钩却仅出现两例,分别在徐州小龟山刘注墓和盱眙江都王刘非墓中,两件作品都呈琵琶形,且线条流畅,晶莹通透。

玛瑙是我国的传统玉石之一,自古以来深受人们的喜爱,它通常呈半透明至不透明状,花纹和颜色极为丰富,加之质地细腻,是雕琢艺术品的上等材料。同水晶一样,玛瑙用于其他器物的制作不少,但在汉代带钩中只见到一例。此钩出土于湖南常德汉墓,通体紫红色,长度为9.6厘米,值得注意的是这件作品的钩钮处浅浮雕出十个相同的小圆钮,是其他汉墓中没有出现的带钩纹样。

汉代玉带钩的艺术特征与文化内涵

鹅首弦纹带钩

琉璃,是非结晶的无机物,由硅石、碱、石灰及其他原料经调和、溶解制成。在古代称为“流离”、“料器”等,汉代出土的琉璃所指就是现在的玻璃,但当时的琉璃透明度都不高,汉人将其归类为玉石之中。中国琉璃制作技术渊源流长,广州横枝岗汉墓出土一件西汉琉璃带钩,深绿色,保存完好。广州淘金坑汉墓出土一件深黄色琉璃带钩,钩体弓形,已残断,长12厘米。虽然这类带钩很少见,但其仍存在很好的艺术价值。

(2)汉代玉带钩的形制

方体形玉带钩一般体方有棱,有四棱形,也有一小部分为多棱形,钩钮多数为方形。这类带钩加工工艺较为简易,一般不加以其他纹饰。汉代的方体形玉带钩与战国的形似。例如安徽巢湖放王岗墓出出多棱体青白玉带钩。另外还有东汉时期定县刘焉墓出土的双龙首形玉带钩。西汉早期出现的方体形玉带钩一般不雕琢纹饰,以素面为主,西汉中期到东汉时期的方体形钩大多雕刻简洁的纹饰,如线纹。

以曲棒为造型的玉带钩的钩体整体为细长形,钩首与尾径差别并较小。在西汉的时期,这种形制的玉带钩是其主流。这类玉带钩中一部分是由多节串联在一起为主,分节去制作,在中间部分放置铁芯,是为了使其强度加强。在西汉,曲棒形玉带钩出土在陕西、河北、广东、安徽地区,这时形制多模仿制作秦代曲棒形带钩,很多都是双龙首。广州象岗南越王墓2件曲棒形玉带钩出土,颜色是一青一白,首尾都饰龙虎头。其中一件体装饰勾连云纹,钮在中部,长度为15厘米。另一件则为8节铁芯合体,长度可达19.2厘米。曲棒形玉带钩多出现在上等墓葬中,可见一般属于王室专用品。

汉代玉带钩的艺术特征与文化内涵

谷纹玉带钩

玉质带钩中最重要的一种形制是琵琶钩,它体似琵琶状,有些宽而扁,有些窄而长。这类玉带钩仿自铜带钩,使用也很广泛。琵琶形带钩又分为素体和雕饰两种,出土数目很多。素体琵琶形玉带钩有的钩体素面无纹,有的钩体上带瓦棱线条,有的钩首部分有所装饰。例如西汉时期,江苏小龟山汉墓出土的青白玉质鹅首带钩,长6.2厘米。这类具有雕饰纹样的琵琶形钩,是带钩中的至尊极品。钩体呈琵琶形,钩面琢以浮雕或透雕纹饰。汉代的浮雕琵琶带钩,钩体饰以几何纹。

异形玉带钩指那些形制特殊的带钩,出土数目很少,也不具备一定的发展规律,因此将它们统一归类为异形钩。如广州南越王墓出土一件青玉质钩。造型独特,钩首琢成虎首,钩尾制成龙首衔环,龙虎合并相连,龙昂首挺身,虎伸爪勾环,长18.9厘米。钩身遍布精细雕琢的勾连云纹。构图奇妙,雕琢生动。

汉代玉带钩的造型各式各样,但是基本仿制铜制带钩的式样,比如中山靖王刘胜墓出土的带钩,钩体既宽又短,钩体尾部饰有一对弯钩大耳的兽面纹,造型美观新颖。再如小龟山出土的那件带钩,钩首、钩体分成两节,尾部出现双翼,大概汉代贵族将之视为能辟邪的神兽,这些新造型都是汉代开创的。

汉代玉带钩的艺术特征与文化内涵

曲棒形带钩

(3)汉代玉带钩的纹饰特征

纹饰,是器形上用各种工艺手法加工出来的装饰花纹的统称。一件有纹饰的器物比没有纹饰的器物价值高的多,不仅是因为它的工艺难度增加了,更重要的是它上面承载了丰富的文化信息,玉带钩的纹饰也是如此,它虽然为小器形,但上面的纹样却可以反映出那时的思想、文化、观念、风格。玉带钩以汉代最精,藻饰秀丽,镶嵌精工。

汉代玉带钩的纹饰一般由两种形式构成,一种是抽象性纹饰,另一种是写实性纹饰。抽象性纹饰表现为一些常见的几何图形,如谷纹、弦纹、线纹、涡纹、阴刻几何纹、四叶纹等,这些几何型纹饰有的是纯粹的几何形,有的则是从动植物简化抽象而来。在带钩实物中,有的抽象性纹饰单独使用,但是极少,大部分都是几组纹饰相结合使用,如勾连云纹和涡纹结合使用,以及两种以上的纹饰结合等。

二、汉代玉带钩的文化内涵

玉带钩在两汉时期作为实用配饰被广泛使用并且经久不衰,是有其特定的文化因素及历史背景的,与当时社会的宗教信仰、社会习俗、统治阶层的政治方针、以及当时儒家及道家思想对于人们意识观念的影响都是有极大关系的。

汉代玉带钩的艺术特征与文化内涵

玉带钩

(1)玉带钩的文化寓意

带钩作为我国古代的衣饰配件,用以束腰或佩系。它佩戴在人体正中间的区域,就成了衣饰文化中一个十分惹人关注的焦点,成了人们炫耀富贵的一个“必争之地”。汉代玉带钩的造型比较成熟,仅限于高级贵族实用。从不同时代的贵族墓葬出土文物可知,玉带钩在中国传统文化史上具有独特的地位,就统治者,权臣贵族而言,它象征着财富和权利的永世传递,所以无论是革带用钩、佩饰用钩还是陪葬用钩的出现,都是对两汉礼制的一种肯定。一般的平民束带也许用其他材质的带钩,也很难保存下来。因此玉带钩的出现具有永葆权利的意义。

带钩在我国古代具有驱利辟邪之意,《后汉书·五行志》记“光禄勋吏舍壁下有育气,视之,得五钩、殃各一。谓“此青祥也”。《列仙传》记钩弋夫人姿色甚伟,汉“武帝披其手,得一玉钩”,此事《汉书》及注几经抄载。东汉时期出土神人抱鱼带钩,一般认为这类带钩可以驱震辟邪。先秦人认为五月五日为恶日,因此选在这一天制镜造钩,有辟邪的用途,这虽然是方士们的意见,但也被当时社会认同,寄予其平安的希望。带钩虽小,但它体现的文化价值却不低。玉带钩的以上两点寓意也符合我国文化中雅俗文化的审美要求,这也反映出古代使用带钩的人们的经济与文化水平的差异。

汉代玉带钩的艺术特征与文化内涵

弦纹水晶带钩

(2)汉文化对玉带钩的影响

汉代是我国历史上的黄金时期,在玉器的发展史上也取得了突出的成就。汉承秦制,西汉初期修养生息,到了武帝时期,积累了大量社会财富,使玉器制造业迅速发展。同时由于两汉时期社会经济繁荣,王侯贵族“争于豪奢”,也推进了玉器制作业的蓬勃发展。除京师长安外,较大的诸侯国也有制造玉器的手工艺作坊。例如梁国“珠宝玉器多于京师”,其余的诸侯国也出土很多玉器。因此汉代出土的玉带钩一般都出于方国的墓葬中,风格各异。

二来玉料的来源得到了很好的解决也是汉代玉器繁荣的一个重要原因。出产于和阗地区的美玉,是我国古玉器的优质原料。和田玉的大量使用,是玉器发达的表现之一。关于和田玉的记载,始于汉代文献。《史记·大宛列传》记载:“汉使(张骞)穷河源,河源出于阗,其山多玉石,采来”。公元前2世纪,汉武帝派张骞通往西域,从此优质的和田玉不断输入内地,这也加速了汉代玉器的发展。

此外,随着汉代与西域文化经济交流的加深,西域地区的艺术风格和手工艺技法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两汉时期玉石业的发展。西域诸国的民风质朴大方、豪迈直爽,在不断的相互交流中,也会渐渐对民间玉石业有所影响。因此两汉时期的的玉器作品,其简约大方,遒劲有力的“汉八刀”风格,和先汉时期有着明显的不同。究其原因,除了受到楚文化的熏陶外,来自异域文化的影响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汉代玉带钩的艺术特征与文化内涵

西汉建工章弦纹带钩

(3)思想文化对玉带钩的影响

汉代玉器的风格是继承战国玉器风格的发展上形成的,因此受到楚国文化的感染,直接体现在汉代神话主题玉器的缔造和盛行楚人笃信神仙、偏好巫术。其实早在远古时代就存在鬼神思想,但周代末期已经衰落,春秋战国之后,逐渐为先秦时期的理性思想所代替。然而,历史却将神妙的远古礼俗置留于楚水。在《天问》、《离骚》之中,就蕴含着许多古代神话,影射出当时楚人的迷信程度。

汉统一后,之前楚文明中的鬼神崇拜遍布在汉代的艺术作品中。《西江月·题长沙楚墓帛画》做了直观的表述:

“陆离长剑握拳中,切云之冠高耸。上罩天球华盖,下乘湖面苍龙。鲤鱼前导意从容,瞬上九重飞动。”

词中描写楚人上天入地的动人情景,也就不怪的秦人汉武想要羽化升仙了。因此,对鬼神信念的迷恋,激发了汉代玉器风格的变更。这就出现了一些似兽非兽、似鸟非鸟的动物题材特征。汉代玉带钩上的这一特征很是明显,例如大量出土螭纹、凤鸟纹、兽面纹等题材的玉带钩纹样,有的钩首作为兽首、螭首,有的则是纹饰是雕刻成螭纹、凤鸟纹。两汉时期玉器的制作用原来的写意转变为以写实为主的夸张艺术手法,这一转变也说明了汉代玉器文化基本上摆脱了宗教礼仪的束缚,走向表现个性喜好和寻求艺术审美的更高境界,为我国玉文化的发展做出卓越贡献。

汉代玉带钩的艺术特征与文化内涵

南越王异形带钩

汉武帝刘彻继承王位之后,进一步增强了集权制度。儒学思想正好符合汉王朝的需要。元光元年汉武帝下令“百家尊儒”,从此儒学取代了各种思想流派,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意识形态。“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最直接的表达了汉代玉器的上的思想,并且增进了装饰用玉在全国范围内的大批流行与佩戴。“君子比德于玉”,用玉装点人身,一为辟邪、二为体现君子之德,这种说法在汉代极为盛行。两汉时期的玉带钩文化是在儒家思想的基础上的,是“玉”和“带钩”两个为中心的思想文化和道德文化相结合。白玉温润柔和,典雅大方的寓意,与儒家思想的“君子”形象不谋而合。

兴起于春秋末期的道家思想,虽然在两汉初期未被采纳,但仍是引领我国古代玉文化的一个主要思想。这一时期,由于统治者主张提倡“修生养息”的政策、倡导“黄老之学”,道家思想贯穿于整个民族中成为主流,对社会的各个方面都造成的影响。汉代儒道结合的玉文化观念包含道家的玉文化思想。在“道”和“器”两种观念上,多表现为道器并用思想。汉代之前,“道”和“器”有着不同的地位,其表现为重道轻器,文献《周易·系辞上》中:“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孔子认为工艺制品的玉器,基本属于“小道”,可见态度应该是较为轻视的。《论语·子罕》子贡曰:

“有美玉于斯,韫匮而藏储?求善贾而沽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

意思是,子贡有一块美玉,不知是收藏还是卖掉,便向孔子请教。孔子则回答:将它卖出吧,虽然玉石很美,但它自身没有呈现文化寓意与礼乐制度,态度较为随意。但孔子却尤为重视蕴含礼乐制度的玉器。

汉代玉带钩的艺术特征与文化内涵

兽兽玉带钩

《论语·乡党》中描述了孔子对礼器恭敬的样子:

“执圭,鞠躬如也,如不胜。上如揖,下如授。勃如战色,足缩缩如有循。享礼,有容色,私觌,愉愉如也。”

他以为玉能体现礼乐才是最重要的。《论语·阳货》:“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因此孔子才在《礼记·聘义》中说,不是因为玉少就重视它,石多就看轻它,而是“君子比德于玉”。但他也并未对玉制品全盘否定,他说:“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自汉代起,玉制品中的“道器”观有所变化,“器”的意义得到重视,表体现在生活用玉和装饰玉的大量涌现。而两汉时期的玉带钩不仅属于生活用品中的玉器,也属于赏观用品中的玉器,正因为帝王与贵族的大量使用,才使得玉带钩在汉代发展到了顶峰。汉代的这种赏玉、用玉的文化氛围也一定程度推动了玉带钩文化的普及。

参考文献:《中国古代玉器图谱》《中国玉器》《中国出土玉器全集》《中国纹样全集》等。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