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驿站>> 棋乐酒舞

秦汉时期军乐的特点与乐器的变化

2019年06月09日 08:04:41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文天下任俊 浏览数:180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秦汉时期军乐的特点与乐器的变化

曾侯乙编钟

一、秦汉时期军乐的特点

我国先秦统治者重视礼乐建设,至周代,已形成一个较为完整的礼乐体系。然此时,军中用乐还未独立成为这一系统的分支关于“军乐”的较早记录是汉代蔡邕的《礼乐志》,在先秦典籍中,未见“军乐”一词。但这并不代表先秦不存在军乐,“军乐”一词泛指与军旅相关之音乐,军中音乐的使用早在汉之前即已开始

《周礼·春官宗伯》:

“大师”云:“大师,执同律以听军声而绍吉凶。”

郑玄注引《兵书》曰:

“王者行师出军之,授将弓矢,士卒振旅,将张弓大呼,大师吹律合音。商则战胜,军士强;角则军扰多变,失士心;宫则军和,士卒同心;徵则将急数变,军士劳;羽则兵弱,少威明。”

秦汉时期军乐的特点与乐器的变化

古代击打乐器:鼓柷[zhù]

周代战争中,大师的吹律听声只是一个战前的占卜仪式。然而,从这已可看出音乐的使用在先秦战争中是存在的。先秦的军乐不仅存在,它的使用还是颇为频繁的。《国语·晋语五》第四则记载:

“宋人弑昭公,赵宣子请师于灵公以伐宋。……公许之。乃发令于太庙,召军吏而戒乐正,令三军之钟鼓必备。赵同曰:国有大役,不镇抚民而备钟鼓,何也?'宣子曰:大罪伐之,小罪惮之,袭侵之事陵也。是故伐备钟鼓,声其罪也。战以淳于、丁宁,儆其民也。”

赵宣子的这一番话表明,在先秦各类战争中,音乐是不可或缺的,战前音乐的一个重要用途即对敌方的声讨、威赫。这也就是郭茂倩在《乐府诗集》中提到的军乐的“风敌劝士”之用。

除了战前用来做为风敌劝士、占卜的工具之外,先秦军乐的另一个重大作用是充当战胜后的恺歌、恺乐。《周礼·春官宗伯》“大司乐”载:

“王师大献,则令奏恺乐。”其下“乐师”云:“凡军大献,教恺歌,遂倡之。”

秦汉时期军乐的特点与乐器的变化

缶鼓

恺歌、恺乐是表达胜利喜悦的音乐,一般歌奏于向宗庙呈现战果时。它们虽是军乐,在一定程度上却是已浸染了宗庙乐色彩。

先秦军乐的存在无庸置疑,军乐歌辞的情形又是如何呢?翻阅先秦有关典籍,没有专类的军乐歌辞记录,与军队生活相关的诗歌只是散见于《诗经》、《楚辞》和其余民歌中。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局面?追究其中原因,我们不得不注意到先秦军乐在音乐系统中的地位、演奏场合及其使用乐器。先秦时代,军乐还不是一个独立的概念,在音乐系统中也不是一个独立、完整的分类。它的各个组成部分分散在其它的音乐分支中。如恺歌、恺乐便隶属于宗庙祭祀乐。

先秦军乐在音乐系统中,是依附于其它音乐分支而存在的。正是这种依附的地位,决定了先秦军乐不可能形成专类的歌辞记载。在演奏场合上,先秦军乐主要有战前军乐与战后军乐两大类。战前军乐的作用有占卜、风敌劝士等。占卜仪式使用到的军乐,多为单音,这与其结果的明确指向性有密切的关系。从郑玄注引《兵书》记载的占卜内容可知,在这一仪式中,每一个不同的音都有其确切指向的战争结局。

秦汉时期军乐的特点与乐器的变化

汉代大型击打乐器:青黄玉编钟

占卜使用的单音不具传唱性,无法填辞,这是可以想见的。风敌劝士之乐,多歌奏于正式交战之前。战争的紧迫性、危险性限制了它的旋律,它不能象其它欣赏性音乐那样优美舒缓。由于“风劝”之用,其曲调大多当是慷慨激昂,雄壮悲凉。其辞也只能是一些晓畅、简短、富鼓动性的诗句,这种歌辞利于同声齐唱,可造成一定的声势。先秦歌谣中战国田单的《为士卒倡辞》或可看作此类歌辞的代表。其辞曰:

“可往矣!宗庙亡矣!云曰尚矣!归于何党矣!”

歌辞简明有力,充分描摹出齐国即将亡国的危险局势,具有强大的号召力量,可视为“劝士”军乐歌辞的代表。这些谣曲多为将士之作,可纳入军中杂曲,其流通领域当在军队,通过将领士卒扩散。战后军乐的恺歌、恺乐,其演奏场合多为王室宗庙,恺歌、恺乐在性质上实应归入宗庙祭祀乐。封建时代,帝王宗庙是极神圣的场所,在这里演奏的音乐也具有很崇高的地位。恺歌恺乐的宗庙乐性质,注定它的流播范围只能是少数的上层贵族,歌辞也只是在宫庭乐人间演习传唱,流入民间的机会少之又少。

秦汉时期军乐的特点与乐器的变化

汉代军乐器:青铜錞于

在缺乏军乐歌辞专类记录之下,恺歌、恺乐的歌辞便以宗庙篇什的身分杂入先代经典。百年之后,已是湮没难辩。在寻找这类诗歌时,仅能分别相类的作品,而无法确指。如《诗经·周颂》中的《酌》,辞曰:

“於铄王师,遵养时晦。时纯熙矣,是用大介。我龙受之,跷跷王之造。载用有嗣,实维尔公允师。”

译为现代白话:“王师战绩多辉煌,挥师东征灭殷商。时势明朗国运昌,上天降下大吉祥。光宠先业我承受,归功英勇周武王。后世子孙当牢记,先公是你好榜样。”歌辞颂赞武王伐纣之光辉业绩,可说类似于先秦之恺歌、恺乐歌辞。此外,军中传唱的军谣辞本当是军乐歌辞的一大来源,但是这部分歌辞的保存也是很少,仅仅是零星地散落在《诗经》的《国风》中。归根结底,这是由军乐依附的地位决定的。

自周以降,历秦入汉,军乐有了一定的发展,由此引发了军乐歌辞创作、保存的变化。两汉时,军乐依附的局面开始改变,军乐在音乐系统中的地位渐渐变化,至蔡邕《礼乐志》已云:

“汉乐四品,……三曰《黄门鼓吹》,天子所以宴乐群臣,《诗》所谓“坎坎鼓我,蹲蹲舞我”者也。其《短箫铙歌》,军乐也。”

蔡邕是东汉著名的音乐家,他的记录应较为可信。这说明到东汉末,军乐已成为一个独立的群类,这是军乐在不断发展中独立性增强的必然结果。而专用的军乐曲在此前已经产生。西汉初年,由北狄输入之胡乐直接或经过更转,施于军戎,渐渐成为专用军乐曲,专用军乐曲的产生对于军乐歌辞的创作、保存有重大意义。

秦汉时期军乐的特点与乐器的变化

汉代击钟图(画像石)

首先,在创作上,军乐歌辞的作者产生了变化。先秦军乐歌辞作者多为军中将士及宫中巫乐、上层贵族,这些作者创作的军乐歌辞呈现出通俗性及神秘性的色彩。两汉时期,因为军乐的广泛施用,宫中有一部分文士开始参与军乐歌辞的创作,这从两汉保存下来的鼓吹曲辞中某些篇章末尾明显的奉敕标志便可看出,如《上之回》末言:“千秋万岁乐无极”,《上陵》末曰:“延寿千万岁”皆为奉敕祝词。宫中文士的加入,使军乐歌辞创作逐渐走上雅化之路,自三国两晋而下,文士便发展成了军乐歌辞创作的主流,军乐的独立性愈发凸显。

其次,在保存上,军乐独立性的增强,专用军乐曲的出现,军乐歌辞有了专类的记录加以保存。两汉乐府中的“鼓吹曲辞”成了这一专类,专类的确定,改变了先秦军乐歌辞无处归依的现象,从籍籍无声地流散于其余篇章中到专门专类的记录,军乐歌辞的发展有了一个飞跃。专类记录的出现,又促进了军乐歌辞的创作,文人的加入,更繁荣了这种创作局面。在军乐独立性逐渐增强,乐辞创作渐趋繁荣的情形下,军乐歌辞又有了专类记录,其保存数量本应大大超越先代。然而,汉间流存下来的军乐歌辞仍然寥寥无几,究竟是为什么呢?原因应该是多方面的,其中之一当是:军乐虽渐趋独立,引起人们关注,但与其它乐种相,军乐这一新分类在人们思维中仍是次要的。《史记》《汉书》中皆不载军乐名目,由此可见一斑。

秦汉时期军乐的特点与乐器的变化

尺八——宋朝失传,传入日本

二、秦汉时期乐器的变化

先秦军中乐器多为击打乐器,两汉之际,吹乐器加入了军乐乐器。新加入的吹乐器主要有短箫、横笛等等。这一变化于军乐曲、军乐歌辞的发展有重要影响。短箫、笛等吹乐器,与先秦金属制的击打乐器相比,多为竹制,是以体积较小,便于携带。且与先秦击打乐器的单调音声相较,吹乐器的音阶已渐繁富,音阶的增多,使得军乐的传播有了更好的途径,以往要多种乐器合力才能完成的演奏,现在只需一样吹乐器便可以完成,这大大加强了军乐曲的流传。

横吹乐器引入了横吹军乐曲,据《乐府诗集·横吹曲辞》云:

“横吹曲,其始亦谓之鼓吹,马上奏之,盖军中之乐也。……汉博望侯张骞入西域,传其法于西,,唯得《摩诃兜勒》一曲。李延年因胡曲更造新声二十八解,乘舆以为武乐……”

胡乐的传入及施用,军乐曲之声、类渐趋复杂,这些都为军乐歌辞的创作提供了更好的条件。北地富音乐性的胡乐杂入,军乐曲越发优美动听,拥有了广泛流播的主观条件,加上乐器的客观条件,军乐的流传范围大大拓宽。在大力拓宽的流传空间中,更多的人自觉或不自觉地参予了军乐歌辞的创作。此间,军乐歌辞的民间创作应是相当活跃的。

秦汉时期军乐的特点与乐器的变化

汉代打击乐器:黑漆五弦木筑

从现存的鼓吹十八首,仅有《战城南》真切地描述战争,其余大多与军队生活无关,可知军乐曲传播之广泛,如《翁离》仅仅四句留存,描叙百姓筑室,全诗可能描绘日常生活场景,无奈诗句佚失过多,难窥全貌以探其旨。这大量的民间军乐歌辞保存太少,原因不明,或许是由于歌辞俚俗,不为搜集者赞赏,是以保留不多。

用途的拓宽先秦军乐注重的多是自身实用性一面的充扬,或“风敌”或“劝士”,而两汉军乐除了其本身实用用途之外,更多增加的是人事方面的功用,如给赐、游行等等。用于给赐的多为横吹曲,《乐府诗集·横吹曲辞》曰:

“横吹曲,……后汉以给边将,和帝时万人将军得用之。”

横吹曲,是搀杂了胡乐的军乐,其乐声应较慷慨激昂。两汉时期,民族统一事业不断深入进行,对归附的偏僻郡县的官长,赐及乐声雄壮之鼓吹,以示威重。《北堂书钞》卷一百三十引晋《中兴书》云,武帝南平百越,始置七郡,“立交州刺史以统之,”“以州边远,山越不宾,宜加威重,七郡皆假以鼓吹”

秦汉时期军乐的特点与乐器的变化

汉竽

游行,当是鼓吹传入中原时的最初用法,据《汉书·叙传上》言:

“始皇之末,班壹避地于楼烦,致马羊牛数千群。值汉初入,与民无禁,当孝惠、高后时,以财雄边,出入弋猎,旌旗鼓吹”。

鼓吹始入中原,正是其慷慨之音可用于开道、壮声威,这一用途被保留下来,成为后世鼓吹的另一用途。随着军乐曲用途的拓展,军乐歌辞的创作发生了变化,其内容亦为适应各自用途,展现出五彩纷呈的局面。因此,现传的十八军乐歌,内容多样,既有表现战争的《战城南》,游子思归的《巫山高》,男女爱情的《上邪》与《有所思》,亦有歌颂帝王巡幸的《上之回》,表现燕饮之乐的《将进酒》,描述祥瑞的《上陵》等等,不一而足。

秦汉时期军乐的特点与乐器的变化

汉代白玉龙凤八孔玉箫

纵观军乐在先秦两汉间的发展,可发现军乐走的是一条独立性渐强的道路,至两汉,军乐已摆脱先秦的依附地位,成为一个独立分支。而军乐歌辞的创作,也由于文士的加入,出现渐兴的趋势,至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更多的文士加入这一创作队伍,军乐歌辞更是呈现一派勃勃生机。

参考文献:《十三经今注今译》《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后汉书》《史记》等。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