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驿站>> 衣冠妆饰

明朝网巾的故事

2019年08月03日 17:53:36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去疾书院 浏览数:189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网巾在国产影视剧当中并不常见,甚至很多人并不知道网巾是什么。喜欢看韩剧的朋友们应该知道,在韩国古装剧里面,网巾十分常见。不论是王子王孙,还是文武大臣,亦或是平民百姓,都会戴网巾。

让我比较欣喜的是,前一段时间《大明风华》发布了预告片,预告片里就出现了网巾。

我对《大明风华》中皇帝和官员的帽子提出过一些质疑。

但是,目前来看,这部剧的网巾可圈可点。今天我就结合这部剧,以及其他国产剧,向大家介绍关于明朝网巾的故事。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大明风华》中出现的网巾

明朝影视剧当中,网巾文化长期被忽略

我们现在拍的关于明朝的影视剧,网巾出现的次数很少。目前为止,我只见过三部电视剧出现了网巾,四部电影出现了网巾。

第一部是电视剧《女医·明妃传》: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女医·明妃传》剧照

在电视剧《女医·明妃传》中,霍建华和黄轩都经常戴网巾。而且他们头上戴的网巾也都是正确的,这一点我后面还会再讲。

第二部电视剧就是我今天所讲的《大明风华》。这里面的网巾同样也是对的。

第三部是电视剧版的《龙门飞甲》。这部剧比较有意思,有的网巾是对的,有的可能又是错的。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电视剧版《龙门飞甲》

比如这种网巾样式倒是对的,但是制作上稍显粗糙。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电视剧版《龙门飞甲》

这种的则在样式上可能稍有错误。原因我后面再讲。

四部电影分别是:

第一部,特别经典的关于明清易代的电影《柳如是》。这部电影服饰还原度也很高,画面也很美,基本上还原了晚明的生活。后面有机会我还会隆重介绍这部剧。

在这部剧里,男主角钱谦益就经常戴网巾: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柳如是》剧照

第二部电影是,朱迅等人主演的电影《龙门飞甲》。

《龙门飞甲》讲的也是关于明朝末年的故事,其中也多次出现网巾。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电影版《龙门飞甲》

第三部电影是吴奇隆主演的老电影《新忠烈图》。

这部电影看过的人可能不多,但因为同样是关于明末的电影,所以电影中也出现了网巾。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新忠烈图》剧照

最后一部同样是老电影《新龙门客栈》。这部电影我在后面再继续介绍。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新龙门客栈》剧照

除此之外,我好想还真的没有再见过其他地方出现过网巾。也有可能还有一些,但是我没有看过或者忘记了。比如张卫健好友有一部剧出现了网巾,但是我忘了名字。

总而言之,有网巾的影视剧寥寥无几,而且在电影领域,有网巾的电影基本上都是很久之前拍的。到如今,则少之又少。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中国人,尤其是90后、00后,基本上不认识网巾。仅有的关于网巾的知识,其实还是来自于韩剧。

网巾,曾是明朝中国男性的必备发饰

关于网巾,有这样一个传说:

据说有一天朱元璋见到了一名道士,头上用一块网巾包裹着头发。朱元璋便问道士:“这是什么操作?”(原话为:是何式?),道士说:“这是网巾,用它来裹头发,再也不怕头发凌乱了。”(此网巾也,用以裹头,万发皆齐)。

朱元璋听了道士的话,觉得十分有道理,于是回去后就下令全国照办,尤其是官员,在戴乌纱帽之前,先戴网巾。这样做有一个好处,头发不会太乱,看起来很体面,官员们也就不会显得那么邋遢。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朱元璋被认为是网巾制度的设计者

所以,从这段可能是被后世虚构的对话中我们能看出网巾的一个基本作用:能够起到稳定头发的作用。

古人讲究蓄发,都留着长长的头发,但是,正如现在的女孩子一样,留长头发是一件十分苦恼的事。

现代女性比古代男性还要稍微好一点——现代女性可以扎个辫子,或者直接披着头发,但古人是不行的。古人必须将头发束起来,披头散发被视为是“野蛮”的行为。

比如明末的张岱就说过:“披发入山,骇骇如野人”。披着头发跑进了山里,像野人一样。

在明朝流传下来的画像当中,我们可以窥见一斑: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明朝绘画中的网巾

在《天工开物》和《三才图会》两本古书当中,也都对网巾有所体现或有所介绍。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天工开物》和《三才图会》的插图

左边是《天工开物》中的插画,画中头戴网巾的是老百姓。右边是《三才图会》当中对网巾的绘画描述。

同时也用文字指出:

国朝初定天下,改易胡风,乃以丝结网以束其发,名曰网巾,识者有“法束中原,四方平定”之语。

这里就说的很清楚:网巾用来束发,起于明朝初年刚刚平定天下之时。而且,网巾也有“四方平定”“一统天下”等含义。

老朱很喜欢搞这些花里胡哨的名头,网巾作为一种制度存在,确实也很符合老朱的风格。

除了古籍记载,我国也出土过一些网巾实物: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出土的网巾

出土的文物对我们了解网巾有更为直观的影响。但由于年代久远,网巾保存地不是特别好。

在这里我们需要注意的是,网巾作为一种文化符号,同时作为明朝初年所制定的“中华衣冠”制度的一部分,网巾也没有贵贱之分。

也就是说,不论平民还是官僚,无论是皇子皇孙还是乞丐,只要你长得头发,都是可以戴网巾的。

于是,网巾这种东西陪伴了中国人三百年左右的时间,成为了大明朝百姓的必备发饰。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明妃传》中的网巾

然而,网巾文化在中国消失了,1980年,韩国将它申请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明清易代是中华文化“断层”的开始。许多我们视为传统的东西,在1644年之后,尤其是1645年清廷重新颁布“剃发令”之后,“一刀切”的高压政策将之根绝。

在明清易代之后,幞头成为了历史。相应的,网巾也成为了历史。甚至到了现代社会,中国人对网巾能有所概念的寥寥无几。甚至很多人因为热爱看韩剧,以为网巾是韩国的发明。如果国产剧中出现了网巾,他们反而认为这是在抄袭韩国。

可悲啊。

但从文化层面来说,在我们的隔壁——韩国,网巾得到了延续。不仅是延续,还得到了改进。似乎这也有值得可喜的一面。当然,我说的是“似乎”。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韩剧《王国》剧照

主要的改进地方在于,韩国网巾属于“半包”型。

中国早期的网巾属于“全包”型。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韩剧《王国》剧照

所谓“半包”型,就是韩国的网巾更像是一条布带系在头顶。我们从韩国古装剧中就很容易能发现这一点。

大家可以仔细看我刚才配的图片,这是去年比较火的韩剧《王国》中世子的剧照。注意他的头顶,网巾只将头发包了一半,还有一半头发漏了出来。这种网巾的设计如下: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朝鲜王国网巾实物

但中国明朝的网巾是不大一样的。

明朝的网巾,前中期主要属于“全包”型,即,网巾将整个人的头发都包裹了起来。比如在《女医·明妃传》当中,我们从黄轩饰演的朱祁钰所戴的网巾,就能看出这种网巾的特色。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明妃传》剧照

所以,韩国网巾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是一条“布带”,中国网巾则是一个两边开口的“布袋”。

它们的之所方法有所区别。

在《大明风华》这部剧里,中国明朝网巾也是“全包”型的。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大明风华》剧照

因此,在网巾方面,《大明风华》是对的。相比于剧中有帽正的帽子,网巾竟然对了,这让我很意外。

为什么会意外呢?

因为国产影视剧当中,也有影视剧中出现了网巾,但是采用的是韩式网巾,而不是“正宗”的明朝网巾。

比如,周迅在电影《龙门飞甲》中所饰演的角色,头上所戴的网巾,其实就更接近韩国风格。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龙门飞甲》剧照

这种网巾的设计似乎是有一点点瑕疵的。原因很简单:长久以来,我们都被韩国文化给先入为主了,让我们误以为大明朝的文化也同韩国文化如出一辙。

这显然是不对的。

但相反,香港拍的特别经典的电影《新龙门客栈》里面,主要角色几乎都戴了网巾。而且这种网巾是明朝“全包”型的。

比如,《新龙门客栈》中的路小川所戴的网巾是这样的。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新龙门客栈》剧照

从表面上看好戏是“半包”型的,但我特地看了一遍这部电影,确认了它是“全包”型的,只是在网巾中间有一条“接缝”,容易让人看错。

但遗憾的是,这部电影中的帽子上有帽正。否则,这部电影将更加完美。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新龙门客栈》剧照

此外,明朝末年也出现了一种“懒收网”,这种网巾和朝鲜网巾非常相似。不同的地方在于,从侧面看,这种网巾前宽后窄,而朝鲜网巾几乎是平行的。

其次,朝鲜网巾在太阳穴附近开始,后面是部分是则是黑布,前面是网纱。中国网巾则基本上都是网纱。

据说朝鲜现在影视剧中所盛行的网巾,其实就是后来受到明朝末年懒收网的影响 ,才最终形成定制。在此之前,作为大明衣冠制度的接纳者,朝鲜王国很可能使用的也是明朝早期的定制。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明朝和朝鲜网巾对比图

从这里我们也能看出,反应明末风云的电影《龙门飞甲》中的网巾,其实是稍有问题的。

吴奇隆的《新忠烈图》中的网巾,其实也是韩国式的。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新忠烈图》剧照

不过在这里也有部分争议。由于我国对网巾的研究似乎还是有所欠缺,我在查阅资料时也发现了一些自相矛盾的说法。

比如,也有人认为懒收网和韩国影视剧中的是一致的。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我国对许多传统文化的研究不够——很多时候,学者们甚至没有把这个问题当做是问题来看待。

相反,韩国由于朝鲜王朝直到近代才灭亡,历史上占有优势;其次,在文化的研究上也花了更大的功夫,所以,他们对网巾的理解要远比中国人更为透彻。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韩剧中的网巾

也有人可能会说,朝鲜的网巾似乎好看一点。确实也有道理。但是,我们也要明白:朝鲜的蓄发史要比中国长近三百年,在这么长的时间里,网巾是会从“实用”转变为“好看的。

明初定制网巾,其实是为了实用。到了明末,网巾逐渐有变得“好看”的趋势。但是还没有等这种趋势发展起来,明清易代就发生了。

这样思考,可能更能帮助我们理解我国的网巾文化。

说到这,肯定又有人说我吹毛求疵,鸡蛋里挑骨头了。

最近这些天我每天都能遇到这样的评论。

是的,这些人只看我的标题,或者只看一段,然后就会误认为我是在批评这些剧。

其实我并非完全是批评,我更多的是希望帮助大家了解一些中国古代文化知识。所以,有些人读我的文章觉得学到了东西,有些人不仅没看到,反而认为我是在找茬,然后莫名其妙地愤怒了起来。

第一种人,是追求进步的人。第二种人,在生活上可能属于对自己“差不多就行”、对别人要求极高的人。

除了帮助大家理解一些古代文化常识,我也希望会有更大的影响,比如,让国产剧重视起以服饰、器物、礼仪等为代表的文化问题。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长安十二时辰》剧照

1980年,韩国把网巾文化(网巾的制作工艺)申请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今无论在哪一部韩国古装剧中,我们都能欣赏到其中的文化底蕴。

相反,在中国,不仅网巾文化被遗忘了,而且还有很多人误以为这是韩国首创。更可笑的是,一大批人甚至是“反智主义”,认为影视剧追求文化层面上的提升是吹毛求疵。

这些人可能忘了:当每一次我们看到韩国将某些“中华文化”申请为自己的文化遗产时,我们不仅愤怒,而且无奈。

朱亚文《大明风华》中的网巾,曾是国民发饰,现却被韩国申为遗产

我们在讽刺韩国的同时却缺少反思,不停地丢弃、忽略自己的文化

之所以愤怒和无奈,是因为我们对此毫无办法。

真的毫无办法吗?

其实是有的。比如,先尽量让自己了解和掌握一些传统文化。这样的人多了,文化底蕴也就重新塑造出来了。

在提升了自身的文化修养之后,我们也要时刻保持对影视剧文化层面的关注,倒逼影视剧的进步。通过影视剧,我们可以继续影响更多的人。

简单来说就是:做好自己,影响他人。

如果你非要选择原地踏步当然也是可以的,但是,请不要影响别人追求进步。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冯绍峰《江山纪》中龙袍对了,帽子错了 下一篇:明朝蟒袍的知识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