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驿站>> 衣冠妆饰

中国古代女子内衣演化简史

2019年08月12日 02:11:57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秦右史 浏览数:163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内衣(Underwear)原属一种贴身、蔽体的私密衣物,难以为外人所见所触。一般来说,毕竟是内穿或里衬,并不讲究繁复的形制设计,西方早期社会也是如此。中国古代最早的女子内衣被称为“亵衣”,就是一种比较隐晦深藏的表述。

然而,中国自近代历史之后,万象更新,思想观念逐步打破层层桎梏,解放了身体的束缚,张扬个性,内衣成为女性展现形体美、塑造时尚风格和影响消费文化的一个商业设计元素,形成了具有时代特性与不同审美理念的内衣文化,可谓人文主义与社会、身体、情感、生命价值的交相辉映。

方寸之间:中国古代女子内衣演化简史

早期西方内衣

很明显,从肚兜、汗衫、长袖、短袖、背心到短裤、抹胸、胸罩、比基尼,现代内衣制造业不断发展既是服饰设计的演进过程,也是商业消费观念的变迁史。特别是紧身内衣及造型文胸出现之后,材质多元且更为舒适,具有了吸汗、矫型、衬托身体等多重功能,大众审美以凸显形体曲线为趋势,追求健康与性感之美。那些形制特殊的款式不仅摒弃了保守、轻簿、不庄重的价值衡量,而且越来越多的摩登女性认同了开放的穿着风格与创意,内衣造型诸要素构成了消费品、奢侈品、商标注册、品牌运营和艺术设计学的一个派生分支。

在远古时代,人类从茹毛饮血、居无定所到部落游牧、定居生活,暴露体肤的羞耻观不断萌生。与现代社会发达的制衣业相比,那时候内衣其实多为树叶、草木、兽皮、亚麻布、棉材料所制,制造过程自然很简化,也不存在太多形制分化,西方世界称之为Lingerie。所谓大道至简,岂曰无衣,与子同泽。早期内衣的功能多为保暖、蔽身、遮羞和防卫冷气作用,形制与外衣没有太大区别,审美作用拘谨,史称“仅覆胸乳”,倒颇符合宋代之后道学家们的女性想象与家庭分工。

传说在上古时代,嫘祖发明并传播丝织技术,后世逐步形成了抹胸及裹肚等早期内衣。古代女子养在闺中,秉持男女大防、授受不亲的原则,风俗保守,内衣属于“私服”的范畴,当然不可以被外人随意观之,更不可能公开场合穿着。在传统的礼制文化中,一个人如果“或亵衣以接人,或裸袒而箕踞”,都是相当没有礼貌的表现。

方寸之间:中国古代女子内衣演化简史

唐代女性的雍容服饰

因此,古代内衣设计在方寸之间,往往细节之处见精神。即使内心活泼热情却要表现得温婉冷敛,制作理念应该首先符合儒家礼法的前提,而注重形塑身体则为次要。工艺要把握分寸尺度,形制须典雅庄重,以“私密性”和“礼法性”为主要特征。从款式分类来说,古代内衣有长方形、正方形、菱形、如意形、扇形、三角形、仿动植物形态等多种样式,色彩趋于丰富化。清代文人李渔在《闲情偶寄》中云:

富贵之家,凡有锦衣绣裳,皆可服之与内,五色粲然,使一衣胜似一衣。

可见,女性穿着何种衣服,也有阶层、身份和经济要素的制约。内衣也有阶层分化,老百姓多用棉制品、土布,贵族人家多用丝质品,上面有各种刺绣花卉,十分精美。唐代丝绸面料兴起之后,内衣材质主要有织锦、花绫、纱、罗、绢、缂丝等,装饰手法有绣、镶、贴、补、嵌等多种技艺。汉朝的内衣名为帕腹、抱腹、心衣,司马相如在《美人赋》中曰:女乃弛其上服,表其亵衣,皓体呈露,弱骨丰肌,是一种比较香艳的描述,亵衣位于外衣之下,即为内衣。汉代刘熙在《释名·释衣服》中解释:

帕腹,横帕其腹也;抱腹,上下有带,包裹其腹,无上裆者也;心衣,抱腹而施钩肩,钩肩之间施一裆,以掩心也。

实际上,女性裤子出现时间很晚,而且被看作胡服,女子一般身穿套裙、长裳袍服。魏晋南北朝时代,内衣借鉴了北方游牧民族的款式,以两裆居多,内有衬棉,既可裆胸又可裆背,分为前后覆绕式与前胸单片式。《晋书·五行志》记载:至元康末,妇人出两裆,加乎交领之上,此内出外也。

贵族最先引领风潮,曹植《洛神赋》里说“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给人无穷想象的空间。又有诗歌云:小衫裁裹臂,缠弦掏抱腰,一些妇女“以布帛为四角缀带,穿时两带系于颈部,两带缠弦于腰”,这种内衣名为 “缠弦”。这些内衣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过腰、胸、肩等分别系带,色调自然、柔和、宽松、本色,分属古风。

方寸之间:中国古代女子内衣演化简史

大唐气象

到了隋唐时代,内衣名为诃子,搭配为半露胸式裙装,内衣若隐若现,展现出大唐特有的风度韵味,形象衣着大气雍容且颇显华贵。在著名的《簪花仕女图》中,女子身着薄纱低胸绣花衫。宋代女性抹胸盛行,内衣设计步入保守化趋势,功能为“上可覆乳下可遮肚”,往往用纽扣或带子系结,分为单夹两种。元代内衣的称呼比较直白,称为合欢襟 。在穿戴时由后向前,胸前用一排扣子或绳带加以系束。

明代女性多穿着主腰,与现代背心形制相似,设计有三条襟带、肩裆/带和收腰。理学观念主导下,对于女性束缚和规训较多。在《西厢记》中如此记载,女性“抹胸在内裹肚,一根幼带围颈,一块菱中遮胸,掩起千般风情,万种妩媚”,晚明之际的社会风气和开放度就愈发近代化了。清代女子往往身穿 “肚兜”,形制大多为菱形。设计有颈带、腰带。女性非绣衣大红不服、非大红裹衣不华,独立张扬意识大大增强。在正胸襟处,时常以大朵牡丹、鸳鸯戏水、花鸟鱼虫或神仙戏曲等寓意幸福美满、富贵吉祥的图案来进行装饰。

清人曹雪芹在小说《红楼梦》里写道:尤三姐松松挽着头发,大红袄子半掩半开,露着葱绿抹胸,可见清代女性抹胸肚兜之普及。有头脑的的商家往往用精细的花边滚饰边缘、用珠粒串成吊带、以不同质地的缀饰来丰富层次,色彩渐变,与内衣制式、纹饰相辅相成,相映成趣,在北京、上海、杭州等消费动力旺盛的城市还形成了品牌老字号,有固定的目标顾客和定做需求。这些内衣套装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图案更加活泼、开放,色彩更加鲜艳、大胆,形制也愈发精巧,功能趋向多元化,走向了人性化设计。

方寸之间:中国古代女子内衣演化简史

古代内衣形制简图

客观来说,人体装束与习俗礼仪相对应,具有社会性、阶段性与历史性。内衣也是传统中国手工业重要的组成部分,发展阶段自然也有不同的特点。明清内衣工艺成熟之后,技术走向整合化,讲究不皱、不松、不紧、不裂的原则,汇聚了绣、缝、贴、补、缀、盘、滚等几十种工艺,用以表达不同的外观主题。在色彩和图案的铺陈安排上,分为居中式、角隅式、散点式、满地式等不同样款。

而且,古代的内衣设计强调局部缀饰的魅力,形成了钉针、盘金、堆绫、缉珠、贴布等二度装饰手法,突出夫妻在床第之间的情趣,流溢香泽,强调恩爱和谐与欲遮半掩的娇羞情态,清人号称“布苎有精细深浅之别,绮罗文采亦有精细深浅之别”。那些优秀的制衣作坊,红花绿叶,经常将山水、花鸟、云气、吉祥物、神仙、神话故事、戏曲人物、生活人物刺绣或装饰于内衣之上,有些还会牵扯到地域文化特色的差异性。

久负盛名的江南能工巧匠,擅长内衣刺绣,秉持能、巧、妙、神的艺术原则,采取平针绣、绕针绣、编针绣等手法,外观更为平服、顺直、薄松、轻软,深受城市达官贵人、士绅阶层和经商富足之家的青睐。中国传统文化讲究温情含蓄与中庸调和,结构丰富、工艺精湛、纹饰精美,诸如色彩过浓过艳或者形制过分暴露、奇特的款式,在女性内衣市场上都不太受欢迎。

方寸之间:中国古代女子内衣演化简史

清代肚兜

民国时期,欧美的内衣尤其是胸罩还没有广泛传播开来,女性偏爱“小马甲”,形制小巧方便且对襟,设计有多粒纽扣,面料材质更加柔软、细腻。此时,洋纱洋布盛行,相比于土布,舒适性大大增强。著名作家茅盾在《子夜》里描写,“她的紧裹着臀部的淡红印度绸的亵衣,全都露出来了”。事实上,民国一些上层女性身穿何种内衣,不仅要分场合,也得符合服装搭配,内衣形成了一种消费文化。设计形制上逐步融合了中西工艺之长,开始宣扬细腻、多彩、简洁、意象、对称、束身与适当凹凸,京沪等地出现了量身定制的服务,内衣形状大小、千姿百态。

知识女性不以世俗目光,关注身体曲线,承接私人内衣和服装制作的商铺也慢慢有了市场,因人而异同时因需求而异。在社会资本和商贸流通导向下,原始的内衣秀形式、模特做广告和报刊媒体做宣传模式也开始形成。而且,民国十里洋场新式电影业、梨园业、相声馆、茶馆乃至旧式烟馆、娼妓业如雨后春笋,灯红酒绿,不少职业女性对于服饰的审美要求增高,内衣工艺也趋向于时髦化,这是一个必然的大趋势。

清末之后,社会风俗不断变迁与开化,可谓方寸之间见革命,内衣设计融自由。一些先进的知识分子和留洋海派者对于思想解放和女性主义用力甚多、不遗余力。在包天笑《六十年来妆服志》一书中如此评论,认为小马甲过于封建,焦点是要解开内衣对于女性的捆绑和形体曲线的掩饰,不满意于风俗改良裹足不前,倡导新式服饰文化,反对旧道德和礼法的约束拘泥,大加鼓励追寻自然之美:

抹胸倒也宽紧随意,并不束缚双乳。自流行了小马甲,足以戕害人体天然生理。

小马甲多半以丝织品为主,小家则用布,对胸有密密的纽扣,把人捆住,因从前的年轻女子,以胸前双峰高耸为羞,故百计掩护之。

总而言之,古代社会因为朝代变化、技术审美不同和文化革新,对女性内衣的称呼也在不断的变化。从社会文化史来说,内衣可以传递女子在不同时代的文化价值理念,穿着亦能吐露内在情愫。古代一些制衣行家将内衣工艺美学化,强调平中出奇、平中出神、平中生韵,方寸之间巧妙分割设计,突出曲线又不暴露,不接受无拘束、肆意剪裁的风格。有的内衣,还有避灾吉祥的美好寓意。

方寸之间:中国古代女子内衣演化简史

民国燕京大学女性

故而,中国古代内衣设计所表达的核心情感,可谓理学思维延续下女性私密空间中的悄悄话语,具有含蓄隐忍与内敛低调的特征,在符合道德规则的条件下适当发挥创造力,把握了微妙的分寸。辛亥革命之后,现代内衣设计以人体美为最终审美原则,融合东西文明之长,并不避讳视觉冲击力和奇思妙想,代表着对于浪漫爱情的大胆希冀。

1927年,民国著名的性学家、启蒙者张竞生博士在《幻洲》杂志上发表了《论小衫之必要》一文,其中内容生动地讲述了自己在广州一次“奇幻”的艳遇,也算得上是心胸坦荡,吐露真情。因为河堤边“为娼艇妹”的竹竿上晾晒着清凉小衫,随风拂动,抑制不住“窥视之心与本能之欲”。继而,他从服饰与情感关系的角度出发,做出一个在当时看来颇为另类狂放的评价:

我此次到了广州,看见长堤的地方,海珠岸边的小艇,那当娼的艇妹,把伊们的小衫,用竹竿穿了,竖在艇前,临风摇曳。

所谓艳帜高张,令男性的经过,一见销魂,便联想到床笫间个椿事。我不由得不光顾伊,小衫是爱的艺术的证明。

很明显,种种变革预示了社会的开放、文明的变迁和女性独立主体的崛起,具有极强的时代意义和现实价值。当然,时尚潮流不断变化,搭配技巧随时更新,内衣从传统、近代步入现代化乃至走向未来,从保守到开放,每个人或许都将是历史的见证者。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