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经典导读

从《伤逝》和《我的前半生》看中国女性意识的发展

2019年06月04日 10:11:33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木剑温不胜 浏览数:325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伤逝》是鲁迅作品中唯一一部以爱情为题材的作品,小说以手记的形式讲述了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两个“五四新青年”——“涓生”和“子君”不顾世俗和家人的反对义无反顾在一起,但是却在共同生活之后爱情逐渐消逝,最终涓生抛弃了子君,并使子君走向了死亡的爱情的悲剧。亦舒非常喜欢鲁迅的作品,于是在过了大半个世纪之后,创作了一部与《伤逝 》有着相同主人公的作品——《我的前半生》,这部作品除了主人公相同之外也与《伤逝》有着大致相同的故事脉络,同样写的是子君被涓生抛弃的故事,但不同的是她着重描写了子君被抛弃之后是怎样一步步自立自强重新开始的。有人说《我的前半生》是对《伤逝》的续写,为了赋予子君一个更圆满的结局,而笔者认为,亦舒是想把子君放到另一个时代背景下去探讨女性命运的不同及其原因。

从《伤逝》和《我的前半生》看中国女性意识的发展

鲁迅和亦舒在这两部作品中对于女性的期望和要求是大体一致的,比如他们都希望女性意识觉醒,都倡导女性经济和人格独立。但是《伤逝》让我们看到了女性意识觉醒的失败,而《我的前半生》让我们看到了女性意识的觉醒以及进步,从《伤逝》到《我的前半生》是中国女性意识发展的历程,然而这个过程并非一帆风顺,里面又有各种因素的影响。

一、社会时代背景的改变

这两部作品最大的不同在于它们发生在完全不同的社会时代背景下。不同的社会背景有着完全不同的社会思想环境以及社会物质环境,这也是影响女性意识发展中的主要因素,因为任何改变都必须依附于时间以及环境的改变,这也是整篇文章讨论的一个基础。

从《伤逝》和《我的前半生》看中国女性意识的发展

《伤逝》发生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那时人们还没有完全突破封建思想的藩篱,虽然有“五四精神”这样的先进思想出现,然而它影响的只是一小部分人,那个时期“爱情已经成为新道德的一个总的象征……在这场解放的大潮里,爱情与自由具有同等的意义,在这个意义上,通过恋爱宣泄情感、力量,个人就能够真正成为一个充实、自由的男人或女人”,但是很多人只是高喊个性解放和人身自由的口号,并没有完全理解新思想的内涵以及没有在现实生活中去改变。例如子君虽然她一直强调“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并且为了爱情不顾家人的反对以及世俗的眼光和涓生在一起,然而她只是完成了由“父母的女儿”向“涓生的妻子”这样的转变,她并没有属于她自己,她一直附属于别人而生存。并且她所有的反叛和新思想在同居之后完全消失,变成了一个了无生趣的以家庭琐事为中心的传统家庭妇女。在思想上如此,经济上更遑论独立,而这恰好也是女性意识觉醒失败的原因,在生活上要依附别人生活的人不可能成为一个独立的人,女性的解放主要在于人格与经济的独立,除去这样,女性说不上真正的解放。而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并不能只怪子君,当时的社会物质环境基本上没有使女子可以在经济上独立的可能性,就连涓生都因为对传统的反叛而失去了工作,更何况子君。那个社会默认女人的职责就是要照顾好家庭,并不是抛头露面的去社会上赚钱。

从《伤逝》和《我的前半生》看中国女性意识的发展

《我的前半生》所处的时代完全不同,故事发生于1982年,而且又处于经济比较开放发达而且是中西方文化高度交融的香港,社会思想环境和经济环境比《伤逝》所处的时代要进步的多。首先在思想上,由于社会发展,思想开放了许多。虽然这个时代的子君前半期也如《伤逝》一样,在进入家庭生活中之后完全抛弃了自己独立的精神以及所学的知识,日日把自己困顿在家庭琐事之中,享受着医生丈夫带来的富裕生活,但是当她面临被丈夫抛弃的时候,她的妹妹以及好朋友都觉的这没什么,她完全可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这也使子君很快从伤痛中走了出来。而在经济方面,这种思想的发展给了子君经济独立的可能性,有人说《我的前半生》的结局过于理想化,但是笔者认为在那个时代里这样的发展是具有合理性的。女性可以出门工作,并且可以像子君的朋友那样成为一个在事业上很成功的女强人。而且这种经济的独立使子君也获得了独立的人格,从而使得她有了完全独立的女性意识,她的生活远不如当涓生太太时富足,职场上的打拼也艰难得多,然而她却活的更加的光鲜亮丽,她的女儿夸她“你时髦、坚强、美丽、忍耐、宽恕……妈妈你太伟大了”,就连涓生也说“离婚之后,你竟成为一个这样出色的女人”。正如《伤逝》中所言“人必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这一切都向我们证明只有女性自己经济独立,不依附于别人而生存,她才能属于自己,才能赢得别人的尊重,而这一切都有赖于社会时代背景所提供的可能性。

从《伤逝》和《我的前半生》看中国女性意识的发展

二、传统性别文化观念的松动

《伤逝》和《我的前半生》的故事事件发生于不同的社会时代,这种社会时代的不同一方面推动了社会文化背景以及社会物质环境的发展,从而给女性意识的发展提供了可能性。另一方面,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传统性别文化对女性意识的影响。

中国母系社会是在原始时代,进入社会文明时代之后被父系社会统治大概有五千年的时间,而父系社会对于女性性别观念大多是偏见。母系社会的推翻,是女性具有世界意义的失败的象征。而这长达五千多年的观念,在人们心中留下了根深蒂固的影响,无论是对于男性还是女性。“女性意识是女性对自我作为与男性平等的主体存在的地位和价值的自觉意识”,所以传统性别文化通过对女性以及女性周围舆论环境的影响对女性意识的发展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我的前半生》对于《伤逝》的进步,就在于是顺从于这种传统的性别观念,还是走出去获得女性的独立。

从《伤逝》和《我的前半生》看中国女性意识的发展

传统文化对于女性品格的要求是三从四德,要求女性: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女性终其一生都是男性的附属物,而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认为女性的生活目标是——婚姻和家庭,生活要依附与男性,活着的目标也不是为了自己。这种思想在《伤逝》和《我的前半生》中都有体现,鲁迅笔下的子君生活的时代还是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认为女子并不能自由的选择自己的结婚对象,子君对此进行了反叛,自由恋爱并且和涓生同居,然而她这种行为并没有得到周围任何一个人的支持,反而是受尽世人的白眼与嘲讽,就连涓生都为此丢掉了工作。在这一点上可以说子君是具有女性意识的觉醒的,然而她同居之后却完完全全沦为一个传统性别观念下的女性,这证明她还是没有摆脱传统性别观念的影响,所以导致了她爱情的悲剧和女性意识觉醒的失败。

从《伤逝》和《我的前半生》看中国女性意识的发展

那经过大半个世纪之后的《我的前半生》中有没有完全摆脱掉这种影响?笔者认为是没有的,但是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这个时代的子君和涓生是自由恋爱的,说明这个时代女性已经有了对于自己婚姻的自主权,然而她结婚之后的表现还是和上个时代的子君一样,并没有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女性,而是完全依附于丈夫生存,和整个社会脱节,以至于丈夫出轨身边的人都知道,只有她自己一个人蒙在鼓里。而这个时候她的母亲还劝她忍耐“男人谁不风流?谁叫你缺少一根柄、否则一样有老婆服侍你。”这种做法完全跟封建社会中允许男子三妻四妾的做法别无二致,好在子君身边的年轻女性都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当子君以一个离婚女性的身份去社会上工作时,没有受到别人的歧视,相反还有追求者。

可见,传统性别观念中对于女性的影响根深蒂固,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破除的,而且对于女性意识的影响起到了阻碍作用,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传统性别观念出现了松动,从而使女性意识得到了一定的发展,但这个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中间具有曲折性。

从《伤逝》和《我的前半生》看中国女性意识的发展

三、女性自身素质的差异

社会时代背景的改变和传统性别文化观念的松动无疑为女性的生成发育提供了适宜的外部环境,可以说属于女性意识发展的外部影响因素,但是马克思主义认为决定事物发展的是内因。影响女性意识发展除了外部提供的环境之外,起决定作用的主要是女性自身的素质和女性对自己的定位。亦舒笔下的子君所处的社会环境和传统性别文化的影响虽然比鲁迅笔下的开放进步的多,但那都只是给子君女性意识的发展提供了可能性,真正决定其发展的还是子君自身的意识。换种方式表达就是《伤逝》的时代也有可能出现《我的前半生》这样的子君,而《我是前半生》的时代也有可能出现《伤逝》这样的子君,而这一切都由子君自身所决定。

从《伤逝》和《我的前半生》看中国女性意识的发展

《伤逝》中子君的悲剧命运是有社会时代背景、女性观念等外部因素的影响的,但是如果子君内心坚韧勇敢,在选择的道路上进行坚持是有可能取得一个好结局的。她实际上要比《我的前半生》中的子君要怯弱的多。当她坚定的喊出那句“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的时候,是一个多么勇敢的女性,她用她自己跟整个世界在宣战,可是随着故事的发展发现,其实子君是个特别脆弱的女性,她那所谓勇敢的宣战都来自与对涓生的爱情,所以当她和涓生在一起之后,她并没有追求进步,甚至因为几只油鸡跟官太太斗嘴生气。全然没有之前“破屋里便渐渐充满了我的语声,谈家庭专制,谈打破旧习惯,谈男女平等,谈伊孛生,谈泰戈尔,谈雪莱……她总是微笑点头,两眼里弥漫着稚气的好奇的光泽”的时光。子君是爱涓生,这份爱给了她如此大的勇气,但是这份勇气并不来源于她自己的内心,她也不是自己的而是涓生的,所以当这份爱消失的时候她也觉得人生的依靠都没有了。至于她对自己的定位也不是一个与男性处于平等地位的女性,“子君的功业,仿佛就完全建立在这吃饭上……她似乎将先前所知道的全部忘掉了”,子君至此已经完全迷失了自己,也逼走了涓生。

从《伤逝》和《我的前半生》看中国女性意识的发展

《我的前半生》中的子君和她完全相反,一开始看起来是一个非常软弱的女性,毕业的时候有工作觉得做得艰难干脆辞职当起了家庭主妇。对于好友唐晶也时时流露出“有一份职业也不见得对社会、人民有大贡献”的思想,当知道涓生出轨的时候觉得自己整个世界都毁了,甚至埋怨身边的人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她,如此看来是一个脆弱到极致的女子。然而她却在很短的时间里重新站起来了,并且重新投入到对于她来说很残酷的职场。虽然她所处的时代和环境给了她这样的可能性,但是如果子君内心本就脆弱,认为自己没了依附完全无法独自生活的话,那她也有可能有一个很悲惨的结局。我们所处的时代还有那么多女性因为感情的背叛自杀或者因为丈夫出轨而闹得天翻地覆,打小三争财产。然而子君都没有,她整理好行装一个人去面对险恶的江湖,这才是真正的勇气。她与鲁迅笔下的子君最大的不同就是她会反省自己,并且明白真正的女性意识首先是要拥有独立的自己。而在她承诺过再也不进入婚姻,但是遇到了对的人时,还是义无反顾的结了婚。有人说她还是不能免俗想要有个归宿,但笔者认为这正是子君的勇敢之处,她有她独立的个体,所以她并不惧怕婚姻,而且再次进入婚姻肯定不会像以前一样。因为经历过上次的失败她懂得了女性想要寻求真正的独立与平等,只有属于她自己,不依附于任何人。

四、男性对于女性意识的认识变化

女性意识的发展除了社会时代、性别观念等外部因素和女性自身的内在因素外,还和男性对女性意识的认识变化有关。有句俗话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男人,一种是女人。除了女性本身的决定因素之外,作为完全不同于女性却共同生活在一个世界的男性,对于女性意识的认识也在其发展过程种起到重要的作用。

从《伤逝》和《我的前半生》看中国女性意识的发展

在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中女性一直充当男性附属者的角色,思想解放以来人们一直倡导男女平等,甚至出现女权主义。但是女性如果真的要寻求平等,除了丰富自身之外,男性对于女性意识的认识、重视以及尊重都是很重要的因素。因为他们是这个世界的另一半,并且和女性恋爱结婚一同繁衍进而创造这个世界。只有他们真的认同女性意识,认同男女平等,那女性才能真正与男性平等,获得一样的权利。

《伤逝》与《我的前半生》恰好是从男女两个角度描写的,在《伤逝》中涓生为叙述者,子君处于“失语”的状态,涓生对子君的悲剧有着不可逃避的责任,虽然整篇文章都充满着忏悔,但是完全是出于他对子君生命逝去的忏悔以及对当下生活的感慨,而感情的失败仿佛完全归咎于子君。子君固然有责任,而把子君变成这样主要是因为涓生。在同居之后不久涓生便觉得“不过三个星期,我似乎于她已经更加爱了解,揭去许多先前以为了解而现在看来却是隔膜,即所谓真的隔膜了。”这种现象充分说明了男性在爱情中习惯处于控制者的形象。他只能接受他所认为的完美的女性形象,而一起生活之后女性所表现出来的缺点,却成了他放弃这段爱情的理由,涓生说“爱情必须实施更新,生长,创造。”但是爱情是需要一同生长的,并不是一味的要求子君自己去成长。而且子君养花,饲油鸡,饲花狗,热衷做饭这些都都是女性的天性,涓生并没有去尊重,而是感到厌烦,他没有能力去给子君富足的生活,却责怪子君没有按照她想象的生活。这一切都表明涓生并没有把子君当成与自己一样平等的人来对待。他的厌烦让他不能如以前一样和子君谈天说地,一步步使子君的情绪越来越低落,而他却明确告诉子君他不爱她了,完全没有责任可言,之后更是躲了出去,这一切都使子君绝望,因为是他让子君有了与世界对抗的勇气,最后这个唯一的支撑也消失了。

从《伤逝》和《我的前半生》看中国女性意识的发展

《我的前半生》中的涓生也一样,子君把家打理的井井有条,他却嫌她无趣,他比《伤逝》中的涓生更恶劣的是,他并没有告诉子君不爱了,而是自己出轨了,并且在与第三者感情稳定到要进入婚姻的时候才告诉子君,这里面毫无尊重可言。后来发现子君变得时髦,漂亮之后,又有意与子君复合,以及后来子君在工作中认识的追求者,也不过是权衡利弊。这都显示男性并没有完全的尊重女性以及正确认识女性意识。

真正的男女平等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男性要摒弃以前根深蒂固的男权社会的影响,不再把女性看做其附属物,从心底里接受和认同才能真正推动女性意识的发展。

从《伤逝》和《我的前半生》看中国女性意识的发展

本文通过比较《伤逝》与《我的前半生》这两部跨越时空的作品,论述了中国女性意识发展中的影响因素。社会时代背景的发展是促进女性意识发展的主要的因素,并且在这个背景下促进了传统性别观念的转变,传统性别观念是贯穿始终的一条线,随着时代背景的发展而转变。两者又共同影响了女性自身素质以及男性对女性意识的认识,其中男性的认识会对女性自身素质和自我定位产生影响,但起决定因素的还是女性自身。通过比较使女性意识的发展在曲折中前进,但离真正的实现还有一定的

参考文献

[1]李银河.女性主义.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

[2]张京媛.当代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

[3]李允经.鲁迅的情感世界.北京: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

[4]亦舒.豆芽集.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1989年版。

[5]汪义生.亦舒传.北京:团结出版社,2001年版。

[6]史玉丰.《伤逝》的多重主题:山西:山西大同大学学报,2002年版。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