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三秦回眸

与大唐天下同共命运的顶级运动:马球

2019年08月26日 10:19:00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陳大舍 浏览数:301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盛世的潇洒——与大唐天下同共命运的顶级运动:马球

皮影《打球》

景龙三年(709AD)十一月,年仅十一岁的吐蕃帝国第十世赞普弃隶缩赞派遣使臣尚赞咄来到了大唐的京师长安城,准备迎娶自己的未婚妻金城公主入藏。除了皇家婚礼所必须的奢华聘礼之外,吐蕃使团还带来了一支马球队。按照当时贵族社会的习俗,主客双方都要在竞争性很强的运动中显示一下身手,很今天一样,那是的人们也相信:运动员能否在体育比赛中获取荣耀,就意味着一个国家的实力。一开始,大唐天子唐中宗对唐朝的马球水平十分有信心,于是决定在景龙四年(710AD)二月,大明宫的梨园球场举行球赛,与吐蕃使团组成的球队一决高下。几场下来,大唐的马球选手似乎故意放水一样,让吐蕃球队捡了不少便宜。于是唐中宗命令驸马镐国公武延秀、驸马观国公杨慎交、嗣虢王李邕(也是韦后的妹夫)、皇侄临淄王李隆基四人组队参赛,结果,虽然大唐一方只有四人,而对方有九人,实力相差悬殊,但是大唐一方还是很漂亮的扳回了整个比赛。

这是一次有着浓郁政治暗示的比赛。首先,为大唐挽回荣耀的都是宗室子弟或者外戚,唐中宗想以这个方式来向世人昭示着自己的能力——作为大唐天子的我,可以使曾经四分五裂的权贵阶层再次团结起来;其次,两位驸马中的那位武延秀,是安乐公主的夫君,他曾经有过失败的外交经历,但此时却大败吐蕃球队,总算是“一雪前耻”。这对觊觎皇位,想做皇太女的安乐公主来说十分重要。

但是,稍微令武延秀、甚至唐中宗有些不满意的是,这次球赛最出色的选手是临淄王李隆基。这位马球健将在球场上“东西驱突,风回电激,所向无前”,风头盖过了对马球有着狂热爱好的嗣虢王李邕,自然也就超越了“黑衣神孙”驸马武延秀。而且在平日,临淄王英俊、强壮、多才多艺、学识渊博,比之于妖艳妩媚,但又野性十足的武延秀来说,显然前者更符合主流的审美。

不到半年,唐中宗驾崩,旋即在临淄王李隆基在父亲相王李旦姑母太平公主的指使下发动唐隆政变。球场上的四个队友顷刻之间走向了不同的宿命——

驸马镐国公武延秀与妻子安乐公主面对着杀入府中的千军万马战至最后一刻,死在了一起;

驸马观国公杨慎交与妻子长宁公主被逐出长安,但保留宗室成员的身份和富可敌国的家产;

临淄王李隆基在两年后成为了新的皇帝,之后杀姑囚父,大权独揽,是为历史上最具有争议的帝王,唐玄宗明皇李三郎。

嗣虢王李邕杀死了自己的妻子,也就是韦后的妹妹,从而在胜利者鄙视的目光中得到了宽恕。世人对这个薄情之人无不唾弃,他在冷嘲热讽中又活了十几年,在开元十五年默默无闻的死去。

但是,正是这个嗣虢王李邕,在自己的坟墓中留下了一幅壁画,画的是一场马球比赛。也许在他软弱而卑鄙的内心中,仍有一个干净的角落,留给了自己挚爱的马球运动。

盛世的潇洒——与大唐天下同共命运的顶级运动:马球

盛世的潇洒——与大唐天下同共命运的顶级运动:马球

嗣虢王李邕墓中残存的壁画,也许描绘的就是景龙四年二月的那场马球赛。

马球,又称“波罗(poio)球”,据说是由古波斯人发明,之后经由吐蕃帝国传至中原、天竺。但是现在波斯语中的polo一词源自于藏语polon、pulu,所以究竟马球在何时何地最早出现已经是一个未解之谜。

马球进入中原不早于汉朝,但是至少在三国时代便流行于上层社会。在大唐贞观年间,有吐蕃人在长安城昇仙楼下打马球,正巧被安福门上的唐太宗看见,于是引入宫中,成为宫廷运动。此后大唐十九位天子中至少有十一位热衷于此。而大明宫中的球场就有十五处之多,诸如球场亭子、安福门、龙首池、清思殿、中和殿、飞龙院、梨园亭、左神策军、右神策军、麟德殿、含光殿、十六王宅、西内苑、御马坊、球场门等。和现代马球运动的规则不同,唐朝的马球运动在规则上似乎更加宽松。比如说当时的球员人数不固定,所以才有了武延秀等人以四对九和吐蕃球队竞争;而现代马球场上必然要有两个球门,但唐朝马球场上则有时设两个球门,有时就只有一个球门,并且球门极小,大概只有一尺多的直径,而且安放在球场中间比赛之人身穿华服、手持月杖、骑高头骏马,驰骋于球场之上,每一次都要把绘着彩色条纹的空心木球打穿过圆洞才能得分。

盛唐之际马球的游戏规则具体如何现在已经无从稽考。幸好东临日本了大量唐宋遗风,其中也包括古典马球。在日本,这种只在宫廷中举行的“真·贵族运动”至今也保持古老的游戏规则——首先,并不是大家一起打 一个球。而是两个马队各自有若干属于自己的球并放在球场同一边。一开始,每人各打一个球,看谁先进门——球门只有一个。一旦有人进了第一个球,各自为战马上结束,紧接着就是激烈的混战。每个队可以内部分工,有人继续射本队的球,有人阻挡对方队射门,直到其中一队将本队所有的球都打进球门之后,裁判就会放入本队的最后一个决胜球。也就是类似台球中的黑球。得到“黑球”的这个队就尽力将最后一个球打进球门,而另一队则要一方面阻止他们“得逞”,同时也要本队剩下的球都打进去,在打完后,裁判也会给这个队一个决胜球。总之谁先把决胜球打入球门谁就是赢家。

盛世的潇洒——与大唐天下同共命运的顶级运动:马球

盛世的潇洒——与大唐天下同共命运的顶级运动:马球

盛世的潇洒——与大唐天下同共命运的顶级运动:马球

《长安十二时辰》中永王李璘打马球的场景,永王的打扮是当时球员的标准扮相。

盛世的潇洒——与大唐天下同共命运的顶级运动:马球

现代日本宫廷中举行的马球赛,仍旧是唐宋以来的遗制。

盛世的潇洒——与大唐天下同共命运的顶级运动:马球

阿塞拜疆的马球赛。

马球确实是一种非常烧钱的运动。除了骏马。月杖、画球之外,球场的建设更是天文数字。球场需要宽阔广大,纵横千步(八尺为一步),也就是韩愈所说的的“筑场千步平如削”而且为了避免尘土飞扬,球场要以油泼地,并且反复夯实、磨平,达到“平望若砥,下看犹镜,微露滴而必闻,纤尘飞而不映”的效果才算得上合格。球场的东西南三面有矮墙,尤其奢侈者以蜀锦为步障;正北面是巍峨的楼阁,其中设有包厢;如果比赛安排在晚上,还会点燃“十围巨烛”照明,使之成为灯光球场。上场的“骑士”们头戴乌纱幞头,“左朋服紫绣,右朋服绯绣”不同队的服装颜色不一样,而在当时以蜀锦裁成的翻折领窄袖缺胯袍则是最高档的球衣。指唐敬宗长庆四年二月,西川节度使杜元颖进“罨画打球衣五百事”,所谓的“罨画”就是丝织品中的极品“缂丝”,因为看起来犹如在布帛上彩绘而得名,这种球衣一件都得是顶级的奢侈品。而骑士们所穿的运动鞋则是尖端上翘的齐膝长筒皮靴,由六块牛皮缝制成,故又称“六缝靴”。

如此雄姿英发的打扮,难怪长安城城中的贵公子都如痴如狂。但是这种幞头、缺胯袍、蹀躞带、六缝靴,都没有保护作用,而当时比赛规则不完善,赛场上激烈的竞争导致伤残的事件也屡有发生。据《封氏闻见记》记载:

“开元、天宝中,玄宗数御楼观打球为事,能者左萦右拂,盘旋宛转,殊可观。然马或奔逸,时至伤毙”。

而对马球很了解的中唐儒宗韩愈也在《上张仆射第二书》说过,打马球的危害是:

“小者伤面目,大者残形躯。

据说唐明皇直到晚年还沉迷于马球,直到天宝六年,这位已经年逾六旬的暮年天子还经常参与打球。于是伶官黄幡绰就劝谏自己的恩主:

“‘大家(唐人对天子的尊称)年几不为小,圣体又重,倘马力既极,以至颠踬,天下何望?何不看女婿等诸色人为之?如人对食盘,口眼俱饱,此为乐耳!’……上曰‘尔言大有理,后当不复自为也。’”

这里说明了三个事情:第一,风流天子李三郎,到了晚年其实是一个胖子,也就是“圣体又重”,想到杨贵妃同样的丰满,如果这个历史真相被普及的话,那么后世的痴男怨女在读《长恨歌》时恐怕就不会再有太多的代入感。第二,马球不仅仅是唐明皇这一代人的运动,“女婿等诸色人”也喜欢;第三,唐明皇从此退场,成为观众。

盛世的潇洒——与大唐天下同共命运的顶级运动:马球

盛世的潇洒——与大唐天下同共命运的顶级运动:马球

历史上这唐明皇李林甫这君臣二人都是球场上的健将——尤其是李林甫,年轻时因为穷,所以一直骑着驴打球。

在唐明皇以后诸帝热衷于马球的仍旧不少,比如唐穆宗就因为打球时运动过于激烈而引发中风,并在不久之后离开了人世。之后其子唐敬宗更是日以继夜的沉迷于马球,史书记载:

“于是陶元皓、靳遂良、赵士则、李公定、石定宽以球工得见便殿。”

这些马球健儿都是些性情暴烈的社会青年,所以很容易结下怨仇,宝历三年,唐敬宗在和苏佐明等二十八名队友一起喝酒时发生了矛盾,终被自己的玩伴们谋弑于寝宫之中,时年十八岁。二十年后,唐穆宗的叔父唐宣宗即位,是为十八帝主“小太宗”,这位即使在唐朝灭亡之后仍旧为世人所怀念的圣君也是一位马球达人,《唐语林》曾描述过唐宣宗在马球场上的英姿:

“每持鞠杖,乘势奔跃,运鞠于空中,连击至数百,而马驰不止,迅若流电,二军老手咸服其能。”

唐宣宗驾崩后第十四年,他的孙儿唐僖宗即位,这个年仅十二岁的男孩继承了祖父优秀的球技,甚至青出于蓝,但他却丝毫没有继承祖父的宽容和隐忍。在唐僖宗在位期间一些列折腾之后,大唐天下终于像一颗流星那样无可挽回的陨落。在黄巢乱军杀向帝都长安之际,没意识到自己已经穷途没落的唐僖宗竟然还想出了“击球赌三川”的荒唐游戏。那是在与四位大臣一起击球时,“以先得球而击过球门者为胜,先胜者得第一筹。”比赛结果,大臣敬瑄以赢球的方式赢得了三川节度使的职位。这种指鹿为马式的荒诞政治,一方面说明了唐僖宗的专横无道,另一方面看的出当时上流社会对马球何等的狂热。

唐昭宗是唐僖宗的弟弟,也是继承人。这位命运凄惨的大唐天子终其一生都在权臣霸主的阴影下苦苦的维系着大唐最后一线生机。天祐元年,在梁王朱温的挟持之下,唐昭宗被迫放弃了千年帝都,蒙尘于洛阳时,此时千官尽戮,六军已散。但是仍旧有十几个马球健儿追随在皇帝左右,似乎在以特殊的方式为帝国送葬。

三年之后,唐亡。马球虽然继续存在并受到人们的喜爱,但是再也没有任何一个时代能够像盛唐那样给予这项运动以那么多的诗意和辉煌。

盛世的潇洒——与大唐天下同共命运的顶级运动:马球

《八达游春图》描绘了贵族于春日打球的场景。此画出自五代后梁驸马赵喦之手。

《八达游春图》描绘了宫廷贵族春日里打马球的场景。此画出自是五代时期后梁驸马赵喦其妻长乐公主是梁太祖的女儿。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长安十二时辰》中祆教的前世今生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