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三秦回眸

“马邑之围”汉武帝的开锣大戏

2019年04月27日 18:28:07来源:地缘看世界 作者:温骏轩 浏览数:201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在汉匈乃至整个中原政权,与北方游牧民族之间的博弈中,山西高原北部的大同盆地,以及鄂尔多斯高原之北的河套地区,始终是双方争夺的焦点。大多数情况下,游牧民族会在河套地区更具优势,而大同盆地则是中原政权不容有失的前方基地了。

如果有一天,中原政权能够完全控制河套地区,那么我们基本可以认为,这一时期的形势将对中原政权更为有利;反之,要是游牧民族入主大同盆地的话,这片黄土之地所蕴含的农业潜力,势必成为其进一步南下,甚至入主中原的本钱(比如鲜卑)。

赵.<北三郡>地缘关系图

"马邑之围"汉武帝的开锣大戏

以上述标准来看,汉武帝继位时所面临的形势,还算不错了。一方面整个大同盆地还处在汉朝之中;另一方面,河套平原的东部,帝国还顽强的控制着一个突出部——云中郡。然而这种看起起来还说的过去的局面,却是60多年来,用十几个宗室之女加上无数的财帛,屈辱的和匈奴人换来的。

从匈奴的角度来看,作为游牧帝国的开创者,此时的部落首领们还完全没有入主中原的想法。既然那些财富的拥有者,愿意周期性的为之补给,那又何必一定要去自己经营那些土地呢。更何况,匈奴人也并没有把获取额外收入的希望,建立在汉帝国委曲求全的态度上。只要他们愿意,汉帝国视为抗匈前线的那些边郡,随时都有可能成为匈奴人渔猎的猎场。

匈奴对汉帝国的优势,始自公元前200年的白登之围。这场战役,不仅让汉帝国陷入了长达一甲子的蛰伏期,同时也让大同盆地成为了帝国的伤心地。如果汉帝国想要扭转局面的话,首先要做到的,就是真正控制大同盆地,让匈奴不敢再视之如无人之境。

白登之围示意图

"马邑之围"汉武帝的开锣大戏

汉武帝预备拉开反击序幕的第一场战役,战场并非预设在高祖刘邦的伤心地:今天山西大同东北的白登山(今名马铺山,而是大同盆地的另一个地缘中心,位于盆地西南角的马邑。

与大同一带相比,今名朔州的马邑有一个明显的地理优势,那就是它几乎处在一个向西开口的矩形盆地腹地(朔州盆地)。从战术上看,一旦匈奴人进入了这个盆地,那么汉军形成战略包围的机会就很大了。

马邑之围示意图

"马邑之围"汉武帝的开锣大戏

当然,试图在这个边长约30公里左右的盆地,打造一个包围圈,所动用的兵力肯定是少不了的,尤其是东面的盆地开口处,将有一道南北长约20公里的防线,没有山地可依。至于其它三面,所使用的兵力相对就要少的多了。能够通行的谷地数量毕竟有限,对于防守方来说,据险以自守总是更容易些的。

据史料记载,为了准备这次反击,汉武帝调动了超过三十万的兵力,埋伏于朔州盆地周边的山谷之中。以战役的规模来看,帝国并不认为这场战役,能够在很短时间内结束。不过逼迫对手在一个可控范围内,进行阵地战、拉锯战,正是农耕民族的优势。

纵然在包围圈形成之后,这三十万的兵力不够,汉军也有雄厚的资本,将兵力、物资源源不断的输往前线。相反,游牧民族则更善长于在开阔的草原上打运动战,即便一时不能取胜也可凭借机动优势从容的撤退(所以中原政权,很少有全歼对手的案例)。

现在看起来,将匈奴人引入朔州盆地,并围而歼之是一个不错的设想。以马邑之围,雪耻白登之围的也有足够的象征意义。然而最大的问题就是,匈奴人会不会进来,为什么要进来?

对于汉武帝来说,这其实倒也不是个问题。毕竟在之前六十多年的岁月里,汉朝都扮演着一些委曲求全的角色。仅仅是在马邑之围的前一年,帝国还送了一位宗室之女,前往匈奴和亲。这一切,都使得匈奴人断然想象不到,他们的对手能够动用数十万的兵力,为自己精心打造一个包围圈。

纵然汉帝国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匈奴人会对他们即将发起的反击掉以轻心,但具体到战术层面,还是需要一点点小计谋来请君入瓮的。对于能够总结出孙子兵法、三十六计的华夏族来说,马邑之围当中所使用的谋术并不算惊艳。

简单来说,就是让一个马邑城中的富豪,以汉奸(这可真是货真价实的“汉奸”了)的身份去告知匈奴人,自己可以里迎外合,让匈奴人顺利进城劫掠。为了把戏做足,汉朝方面甚至故意杀死了一名死囚,并悬其首于城门之上(同时告知匈奴人,“马邑长吏已死,可急来),以让前来刺探虚实的匈奴使者,相信马邑城已是一座不设防的城市了。

对于游牧民族来说,劫掠永远是一种极具吸引力的渔猎方式,作为曾经被韩王信看中,试图以之为都的马邑城,也有足够的人口和财富吸引匈奴人入侵。因此在汉朝方面的精心策划之下,匈奴人开始集结兵力,准备突破长城防线,快速杀向马邑城。

为了完成这次看起来毫无难度的劫掠,匈奴人集结了超过十万的骑兵。更为重要的是,这支游牧大军的统帅,正是匈奴当时的最高领袖——军臣单于。

在之前的内容中,我们已经根据匈奴左、中、右三大板块的结构,为他们在汉朝的边郡划定的势力范围。根据这个划分,大同盆地正是处于匈奴单于的猎场(事实上,也正是匈奴单于亲自带队)。也就是说,如果马邑之围的计划能够成功的话,汉帝国不仅能够围歼掉数以万计的匈奴骑兵,更有可能直接斩首匈奴单于。

匈奴地缘结构图

"马邑之围"汉武帝的开锣大戏

以汉军的计划来说,他们并不打算等匈奴人完全进入包围圈后,再进行合围。而是在匈奴主力骑兵进入朔州盆地之后,即断其后路。至于那些被分割在包围圈之外的匈奴辎重部队,则另外部署了一支从代郡方向出击的,总数三万人的部队解决(飞将军李广也在其中)。

从这一点也能看出,汉军并不准备正面和匈奴人拼个你死我活,而是准备在断绝匈奴给养的情况下,将这些不可一世的游牧骑兵困死(可以想见的是,此时的马邑城,以及整个朔州盆地都已经坚壁清野了)。

从计划来看,一切细节都显得十分完美。这很可能也是唯一一次围歼匈奴主力的机会,因为无论胜负与否,再想把匈奴人引入汉军在汉地预设的包围圈,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了。

就计划的前半部分来说,可以说进行的非常成功。顺利突破阴山南麓一线的长城,并没有让亲率十万骑兵南下的匈奴单于感到困惑。基于匈奴一直以来的强势地位,汉帝国暂时并没有机会修复最初由赵国,后来由秦帝国所整合的,阴山一线的长城防线。真正为马邑地区提供直接保护的,是构筑于大同盆地之北,今山西左云县境内的一条防线——武州塞。

"马邑之围"汉武帝的开锣大戏

武州塞之名在解读“白登之围”时已经出现过了。“武州”这个标签如果代指的是行政区的话,那它所对应的就是今天隶属山西省大同市的“左云县”(武州县);如果它指的是一条军事防线的话,那就是一条位于今天左云县城之北,东起管涔山,西至洪涛山的防线了。

上述地名,最早在战国部分,解读赵北三郡时应该有已经出现过了。不过离开这个板块的时间太久了,我们有必要再简单回顾一下它们的地缘价值。管涔山和洪涛山,可以被看作是吕梁山脉的北部延伸,因此我们也可以把这片山地,称之为“吕北山地”。

由于地势的原因,两山之间并没有汇集成一条纵贯南北的大河,以及由此而形成一片宽阔的河谷平原。山地腹地所收集的雨水,大部分都向东、南方向外流入大同盆地,去支援桑干河了。

对于吕北山地来说,没有形成大片适宜耕种的冲积平原,固然一种遗憾,但这种相对于农业生产而言的边缘性,对于游牧经济来说,却又是极好的。一方面机动性极强的游牧民族,并不会觉得两山之间,那些丘陵起伏是障碍(对于灌溉农业来说,问题就很大了);另一方面,这一区域的降水,又足以形成连片适宜放牧的草场。

事实上,在赵武灵王代表中央之国向北扩张之前,这一地区就是游牧民族的乐土。而即便是在赵、秦、汉等政权将口北山地纳入中央之国范畴,并与大同盆地捆绑在一起,设立“雁门郡”之后,畜牧经济依然是本地区的主要生产方式。为了移民实边,也为了在华夏文化的肌体中,补充进“胡服骑射”基因(以对抗游牧民族),那些模仿游牧民族的放牧行为,甚至会得到鼓励。

既然吕北山区是那么适合游牧民族生存,又有多条河谷穿透东侧的洪涛山连接大同盆地,那么在不能将匈奴人彻底阻挡在阴山一带之时,就很有必要在两山之间的丘陵地带,打造一条可以依托的防线了,这条防线就是武州塞(这条防线,最初也是由秦将蒙恬所打造)。

为武州塞提供依托的,是一条源自洪涛山,向西延伸的山地——武州山(武周山);以及位于武州山南麓的一条,源自管涔山,向东穿越洪涛山,在今大同市南,汇入大同市的母亲河“御水河”的河流——武州川(今名“十里河”)。不过武周山并没有象武州川那样,向东延伸到管涔山。为了弥补这个地形上的缺口,汉帝国在武州川上游之北,匈奴南下当道之处构筑了武州城,并以此为基础建制了“武州县”。

从地缘位置上看,这样一条山水防线,首先能够防护的,就是大同盆地的重镇,也就是诱发了白登之围的“平城”(大同)了。有了武州塞的保护,最起码由北南下的匈奴骑兵,就无法借助武州川水而下,攻掠平城了。当然,匈奴人也可以从吕北山地最北部的丰镇盆地(今丰镇县所在板块),沿御水河直接南下,攻击平城,不过这就不是武州塞的防御方向了。

真正被武州塞正面保护起来的重要板块,是马邑所在的朔州盆地。如果匈奴人想穿透吕北山地,直接攻入马邑的话,就必须穿越这道连接管涔——洪涛两山的防线。虽然从河套平原,经管涔山中的杀虎口,经善无城(今右玉县城);或者在攻取平城之后,沿桑干河南下,可以绕过武州塞。但这两条路线,需要先攻取云中、善无、平城这三个军事重镇,对于急于去马邑捡便宜的匈奴人来说,显然不会去考虑。

尽管在汉帝国的版图上,武州塞以北直至阴山长城一线,都应该属于雁门郡的行政区。但实际情况是,帝国并没有实际控制武州塞北(也谈不上恢复秦赵打造的阴山长城防线了)。而掌握军事优势的匈奴人,也并没有视武州塞为不可逾越的天堑。

事实上,静止的城防工事,从来都不能将入侵者堵在外面。如果没有强大的反击能力,那些来自草原的游牧骑兵,并不会受制于中央之国所打造的长城防线(参考明朝的“土木堡之变”)。在汉匈战争形势出现逆转之前,整个汉匈相接之处的防线,都像一个筛子一样,经常性的被匈奴人穿透,入境劫掠。

为了诱敌深入,汉朝方面应该也有意识的让武州塞防线出现了漏洞。或者说,让驻军在面对十万匈奴大军时表现出畏敌情绪,龟缩于城堡要塞不敢出战(在自视强大的匈奴人看来,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表现了)。然而在这个完美计划背后,有一点却让志在必得的汉武帝始料未及。那就是生活于武州塞南的百姓,却并不想当炮灰(人口本身,也是游牧民族的重要战利品),他们在匈奴人穿越武州塞之前就闻风而逃了。

武州塞距离马邑,约有一百公里左右的路程。除了一小段十里河上游河谷之外,这段行程中的大部分时间,匈奴人可以沿着一叫做“源子河”的桑干河支流南下,进入朔州盆地。以匈奴骑兵的机动性和他们迫切的心情来看,这点路程完全可能在一日之内完成。而当匈奴主力进入朔州盆地之后,他们的辎重部队应该还在武州塞北(这些后勤人员的作用,主要是去拉战利品了,主要交通工具为牛车或马车。而车的移动速度,比骑兵要慢)。

在汉军的计划中,一旦匈奴人进入朔州盆地,那些埋伏于周边山谷的汉军中的一支就将立即封堵住源子河谷的谷口,切断匈奴人的归路。配合其它方向的伏兵,十万匈奴骑兵和他们的单于所将要面对的就是一个被重重包围,坚壁清野的朔州盆地了。至于那些被封堵在武州塞北的辎重人员,则会有从代郡方向,出高柳城(当时代郡所控的最北部,今山西省阳高县)的三万大军来解决。

在这个计划中,武州塞以南直至源子河谷口的地区,并不会在坚壁清野的范畴中(为免打草惊蛇,他们应该象往常一样,不知所措的面对突然来袭击的匈奴人)。然而一场动用数十万兵力的战役,要想一点消息都不让当地百姓知道,几乎是不可能的。帝国在部署在武州塞一带的驻军,可以有办法有计划实施之前,禁止人员出关,以免走漏消息,但却无法阻止为了保命的百姓自行躲藏起来。

我们并无法推断,武州百姓是在什么时间点,得到大战将临的消息的。能够确定的是,快速通过武州塞,并已向南移动百里的匈奴大军,除了沿途看见野放的牲畜之外,竟然没有捕获一名居民。这种不同寻常的景象,很自然的引发了匈奴人的疑虑。为此,他们并没有继续向南,完成那剩下的百里路程,而是迅速回头,攻击了武州塞中汉军所驻守的要塞。

即便有有充足的防备,武州塞中所屯之汉军也很难面对十万匈奴骑兵攻击,更何况此时他们的防御重心,应该是还在武州塞北,紧随主力骑兵南下的匈奴辎重部队。一旦匈奴主力在马邑被合围的消息传来,这些辎重就将成为守军和三万汉军的合围对象了。

在这种情况下,快速回击的匈奴人攻取一个城防要塞,完全没有任何压力。而匈奴单于迫切想知道的真相,也很快随着俘虏的招供而大白于天下了。在惊诧之余,匈奴人自然不会再上套了。

在得知匈奴兵退的消息之后,汉武帝迅速调整作战方案,将伏击战变成了一场追击战。问题是,即使汉军的先头部队(骑兵),与匈奴人拥有同样的移动速度,追上匈奴人的机会也是很小的。因此在追至武州塞防线,自忖没有可能接战的汉军,停住了脚步。汉武帝所精心部署开锣大戏也就此终止。

"马邑之围"汉武帝的开锣大戏

当然,汉军也并非完全没有机会一试锋芒。最起码从高柳(阳高——天镇盆地)向西出击,准备攻击匈奴辎重的三万汉军,有机会与返程的匈奴主力接战。如果他们真的那样做并拖住匈奴人的话,已追至(包括正准备向北运动的)武州塞的汉军主力势必会跟进。这样的话,一场原本应该发生在朔州盆地的汉匈之战,就会变成武州塞北的一场混战了。虽然即使汉军获胜,也只会是一场击溃战,但也足以振奋汉军乃至整个帝国的士气了。

问题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临机应变的胆略和勇气的,更何况这三万汉军的对手。转瞬之间变成了十万匈奴主力,最终在犹豫之间,这些本来可以改变历史的汉军,还是放弃了与匈奴接战的打算。而日后无数次与重大战功擦肩而过的李广,也正是这统率这三万汉军的将领之一。

对于匈奴人来说,马邑之围就是汉军所实施的一个阴谋。如果汉军从此之后一蹶不振,再无建树。相信一定会有研究者,将汉匈之战失败的原因,归结于那个向匈奴单于告密的“汉奸”。在现实环境中,一些热衷于讨论国际时事的朋友,也同样会不由自主陷入阴谋论的怪圈。而那些在历史上经常出现的谋术,也成为了阴谋论的论据。

实际上,这两者其实是有本质区别的。在人类的博弈当中,各种谋术的动用总是在微观历史中不断出现。然而当我们把视角拉高就会发现,推动历史前进的并非是某个人物或者一次阴谋的成功实施(或者失败)。

战术层面的谋术,并无可能直接改变战略上的大势。就象汉匈战争一样,如果马邑之围取得了预期的成果,那么自然可以算是为这次“帝国反击战”开了一个好头;但即使无功而返,我们也很快可以看到,蓄积国力长达一甲之数的汉帝国,是如何在接下来的十五年间,将匈奴人逼入死角的。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