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镇乡村街

康凯鹏:富平立阳渠溯源

2019年07月15日 16:32:00来源:富平县地方志 作者:康凯鹏 浏览数:257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富平立阳渠溯源

富平县盆倾峪

富平县频山之西数里,有一村子叫下庄。下庄村有个康家组,村里近二百户人家,几乎全都姓康。下庄康家在此繁衍生息,至今已难以考证该从何时算起。但有一个不争的事实,他们是从东南十多公里外的流曲镇康家楼迁居此地,是目前富平康家楼康氏家族九大支脉中最重要的一支。

据史料记载,中华康氏得姓,是源于西周周文王姬昌的小儿子——老九姬封。同时也有其他几宗,诸如西域康居国之姓、北宋匡姓避讳改姓、蒙古等少数民族被赐封而易姓等。富平是一个特殊地域,这里地处关中北部,横亘东西的大山之后就进入陕北黄土和高原的过渡地带,历来是兵家拉锯出入之地。也因此,导致这里的老百姓不得安宁,四处迁徙。如今散居富平沿山一带的党、达、徒、丑等姓,包括康姓在内,大多是北方少数民族迁徙至此,安家落户的。也因此,富平的康姓截止目前查不出始祖根源所在。或许他们是为了让自己的子孙在这里繁衍生息,安居乐业才这样隐去先祖历史的。

一个偶然的机会,笔者以中国康氏文化研究会富平分会的身份,前往下庄村康家组康民荣老先生那里约谈。康老先生是我们分会的副会长,一生教书育人,如今退休在家,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先生(渭北乡下,老百姓习惯将医生和教师通称先生)。在下庄村,听康老先生说,数百年前这里的康姓先祖兴修水利,曾经开挖了一条康家立阳渠。听后,我既激动又稀奇,立即追问有关立阳渠的相关信息。康老先生随即陪我走出村子往西北而去,沿着立阳渠的遗址逆行而上,边走边讲,直达渠首的盆倾峪口拦水坝。回来后,又带我到康家祠堂,看了立在那里的一通“重修立阳渠”石碑。我们端来半盆水,拿来笤帚和毛巾,将石碑上的泥渍擦拭干净,我怀着对先祖的敬仰之情,逐字录下碑文。仅半天功夫,我竟对康家立阳渠从初知到有了深入了解,自己都觉得意外。

富平素有九峪肥田之誉,盆倾峪便是其九峪之一。这条峪道从铜川与富平的分水岭——石马山和立地山之间钻出来,一路拐来拐去,到了曹村镇与薛镇(原白庙郭家村与底店乡下庄村)交界的地方,冲出山口,往东南而去,直奔流曲,汇入顺阳河中。沿途各段,以村而名,上游红河(因常年无水,也叫干河),中游尚书河,下游蔡阳河。每年夏秋季节,山里的洪水便顺峪而出,沿河泄下,肆无忌惮,尤其每年夏秋,河水暴涨,蔡阳河西岸的康家楼,就会遭洪水洗劫。康家人想不明白,当初的康家始祖为何要将村子选在这个地方,看似旱涝保收的地域,洪水却要淹没河滩的粮棉田禾,沿途百姓被折磨得不成样子。蔡阳康家楼已经过数百年艰苦创业,在当地已十分壮大,不但人口众多,而且物产丰厚。别的不说,单是村口的城门楼子,别的村子根本就没法比。试想,当初的明朝皇帝要全国百姓高打墙,广积粮,这是国家政策,也是敦促大家过上好日子的。康家将本族男丁集结起来,每到农闲就高筑城墙,修建城门楼。不长时间,整座城墙将村子严严实实围起来,康家的城防工程就宣告竣工。听老辈人说,城墙宽有丈五,高约两丈,甚至城墙上能赶着马车通行,绕城一周,将近三里。可以想象,这么宏伟的城墙,没有个高大威风的城门楼咋行?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灾害、战争劫匪,疾病瘟疫……各类不利频频光顾,康家人便开始向外迁徙。到贤镇忠惠村东康组、流曲镇北耕村南康组,曹村镇王古村西康组,以及薛镇康庄(这里如今已无康姓人家),就是因此而逐渐迁出的。据说,还有一支一路往南,过了渭河,在蓝田某地定居。老先祖寻求沿河而居,可他们的选择有时不见得就科学。昔日辉煌一时的康家楼,经过数百年历史变迁,如今仅剩一二十户人家。

底店康家的先祖,秉承康家传统,应该是一个不愿屈服于自然的倔强汉子。他本想离开康家楼去钻北山,在山里挖煤、烧瓷混口饭吃。他离开村子,逆河而上,半天时间就走到盆倾峪峪口。马上进山了,他站在那里,望着重峦叠嶂的群山,再转身回望山前无垠的万顷阔野,随即改变了钻北山的想法。他首先在河东看好一片还算平整的土地,又回了蔡阳康家楼,带着族内几个弟兄,在这里靠崖打了几孔土窑,又披荆斩棘,挖田刨土,终于开出一片田地。后来,他们几家人拖家带口在此安居下来。这里地势虽高,可土地还算平坦,住在这里,最起码不再担心遭受山洪洗劫之苦了。他们开始了漫长的开荒种地,就像传说中的愚公老汉,决心用一辈辈无私贡献改变家族的命运。若干年后,这支人已在这里繁衍了一个不小的村庄。几十户人在这里开垦土地,勤俭持家,简朴生活。然而,这里虽然没有洪涝之灾,可也没有甘霖频降。由于旱多涝少,靠天吃饭,以至于大家年年辛苦耕耘,却往往广种薄收。村西的河水虽然不大,却总有一股流水常年不断,汩汩而下。那年,望着南下的流水,先祖康兆民有了想法,他决定拦水修渠,搞水利建设,将人老几辈开垦薄土变作阡陌良田。

富平立阳渠溯源

富平县立阳渠卫星图(黄线:立阳渠 红线:盆倾峪)

富平北山的每条峪道,老百姓都修有引洪灌田的水渠。据《富平县志》记载,县东有顺阳渠,县西有文昌渠,县中有怀德渠,县南有郑国渠,西南有盘龙渠,东南有龙泉渠等等。可一说到富平的水利工程,搜遍从明至今数个版本的志书,却没有发现底店盆倾峪康家立阳渠的丁点儿记载。然而,立阳渠从底店与白庙交界的盆倾峪口往东南而去,那数里长的旧渠虽然早已弃之不用,可它几乎完好地横在那里,抵得过任何权威性的文字记载。

先祖康兆民想到了引洪灌田。于是,他带领一族几十口男丁,起早贪黑,勘修水渠。他们选好路线,从盆倾峪口往东南,修了一条长约千米的地洞,也就是如今能够看到的那段暗渠,即就是清初乔履信编纂的《富平县志》中所载的“洞渠”。修暗渠时,他们每隔百米左右就开挖一个天井,支好吊秤,将下面的土石一筐一筐吊上来,暗渠修好后,又顺着一条浅沟开挖出长约数里由深到浅的主渠,修到郭家村头,往东一拐,进入康家的千亩薄田。

从此,康家人的沿山薄田变成了水浇地,可以旱涝保收成。康家土地变得肥沃了,小麦黄豆,糜谷高粱,甚至瓜果蔬菜,都是他们的辛勤和汗水换来丰收的喜悦。

如今,一说到某某家族迁居源源,往往说是明洪武年间由山西洪洞县大槐树下迁来的。这一说法,在富平许多村堡都这么说,甚至有的地方从家谱、神轴、碑石上都能看出。自然,康家也有人这么说,但并无谱谍、碑石等记载,只能是猜测而已。而在底店一带有句俗语:“先有康家埝,后有底店街”。从中可以推断出这里的康家人并非明初大移民。原因是,从底店往上走,在去铜川的半道有个上店村,据早年同官史料记载,这里在元代就已形成街铺,而且,这些街铺全是从底店迁上去的。也就是说,先有底店,后有上店。另据记载,上店在元朝就已经存在,而且也有了一定规模的街镇。那么,康家人在此居住生活,肯定早于底店成街城铺的年代。

村人尽知,在现在的康家村外不远处,有许多前人留下的水窖,足以说明那里在百年前或者更早时候曾经是一个村落,而且规模不小。最迟的消亡,可能是清朝回民起义。而最近竣工的富平县底张(底店至张桥)公路,在整修路基时,还发现了大量的阶条石、柱顶石以及许多老青砖。

另据我们的副会长、流曲南康康志德老先生推说,富平康姓,上索可至唐安史之乱后。由此一说,富平康姓在富平生活已经一千三百多年了。

石碑是为重修立阳渠立的,立碑时间是清道光三十年(1850)。依据笔者详录的立阳渠碑文可知,立阳渠是康姓先祖康兆民修成的,至于修渠时间和工程规模,已无别的文字记载,实难考证。而这次复修,主要两个原因,一是鸦片战争前后沉重的田赋,二是将淤塞一百多年的立阳渠重新利用起来增加一下收成。遥想当年,鸦片横行,民风衰退,朝廷赋税又繁重,百姓苦不堪言,望着淤塞的立阳渠,族长康守玉浮想万千。想着先祖开挖立阳渠造福乡梓数百年,我们也应联结族人修复大渠啊!这次参与立阳渠修复的,除族长康守玉,还有康家族内如仲道、复宽、成海、自兴等几十人。他们寻渠尾,探地洞,挖大小明渠,赔付沿途所占地亩等,从开工到修成,竟持续了二十年之久,碑文详细记载了修渠的人员、工程方案,沿途征地、渠道长短宽深以及尺码,修好后的行水规范,行水后的渠道检修维护等。

说到立阳渠最初的倡修者康兆民,除了碑文再无记载。而笔者近阅清代《富平县志》(乔志)卷七的“乡贤”部分,记载有“康保民,字子元,行优学富,为名诸生,遭乱弃去,益迪厥德,年高弥劭。邑名公李子德赠诗有‘排纷时所赖,洁己古为徒’之句,朱树滋表其墓。弟安民倜傥尚义气,重然诺。作民敬兄爱侄,天性尤笃。”短短三行字,道出了康氏三兄弟的一世英名。而他们兄弟三人与康兆民同属“民”字辈,想必不是亲兄弟,也是堂兄弟了。

如今,村里人依然是靠天吃饭,平地种麦子,坡地栽花椒,忙时种庄稼,闲时打忙工。可是,昔日的盆倾峪没水了,裸露旷野的立阳渠也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几十年没浇过手心大一块地,自然而然地废弃了。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