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地方戏曲

蒲城杖头木偶戏:“肘娃娃”也盼闹声喧

2019年10月24日 14:44:59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渭南公共文化 浏览数:293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因为热爱,所以不敷衍。正是因此,民间艺人侯发余一辈子只专注做一件事——发扬和传承木偶戏。

年逾七旬的侯发余,是蒲城县桥陵镇三胜村人,和木偶戏结缘40余年。一米高的木偶,被凌空挑起,随着高昂激越的唱腔和乐队强烈急促的伴奏,忽然变得活灵活现起来。提袍甩袖、吹胡子、瞪眼睛,原本毫无生机的木偶,在侯发余手中,唱、念、做、打,行云流水,宛如真人。

木偶戏是一种用木偶作表演的戏剧。自然而然,木偶是百分百的主角。这种艺术形式,历史悠久,有关它起源的说法亦是纷杂。根据《列子·汤问》记载,周穆王南巡时,曾有偃师用皮革绑成的木头人演员演出,能配合歌曲节奏舞蹈。据说,这是木偶戏的雏形。也有说因木偶又叫做“傀儡”,最初被用于代替活人殉葬和驱祟辟邪,木偶戏其实最早是在丧葬时表演的“挽歌”。到汉代时,木偶戏完成了“丧葬之乐”到“宴乐之乐”的转变。唐宋时期,出现了杖头木偶、提线木偶、药发木偶和水木偶等,木偶戏也增加了剧情元素,走向全盛。明清时期,木偶戏已经遍及全国。

蒲城杖头木偶戏:“肘娃娃”也盼闹声喧

蒲城木偶戏是渭南市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所用的是杖头木偶,人偶服饰演出曲目多从秦腔里来,唱腔也是以秦腔为主,主要分布在平路庙和罕井镇一带。每个木偶人内部会设置一根“丁”字型支撑杆,称之为主杆,多用来托举偶人头颈肩部。在“丁”字型主杆的下端多作为肘手杆,选用空心木或竹物质竿,内穿一条线和木偶的眼睛、嘴巴相连,在艺人的操纵下,木偶可张口、可睁眼。木偶的两臂则是分别用木棍穿至袖口,与手相连。简单点的说,杖头木偶是用三根木棍操纵木偶,一根支持头和身腔,两根牵动双手。表演时,艺人要左手举主杆,控制木偶头部、面部的动作;右手执操纵杆,负责两只胳膊还有手上的各种动作。在当地,木偶戏表演有些年头了,百姓更喜欢称之为“肘娃娃”或“肘葫芦”。

问及何时开始学唱木偶戏,侯发余说,要从上世纪60年代初说起。那时,学乐器出身的他刚刚走出校门。凭着会吹唢呐、笛子的本事,当起了“吹鼓手”,游走在婚宴、寿席上谋生活。当时,在乡里的红白喜事上能看到木偶戏表演。就这样,这项年代久远的民间艺术顺理成章地闯入了侯发余的生活中。从初始到现在,他对蒲城杖头木偶戏这项表演技艺有着无以言表的深情,说起和木偶戏有关的事儿,总有着说不完的话。他说,木偶戏表演时,舞台上往往设有帷挡,人在幕后操纵,木偶在台上表演,展现的是“有口无口口代口,是人非人人舞人”的奇妙境界。看木偶戏表演,实际上是看操纵艺人们的表演,这表演的好坏也决定着木偶戏是否出彩。与戏曲演员相比,木偶戏演员更辛苦,在每一场木偶戏的背后,都藏着他们说不尽、道不清的努力与汗水。一个木偶,轻则几斤、重则十几斤;一场戏,短则一小时,长则三小时。表演时,操纵艺人需要用手稳稳地握紧主杆,始终保持托举姿势。除此之外,艺人们还要注意配乐与唱词的衔接、动作与步伐的一致、手指与偶形的配合、演员与角色的交流等诸多细节。“木偶戏讲究的是人偶合一,艺人和木偶必须悲喜与共、情感交融,这样观众才想看、喜欢看。不过,要做到这点绝非简单事,有时候一场表演下来,挑人偶的演员经常是大汗淋漓,这是一项体力活,更是一个耐力活、技术活。”

在三胜村,“肘娃娃”表演是很多上了年纪的村民挥之不去的记忆。对侯发余而言,也不例外。在物质资源匮乏的年代里,不管再苦再难的日子,只要看上一场木偶戏,心里就舒坦了。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木偶戏的兴趣越来越淡,这门传统艺术逐渐隐没衰退,鲜有再在公开场合表演。“五十年代的时候,我们县上还成立了木偶指导团,困土山、下河东、斩秦英这些戏都演过,人人争得看,白水澄城都有咱的观众。”直到有一天,侯发余忽然发现,老艺人陆续逝去,他成了县上为数不多了解熟知木偶戏的表演者。“可不能把老祖宗留下的宝贝折在咱手里了。”候发余觉得,自己有义务也有责任做些什么。于是,在2011年,他自掏腰包,在朋友的帮助下在邻县淘到了一套旧偶人箱笼,添置了服饰头花和乐器,背负起了蒲城木偶戏传承、保护和发扬的重任。

木偶戏的传承,没人不行,靠一己之力也不行。侯发余在当地15个自乐班里搞了一场“海选”,吸收了十多名爱好戏曲的人员成为团员,组建成立了中老年艺术团,打算干出点名堂。他自费请来了师傅,给团员们教授操纵木偶的手法与技巧。干事难,想干成事更难。“钱花了,精力费了,师傅请了,能坚持学下来的人是少之又少。”侯发余说,传承这项艺术,费心又费力,就算“玩”得再好,也不可能会带来太多的经济利益,大部分团员最终选择放弃。庆幸的是,也有人坚持下来,成为了蒲城杖头木偶戏的市级非遗传承人。

余生很短,所幸有木偶戏的陪伴。说起蒲城杖头木偶戏的明天,侯发余多了几分忧虑。忧的是,自己已入古稀之年,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真担心再过几年,干不动了,没办法割舍下这爱了一辈子的艺术。还忧的是,这门艺术付出的时间多、产生的经济效益小,年轻一辈不爱干也不愿干,真担心会出现知音难觅、传人难求的窘相。“这么好的东西,失传了真可惜。不管咋说,咱先不丢梆子不撂弦,把木偶戏坚持演下去。”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