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驿站>> 棋乐酒舞

筑:古乐凋零之殇,千年筑音难觅

2019年09月12日 12:35:03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文史海洋 浏览数:187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虽然同为弦鸣乐器的一种,筑这种古乐器只能安静的躺在博物馆的展柜里,任由后人想象着它在古时候的风姿,却鲜少有人可以亲耳听到“筑”那高亢悲凉的弦音。

与它同宗的扬琴,明末时候才由波斯传入中国,到如今已有三百多年,衬音、顿音、花音等演奏技巧世代相承,现在已经是我们国家重要的地区性民族乐器;钢琴也是击弦乐器的其中一派,由琴键带动琴锤使其击打琴弦,这才有了钢琴那悦耳的和声,都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如今的孩子会不会演奏钢琴,俨然成为了其家庭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筑,当年在高渐离的手指之下猎猎作响的乐器,谁能想到它竟然在千百年之后销声匿迹,长眠地下,后人连它的形制规格都搞不清楚,只能在文史典籍的只言片语当中想象着先人在击筑时是怎样的风采决然。

筑:古乐凋零之殇,千年筑音难觅,从光华灿烂到长眠地下的一生

一、 击筑之人足风流

战国到汉代几百年的光景里,是筑演奏家们的高光时刻,《战国策·齐策》当中提到:“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击筑、弹琴。”不过究竟是谁制造了“筑”这一乐器,因为年代久远,至今尚无可靠考,甚至后人都没有给它附会一个神话的起源,说它是某位上古大神所制。筑就这样平和恬淡的融入到了先民的血脉当中,不少史书上的风流人物都击得一手好筑,比如高渐离。

《史记·刺客列传》中记载:“燕国有善击筑者高渐离。荆轲嗜酒,日与狗屠及高渐离饮酒于市……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于市中,相乐也。”高渐离与荆轲在闹市上所唱之歌已经弥散在历史的滚滚洪流之中,不过荆轲决定刺秦王时,荆轲那“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倒是被后人传唱了下来,当时的易水河边河水激越,高渐离筑音悲凉,当我们在翻阅这些史册之时,仿佛还能听到那直击人灵魂的筑音。

筑:古乐凋零之殇,千年筑音难觅,从光华灿烂到长眠地下的一生

当时的筑在乐器界的地位超然,上至王侯将相、下至贩夫走卒都迷恋着它那高亢激越的音色。都说衣锦不还乡,如锦衣夜行。这句话虽然出自刘邦的死对头项羽,但是这也适用于刘邦身上。当刘邦一统天下,重回沛县的时候,看着以往的父老乡亲,忍不住亲自击筑,高歌到:“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筑这个名字听起来虽然小家碧玉了些,但却是最能 表达人内心的激越之情,刘邦情到深处时俨然不顾喜怒不形于色、心事勿让人知的帝王之道,竟然泪流满面、舞之蹈之起来。刘邦的宠姬戚夫人人不仅擅跳“翘袖折腰”之舞,吹笛作歌唱《上灵》,击筑也是她的一项长处。时光兜兜转转到了东汉,开国皇帝刘秀也没有忘记刘家人善于击筑的手艺,在率领兵马与敌军作战的时候,也会击筑来鼓舞士气。

若是在这时有人对一位先民说,筑这种乐器在不久后的将来会消失不见,怕是谁也不会相信。

筑:古乐凋零之殇,千年筑音难觅,从光华灿烂到长眠地下的一生

二、 筑之形制惹人忧

千年的时光里,没有哪一样东西可以一直活跃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就像是一条抛物线,有居于顶点时的光华灿烂,也有处于低谷时的悲凉无奈。筑这一乐器在汉代时荣光极盛,或许并不是一件好事。等到了隋唐,这种本应该在民间野蛮生长的通俗乐器或许是沾了年代久远的光,正是被编入了宫廷雅乐之流。

从前的下里巴人之物摇身一变成了常人难以企及的阳春白雪,《太平御览》中记载道:“筑者形如颂琴,唐代编入雅乐也。”虽然这样一来提高了筑在音乐界的地位,但是如果一样东西只留存于宫廷贵族上流社会中,当这个王朝覆灭的时候,便是这件器物绝迹之时。毕竟没有普罗大众作为基础,筑这种乐器消失在历史的长河当中是早晚之事。宋代时候,筑这种乐器已经鲜少被人提及,更遑论宋代之后的年月,后人连筑究竟是有几根琴弦都说不准。

筑:古乐凋零之殇,千年筑音难觅,从光华灿烂到长眠地下的一生

于筑的形制,各家众说纷纭,采各家之长后得出的结论便是,筑如琴如筝如瑟,《康熙字典》引《广韵》中解释道:“筑似筝。”在引《风俗通》的时候又变成了:“筑状如瑟而大。”这清朝的典籍也算是古人考古,毕竟在清朝时筑这一乐器已经失传,这些解释也不可全信。

关于筑的弦数,也一直是困扰史学家的一个问题,五弦、十三弦、二十一弦皆有,也是说法不一。东汉许慎《说文解字》中释道:“筑,以竹曲,五弦之乐也。”讲的是筑这种乐器五根弦,演奏时需要用竹板击打。

1973年时,长沙马王堆的汉墓中出土了一件乐器,能张五弦,据考证,这就是已经失传了千年之久的筑,上面还缠绕着几根残存的弦丝。时至今日,出土的几件筑的实物,皆是五弦。到底有没有十三弦或者二十一弦的筑,仍未可知。

筑:古乐凋零之殇,千年筑音难觅,从光华灿烂到长眠地下的一生

三、 筑音绕梁仍依旧

或许每一种器物都有它的生命周期,我们今天所传承的、所看重的,千百年之后或许依旧会化为齑粉在历史车轮的碾压下消失殆尽。

筑在地下长眠千年之后又能重见天日,也算是幸事一桩。当我们走进博物馆,看到玻璃柜内的筑依旧被世人仰望,未曾遗忘,就已经很好了。看着那筑,仿佛看到了荆轲放歌,渐离击筑;高祖吟唱,戚姬相和的动人图卷。

筑:古乐凋零之殇,千年筑音难觅,从光华灿烂到长眠地下的一生

结语:

中华立国数千年,礼仪纲纪,宗器法典,礼乐之声皆沿袭至今,未曾中断。在这千年之中,光辉灿烂的中华文明或自家萌发、或吸取外家,不断地融合吸收,造就了种类纷呈的民间乐器。“筑”作为这其中的一例,浮沉千年,丰盈着国人的精神财富,历时千年,筑音仍旧绕梁。

参考文献:

{1}《古乐器“筑”研究综述 》杨和平

{2}《千年筑音仍绕梁》傅举有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