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地方戏曲

“四不像”的韩城秧歌

2019年10月01日 15:08:51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看渭南 浏览数:152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在韩城地界上,有一种“戏曲”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存在着。用比较官方的说法叫“韩城秧歌”,而在普通老百姓那里,干脆就成了“唱秧歌”。

你看过“四不像”的韩城秧歌吗?

据韩城市志记载:“韩城秧歌是一种由民歌经说唱向戏曲演化,且初具戏曲雏形的演唱形式。”初看这句描述,我们也绕了半天,又是民歌又是戏曲,还有说唱?这韩城秧歌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最后,还是韩城市文化馆的工作人员给出了答案:韩城秧歌就是一种集民歌、舞蹈、说唱于一体,且具有戏曲因素和歌舞剧雏形的民间艺术形式。

说的再直白一点,就是一种“四不象”的秧歌。但正是这样一种“四不象”的秧歌,在2008年被列入了国家级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那么,

你看过“四不像”的韩城秧歌吗?

韩城秧歌是如何产生的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就得先来考究考究秧歌的由来。关于这个问题,我们找到了两个版本。

其一是在清代著名文士吴锡麟的《新年杂咏抄》中说:秧歌是由宋代的“村田乐”演化而来。秧歌即插秧之歌。这一说法,在韩城市志上也有记载。

其二则是在秧歌戏《彩楼配》中的戏文:“正月十五君民乐,唐朝发明唱秧歌,天子耍丑耍得好,正宫娘娘把头包。”

当然,这两种说法都有据可查,但戏文中的说法难免有夸张的嫌疑,所以我们更愿意相信秧歌源于宋代这一说法。

再反观韩城秧歌,其形成必然在秧歌之后,据韩城市文化馆的工作人员介绍,韩城秧歌从音乐到表演,都有着明显的宋、元杂剧的影子。比如韩城秧歌的正曲部分,很像宋、元杂剧前身的“诸宫调”,而表演时“唱则不舞、舞则不唱”,伴奏时“奏时不唱,唱时不奏”的形式,还有演员的称谓,像旦角称“包头”等,都类似于宋、元杂剧。但也仅仅是类似。韩城秧歌之所以能够形成“四不象”的秧歌,必然有其历史渊源。

你看过“四不像”的韩城秧歌吗?

据史料记载,韩城秧歌的定型及成熟是在明代后期到清末。那么结合这一特定的历史阶段,我们也就能大概推测出韩城秧歌的演变。

明清时期是韩城历史上最辉煌的年代。那时,民间广为流传着“朝半陕,陕半韩”一说。言下之意,便是这一时期,韩成人为官者甚多,不仅京城,其他各省都有韩城人为官。据说明清之际,该地科举中试者达到了1396人之多,其中,进士119人。夺魁者仅清朝就有状元1人,会元3人,解元11人。因此,韩城又被誉为“解状盛区”。

你看过“四不像”的韩城秧歌吗?

古时为官,身边自然会有佣人随从之类,这些人告老还乡之际,一些随从也会一并带回。人口的迁徙也带动了文化的迁徙,一些南方的民歌小调,在这时也就被带回了韩城,并与韩城秧歌相融合。因此,韩城秧歌也就在不断的融合中定性并逐渐走上全盛时期。

清人陆又嘉在《燕九竹枝词》中写道:“早春戏馆换新装,半杂秧歌侑客饧”。说的就是清朝时,秧歌已经从田间地头堂而皇之进入了“戏馆”,和戏曲分庭抗礼。

据韩城秧歌世家刘锦轩先生所著《韩城秧歌简史》记载,光绪二年(1876年),韩城秧歌艺人韩敏卿带领秧歌班子进京演出,名动京师。从此,皇宫专设“秧歌教习”,在宫中教演韩城秧歌。

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韩城知县吉冠英为了接待清廷派来的钦差张启华,专门举办了一次韩城秧歌大会演,名角荟萃,盛况空前。演出从三月初三开始历时十天,有一百五十位艺人登台表演,展示了韩城秧歌迷人的魅力和精湛的艺术。

你看过“四不像”的韩城秧歌吗?

清亡后,韩城秧歌并未随着封建帝制的消失而衰败,反而更显活力。据韩城市志记载:1926春节期间,韩城两村秧歌班艺人筑台对唱秧歌,难分高下。于是,又邀请全县各地的名艺人出台助阵,一时红角云集,方圆百里的群众扶老携幼前来观看。一直唱到收麦前,才算停住。

透过文字,遥想当年盛况,令人不尽遐想。

新中国成立后,因为文化大革命及秦腔、蒲剧的冲击,韩城秧歌开始走下坡路,至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表演已很少见。直到改革开放的前几年,韩城秧歌才又被再次关注了起来。

你看过“四不像”的韩城秧歌吗?

这样线腔难道你不去看看吗?

合阳线腔是指合阳提线木偶戏,历史悠久,在唐代段安节所撰《乐府杂录·傀儡子》均有记载。

合阳提线木偶戏

你看过“四不像”的韩城秧歌吗?

线戏渊源,十分久远,现在一般认为“起于汉而兴于唐,盛于明清”。唐代段安节所撰《乐府杂录·傀儡子》载:“自昔传云:‘起于汉祖在平城为冒顿所围,其城一面,即冒顿妻阏氏,兵强于三面。垒中绝食,陈平访知阏氏妒忌,即造木偶人,运于机关,舞于郫间。阏氏望,谓是生人,虑其城下,冒顿必纳妓女,遂退军。’……后乐家翻为戏。”已故合阳线戏艺人雷清云早年回忆说,合阳线戏代代相传,曾为汉王立过大功。当年匈奴攻代国,汉王被困平城。代王知道西河(合阳古称“西河”)有线戏,告知陈平。陈平命工匠仿制大木偶.栩栩如生,借夜月舞于城楼。匈奴王之妻望见,心生妒忌,害怕城破之后匈奴王纳汉家女,遂网开一面,放走汉王。后来代王喜弃国.被赦为合阳侯。

你看过“四不像”的韩城秧歌吗?

代王喜即汉王之兄刘仲,据《合阳县全志》载,刘仲城在今坊镇东北五里。《合阳新志资料》载,刘仲城在坊镇东北五里和阳村。艺人的传说与史书记载基本吻合。《大业拾遗》记有:“隋炀帝使黄兖造木人二尺许,衣以绮罗,饰以金碧,能运用自如。”这记载与合阳线胡戏的木偶形象及尺寸几无二致。即就是演出形式,唐·杜佑《笔麈》中的记载也和今天十分相同:“傀儡子,汉末使用于嘉会,北齐高纬尤好之”,“今俗悬丝而戏,谓之偶人,以手持其末,出其帏帐之上(外)。”悬丝傀儡即提线木偶的古称,“帏帐”在合阳线胡戏中称为“亮子”。表演时艺人站于亮子后面,手提木偶出于亮子之外。

你看过“四不像”的韩城秧歌吗?

《通典》说唐代已把线戏列入歌舞类。《明皇实录》中有唐玄宗《吟傀儡》(一说为梁皇所作)一诗:“刻木牵丝一老翁,鸡皮鹤发与真同。须臾弄罢寂无事.犹似人生一梦中:”诗中虽未明指即合阳线胡戏,但“刻木牵丝”的结构,“鸡皮鹤发”的外形已与合阳线胡戏的木偶造型完全一样,也说明在唐代线戏已十分流行了。到了明末,合阳举人李灌(向若)与线戏艺人过从甚密,对线戏的唱腔、音乐、服饰、剧目及偶人造型作过较大的改革,使之更趋完整化、戏曲化,曾随商帮到过苏、扬二州演出。

清代乾隆之后,是合阳线戏的鼎盛时期,至光绪年间,单是合阳境内就有线戏班社七十余个。乾隆、嘉庆、同治年间曾再次往苏扬两州及北京演出。光绪二十六年(1900),北黑池的王玉润线戏班曾往甘肃、河南、山西等省演出。

你看过“四不像”的韩城秧歌吗?

线腔音乐的特色可用“激越奔放”“慷慨悲歌”概括。其唱腔的一字一板,多用哭音拖腔,擅长渲泄压抑、愤懑、悲痛等撕裂人心的情感。线腔的曲牌亦很丰富,常用的弦乐曲牌有《银纽丝》《杀妲己》《重台》《假重台》《三变头》等10多种。这些曲牌大多由民歌小调衍化而成,富有鲜明的地方色彩和浓郁的泥土气息。线腔的特用乐器是皮弦胡,也叫母胡胡,5.2定音,其声嗡嗡浑圆,与演员唱腔配合默契,生活气息浓郁,再加上发音圆浑、明朗,富有颤味的马锣,更能显示线腔的独特风格。

你对“四眼”的仓圣爷有多少的了解呢?

你看过“四不像”的韩城秧歌吗?

在渭南,如果说起人文与历史,“三圣”是绝对绕不开的话题。“字圣”仓颉、“史圣”司马迁、“酒圣”杜康。

提起仓颉,很多人都会想起仓颉造字的传说。

你看过“四不像”的韩城秧歌吗?

或许是太多的史料中记载了这一伟绩,如《帝王世纪》载有:“黄帝史官仓颉,取象鸟迹,始制文字。”还有《说文解字》序里也提到:“黄帝之史仓颉,见鸟兽蹄迒之迹,知分理之可相别异也,初造书契。”而在我们的印象中,最为深刻的,当属《淮南子·本经》中记载:“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

这样的一位造字圣人,其出生地必然成为全国多地争抢的焦点。就目前看来,史学家们普遍认为,我市白水县为其生长之地。文学家们也大多认为,白水也是仓颉造字的发源地。来自民间的传说、习俗与遗迹也具备一定的说服力,尤其是2014年,当白水县的《仓颉传说》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也让这一说法更显真实。

你看过“四不像”的韩城秧歌吗?

在白水县,我们见到了《仓颉传说》中关于仓颉造字的传说共有五十余个,如鸟羽山和仓圣梁的来由、仓颉造字的起因、仓颉造字的故事等,这些故事大多与现今白水的诸多仓颉遗迹有关。

其中一个传说是:仓颉复姓侯刚,名颉,是黄帝的史官,一次仓颉从绳结记录的史书给黄帝提供了错误的史实,致使黄帝在和炎帝的边境谈判中失利。事后,仓颉愧而辞官云游天下,遍访录史记事的好办法。三年后他回到故乡白水杨武村(史料记载多为阳武,近年改称杨武),“观奎星圜曲之式,察鸟兽蹄爪之迹”,整理得到的各种素材,创造出了代表世间万物的各种符号。他给这些符号起了个名字,叫字。仓颉造出字后,又自己动手建造藏字楼。他的精神感动了玉皇大帝。于是,玉皇大帝从天宫派来了一群猪羊帮助仓颉背石头。有一天,在他的母亲送饭时,没打招呼径直走进了石楼沟,看见儿子领着一大群猪和羊,驮着大块的石头正往山上走,母亲惊讶地大喊:“呀,快歇歇,别累着!”话音刚落,猪和羊全变成了石头。这就是杨武沟那些大大小小石头的来历。

你看过“四不像”的韩城秧歌吗?

在白水,群众称仓颉为仓圣爷。在老一辈白水人心目中,字纸是带有仓颉圣灵的神物。一小片字纸,不管多么破烂无用,绝不乱扔,而是收藏起来,装入干净的瓷瓮之中。等积累多了,于晴天无风之日,洗净手脸,取出来携到荒郊野外,焚香叩头,点火焚化,用净物将灰包裹,埋于地下,或弃灰与河水中,名为“清水祭”,取意万古长流。谁要不这么办,那就是对仓圣不尊,人人都会指责。严重者,全族对其惩罚。事有凑巧,如某人恰在犯戒之后家里若出了事或死了一只鸡,都会被认为是仓圣爷的罚诫。小娃不懂事,用字纸捏鼻搽污老人必教训无疑,同时又惴惴不安,忙烧香叩头,求仓圣爷饶恕。

敬惜字纸,对学生要求更严。学生于每早上学前必要洗净手脸,脏手不能摸书提笔。每校都有化纸炉,纸灰必埋于净土之中。现在,敬惜字纸的观念虽然淡薄了,但儿童上学时,必须洗净手脸之习仍存。不仅如此,在白水,旧时孩童入学不拜孔夫子,而是先拜仓圣。还有枕书辟邪的风俗。即便是现在,上了年纪的老人仍坚信,谁要中了邪魔,就让枕书睡觉,说是邪魔害怕字书,用以驱除,病就会好,推而广之,枕头上绣字就成了一种风俗。尤其是结婚用的枕头,字绣得如何,成了人们对新媳妇手艺品评的一个内容。现在的年轻人虽不信枕书辟邪之说,却对枕头上的绣字仍很讲究。

诸如此类传统,凸显了白水人对仓颉的敬仰之情。

你看过“四不像”的韩城秧歌吗?

从传说到习俗,几千年来,白水人用自己的独特的方式在纪念着仓颉,并逐渐变成了一种信仰,还有一个有趣的典故,自然和仓颉有关。这典故说的是“才高八斗”的由来。

关于才高八斗的由来,我们所熟知的一直是谢灵运的那个版本。但在白水,却是这样说的:

仓颉造字一担粟,传于孔子九斗六。还有四升不外传,留给道士画符咒。“鬼画桃符”君不识,“才高八斗”有来头。孔子识字九斗六,传与弟子整八斗。弟子造就五车书,千秋万代久传流。从此学富称“五车”,自古才高曰“八斗”。

这才有了“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之说。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