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驿站>> 棋乐酒舞

古琴斫琴简史

2019年10月04日 14:22:26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佚名 浏览数:232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古琴是我国历史最悠久的弹弦乐器之一,古时称为“琴”、“瑶琴”或“七弦琴”,有时别称“绿绮”、“丝桐”等。为了区别于胡琴、扬琴等乐器,1919年北京大学音乐研究会所设古琴组将“琴”首称为“古琴”。古琴的音域宽广,音响含蓄、深沉,有着极为丰富的艺术表现力,为历代文人隐士所喜爱。过去的琴学界及音乐史学界只注重对历代相传的琴曲及琴人的研究,斫琴史的研究却较为萧条。

古琴这种乐器是何人何时制造出来的,现已无法考证。

「上卷」古琴的斫琴简史

传说原始时代有个发明农耕的叫“神农氏”的家族,曾经“削桐为琴,绳丝为弦”,创造了最初的琴。

《吕氏春秋·古乐篇》中记载:“昔古朱襄氏之治天下也,移风而阳气蓄积,万物散解,果实不成。故士达作为五弦琴,以来阴气,以定群生”。

《太平御览》引《通礼篡》云:“尧使无勾作琴五弦”。

《礼记·乐记》则说“昔者,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风”。

成书于战国时期的《山海经》,在《大荒东经》中记载:“东海之外大壑,少昊之国,少昊孺帝颛顼于此,弄其琴瑟”。在《海内经》中又记载:“帝俊生晏龙,晏龙是为琴瑟”。不论是尧、舜及晏龙作琴,还是伏羲、神农或其他什么人造琴瑟,都不过是传说而已。但从中可以看出我国劳动人民很早就创造了“琴”这种乐器。

「上卷」古琴的斫琴简史

1978年湖北随县擂鼓墩出土的战国初期的十弦琴和湖南长沙马王堆出土的七弦琴,是现在已知古琴的最早实物。琴身由独木斫成,构造简单,当时还没有后世琴面上的十三徽,底板和面板是分开浮搁在一起的。从这些出土的古琴实物可以推测,古琴的形制在先秦时代还在不断发展,到汉代以后才逐渐定型。《诗经·国风》中记载,公元前662年卫国人民在楚丘(今河南濮阳西南)建城时唱道:“树之榛粟,椅桐梓漆,爰伐琴瑟”。可见,当时的人们就懂得斫琴瑟要选择理想的木材——梓、桐了。

「上卷」古琴的斫琴简史

湖北随县擂鼓墩出土的战国初期的十弦琴

「上卷」古琴的斫琴简史

湖南长沙马王堆出土的七弦琴

古琴在汉魏之际得到了进一步发展,不仅有了完善的共鸣箱,而且也有了标志音位的琴徽。

《后汉书·蔡邕传》记述这样一件事:蔡邕在吴(今江、浙)时,有一次见人烧桐做饭,听到桐木在火中发出清脆的爆裂声,知是良材,立刻抢救出来,制成古琴,果然音色不凡。此琴因尾部还带有焦痕,故被人们称为“焦尾琴”。

在《广博物志》中则有这样的记载:“刘子尝游泰山,见霹雳伤柱,因以制琴有大声”。这大概是我国最早的用霹雳木制琴的记载。蔡邕所制焦尾琴,传至六朝时还在使用,后世并出现了许多仿制焦尾琴的精品。蔡邕用烧焦的桐木制琴的经验,也被后世斫琴家们用于木材处理技术中。晋·顾恺之的《斫琴图》,保存了我国古代斫琴的珍贵资料。这一切,经过南北朝和隋代斫琴家的不断丰富和发展,为唐代斫琴的繁荣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上卷」古琴的斫琴简史

唐代的琴,无论在质量上,还是在数量上,都达到了空前的程度。当时因为人们需要的古琴数量多,斫琴家们通过斫不同类型的琴,在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琴家对于古琴趋臻完美的追求,促使一些斫琴的能工巧匠在选材、造型、斫制、髹漆等方面苦心探索。当然,斫琴术的发展,也不能忽视统治阶级对于古琴的偏爱和提倡这一个重要因素。

《琴书大全》载:隋文帝的儿子杨秀封为蜀王,曾“造琴千面,散在人间”。以后蜀地的斫琴名家辈出,也可能与此有一定联系。唐代当过宰相二十年的李勉“雅好琴,常斫桐,又取漆筩为之。多至数百张,有绝代者‘响泉’、‘韵磬’,自宝于家。”有权有势的人家,这样成百上千地大规模地制造古琴,无疑也会推动斫琴工艺的改进。

唐代的斫琴名家,首推四川雷氏。大历(公元766~779)间,称他们所斫之琴为“雷公琴”,其特点是:“其岳不容指,而弦不㪇。其声出于两池间,其背微隆,若薤叶然。声欲出而隘,徘回不去,乃有余韵,其精妙如此。”(苏轼《杂书琴事》)

与这一评价相似的另一说法是:“所以为异者,岳虽高而弦低,弦虽低而不拍面。按若指下无弦,吟振之则有余韵。”(《琴书大全》引黄延矩之语)。正是因为有如此多的优点,所以“贞元(公元785~804)中,成都雷生所斫之琴,精妙无比,弹之者众。”(《琴雅》)

雷氏世代制琴,其中尤以雷威最为有名。传说他的斫琴技艺是经神人指点,又说他常趁大风雪天去深山老林,听辩树木被风吹动的声音,从中选取良材造琴。可见人们对雷威斫琴的技艺是非常钦佩的。在雷威之前,有做过唐玄宗待诏的雷俨,和雷俨齐名的还有冯昭,接着又有雷霄。雷威以后则有雷珏、雷迅、雷文、雷会、雷盛、雷迟、雷绍、雷震、雷焕、张越、郭谅、沈镣、李勉等斫琴名家。

「上卷」古琴的斫琴简史

宋代虽出现了官办的斫琴局并统一了古琴的形制,但仍以仿雷、张古琴为主。宋代的斫琴名家有朱仁济、卫中正、金道、陈道、马希亮、马希仁、施木舟、龚老和梅四等。宋代还产生了斫琴专著,即碧落子的《斫琴法》。碧落子是石汝砺的号,广东英德人,所撰《斫琴法》见于《琴苑要录》。他认为唐代张越、雷震只规定出琴的尺寸,但是“不言调声之法”,这是很不够的。于是他的文中除尺寸外,还讲了削面、调声诸法。

《琴苑要录》还收有“斫匠秘诀”和“琴书、制造”等部分,都是斫琴法的专门著作。前者分二十条,编为口诀,便于匠人牢记要点。后者就造弦、制琴的各道工序和要求详加论列,并有插图。这些都是当时斫琴技艺的经验总结,看得出宋代比唐代的斫琴法又有所发展。但总的看来,唐宋是我国古琴制作的黄金时代,此间出现了众多造型美观、工艺精巧、音响宏亮、音色优美的古琴佳品。

「下卷」古琴的斫琴简史

元代的斫琴工艺,比之唐宋较落后,大概是外族人统治的结果。但是,由于唐宋斫琴成就和影响,也出现许多斫琴名家,主要代表人物有严古清、朱致远等。

明代帝王经常大批造琴,出现了一些造琴能手。嘉靖年间有为衡王斫琴的冯朝阳,有为益王斫琴的涂桂,崇祯年间又有为内府局监制的琴张。他们与其他工匠一起,成百上千地斫琴。潞王的“中和”琴数百张,至今还常能见到。在当时民间也有不少斫琴能手,明代的斫琴名家还有张敬修、施彦昭、吴拭、祝公望、方隆、惠祥和宁王朱权、益王朱祐宾等。

张敬修,练川人,他的斫琴被称为吴中绝技之一。《陶庵梦忆》说他的斫琴技艺上下百年无敌手。常熟琴人陆太徽清他试用楷木斫琴,效果比桐木还好。

施彦昭,武陵人,能弹琴,尤工于斫琴。天台陶凯有诗赞他:“武陵城中百万家,斫琴施氏良足夸。嗟哉!施氏之外无复人,桐树枯死终为薪。”(《西神客话》)

吴拭,字去尘,休宁人,善诗,工书画,所制之墨和漆器很有名。他精于琴理,著有《订正秋鸿谱》。他所斫之琴称“去尘琴”(见《休宁县志》)

清代斫琴史上是空白,大概也是因为外族人的统治所致。晚清到民国间,杨时百、徐元白、王露等,经过多年实践,仿效唐琴将琴制逐渐加宽加长。

本世纪30年代,我国的著名音乐团体大同乐会所制的一套乐器(共一百四十多件)中见有古琴,且有一些改的成分。

文/《乐器》1990-5月刊

「下卷」古琴的斫琴简史

「下卷」古琴的斫琴简史

东晋 顾恺之《斫琴图》宋人摹本 绢本设色纵29.4厘米 横130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斫琴名门——雷氏世家

我国琴文化在唐朝已盛极一时,斫琴技艺愈加精湛,涌现出雷氏世家、张越等斫琴名家。而其中的佼佼者当推四川雷氏世家。雷氏一门,名家辈出, ,其中较早的是雷俨,曾在唐玄宗做过待诏,其最著名者有雷绍、雷震、雷霄、雷威、雷文、雷俨、雷珏、雷会、雷迅九人。而其中又以雷威最为有名。

「下卷」古琴的斫琴简史

雷威为峨眉人,他常常为选择上佳琴料而不辞辛劳,每逢雷雨交加之时,往往不避艰险,深入峨眉山,在雷雨声中聆听、分辨,找寻音质优异的材质。著名的唐琴“春雷”“九霄环佩”“飞泉”“玉玲珑”等,都为雷氏所制。而其中以雷威所制的“春雷”为传世古琴之最珍贵者。到了宋代,名擅一时的著名琴家苏东坡对雷氏琴也情有独钟,以“家藏雷氏琴”而怡然自得。

「下卷」古琴的斫琴简史

唐 春雷 伏羲式

传说雷威得到神人指点,又传说他常在大风雪天去深山老林,以听风吹树木的声响,从中辨取造琴良材。他们所斲之琴在大历(公元766—779年)中被称为“雷公琴”,“其岳不容指,而弦不先文;其声出于两池间。其背微隆,若薤叶然。声欲出而溢,徘徊不去,乃有余韵,其精妙如此”(宋苏轼《杂书琴事》)。贞元(公元785—804年)时,成都雷氏所造之琴,“弹者之众”。出自名手古琴,历代好琴之士均视为传世之珍,以至宋代便有不少人伪造唐代雷琴,这种作伪之风经历元、明、清而延续到现代。也有少量唐琴珍品保存至今,盛唐雷氏所斲之“九宵环佩”琴(藏北京故宫博物院),专家认为不仅是传世七弦琴中最古一件,也是唐琴最卓越的代表。

「下卷」古琴的斫琴简史

“来凰”之所以成为传世之宝,与其年代、制作人等息息相关。唐朝国泰民安,是古琴开始兴盛的时代,而其制作人雷霄是唐朝最负名望的“古琴工匠”中“雷氏家族”的一员,也因此为“求凰”身价提升了不少。世上还流传有“唐琴第一推雷公,蜀中九雷独称雄。”蜀中九雷中,以雷威成就最大。而雷威一生所斫之琴中,又以“春雷”为最。

“天蠁”古琴传为唐代成都著名斫琴名家雷氏所制。这张古琴琴体的龙池上有玉筋篆“天蠁”二字,下有“万几永宝”印文,铭文如下:式如玉,式如金,恰我情,绘我心,东樵铭。这张古琴传为唐代大诗人韦应物所有。此琴流落过程一直未见披露,仅知在嘉庆年间一位姓石的秀才以千金购归岭南。清代广东南海人叶应铨《六如琐记》中有这样的记载:“天蠁琴闻本是昭烈帝(南明)内府之物,明末流落民间,道光间先君子曾用五百金典来,偶因不戒失手,琴腰中微断,幸其声音无恙,不过略为久亮耳。后典者赎回,复“闻入潘德畲家,筑天蠁琴馆藏之。今潘氏籍没,此琴又不知如何矣。”

「下卷」古琴的斫琴简史

唐 九霄环佩 伏羲式

潘德畲即潘仕成,是广州著名的园林海山仙馆的主人。海山仙馆于同治末年被清政府籍没,并将园林及藏品以彩票形式出卖。这张驰名的古琴于是就流散到民间。在相当一段时间内琴界人士都认为这张古琴乃是宋代时期斫制。广东富商黄永雩以重金收得此张古琴,大喜过望,并将自己的书斋以这张古琴的名字命名为“天蠁楼”,并请著名学者叶恭绰先生为题。他自己的诗词集也命名为《天蠁楼诗》《天蠁词》。

「下卷」古琴的斫琴简史

同是广东人的文献家黄慈博有《风入松》以吟咏此琴,其中有“成连一去海云冥,无奈远峰青,么弦欲奏水清曲,怕鱼龙,睡里愁听。”黄慈博是一位爱国商人,喜好收藏文物,对传统的文物器皿尤其重视。他对当地的慈善教育也是不遗余力。后来土改时期,被工作队定为奸商、地主,险些丧命。后来,南海农会认为他并非什么罪大恶极之人,也没有什么血债民愤,于是建议改为罚巨款释放。黄慈博随即贱卖了大量藏品才抵交了罚款。这样,这张古琴与其他重要的文物一起归入到了广州博物馆。现在,有的琴专家认为该琴系明代所制。这种争论无论结果如何,并不能否认这张古琴的名贵。

九霄环佩”是古琴中的精品,为盛唐开元年间四川制琴世家雷氏第一代雷威制作。这张琴声音温劲松透,纯粹完美,自清末以来即为古琴家所仰慕的重器,被视为“鼎鼎唐物”和“仙品”。据悉,目前全世界只有不到20把唐代古琴传世,这把“九霄环佩”如今市值已过千万。

「下卷」古琴的斫琴简史

唐 大圣遗音 伏羲式

大圣遗音,这架唐代大圣遗音琴为神农式,桐木斫,髹栗壳色漆罩以黑漆,朱漆修补,纯鹿角灰胎,发蛇腹间牛毛断纹。通长120厘米、肩宽20.5厘米、尾宽13.4厘米、厚5厘米、底厚1厘米。琴背作圆形龙池、径7.6厘米,扁圆凤沼为12厘米长,1.2米宽,龙池上刻寸许行草“大圣遗音”四字,池下方刻二寸许大方印一篆“包含”二字,池之两旁刻隶书铭文四句“巨壑迎秋,寒江印月。万籁悠悠,孤桐飒裂”十六字,俱系旧刻填以金漆。腹内纳音微隆起,其两侧有朱漆隶书款“至德丙申”四字。琴音响亮松透饶有古韵,造型浑厚优美,漆色璀璨古穆,断纹隐起如虬,铭刻精整生动,金徽玉轸、富丽堂皇,非凡琴所能企及。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