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驿站>> 衣冠妆饰

透过《金瓶梅》看明代女子赏花灯的穿戴

2020年02月09日 02:53:29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春秋十二章 浏览数:463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元宵佳节,一起通过探寻《金瓶梅》中明代女子正月十五的穿戴,侧面感受下几百年前传统佳节的时尚繁华与喜庆热闹。

“星月当空万烛烧,人间天上两元宵。”

正月十五元宵节,古称“上元节”“元夕”“灯节”。汉代以后几经发展,成为传统节日中隆重且充满仪式感的重要节日。

《武林旧事》中记载,这一天,赏灯奏乐、歌舞竞技、雅戏烟火无所不有。南北珍果、珍馐美味、节令元宵一应俱全。男女老幼无论贫富皆走上街头,使元宵节成为了盛世之下全民狂欢的日子。

透过《金瓶梅》看明代女子赏花灯的穿戴

《明宪宗元宵行乐图》卷局部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图片源自网络

明代长篇世情小说《金瓶梅》借宋徽宗郑和年间为框架,讲述了明代嘉万时期社会各阶层的世情百态,生动细致地描绘了其时之社会风貌。作品四次以元宵节为故事线索,共计至少十个回目,详细描绘了明代元宵节的吉庆繁盛与民间风俗,是书中着墨最多的节日。我们不妨把视角聚焦于沉浸在节日热闹氛围中的女性身上,所谓“月下看美人”,元宵节时灯月同辉,车马轰雷,平时受约束难得随性上街的女子们,借着夜色映着灯辉,自然都要悉心打扮一番。

书中第十五回:“楼檐前挂着湘帘,悬着灯彩。吴月娘穿着大红妆花通袖袄儿,焦绿缎裙,貂鼠皮袄。李娇儿、孟玉楼、潘金莲都是白绫袄儿,蓝段裙。李娇儿是沉香色遍地金比甲,孟玉楼是绿遍地金比甲,潘金莲是大红遍地金比甲,头上珠翠堆盈,凤钗半卸。”

透过《金瓶梅》看明代女子赏花灯的穿戴

《金瓶梅》第十五回 佳人笑赏玩灯楼 插图

一、妆花、缎裙配比甲

四位女性人物皆上袄下裙,其中月娘所着大红妆花长袖(通袖)袄下配绿缎裙子,外搭奢华皮草……。明代初期商人地位在长期“重农抑商”的封建社会主旋律下十分低微,若按照《明史·舆服志》中规定:“十四年(1381)令农衣绸、纱、绢、布。商贾止衣绢、布。”

如此打扮就其社会与家庭身份而言显得似乎有些过于隆重。但考虑到进入明中期以后,政策发生了显著变化,“惠商恤商,开放海禁”,商品经济快速发展,商人地位也在不断提高。加之这一时期市井僭越成风,百姓们不仅使用高级丝织品,能用金饰件装饰衣装,而且花样百出,民间穿着方式发生了较大变化。

透过《金瓶梅》看明代女子赏花灯的穿戴

明·黄色风鹤樗蒲纹妆花缎 首都博物馆藏 图为观展时所摄

如明史玄《旧京遗事》中记载:“京都妇人不治女红中馈……或有吉庆之会,妇人乘坐大轿,穿服大红蟒衣,意气奢溢,但单身无婢从,卜其为市佣贱品。”

另据《新昌县志》与《治世余闻 继世纪闻 松窗梦语》记载:“成化以前,平民不论贫富,皆遵国制,顶平定巾,衣青直身,穿皮靴,鞋极俭素。后渐侈,士夫峨冠博带,而稍知书为儒童者,亦方巾彩履色衣,富室子弟或僭服之”。“男子服锦绮,女子饰金珠,是皆僭以无涯,逾国家之禁者也”。

透过《金瓶梅》看明代女子赏花灯的穿戴

明·蓝沙织暗花妆花蟒衣 图片源自孔子博物馆官网

则小说中西门庆作为山东清河县富商,其妻妾在元宵节赏花灯衣着“妆花锦绣”也正符合当时的世情风貌。可见,月娘及众姐妹的装束隆重却又合情合理。

月娘袄上“妆花”是云锦中最具代表性的一种,其花纹绚烂,工艺难度与技术要求都非常高。通过挖梭工艺,运用通经断纬的技术把各种彩色花纬按纹样织入锦缎,缎面的经纬方向都有逐花异色的效果,是当时十分高级的丝织品,按规定是仅限王府、仕官人家才能使用的面料。

透过《金瓶梅》看明代女子赏花灯的穿戴

明·璎珞纹妆花缎 图片源自丝绸博物馆官网

明代丝织业成就令人瞩目,明初即有法令规定,农家每户必种桑树两株。丝绸生产区面积不断扩大,南至福建,北及山西、河北均有生产,但其中仍以江浙为主。在众多丝绸类目中,“缎”类等级颇高,宋时已有织造,明代时广受欢迎。缎的经或纬线中只有一种露于表面,相邻两根均匀分布但不相连,能营造出光亮的观感,手感柔软平滑,至清代更是几乎全民追捧。

透过《金瓶梅》看明代女子赏花灯的穿戴

明 白梅蝴蝶纹缎、缠枝蓝番莲缎、如意云花缎织金襕折裥单裙局部 图均为观展时所摄

比甲是明代女装中的流行款,《西游记》中对此亦有描写,第二十三回:……“穿一件织锦官绿纻丝袄,上罩着浅红比甲。”其款式是由元代比甲直接继承而来。

《元史·后妃传一·世祖后察必》中记载:“(后)又制一衣,前有裳无衽,后长倍于前,亦无领袖,缀以两襻,名曰比甲,以便弓马,时皆仿之。”

比甲无袖,无领,通常为对襟,两侧开衩,有些类似今天的马甲,但长度却可过膝,常见于北方用以冬季保暖装饰。从目前的实物资料来看,元代虽创制了比甲但并没有大范围流行。直至明代中叶,才成为民间女子,尤其是北方年轻女子的流行穿着。

透过《金瓶梅》看明代女子赏花灯的穿戴

明·月白色暗花纱比甲 图片采自《中国衣冠》

二、月下多着白绫袄

“要想俏,一身孝”,我们注意到除月娘之外,平日在宅内多着艳丽多彩服饰的几人都不约而同于元宵节出门观灯时换上了白色的绫袄。

《金瓶梅》二十四回“月色之下,恍若仙娥,都是白绫袄,遍地金比甲”;第四十五回“吴银儿……道‘实和娘说,我没个白袄穿,娘收了这缎子衣服,不拘娘的什么旧白绫袄儿,与我一件儿穿吧’”;第七十二回“林太太是白绫袄儿,貂鼠披风,带着金钏玉佩”。

说起元宵节好穿白,其实宋时已有。《武林旧事》中记载:“元夕节物,妇人皆戴珠翠、闹蛾、玉梅、雪柳、菩提叶、灯球、销金合、蝉貂袖、项帕,而衣多尚白,盖月下所宜也。”

三、头戴闹蛾指上金

《金瓶梅》十五回写道:“卖元宵的高堆果馅,粘梅花的齐插枯枝。闹春娥,鬓边斜插闹东风;祷凉钗,头上飞金光耀日。”

虽说白绫袄素净雅致,但依潘金莲的性格,总要再加些戏才好。衣服上不能发挥,手上六个大金戒指来凑,十分惹眼。

“那潘金莲一径把白绫袄袖子儿搂着,显她那遍地金掏袖儿,露出那十指香葱来,带着六个金马镫戒指儿,探着半截身子,口中嗑瓜子儿,把嗑的瓜子皮儿都吐落在人身上,和玉楼两个嬉笑不止”。

马镫戒指造型简单,是明代常见的一种戒指样式,顾名思义,是因其戒面形如马镫子造型而命名的。出土实物中不乏实例,如浙江余杭塘栖超山明墓、上海徐汇区宛平南路明代夫妇墓皆有出土,并且还有开口式造型,更便于主人脱戴。

透过《金瓶梅》看明代女子赏花灯的穿戴

明·金马蹬戒指 图片采自《中国古代金银首饰》卷二

最后说说何谓“闹蛾”。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每到节日总有一些应时之物用以佩戴,以图吉庆,闹蛾便是其中一种。宋以后,多为时人在元旦、立春、上元节等节日时佩戴于头上的节令流行饰物。《岁时广记》卷一一记载:“都人上元以白纸为飞蛾,长竹梗标之,命从卒插头上,昼日视之,殊非佳物,至夜,稠人列炬中,纸轻竹弱,纷纷若飞之”。

除白纸之外,金、玉、银、罗、鹅毛等能实现轻盈娇颤的材料都能制作闹蛾,样式上除夜蛾之外,花蝶也算作闹蛾之属。闹蛾的佩戴并不仅限于女性,以吉祥为题材的《货郎图》中,男性货郎额前就点缀闹蛾;南宋《大傩图》中更有不止一名舞者额上佩戴闹蛾。

透过《金瓶梅》看明代女子赏花灯的穿戴

宋·《大傩图》轴局部 图片源自故宫博物院官网

值得一提的是,《大傩图》描绘的是一种古老的驱除疠疫的民间习俗。《后汉书》记载:“先腊一日,大傩,选中黄门子弟,十岁以上十二岁以下百二十人为侲子。”

注:侲(zhèn)子,是古代祭祀活动中负责除却灾疾疠疫的童子。

唐代《乐府杂录》中描写说:“用四方相,戴冠及面具,黄金为四目,衣熊裘,持戈扬盾,口作傩傩之声,似除也。侲子五百,小儿为之,朱褶青襦,戴面具,晦日于紫宸殿前傩,张宫悬乐。”

由此也应证了时人佩戴闹蛾,在节日中辟邪祈福的吉祥寓意。

写在最后:

“灯已阑珊月色寒,舞儿往往夜深还。只应不尽婆娑意,更像街心弄影看。”

受本次疫情的影响,很多朋友正月十五与家人观灯赏景的期待或许没能实现。元宵佳节之际,共克时艰之余,期待透过以上略为轻松的话题,能够为大家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贡献微薄之力。

为奋战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与患者祈福,愿岁岁安康,福在眼前。

透过《金瓶梅》看明代女子赏花灯的穿戴

元·赵孟頫“福”字 图片素材源自网络

参考文献:

1、(明)兰陵笑笑生 《金瓶梅》 香江出版社

2、沈从文 《中国古代服饰研究》 商务印书馆

3、华梅等 《中国历代〈舆服志〉研究》 商务印书馆

4、(宋)周密 《武林旧事》 中州古籍出版社

5、扬之水 《中国古代金银首饰》卷二 故宫出版社

6、孙晨阳、张珂 《中国古代服饰词典》 中华书局

7、《中华遗产》增刊 《中国衣冠》 中华遗产杂志社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中国凤冠文化 下一篇:胡服汉化——看当今汉服文化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