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戏剧古艺

马镫——改变世界历史的中国发明

2019年11月19日 23:26:21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老衲侃春秋 浏览数:159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西方学者所称的“中国靴子”,结构如此简单,却改变了世界历史

训马

中国古代养马训马的历史,从考古发现中可以证明,它的历史要万年以上——早在原始社会晚期就已经开始养马了。

由于马在战争、交通、仪礼及耕垦曳引等方面的重大作用,很早就被称之为“六畜”之首。

将马用于战争,在人类的历史上,可划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用马驱动战车

这个阶段的特点是,虽然作战速度有所提高,但却受到地形的限制;

第二个阶段:人骑上了马

骑士必须靠双膝的力量,使劲夹住马肚子才能稳定住,即使这样,他也有随时落马的危险;

第三个阶段:马配备了马镫

此时的骑士,下肢驾御,上肢战斗,成就了一种最完美的骑乘。

西方学者所称的“中国靴子”,结构如此简单,却改变了世界历史

马具

古代作战的战马要配备许多马具,分为基本器具、辅助器具和配套器具三种。

基本器具为:马笼头、马嚼子、马鞍、马镫、马拌、前腿拌六种。

从这些基本器具看,一般都是成对配用,各显其能。

如马笼头和马嚼子配用,马笼头主要用于牵引,马嚼子主要用之于骑乘和驾驭;马鞍和马镫配用,主要用于在马上充分发挥手臂、腰部、腿部力量;马拌和前腿拌配用,马拌主要用于新驯服之马,还用于备用之马,使之不能走远,前腿拌的作用则相反(《蒙古族马文化研究》杨·巴雅尔)。

其中,由于马鞍和马镫对骑兵在马上作战的固定作用十分关键,因此我们可以说,马鞍和马镫,是全套马具中继马嚼和缰绳之后最重要的发明。

更为关键的是马镫出现以前,骑在马上的人是不牢靠的。虽然有马嚼子和马刺可以帮助他控制住自己的骑乘,并且没有马镫的鞍子也可以使他固定在马上的位置,可是他要作战的话,还是会受到很大限制。

西方学者所称的“中国靴子”,结构如此简单,却改变了世界历史

出击

如果骑士用的是刀剑,因为没有马镫,当他大力挥动刀剑猛砍敌人时,不仅打不中敌人,还会导致自己翻身落地。

如果用的是长矛,在马镫发明以前,骑士是用臂膀挥动的,力量主要来自肩膀和胳膊的肌肉。

马镫的出现使重甲与长矛相组合,产生了一种力大无比的打击方式——站在马镫上的骑士,可以稳稳地将巨大的长矛,紧握于双臂与躯体之间,然后用疾驰来攻击敌人。

这种打击力不仅来自骑士的肌肉,更主要是来自他本身和疾驰狂奔的马匹所形成的合力。

马镫用马力补充了人力,几乎是无限量地加大了武士创伤敌人的能力,这无疑是一种全新的革命性的战斗方式。

古代的骑兵在作战中,就相当于现代热兵器当中的装甲、坦克车一类的,战斗力是十分恐怖的。

西方学者所称的“中国靴子”,结构如此简单,却改变了世界历史

冲击

研究者曾经用硬泡沫制作假马,复原古代战场上的战斗经过——所用的硬泡沫和马匹身体的强度接近,假马装着轮子,后面的人推着往前移动,一个强壮的小伙子在正面用长矛刺它。

试验的结果是长矛刺进去了,但是小伙子也仰面摔倒了,如果是真马,马上会践踏了他。

长矛刺进去半臂深,被认为是很贴近真实的深度,并且刺进的部位通常是肩部或后颈部。

不过专家和骑术教练都认为,这种伤对马匹不算致命伤,马匹在被刺中后依然会向前奔跑。

后来又换了几个人刺,都摔倒了,都是反作用力导致的。

由此证明,长矛手如果勇敢地正面瞄着马匹刺,会摔倒,而且会被踩。

西方学者所称的“中国靴子”,结构如此简单,却改变了世界历史

步兵方阵

实战中骑兵对付步兵的方阵会是什么结果?

首先,在传统的方阵中,长矛兵最多两排,再多一排的话,长矛就没地方伸了,只能抬起来,那就跟没有长矛一样了。

而且前提是方阵第一排是长矛兵,那么第二排长矛兵可以从第一排两人之间的缝隙中伸出长矛,如果后面再来一排,那就没地方伸了,因为前面是第一排士兵的后背。

如果第一排是盾牌兵,那么长矛兵只能有一排,也就是第二排,长矛从盾牌缝隙中伸出。不过,如果前面是盾牌兵,那么这种列阵其实不是对付骑兵用的,而是对付步兵的。因为巨大的盾牌会严重遮挡后面士兵的视线。

即使长矛手坚定勇敢的迎击骑手,多数人在交手时候,往往是自己一刺出去,长矛被挡开或躲开了,他们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被砍或被踩了。

即使自己闪开冲撞并挡住了骑兵的一击,下一秒钟第二排骑兵的攻击接踵而至,也很难反应过来。

西方学者所称的“中国靴子”,结构如此简单,却改变了世界历史

弓弩手

那么对待弓箭手组成的阵群,后果又会是什么样呢?

古代的弓箭手通常训练都是20步靶子,因为能射中百步靶的射手并不常见,所以,在他们对付骑兵的战斗中,一般都是50米左右才开始射箭,否则就是没有准头儿的盲箭了。

50米的距离,对骑兵来说只是几秒钟的事,弓箭手只有一次攻击机会,也就是说除非一箭命中骑手,否则全无意义。

先不说骑手有太多方法可以躲开或挡住箭矢,如果是几个人射一个骑兵,那旁边的骑兵就无人管了,冲进来会如何?

就算射倒了骑手,马匹依然在奔跑,一样会踩倒人。

再就是如果弓箭手个个都是神射手,把第一排骑兵连人带马全撂倒了,后面第二排骑兵怎么办?已经没有时间再搭弓射箭了。

很多人觉得骑手在马背上没法躲闪,其实这是个误区。

熟悉骑术的人都知道,自从有了马镫之后,骑手的屁股不再被限定在马背上,可以在马背上灵活自如,做出各种花式姿势,他们在马背上侧身倾斜都可以躲避敌人的攻击。

西方学者所称的“中国靴子”,结构如此简单,却改变了世界历史

马镫

那么,马镫究竟是何时出现的?是由谁发明的?

到目前为止一直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

但是从出土文物中,我们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马镫经历了木质——木芯镶金属片——铜铁质三个阶段。

1958年出自湖南长沙金盆岭的文物,西晋的陶俑马鞍左侧前端系有一只三角形马镫,也就是说只有单马镫。

1965年,考古人员在北票县北燕贵族冯素弗(死于公元415年)墓中,出土了一对木芯长直柄包铜皮的马镫。这对马镫长24.5厘米,宽16.8厘米,是国际上现存年代最早的马镫实物。

1973年湖北省洪湖市乌林出土的东汉晚期铜单马镫一件,目前世界上存世最早的单马镫实物。

1993年在吉林市郊帽儿山墓地18号墓中,出土了一副马镫,用铜片夹裹木芯,以铆钉缀合加固,其年代大致相当于西汉中晚期至南北朝。

2001年3月发掘的一座三国时期东吴墓中,考古专家们找到了3只完整的陶牛、陶狗和一匹陶马,那匹马背上配有马镫。

2004年11月,西安南郊出土了西汉大型宫廷壁画,经过文物学者辨别,画中人物已经使用了马镫。

随着考古的新发现,我们完全可以下这个定义,马镫早在西汉时期已经出现,至少在公元4世纪,就已经很成熟和完善了。

西方学者所称的“中国靴子”,结构如此简单,却改变了世界历史

冲锋

所以我们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马镫最早就是由中国人发明的。

英国史学家李约瑟也支持此说:“只有极少的发明像马镫这样简单,但却在历史上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催化影响。就像中国的火药在封建主义的最后阶段帮助摧毁了欧洲封建主义一样,中国的马镫在最初帮助了欧洲封建制度的建立。”(《中国科学技术史》)

正是中国人发明的马镫,才使中世纪的欧洲进入了“骑士时代”。

英国科技史学家林恩·怀特曾如此评价:“很少有发明像马镫那样简单,而又很少有发明具有如此重大的历史意义。马镫把畜力应用在短兵相接之中,让骑兵与马结为一体”。

在西方人眼中,中国的古代,虽然给世界贡献了著名的“四大发明”,但是真正为世界带来深刻改变的发明也就是两样:一火药;二马镫。

马镫被西方世界称为“中国靴子”,它的出现对欧洲中世纪的历史产生了深远影响。

把他称之为中国古代的第五大发明,一点也不为过。

参考资料:

《中国科技史》英·李约瑟

《蒙古族马文化研究》杨·巴雅尔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