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经典导读

《金瓶梅》里的端午风情

2019年06月07日 13:37:16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书房记 浏览数:671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端午节(Dragon Boat Festival)为每年农历五月初五,“端”字有“初始”的意思,因此“端五”就是“初五”。而按照历法五月正是“午”月,因此“端五”也就渐渐演变成了“端午”。《燕京岁时记》记载:“初五为五月单五,盖端字之转音也。”

按照《周易·系辞》解释,五为数字中,五五相遇的数学是:天数二十五,地数三十,天地之数五十有五,变化而行鬼神,端午由此才是重要节日。

《金瓶梅》里的端午风情

五月也被认为是毒月,五月初五这一日更是毒日,暑气上升,蝎子、蛇、壁虎、蜈蚣、蟾蜍五毒齐出。所谓五毒,不仅身有剧毒,还偏偏形貌丑陋,看着就邪恶的很。

在端午这一日,人们用各种方式驱恶,如临大敌。而于这一日降生,更属倒霉透顶。《风俗通》里说,“俗说五月五日生子,男害父,女害母”。

《射雕英雄传》里的飞天蝙蝠柯镇恶应该就是五月初五生,取名“镇恶”正是为了辟邪。这个名字的出处是东晋的大将王镇恶,他于端午出生,不吉,故以此为名。

从古至今,涉及到端午的文学作品也数不胜数。下面来领略一下《金瓶梅》里的端午风情。

《金瓶梅》里的端午风情

兰陵笑笑生《金瓶梅 》

理解和欣赏《金瓶梅》第六回的关键,在如何解读王婆遇雨。

如果先从小处说起,就是这个小小细节为这部小说增添了仿佛在“写实”的那种真实感口端午节只靠这一场雨,这场雨又只靠王婆淋湿衣服、在人家屋檐下避雨、用手帕裹头,才格外神采四溢。然而遇雨不仅是现实性的,更是抒情性的,一部小说里,尤其是一部长篇小说里,不能没有这种所谓的闲笔,不能没有这种抒情性的细节。一方面如上文所说,这是紧锣密鼓之间的中场休息,使得一部长篇小说保持节奏上快慢、松紧的平衡;另一方面,在散文性的叙事之间忽然作抒情笔墨,同样是为了造成交叉穿梭的节奏美感。

《金瓶梅》里的端午风情

《金瓶梅》写端午节(书中描写的第一个节日,别忘了也是韩爱姐的生日也),写潘妈妈来看望金莲(潘妈妈的第一次直接出现),写西门庆从岳庙回来给金莲买了首饰,写王婆为二人买酒食(那时正值五月初旬天气,大雨时行。只见红日当天,忽一块湿云处,大雨倾盆相似)回来的路上遇到大雨,写金莲第一次为西门庆弹琵琶唱曲,写西门庆用金莲的鞋子作酒杯——

西门庆又脱下他一只绣花鞋儿,擎在手内,放一小杯酒在内,吃鞋杯耍子,妇人道:「奴家好小脚儿,官人休要笑话!」不一时,二人吃得酒浓,淹闭了房门,解衣上床顽耍。王婆把大门顶着,和迎儿在厨房中,动啖用着。二人在房内,颠鸾倒凤,似水如鱼,取乐欢娱,那妇人枕边风月,比娼妓尤甚,百般奉承,西门庆亦施逞鎗法打动,两个女貌郎才俱在妙龄之际。

到了这一回,西门庆、潘金莲两个主要人物已经得到充分详细地描写介绍,而金莲从九岁被卖以来,这是初次获得完全的人身自由,可以尽情享受和西门庆代价高昂的私情。

《金瓶梅》里的端午风情

漫天黑云,一场大雨,也象征着西门庆鼎盛时期的临近,小说“正文”之序幕的揭开。

不过,作者借以抒情的工具十分有趣,因为偏偏是这个估恶不俊的角色王婆。且看她“慌忙躲在人家屋檐下,用手帕裹着头,把衣服都淋湿了。等了一歇,那雨脚慢了些,大步云飞来家”。这最后的一句话是作者的神来之笔,完全是诗的语言,更是律诗里面的对偶句:试看这句话里面,有云,有雨,有雨之脚,有王婆之步子,雨脚慢而王婆之步子大,写得何等优美而灵动哉。

而邪恶无耻如王婆居然也被写得如此富有诗意,我们一方面从道德层面厌恶王婆的狠毒奸诈贪婪,一方面却又不得不从美学的层面赞叹这个人物的优美动人。

这是《金瓶梅》一书格外令人心遏的地方。

潘金莲和西门庆的这顿端午酒之后,两人倒是做成了夫妻。不过潘金莲毕竟没有力气拴住西门庆的心,第二第三个端午,西门庆的荷尔蒙跑李瓶儿身上了。

端午节在中国所有的日子中,好像的确和其他节日有些不同,像《金瓶梅》《红楼梦》都写到了很多节日,但是其他节日多以风物功能为重,唯独这个端午节,永远是作品中的一个情绪逆转。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