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杂文评论

佚名:漫步西安的文学指南

2019年04月23日 09:34:51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书房记 浏览数:1286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西安文学地图:他们曾在西安写作,他们书写西安,也被西安书写

是春天。雨悄悄来过几场后,西安的绿意又重新斑驳着现出颜色了。人们在心底开始萌动出游的念头,想着世界正在重新勃发着生命力,也想借力去感受一番。城墙的瓦色在梧桐的衬托下显得白净,多了几分少年的朝气,嵌在城市的东南西北里。

穿汉服的女孩在大太阳下快走几步,手中扑棱着仿古的小扇,小扇上还引着哪位大家的诗。建国路上的树木缜密有序地开始提前完成夏天的任务,地面上投下越来越多的树荫。哪里的樱花最近又开得好了,等人潮退去,有心人在夜晚再抬头看看那一簇簇粉色,发现比白天时候看得还要真切。603路公交车在城市里慢慢驶过,坐在二层的乘客想打开车窗,但是又怕沿途高大的树枝戳进车里。人群就是城市的血液。春天的时候,能流通到城市的每一个犄角旮旯。

西安文学地图:他们曾在西安写作,他们书写西安,也被西安书写

诗经小镇

但,西安的春天不仅仅只是在洒水车的水蒸气里蒸腾。从《诗经》到《平凡的世界》《白鹿原》……2000多年来,长安不仅仅是作家灵感的源泉,也是重要的文学场景。

文学在经历冬的养精蓄锐后,也会化冻,苏醒。白鹿原上的草长了,在陈忠实先生曾经踏过的土地上像火焰一样窜,将原上的一家家门户用另外一种方式联结。建国路的张学良公馆,爬山虎在墙壁上试探地走,枝蔓伸过相邻着的省作协的围墙。长安城郊外哪位古人的墓也多了一些凭吊,有小孩和家长在郊外踏青时候咿咿呀呀地背起了诗词。文学的地理顺着春的脉络,在原上的西安逐渐明晰。

二府庄:陈忠实在原下的日子

西安文学地图:他们曾在西安写作,他们书写西安,也被西安书写

西安共有四个“二府庄”,这里指的是雁塔区的西安石油大学和西安美院之间的二府庄。

据说是古时有两个做官的人在此建庄,故取名为二府庄。

2002年,陈忠实先生的同乡、西安石油大学人文学院王新建教授找到陈老,希望他能来做学校的特聘教授。

这时,已经距离《白鹿原》的发表过去了十年,下原已经十年。陈老就在学校为他提供的居所安顿下来,这也是他之后工作、读书、会客的主要场所。

之后先生在这里创作的文章末尾都会署上西安石油大学所在地“二府庄”的地名,而这一住就是13年。

陈忠实就是在二府庄度过了原下的日子。《原下的日子》等很多注明“写于西安二府庄”的作品都是在这里完成的。

西安文学地图:他们曾在西安写作,他们书写西安,也被西安书写

作家 陈忠实

在二府庄的石油大学,陈老执笔倾注了暮年时候真挚的情感。

石油大学校歌《辉煌明天》即出自他手,如今那张手稿已成为学校永久的纪念;校园内随处可见陈老的题字,“玉不琢不成器”、“天道酬勤”,这些厚重健实、舒朗飘逸的书法已经被雕成石刻,激励着一代代学子努力奋进。

就在他去世前不到两个月的一天,他还抱病来到石油大学的工作室,坚持着写下几幅书法作品,“自信平生无愧事,死后方可对青天”、“好饭耐不得三顿吃,好衣架不住半月穿,好书却经得住一辈子读”,这些耳熟能详的句子成为纸上的永恒,也是陈忠实留给石油大学的最后一笔财富。

二府庄也成为陈老下原后入世生活的见证。

二府庄在陈老的光环下,自身也是一个极具魅力的地方。

由于这个二府庄靠近西安美术学院,所以这里也成为艺术品的生产加工的福地。沿街密布印刷店、收藏馆,二府庄也多了一个“艺术村”的头衔。

关中书院:繁华闹市中的儒雅公子

西安文学地图:他们曾在西安写作,他们书写西安,也被西安书写

书院门位于永宁门内东侧,东至安居巷接三学街,是繁华闹市中难得的儒雅之地。

书院门的起源位于其中的关中书院。

明清两代,关中书院是陕西的最高学府。

书院建筑规模宏大,在人才培养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为地方培育了一批“务戒空谈,敦实行”的儒生。

关中书院培育出来的莘莘学子中,名人不胜枚举。

康有为在京发动“公车上书”,揭开维新变法序幕,陕西籍举子参加者多达55人,其中多数就读于关中书院。

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废科举,学制改革,书院改称为学堂。关中书院也改制为“陕西第一师范学堂”,为当时西北五省最高学府,牛兆濂、吕正登等一些学者在此执教。

西安文学地图:他们曾在西安写作,他们书写西安,也被西安书写

牛兆濂

牛兆濂,字梦周,人称牛才子,为陈忠实名著《白鹿原》中足智多谋的“朱先生”创作原型。

从钟楼出发,顺着南大街走到书院门,能体会到西安的慷慨。

穿过都市的繁华的雾气,所有的崭新里还是会带着沉着的古。

你站在书院门的牌楼下,觉得世界清静了起来。

好像西游记里的某个场景。

你无需作法,通往另外一番风情的牌楼就能矗立在你的眼前。

你还穿着摩登的衣物,但路过这些红漆格子,半开的门,走完这条浸透墨香的路时,你感觉也许现在身上穿的是古时的叠衫。

常宁宫:柳青在秦岭山下的家

西安文学地图:他们曾在西安写作,他们书写西安,也被西安书写

柳青的《创业史》是中国十七年文学中农村题材的代表作,被誉为“经典性的史诗之作”。

柳青创作《创业史》的地方,就在长安,就在常宁宫。

1952年柳青在陕西省长安县后皇甫村落户,身体力行地投入到田间生产之中。

在这个人生阶段里,柳青多年的社会观察与体验最终找到出口释放。皇甫乡农村合作化火热生活,在《创业史》里有着真实写照。

据说柳青写《创业史》时,为了描写当地农妇骂人的神态,站在崖上端了一盆水倒在人家晾晒的被子上,农妇骂他时,他就拿个本子蹲在旁边观察、记录,后来被农妇认出,他这才讲明情况,并赔了一床新被子,由此可见作家对文学的严谨及挚爱。

常宁宫,陕北人柳青在秦岭山下的家,就这样为这块土地上的平凡人们立着历史的传奇。

西安文学地图:他们曾在西安写作,他们书写西安,也被西安书写

作家 柳青

皇甫村及周围村子的人,至今还记得冬天柳青的模样:头戴毡帽,身穿对襟中式布袄,中式裤子,圆口鞋,,他胳膊上常挎个小竹篮子,里面倒放着几个豆油瓶子,站在王曲街上打油买醋的庄家人行列里,没有一个人会意识到他是一位著名作家。

20年后的1982年,柳青的3个子女再次来到皇甫村,面对眼前景,他们思绪万千,写下了这样的文字:

“站在神禾原的崖畔上,我们凝望着巍峨壮丽的终南山,望着山下的蛤蟆滩,当年种上的白杨,参天挺立,稻田纵横,满目苍翠。镐河出了终南山,自东南来,到了原下,转向西流。靠着神禾原,依着镐河畔,从东向西座落着庄稼人的院子,这就是皇甫村”。

柳青在此的写作经历,为常宁宫带来了一种别样的魅力。如今,常宁宫专门设置了柳青图文展室,关中婚俗展、关中农具展、柳青工作室,让更多的人了解柳青,了解柳青文学,了解那个气势恢宏,充满干劲的火热年代。

建国路:一条作家们在穿行的道路

西安文学地图:他们曾在西安写作,他们书写西安,也被西安书写

西安建国路,地处西安古城内东南一隅,清光绪年间俗称小差市,1952年更名为建国路。

解放后,中共中央西北局及陕西省委机关曾设在建国路上。这条长约八百多米的道路,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位于69号的张学良公馆。

“西安事变”期间,周恩来来到西安之后,就是在这里,同张学良和杨虎城共同商议如何解决西安事变的。

而建国路83号的高桂滋公馆,曾是蒋介石移押住处,现为陕西省作家协会所在地。

来西安,如果你想在街上想着能偶遇哪位作家,最好就去建国路。

早些年陈忠实还在作协任职时候,有慕名前来的记者只是在上班时间等待,往往就能“遇”到这些重量级的人物。

西安文学地图:他们曾在西安写作,他们书写西安,也被西安书写

20世纪80年代的陕西作家群。他们曾在西安写作,他们书写西安,也被西安书写。

在绿树成荫的建国路,就像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同事之间的问候,

而在省作协隔壁的张学良将军公馆,是建国路上最引人注目的建筑。

公馆为东西排列三座三层砖木结构西式楼房,四周筑砌青砖围墙,大门开在北墙,正东楼是机关楼,中楼是客厅、会议室,西楼是张学良居室。

从1935年9月到1936年12月25日张学良和夫人于凤至,秘书赵一荻小姐,以及儿子张闾琳及其其他随从人员在这里居住。

西安事变的酝酿、策划、发生、和平解决也都在这里进行。解放后建为纪念馆,供人们参观游览。政治与文学相邻为伴,建国路让人感受到历史的厚重感。

辋川别野:王维的亦官亦隐生活

西安文学地图:他们曾在西安写作,他们书写西安,也被西安书写

曾经隐居在白鹿原之侧辋川的唐朝诗人王维让辋川这座塬有了灵韵。

辋川别业今已湮没。根据传世的《辋川集》中王维和同代诗人裴迪所赋绝句,对照后人所摹的《辋川图》,可以把曾经的辋川别业大致描述如下:

从山口进,迎面是“孟城坳”,山谷低地残存古城,坳背山冈叫“华子岗”,山势高峻,林木森森,多青松和秋色树,因而有“飞鸟去不穷,连山复秋色”和“落日松风起”句。背冈面谷,隐处可居,建有辋口庄,于是有“新家孟城口”和“结庐古城下”句。

越过山冈,到了“南岭与北湖,前看复回顾”的背岭面湖的胜处,有文杏馆,“文杏裁为梁,香茅结为宇”,大概是山野茅庐。

馆后崇岭高起,岭上多大竹,题名“斤竹岭”。这里“一径通山路”,沿溪而筑,有“明流纡且直,绿筱密复深”句,状其景色。

西安文学地图:他们曾在西安写作,他们书写西安,也被西安书写

离水南行复入山,有泉名“金屑泉”,据称“潆汀澹不流,金碧如可拾”。

山下谷地就是南宅,从南宅缘溪下行到入湖口处,有“白石滩”,这里“清浅白石滩,绿蒲向堪把”,“跋石复临水,弄波情未极”。

沿山溪上行到“竹里馆”,得以“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此外,还有“辛夷坞”“漆园”“椒园”等胜处,因多辛夷(即紫玉兰)、漆树、花椒而命名。

辋川是大诗人王维一生中居住最久也最喜欢的一处居所,在这一期间诗人写下了许多优秀的诗章。

王维的辋川绝句,历来为人所称道。辋川生活对于王维的人格特征的形成与创作来说都有着不可替代的巨大的影响。

在辋川以前,王维也曾一度隐居过。

但是不论是洛阳、嵩山还是终南王维都没有做到真正的归隐。早期的王维并没有一开始就与佛教结下深厚感情,即使在辋川时期,他也没有放弃做官。

他与佛教的感情是在他政治受挫折后与日俱增的。

在辋川,他将做官和隐居试着统一起来而使这两种矛盾的思想得到了一种和平相处的状态——半官半隐。

西安文学地图:他们曾在西安写作,他们书写西安,也被西安书写

在王维看来,最好的状态是保持精神的独立性而不必摒弃世事,仕隐可以和谐为一体。

这番对隐逸别样的领悟,使得王维经营了这座距长安不远的郊野别墅园――辋川别业,过起了亦官亦隐的生活,实践了他“迹崆峒而身拖朱绂,朝承明而暮宿青霭”出处相宜的理想。王维与辋川的偶然相遇中有一种必然。

辋川在诗人的眼中是最理想的居住所,因为辋川能满足他“进而做官,退而隐”的内在要求。

辋川的景观多是一些小丘小溪,然而王维却给它们了以很大的关怀。王维眼中的辋川,不仅仅是取乐居住的地方,它与王维的“半官半隐”思想有着某种程度上的合拍。辋川深华了他后来对于佛性与禅的理解,也造就了他的艺术巅峰。

瓜洲村:一个相传杜牧种瓜就得村名的地方

西安文学地图:他们曾在西安写作,他们书写西安,也被西安书写

瓜洲村建于唐代以前。

这里是晚唐大诗人杜牧的出生地,于是便有人说,瓜洲村是因杜牧在此种瓜而得名。

其实,杜牧的祖父,唐朝中期著名的政治家、史学家杜佑已居瓜洲村。

晚唐诗人许浑写有一首题为《和淮南相公与宾僚同游瓜洲村别业》的七律诗,淮南相公就是杜佑。

说明在杜佑前,已有瓜洲村之地名。宋人张礼通过对该村南原上瓜洲墓的考证,也否定了杜牧种瓜而得村名之说,做出了“岂始有瓜洲人居此而名之耶”的结论。

然而不管怎样,瓜洲村都是一个古今闻名的人文村庄。

它不但是杜佑、杜牧的故里,近代,这里还诞生了一位后来蜚声文坛的著名作家郑伯奇。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