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驿站>> 棋乐酒舞

焦尾琴在南唐30年,如何引起了乐曲的兴盛

2019年12月21日 00:51:45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源子好嗨 浏览数:203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一、焦尾琴因运几经辗转到南唐

五代十国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混乱时期,自朱晃(朱温)建立后梁后,自此便引发人们纷纷效仿分封割据,史学评价“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之道乖,而宗庙朝廷人鬼皆失其序。”而到了五代十国中后期,南部地区依据地势优渥,在经济上已经是富庶一方,这些地方隐隐有繁荣的迹象出现,虽然外面的生活依旧水深火热,生活在富庶南方一带的人们,就像是战乱年代被眷顾的幸运儿,屋舍俨然,笑看人生。

仿佛人们耽溺于安乐,就想着跳出“舒适圈”来探究其他的领域。也是这样的原因,南唐就像是五代十国里面一颗闪耀的明珠,这个国家区别于其他国家,在生活、文化、经济里面有一席之地,其中更以礼乐之盛为这个朝代锦上添花。

或许也是这样的原因,焦尾琴再一次眷顾到它的主人。

它的前主人蔡邕在"亡命江海、远迹吴会"时,恰逢在烈火中重生的它,并以明锐的目光将它制作为一张七弦琴,它的音质不凡,但蔡邕遇害后,焦尾琴一直被当做皇家私有物品存以皇家内库,关于这一段的经历,史书并没有大肆渲染,一直追踪到齐明帝萧鸾在执政期间,突然想到还有这么一物,于是便兴致勃勃的宴请当时有名的古琴高手王仲雄弹奏。

王仲雄毕竟识货,拿到此琴之后爱不释手,在连续弹奏了五天,即兴创作了《懊恼曲》进献给明帝。后来几经辗转,落到南唐中主李璟手中,李璟知道后又赠与司徒周宗长女手中,后嫁于他的六子李从嘉(即后主李煜),史称大周后。

“凤箫吹断水云闲”,焦尾琴在南唐30年,如何引起了乐曲的兴盛

二、焦尾琴兴起之势结合了文化的兴盛

自周公演绎礼乐,在经过千年的历史沉淀,尽管之后出现了礼乐崩坏,但在经过了唐朝的繁荣之后,礼乐制度进一步加深,以至后面唐朝跌落历史顶峰之后,北方地区政权不断的分裂,中原地区长期处于一个混乱之中。

这个时代存在许多的割据政权,其中前蜀、后蜀、南吴、南唐、吴越、闽、楚、南汉、南平(荆南)、北汉等十余个割据政权,人们在经济发展上受到重创,经济明显落后盛唐,人人苦不堪言。

而南唐却享受着不一样的待遇。提到南唐,恐怕大多数的人们都会想到李煜国主被软禁在此地,那一首首肝肠寸断的诗句,有悔不当初的“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有看淡世间的“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

南唐地处富庶江南一带,在其他国家征讨外战的时候,南唐的经济却在悄然发展。可能南唐地处江南一带,融合了南唐整个花间词的精髓。南唐的存在,在缭绕如烟的中国历史长卷中绝对称不上有任何稀奇,但它当时的经济水平、政治演绎、以及礼乐兴盛,足以给人深刻的记忆,仔细研究这一段历史,你会感叹它的存在是如何的光怪陆离。

可能因为如此,在格局动乱的年代,南唐的子民更有能力在音乐上发生造诣。

焦尾琴的出现,无一不是一种对音乐的催化剂。

“凤箫吹断水云闲”,焦尾琴在南唐30年,如何引起了乐曲的兴盛

所以焦尾琴所引起的乐曲兴起之势,总是带着几个必然。

(一)南方文化与北方文化的交流

南唐的经济相对富庶,烈祖李昪在还未为人臣的时候,他对杨氏旧臣竭力怀柔,另一方面则大力招徕、奖拔北来士人,这其中就有韩熙载、常梦锡、马仁裕、江文蔚等,他们济济一堂,都在此时聚集于他的身边。另外,江南旧臣有宋齐丘、冯延巳、冯延鲁、何敬涂等,在触合了北方人与江南人两大势力,南北方的文化陡然新盛起来。

在者,对内他积极采取老子“无为而不知”为南唐子民谋取安逸,对外他对交战国家冷眼相看,不随意掺和,他一系列的举动,符合南唐发展的趋势。

这些政策,进一步让人们更好的安居乐业,整个国家的经济逐渐安稳下来,焦尾琴作为一个乐器更适用于这样的环境,乐曲的创作还缺这一个装载它的容器。

“凤箫吹断水云闲”,焦尾琴在南唐30年,如何引起了乐曲的兴盛

(二)文人地位的提高,承载了乐曲创作的容器

烈祖李李昪在建国之初,便设立了太学。升元四年(公元940年),又于庐山白鹿洞建学馆,置田供给诸生,为文人解决了后顾之忧,南唐宰相严续初说:“以不学见轻同列,遂力教子弟、诸子及孙举进士中科者十佘人”。所以可以看出,南唐士大夫对子弟教育的重视,以及对科举崇重的风气已兴。

南唐的科举制度基本沿袭前代,官办学校如太学、国子监所属各类学校,以至于后期推广,在南唐在境内各个地方官办县学。

南唐科举实行的科目相对其他国家来说是最完善的一个,其中就有进士科。据《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六宋太祖开宝八年二月:“江南知贡举户部员外郎伍乔放进士张确等三十人,自保大十年开贡举,讫于是岁,凡十七榜,放进士及第者九十三人。”不过,书中所列数字未必准确,但可以从侧面看出,整个南唐的社会风气,还有在《南唐书》卷三《后主本纪三》云:“命户部员外郎伍乔于围城中,放进士孙确等三十八人及第。其所施为,大抵类此。故虽仁爱足以感其遗民,而卒不能保社稷。

以上的种种都可以看出,南唐是多么看重文人。

这些文人也不辱使命,一面学习孔孟之道修身治天下,一面沿袭文人对新鲜事物的热爱,其中对礼乐文化有为瞩目,这些文人在宴请同僚或者好友时,常常要有歌舞作伴,其中不乏一些文人志士创作的曲目,在宋人陈旸《乐书》中有记载:“请乐尽于开元初,十部亡于僖昭之末,流及五季(五代),惟宴乐饮曲存焉。

“凤箫吹断水云闲”,焦尾琴在南唐30年,如何引起了乐曲的兴盛

(三)乐理机构的完善,乐曲创作的必备

由于五代期间,政权变更频迭,在之前,往往前一个国家的礼乐制度尚未建成规模,就被后一政权所取代,而一个国家在建国之后,面临的便是由于政权更迭频繁,导致了乐工难寻,宫廷雅乐、宴乐这些更本没有人懂,所以,这些国家便是参照他们的前一个国家——盛唐。

南唐再建国之初,基本沿袭了盛唐的礼乐制度。

如前所述,南唐的乐工舞郎,多教坊伶人、工师乐器等事,因久废不可卒备,且设九部乐,用教坊伶人,其中的文舞二舞、鼓吹、熊罴等皆保存了唐代雅乐的仪式特征。据《旧五代史》 记载:甲申,车架入内,御文明殿受朝贺,用唐礼乐。

在唐代教坊音乐是一些不入流的乐府机构,而当时负责宴饮享乐的歌舞多半是由教坊操心。五代时,《霓裳羽衣曲》仍在流传。《旧五代史》卷一四四《乐志》记:“然礼乐废久,而制作简缪,又继以龟兹部《霓裳法曲》,参乱雅音。”

“凤箫吹断水云闲”,焦尾琴在南唐30年,如何引起了乐曲的兴盛

三、焦尾琴遇上了懂琴的知音,乐曲成为家常便饭

历史上大周后闻名于世,不仅仅是因为她是李煜的第一任妻子,更有她与李煜二人皆是通才情,两人也是纷纷喜欢精通音律。大周后在抚焦尾琴的时候,对她这种音律极为敏感的女子而言,能得焦尾琴,无一不是锦上添花。

她懂琴,视琴为知己,亦如伯牙舞琴,钟子期听之,其中最让人动心的便是,后主李煜雪夜畅饮,娥皇纤手轻捻,举杯请后主起舞,娥皇随口吟唱,挥笔而就,促成《邀醉舞破》,演绎乐谱《恨来迟破》

这两首曲目,在当时的南唐尤为兴盛。

因为听闻《霓裳羽衣曲》背后凄美的爱情故事,这段曲目是唐朝大曲中的法曲精品,可是在五代时,因为兵荒马乱中失传。李煜曾派人四下搜寻到残谱,叮嘱南唐的宫廷乐师要好好修缮,但结果总是不尽如人意。大周后日夜考订旧谱谬误、增删调整,整理为一首新曲,兼具乐器弹奏,仿佛看到了李隆基和杨贵妃的爱情故事。

然而,在公元975年,南唐李后主被宋军围困在金陵,在面对粮食乏兼具士气低落的状况下,11月12日,北宋曹彬大军三面攻城,南唐五千兵尚能拼死一战,可是延续到27日,宋军破城,李煜奉表投降,南唐遂亡。

后主李煜在押解到汴京的路上,一遍遍唱着《霓裳羽衣》来遣释心怀 ,可是一切物是人非,南唐的盛景还在旧日,唯有那流传至今的乐曲似乎在诉说的往日,可惜,纷纷水中游,岂是当时鱼。

可惜焦尾琴在南唐覆灭之后,被收藏在宋代的皇库中,沉淀了厚厚一层尘土。

参考资料:《资治通鉴》《旧五代史》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