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驿站>> 茶花香道

香回炉上烟:揭示宋士大夫的生活

2019年11月28日 12:00:00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源子好嗨 浏览数:373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中国的香薰的文化源远流长,自周朝周公演绎礼学,香料便随着古代的贵族所学的“六礼”而渐渐发展,而种种香料所展示的,不仅仅只有君权专政的权力和身份地位的象征,更甚香料散发的芳香使人从生理上产生美好的感觉,更多的寄寓人们精神上的追求。

早期的用香多出现在皇宫贵族里,其实简单想来,古代君王要巩固王权,让人们从心里臣服“君权神授”这一信仰,方方面面王室子弟都要体现不一样,而香料的制法繁琐复杂,自然归为贵族所有,平民和奴隶是没有资格享用,更不能僭越。香文化始终作为一种奢侈品,带给人只有那虚无缥缈的一缕缕炊烟,终究梦幻与迷离。

唐朝的时候,相较于魏晋南北时期,唐朝较多使用的香料都是本土的香木、香草,主要有兰、蕙、椒、桂、萧、芷、茅等,使用香料的方法包括焚烧以祀神、佩带、煮汤、熬膏、制酒。而在宋代的时候终于进入了一个高峰时期,和礼学一样,香料也飘进寻常百姓家,香料不再那般缥缈,从宋代的史书到明清小说的描述都可看到这一时期,香的配方种类随着时间的积淀不断增加,百姓也可以在家里焚香,可能是这样的原因,中国的香料再这里得到空前绝后的进展。

香回炉上烟:金樽燃烧的香料,展示了一个怎样的宋士大夫的生活

宋代的香料和熏炉区别于其他朝代的形制,香料的细腻淡雅和熏炉独特的形式,共同所阐释的意蕴言犹未尽。自古儒学提倡的“学而优则仕”在宋代得到朝廷崇文抑武的好国策,他们也可以和天子一同共治天下,这使他们获得了极高的社会地位。但文人天性既想积极入世,又一面崇尚纵情山水,而他们所共有的风雅,在香料这一事情上,将熏香文化遍及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当时,“红袖添香夜读书”是文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风雅趣事,据唐代冯贽《云仙杂记》记载,柳宗元得韩愈寄给他的诗,首先要先蔷薇露灌手,然后焚香才可能读书,而他也自我调侃:“大雅之文,正当如是 。”

从这里可以看出,唐代的香料还相对来说有点紧缺,香料对于士大夫还是一种奢侈,而到了北宋,由于香料充足可以官民共享,再加上香具制作精美,社会各个阶级的人陶冶情操也不再是熟读四书五经,正如《梦粱录》所说“烧香、点茶、挂画、插花,四般闲事,不宜累家。”所以这些士大夫在闲暇之余充分体现了人的审美追求,陶冶情操的方式也渐渐转入到制香,在香历史上著名的三苏之一的苏洵在他的文献中药体现:

捣麝筛檀入范模,润分薇露合鸡苏。

一丝吐出青烟细,半炷烧成玉筋粗。

道士每占经次第,佳人惟验绣工夫。

香回炉上烟:金樽燃烧的香料,展示了一个怎样的宋士大夫的生活

唐代的士大夫在生活中各个地方都有所体现,诸如饮食、焚香、熏香、佩香、沐浴、待客等日常生活中的许多方面都会用到香料,相对于北宋的士大夫香料对于他们已经成为不可缺少的常物。

不过两个朝代的士大夫都特别喜欢饮香料调制的药酒,这两个朝代的士大夫纷纷效仿,对各种香料如数家珍,当时的医学著作《太平圣惠方》、《圣济总录》等详细的记载了各种各样的香料药单和其治疗方法,不同的配方在对和气血、辟外邪……等方面都有着很好的保健效果和医疗作用。

有一个不成文的记载,便是描述了这一段时间人们对于香料的喜爱,传闻在宋真宗赵恒期间,太尉王文正体虚身体多病,于是宋真宗便面赐给他香料调制成的药酒,而王文正在喝了之后,不知道是不是这药酒的原因,当时饮完就觉得身体安健了不少,这虽然没有文献资料考证,但是足以看出人们对于酒加香料方面的疗效的深信不疑。

在唐朝以来人们对香料的逐渐的学习,在宋代的时候士大夫开始整理和合集香料的专著,如李日方等编修《太平御览》专辑“香部”三卷 ,专记香料及其典故,还有洪刍《香谱》等等。

在这些只是的相承和长期的积累中,士大夫也热衷在茶中添加香料 ,茶香加上香料的滋味,所谓“茶有真香,加以香气”,二者相辅相成,通过独特的配料,茶香和香料二者都不掩盖其中的味道,反而更加增加了入口的香味。当时有名的“经进龙麝香茶”“孩儿香茶”等这些香茶,备受这些士大夫的追崇。

香回炉上烟:金樽燃烧的香料,展示了一个怎样的宋士大夫的生活

传闻在居室中焚香薰香,可以使整个房子芳香宜人,可以消除浊秽之气 ,焚香薰香作为当时一种既奢侈又雅致的享受,不光在深受天子和妃嫔的喜爱,当时流行的“君民同乐”,士大夫当仁不让,宋真宗期间士大夫梅询喜欢焚香薰衣,几乎到了如醉如痴的地步,文献有记载:

每晨起将视事,必焚香两炉以公服罩之,撮其袖以出。坐定,撒开两袖,郁然满室浓香。

在宋神宗时士大夫赵扑也有这一嗜好,神宗时贤吏赵扑也有这一嗜好:

赵清献公好焚香,尤喜熏衣。所居既去,辄数日香不灭。

香料的发展也带着一整套的器具的蓬勃发展,焚香的器具也各式各样,为便随着生活中不同场所的用香的地方,器具也可大可小、可圆可方的发生着形变,当时士人焚香便采用着一种类似于蟾蜍的器皿皿:“有玉蟾蜍一枚,皤腹中空,每焚香置炉边,烟尽归腹中,久之冉冉复自蟾口喷出……

在社交聚会时,不管人多还是人少,士大夫都普遍喜欢焚名贵香料,当时有名的香料不光是身份的象征,而且焚香又能让整个房子香气缭绕,士大夫张功甫举办的“牡丹会“,在这次中宴会中,他大肆焚烧大量香料 ,整个环境都充斥着香气缭绕,来客纷纷感觉进入到一个仙游的飘渺世界,从中也可看出 ,围炉吃茶熏香,弹唱至深夜普遍都是当时士大夫家营造情趣的生活场面。

香回炉上烟:金樽燃烧的香料,展示了一个怎样的宋士大夫的生活

士大夫对香的迷恋逐渐雅集成风,在他们所着装的官服上面,清一色的挂着銙带,唐代借鉴蹀躞带设计出等级有别的服带制度,用玉、金、银带板装饰腰带,名为銙带以区别官阶等级。

北宋建立后,确立了新的官员服带制度,是当时士大夫的所求,他们的銙带上面也佩戴者各种香料制作的香囊,他们乘坐的车上用藕丝连好螭做成锦囊,在车的四个角分别各有一个,当时用作佩香的龙涎香是诸香最珍贵者 ,传闻此香,车马驰过 ,香烟如云 ,数里不绝,尘土皆香。北宋倘若有哪位士大夫可以配之,足以充分说明他的尊贵。

以上的种种,来不及士大夫所寄情的“寄钟观玉”,史书记载观玉方寒夜读书,不光可以使遍室俱暖,而且还芳香袭人,所以当时的士大夫普遍的心愿便是在寒夜里佩香读书,提神醒脑是小事,关键此香最能体现了文人的风雅。

他们也将香料研磨成粉,加在笔墨中,当时最有名的便是在砚中加入古松烟末,毛笔要浸泡麝香,此二香共同写出的来,卷卷残留香气,或许正是他们孜孜以求对香的执着,一批文人闻香悟人生,留下了许多可以与唐诗“香”媲美的不朽词句。

香回炉上烟:金樽燃烧的香料,展示了一个怎样的宋士大夫的生活

比如李清照的《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在如周邦彦的《苏幕遮·燎沉香》

燎沉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风荷举。

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一个时代存留着一缕香气,在星星点点的梦幻中,远处的金尊正浸染氤氲着馨香缭绕,岁月流转,时间荏苒,此去经年,就算多少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在宋朝的香文化中,演绎着前世今生的繁华。

参考文献:《宋史》《旧唐书》《全宋诗》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