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三秦回眸

泾阳泾惠渠前期的宣传

2019年12月09日 09:09:29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泾河文化研究 浏览数:247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自进入明清以来,利用泾河水源进行灌溉越发的艰难起来,广惠渠的工程之难远超以前,投入非常大收益却十分少,渠开数年就有人提出要一劳永逸解决利用泾水灌溉问题,那就必须凿妙儿岭,打通吊儿嘴。明代后期居于引泾下游灌区的三原与高陵县令从地方利益考虑就提出了要从吊儿嘴引水,才能保障引泾下游得到充足灌水,但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实行。清代龙洞渠则采用拒泾方式,仅利用张家山有限的泉源,灌溉面积急剧缩小,其最盛期也仅十万余亩,待到清末工程失修毁坏,能够得到水源的土地则只数万亩。用水矛盾突出,清代有人再次提出从吊儿嘴施工,引泾河水灌溉,同样由于政治环境、经济、技术等原因也没有实现。

到了民国初年,打开吊儿嘴以从更高位置取水则成了社会各界的共识,人们的热情与希望再一次被点燃,与前几波的不同的是,在这个时期有了较为现代化的机械、技术,而且还有了外部力量的介入,曾经被妖魔化长着蓝眼金发、白皮肤的外国人来了,还带着神奇的手段,似乎吊儿嘴引泾工程马上就可以开工。

提到民国初年引泾工程的准备与开始,不能不提到进入到20世纪以来的两次旱灾,分别1899年开始至1901年的旱灾和1920年至1921年的旱灾,这两次旱灾范围之广、受害之严重十分少见,尤其是辛丑年旱灾陕西省饿死灾民达数百万之剧,1920年旱灾稍轻于上次,也得到系统的救济与帮助,泾河流域渭北灾害程度略浅。而且还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渭北流域基本处于民国初年陕西靖国军统治时期,这些革命者如郭希仁、于佑任、胡景翼、高又明、柏堃等,他们多出生、成长于本地,深知水利对于地方发展的重要性,所以也就会极力促成水利工程的建设。

在灾难时期,1921年统一组织的陕西义赈总会,向陕西省以外部,甚至是外国宣传陕西灾情,呼吁众多善男信女捐款助赈,以助陕西渡过大灾。关于三原县成立陕西义赈会事有高士蔼所著《泾渠志稿》中有载:“适值三原组织陕西义赈总会,向中外慈善家募赈后,十余万元,应分渭北十一县……”,通过有关资料,所余应该是十四万元。赈款在灾后迅速被渭北士绅应用到提高对于灾害的抵御能力方面,即修复引泾工程,以期恢复郑白旧颜。如何恢复,恢复到什么程度,渭北的很多士绅和靖国军内容达到一致,即在泾河原渠口上游更高水位处打开吊儿嘴,实现旧日愿望。当然这一点钱远远不够,所以就很有必要从政府或是民间获得资金,为了让人更多的了解这项工程,新成立的渭北引泾水利工程委员会(局)马上开展宣传。

“会时势趋进实利,中外人士,间有开吊儿嘴之议者,予窃喜与高又明计议,以泥沙摹塑吊儿嘴与龙洞渠上下地形,标明吊儿嘴之易开,龙洞渠之易修,置三原善堂,俾众目共睹,惹起群策群力,众擎易举……此民国十一年事也。”(《泾渠志稿》 1935年 )

“同年,渭北水利委员会成立,会址在东关善堂。李仲三任主任委员,李仪祉为总工程师,李寿亭任委员主持日常工作。委员会将泾惠渠工程规划制成沙盘和挂图展览,参观者络绎不绝。(《三原县志·大事记》)”

沙盘形式的宣传形象直观,易于为人所接受,依上文推测做沙盘所依得的数据只能是郭希仁在1919年测量结果(并没有资料支持),或者也仅是一种示意性质的沙盘。1922年李仪祉刚回陕任职,对于张家山的测量尚没有完成,所以它的科学性有待于进一步提高。不过这个工程给灌区人们描绘了一幅非常美好的前景,原来自古就未得水源的北塬也被重新划到了灌区范围,自然受到平原地带和塬区民众的支持。

“十一年夏(1922年),仲山躬亲邀请(李仪祉)归陕,就水利分局职……各工程启其端……”,李仪祉回陕之后并于1922年到1924年在李的主持下开始渭北地形测量及泾河深谷的详测工作,为引泾水利工程做准备。测量工作进行时得到义赈资金的支持,“1924年12月31日华洋义赈会的《工程简明报告表》,明确指出该会资助了渭北水利工局一万五千元,用于渭北水利工程测量购买仪品、以及测量队职员夫役薪金开支等项”《华洋义赈会与泾惠渠工程》。1924年吊儿嘴引泾工程的测量与设计均告完成。

李仪祉先生考虑要在陕西发行水利公债,必须开始更为广泛的宣传,从渭北各县的乡间至省城,或印发资料,或做引泾工程模型,印发图片等,以期让更多的人了解支持新的水利工程,现在一般的引泾史料资料仅记载1924年准备打开吊儿嘴的宣传,与1922年高士蔼等人的宣传多半混淆,或记载只有第一次,或只有第二次,大多合二为一,错之大矣。

《一代水圣李仪祉》说道:“当时李仪祉提出了‘打开钓儿嘴,遍地都是水’的口号,编印了中英文《陕西钓儿嘴水利工程概况》的两本小册子,将引泾工程规划做成模型、照片、图表,在西安亮宝楼(南院门原陕西省图书馆)举办展览,广泛宣传,并在灌区各地巡回展出,进行动员。参观者无不为宏伟的规划和精巧的设计而鼓舞。李仪祉的引泾工程模型使用纸浆泥制作,约一米宽,只用两个人就可以抬动。他让人把模型抬到三原县政府进行宣传,然后又抬到各乡镇让大家参观.渠道建成后,前来参观的人也是首先看模型。有一次,李仪祉陪同一个名叫白隆的外国博士来参观,李仪祉在模型前给他介绍情况,白隆博士连连点头称好,对渠系布设表示赞赏。”

“13年(1924)冬,西安举办“渭北水利工程设计图片展览”,提出“打开吊儿嘴,遍地都是水”的口号。”《泾阳县志·大事记》

“十三年测划完成,编成报告书,就勘测结果,拟定计划,为洞通仲山,筑高坝于钓儿嘴……以补足之数,盖虑河道刷深,进水渠口,代须上移预为经久计也,先生远识,人所不及。后虞文字宣达不易晓,嘱诚依计划,监制仲山工程全部模型,供西安渭北各处展览,见者多了然。”(《陕西兴修水利之回忆》段惠诚)

经过两次的宣传,吊儿嘴引泾工程深得民心,广受中外热心人士重视,似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工程款到位,就能马上开工。李仪祉先生向当时的陕西省主政者刘镇华、冯玉祥先后求助,却无果而终,华洋义赈会认为必须以陕西省名义进行担保的做法本无可厚非,可新、旧军阀眼中只有地盘与军队,谁也肯用心水利事业发展地方经济,吊儿嘴引泾工程就这样被搁置下来。到了“十八年馑”时,又一次重演前两次的旱灾,甚至更重,死人更多,关中数百万普通人口的损失,其中据可靠资料记载至少有三百万以上的人死于饥饿,从这点来说与其说是天灾,不如说是人祸更为确切。

参考资料:

1、《穿越神秘的陕西》 尼克尔斯 史红帅译

2、《泾渠志稿》 高士蔼

3、《工程简明报告表》华洋义赈会 1924年

4、《陕西兴修水利之回忆》 段惠诚

5、《三原县志》新版

6、《一代水圣李仪祉》

话说泾阳:泾惠渠前期的宣传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谙于水利的泾阳富商——王桥头一撮毛 下一篇:泾阳谷口书院今何在?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