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三秦回眸

话说泾阳:从海角寺到水利会馆

2019年11月29日 17:05:59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泾河文化研究 浏览数:239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海角寺位于泾阳西部现王桥镇和桥底镇相接之处,其具体地址只能向遗老打听,且也众说纷纭,很难有一个确定说法。从历代县志记载来看,其大致位置位于社树村东门以东,怕也有一点距离。桥底现扶托村以西,从扶托村名来看,应该是"佛陀"的音变,如果这个假设成立的话,海角寺其位置就应在这个村或是村以西的位置。据记载海角寺有唐代遗物石幢,上刻有佛经。

海角寺内有唐代石幢,其发端至少在唐代。据明《嘉靖泾阳县志》记载:“海觉寺在县西北四十里,内有石幢唐人书弥勒经。”其寺在元朝或明前期很有一番非凡气象,明代后期泾阳社树人刘灏所写《募修海角寺序》里说道:“里之老人每言吾里,当前朝极盛时,其屋庐之繁,第宅之华,园林亭榭之美丽独甲于一邑,而此寺之得以其余财,以崇其殿宇,而侈其佛事者亦甲于他佛。”元代景象随着时日,不复以前,其寺渐至毁圮。所以明后期嘉靖年仅存其目,其文甚简:“海角寺,在县西北四十里,僧道林、惠通、惠满重修。”

刘灏对于此次重修目的也说的十分清楚,“若夫因果之说,儒者弗道,余固不敢以惑人也。”儒者不信佛,而此寺在北明代北峪里的真正作用是:“尝阅邑乘,邑之以里计者凡四十有四,而里各一寺,海角者,则北峪里寺也。”在封建社会中,寺庙是一个重要的教化场所,在其内可宣教当政的政策,皇帝的隆恩,所以“里各一寺”,在寺中“我先人所尝聚会、憩息于此焉者。”清代县志记载海角寺为宣教场所,和人们今天的村委会功能有一点相似。

话说泾阳:从海角寺到水利会馆

泾阳张家山历代引泾石碑 源于网络

到了清代末期,由于清代龙洞渠岁久失修,灌溉面积日减,于是该渠由原来纯官方管理变为民间管理,海角寺就扮演了重要角色,在清代陕西巡抚魏光焘所撰《重修龙洞渠记》碑刻中写道:“立各县渠总,以专责成。设立公所于海角寺(现社树村东,民国已废),以便会议。酌定章程以垂久远。每年夏秋,由泾阳水利县丞会率泾阳渠总,就近督同额设水(夫)。按月三旬,勤刈渠中水草。九月之望,各县渠总,会集公所。”由这段话可以看出海角寺此时成为龙洞渠管理局的办公处所,每到固定时刻,泾阳县水利县丞就率龙洞渠长、斗长等人到海角寺就龙洞渠各段工程的情况进行碰头开会,渠长、斗长汇报渠损坏情况,以及由县丞及渠长安排各阶段任务,及时予以修浚,至于渠里及沿岸的杂草等自然也会在这里做安排。个人揣测之所能放渠务公所到海角寺,恐怕与当时管理者是王桥人有关系,也因为龙洞源头在王桥,据《宣统泾阳县志》和《泾渠志稿》记载,当时龙洞的管理者是王桥东街人于天赐、社树人姚秉圭(姚介方),其二人为正副渠总,又为王桥地面上有名富户。他们在清末重修、日常维护龙洞渠的时候也出钱、出力,对于工程进行全程监理。县志上记载龙洞渠工程余款及各官绅捐款也委托于天赐发商生息,其中在宣统志有一段资料极为重要:“计二千六百余丈,收鸣玉泉水入渠,筑隄丈二三尺,未几冲决如故,筹抽皮坊在渠洗皮一张纳银三厘,每年约得银四百余两,委监渠干绅天赐经理生息为岁修费。”在高士蔼所著《泾渠志稿》所载中甚为详细。

话说泾阳:从海角寺到水利会馆

中华水利会馆 黄卫涛

话说泾阳:从海角寺到水利会馆

中华水利会馆内部 成存义摄

海角寺做为渠务公所大约在清代延续了一段时间,待到了民国1922年龙洞渠管理局成立后,社树人姚秉圭成为龙洞渠管理局首任主任:“统管全渠事务,并于当年颁布《龙洞渠管理局泾、原、高、礼水利通章》。其时各县亦设龙洞渠管理局隶属泾阳县。”各县都有龙洞渠管理局,其实和清代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清代龙洞渠即施行分希管理,除渠首工程修浚需要各县共同参与之外,各县应该负责各自区域渠段一般性维护工程。而民国龙洞渠各县均有管理局,其职能与前大略相似,只不过要服从泾阳龙洞渠统一管理。这一时期,泾阳县城应该有机构存在,但社树海角寺的公所功能并没有完全被废弃。这一点可以从后来“水利会馆”的出现可以得到体现。

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海角寺或是处久失修,或者距离村庄、街道较远,不方便的缘故,据从社树村民的回忆,后来姚秉圭又从族人手里以三百元购买清代住宅一所,其位置现位于社树村中,处东西路上,北可直达社树城北门。当时人俗称“水利会馆”,这里是泾惠渠未得修建之前处理龙洞渠事务的处所,当然也有人说是李仪祉从社树姚家大户中购买,用做修建泾惠渠的工程指挥部,但从其名称来看,似乎在修建之前被购买,只不过龙洞渠管理局为后来泾惠渠管理之前身,且龙洞渠管理局也属于当时陕西省建设厅领导,李本人时任建设厅长职,所以也可以说是李仪祉从社树人手中购买。

在泾惠渠修建期间,“水利会馆”成为引泾办事处,据说当时王桥镇的第一部电话就拉到了社树,后来泾惠渠修成之后,在社树村北高泾惠渠第一个分水闸,时称“两仪闸”,闸下为泾惠南干与北干渠,其南又为第一退水渠以调节泾惠渠水量,以防洪水毁渠。位置十分重要,所以“会馆”就更名为泾惠渠社树管理站,直到建国以后泾惠渠重新改建时,社树管理站才完成了它的管理职能,做为一般性古代民居与工程遗物而存在。

海角寺已然没有一点存在的痕迹,湮灭于历史长河之中。“水利会馆”也是墙倒屋圮,将渐成一个历史的名词存在,虽然上世纪泾阳县政府在“水利会馆”前立了一个石碑,把它视做文物古迹,但也仅仅立一碑而已。数十年已过,“会馆”这所数百年的建筑,承载了龙洞渠与泾惠渠部分管理的古建,也将与海角寺一样成为土灰,邑人刘灏修海角慨然“因而新之,使不至于废坠,以示我后人亦仁人君子之用心矣,维桑与梓,必恭敬止。”写此文,唯望新时代的我们不要因为怠惰,因循,而使文化传承被割裂。

2016年5月12日晨

参考书籍:

1、《嘉靖泾阳县志》

2、《宣统泾阳县志》 1913年

3、《龙洞渠管理局泾、原、高、礼水利通章》 1922年

4、《泾渠志稿》 1935年 高士蔼所著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泾阳谷口书院今何在? 下一篇:郑国渠地神秘消失猜想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