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三秦回眸

泾阳清末理想中的商业专科学校

2019年11月26日 07:03:58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泾河文化研究 浏览数:211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清末光绪年间,泾阳西北乡曾有人谋划建立商业专科学校一所,用“商战”提振陕西经济,用来抵抗帝国主义商业侵略。这个人就是泾阳巨富柏子余,当时人称泾阳第一巨富。柏子余(1839—1903年),子余是柏森的字,其名为裕,后改为森,原泾阳县西北乡人(现泾阳桥底镇柏家村人),是泾阳辛亥革命元老柏筱余的父亲,柏筱余多为泾阳乃至陕西研究者所熟悉,但柏子余的资料却少之又少。桥底镇柏家是明清以至民初的巨富,在泾阳当地人俗称“大簸箕柏家”,传说每年收入的银子用簸箕一下一下往家中拿,家财多达百万。是否有百万没有确切的数字。但柏家也算是泾阳西北的商业帝国,它的生意遍布大江南北,分布在川、鄂、沪、苏、浙、京一带。据《陕西人物词典》记载,柏家最早兴起于明代,是江南有名的布商、典商和钱商,他的祖上叫柏筱陂是陕西布商的领军人物,至今在江南仍有许多挥金如土的传说,人称“活财神”,所居之地是苏州的唐市镇唐园。“清乾隆年间,唐市人倪赐所纂《唐市志·园亭》曾记述柏园为‘天启时柏小陂辟’及‘园内池台假山林木之胜与园主会客宴请之乐谷’。

泾阳柏氏如姚、于等商业大族延及数百年,然则柏家依然为泾阳首富,到清末柏氏在政治上兴盛起来功勋最大者却是柏子余,据墓志铭言:“三代以公贵 皆赠如例,公由岁贡生议叙郎中衔,中书科中书,以刊书功特旨赏加四品衔。”他和泾阳县同时代其他富商一样,同样是身兼商人、慈善家、热心的文化人各种身份,清末《宣统重修泾阳县志》记载:

话说泾阳:清末理想中的商业专科学校

《泾献文存》

“柏森,贡生,原名薰,勤俭善蓄,富雄於乡,而一介不妄费,遇义举则芥视千金。光绪三年捐赈三千九百两周恤附近七村,十七八年捐赈银一千一百两,捐修仓圣忠孝节义三祠,又修涂公祠,捐银七百两造渡船,施麦种、筑桥修路建仓设塾,有益乡里悉为之。刊有用书四十一种。”清末地方志重点记录柏森的义举,并大加称赞,可这种记录太过于概括,无助于人们对这位慈善心肠的商人做进一步的了解,通过查阅他的同乡后辈柏堃编辑《泾献文存》所录《柏子余墓志》记录则十分详细,记载了他的家世、交往、简略的言行,能够使我们重新认识清末西北乡的这位乡党。在墓志中有大义量文字与县邑史志一样记录了赈灾、架桥、铺路等善举自不必说,但墓志铭中最重要的却是侧重记录他思想的文字,很值得研究,值得详加分析,现简录如下:

1、刊正学有用书籍四十一种,共二百六十八卷 与夫设义塾,施茶水、棉衣、药材及赒助葬埋、婚嫁之费,不胜枚举。

2、近又感慨时事,欲振工商之业为富国之谋,闻邑内有造纺纱机者,即假之金以成其器,且欲多佽助使专其业。

3、又欲在本乡设一商务学堂,聘洞悉商情者为之师,取中外理财诸书,撷其精华编为教科书,辅以现行商报,俾欲习商子弟肄业其中 以扩见闻而增智慧,庶保吾秦之富而收其商权. 惜皆有未逮焉。吾邑富室多起商贾. 鄙吝之习尚少,皆不免于骄奢,亦有心欲为善,惜不知善为何事. 修淫祠,演戏剧,饭僧道,设斋醮,施恩于土木偶,乞福于无何有之乡,以为是所以为善也。甚惑也!公居家勤俭,不妄用一介,椎义举则芥视千金。设假之以年,吾陕工商业不将于此而兴哉!

以上几段文字基本可以将柏森的人生说得较为周全,除了部分的义举如慈善、刊书等外,但他“闻邑内有造纺纱机者,假之金以成其器,且欲多佽助使专其业》”以及想要创办商务学堂的行为则很有研究的价值。用现代的眼光来看,虽然他是一个商人,却以传扬文化为已业,刊刻书籍将“关学”发扬广大;虽然接收的是传统的儒学教育,却思想维新,引进新机器,并以提振民族工商业为己任;虽然生活局于我国西北一隅,却能顺应历史潮流,提出商战兴国的思想。要知道“商战与商权”近现代意味的词语虽然最早出现在南方,大约兴起于二次鸦片战争前后,但对同时代的居于西北一隅的泾阳县还是一个很时髦的词汇,柏森能关心时局接受新思想,顺应历史潮流,实在不能以传统商人待之。非常可惜的是柏森没有将他的思想系统的整理,我们现在看到的文字是他的乡党杨蕙所写。

杨蕙先生是近代泾阳维新思想代表人物之一,主讲于泾干、瀛洲书院,专注经世学问,终生致于泾阳教育。年纪略小于柏子余,二人又为邻村,素有交往,相知甚深。故墓志铭所述当为柏子余的真实想法,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杨蕙的思想。柏子余明确提出“欲振工商之业为富国之谋。”并欲在西北乡“设一商务学堂”,还要“取中外理财诸书,撷其精华编为教科书”。这在泾阳西北乡也并非偶然,与泾阳西北浓厚的商业风气有关,据宗鸣安先生《陕商入川记》记载,相距柏森所居之村数里外的社树村姚家,在同时期就有人专门为当地的青年人进行初级商业培训,做入川经商的准备,其讲稿为《入川生理备要》。不过这个培训班和柏森的商务学校相比,还是有着较大差距的。

另外,柏森商人身份自然要走北创北,哪里有他的商号哪里就有他的足迹,在南方经商的过程之中,既能看到感到外国商品对于中国本土商业的冲击,瓦解中国自然经济之后所带来的民族危机;也能看到由于东部经济的发展,其商品对于东西部地区传统商业的冲击;更能感触到社会正处千年未有之奇局,将会大变,并接触到最新的商业理念和商业思想。

柏子余是近代“泾阳巨富”,其眼光并非只局限于商业领域,所交往也并非商人身份的同行。经商之余既刊书籍以宣扬文化,更能和也杨蕙、柏子俊(景伟)、寇允臣、刘焕唐(古愚)一类具有维新思想的“革命”人物深交,这些人的思想加上他本人的阅历结合起来,也就促成了他借商战兴陕兴国思想的形成。

此时的柏子余已然不是一般的商人,他的目标不是简单的挣钱生利,而是将他的工商业与国家命运、陕西省的经济发展放在了一起,虽然表面上他的商号遍布川、陕、甘及大江南北,但有如此胸怀的商人本就与众不同眼光与境界。基于国家的积贫积弱,基于泾阳的废墟重建,提出“商权”“商战”,以具有现代思想的商战重振陕西。从这个角度出发,墓志所提到的”商业教育“已具有近代商业兴国色彩,如办专门的商业学校,开设专门的商业课程,创立产商业报刊,从而“俾欲习商子弟肄业其中 以扩见闻而增智慧,庶保吾秦之富而收其商权”。

很可惜,在清朝末期陕西灾难重重,天灾人祸接踵而至,变革的年代却因他的早逝,理想未来得及实现,素富商业传统的泾阳西北乡也没有建成商业学校,无论是对于柏子余个人,还是泾阳西北乡的商业团体都是一大损失。“慨商战之最剧,用贫弱我中夏方欲起而与角,天胡年之不假?乌虖,噫嘻!环顾吾俦,羌曲高而和寡。畴克继公而起乎。

参考资料:

1、《宣统重修泾阳县志》

2、《陕西人物词典》 雷和平

3、《陕商入川记》 宗鸣安

4、《泾献文存》 柏坤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贝克桥——敬仰一座为了纪念一个外国人而修的桥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