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三秦回眸

民国华洋义赈会在泾阳

2019年11月20日 06:58:25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泾河文化研究 浏览数:176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民国时期泾阳县大多数人都知道华洋义赈会这个慈善组织,今天的陕西省水利博物馆明确写道那条最为有名的灌溉工程修成离不开它。可是很少有人知道实际上在泾阳华洋义赈会远不止给水利工程捐了钱,在水利工程方面还有很多不为所知的事情,同样它在灾后泾阳经济恢复还做了许多有益于人民的事情。

华洋义赈会最初在陕西活动就与泾阳、三原有莫大的渊源。1920年我国华北数省深受旱灾肆虐,北方农业收成大为缩减,饥民遍地,据当时资料显示受灾人口不下千万之众,为了有效的组织赈灾活动,中国的教会组织、外国友人以及国内的许多公益组织开始有效的联合起来,先是形成地区性救灾组织,后来才形成了全国性公益组织。在国外、国内筹集资金帮助成千上万的灾民度过难关,挽救了无数的生命。陕西的统一赈济组织就成立于1921年,泾阳人高士蔼在《泾渠志稿》有明确的记述这一过程,当时的渭北地区(含泾、三、富等县)属于靖国军统辖范围,陕西赈就成立于三原,当时的成员有泾阳、三原各界士绅和当地的教会人士。陕西义赈会成立之后,很快开始了在渭北地区的救灾活动。

一、华洋义赈与泾惠渠的不解之缘

1921年陕西华洋义赈会成立后,就与他省的义赈会形成了全国性组织,同时向中外爱心人士及组织筹集赈灾善款。让人始料未及的是在款项筹集完成之后,渭北灾情早已得到缓解,赈会记录、李仪祉先生著作及《泾渠志稿》有明确记录,渭北数县余款约有十四万,有远见的士绅和赈会组织者认为,与其将余款平分给各县灾民,那是杯水车薪,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还不如利用这笔善款整修历史上最为著名的灌溉工程龙洞渠(清代名称,郑国渠的延续)。

鉴于工程难度,1921年靖国军及渭北士绅就向华洋义赈总部提出重修引泾工程以提高抵御自然灾害的想法,同年北京华洋义赈会方维因(美国人)就委派中国籍工程师吴南凯(又名吴雪沧)前来渭北,深入到泾阳县张家山泾河谷地,在吊儿嘴进行考察,审查三原、泾阳提出的引泾工程。数月之后提出报告,该报告中吴南凯认为:“凿洞不如修治原泾渠”,即筑新不如在清代原有工程上进行改造的建议,这样省工且易于见效。这个建议显然不能满足渭北士绅在吊儿嘴修筑大坝,提高引水高程,灌溉富平等县塬区土地的迫切要求。

话说泾阳:民国华洋义赈会在泾阳

(李仪祉率队在张家山测量地形 1922年冬)

1922年华洋义赈会(下文统称义赈会)工程师吴南凯在渭北靖国军请来李仪祉先生之前离开了张家山。从1922年开始至1924年,李仪祉先生披荆斩棘,深入荒山,历经艰险,终于完成了从吊儿嘴引泾灌溉的引泾甲种(1923年完成)方案及缩略版引泾报告(乙种)。苦于无资金没有着落,且中方工程技术人员也十分短缺,从1923年起,李仪祉就多次到北京和上海与义赈会接洽,希望他们注入资金,完成吊儿嘴引泾工程。义赈会有感于李先生为国为民的诚意,又出于“救灾不如防灾”的赈灾理念,1924年,义赈会总干事梅乐瑞与亚建公司负责人塔德(美国人,工程师)来陕西泾阳县张家山对于李仪祉所提出的方案进行考察。

话说泾阳:民国华洋义赈会在泾阳

(泾河吊儿嘴 2016年)

很可惜,1924年双方接洽没有完成合作。根本原因是当时北洋陕西政府只顾着打仗,扩充地盘,对于吊儿嘴引泾工程乐见其成,并不愿意提供资金担保付诸实施。义赈会从资金安全等角度考虑,只得无奈撤离。李仪祉先生在他的著作中提到义赈会投资的要求:陕西必须自己能筹款至少一半;外方借来之款须有确实担保;此项借款须本省议会通过,本省长官签名负完全责任。他也提到了义赈倒的担忧:中国政府对外信用,失得太多;陕西地方交通不便,兼之军政未能十分统一;他们要帮忙做此事,便希望成功,若无成功希望,老实不客气一句话便不帮忙。(李仪祉 《我之引泾水利工程进行计划》)

陕西的军阀先来了冯玉祥,又来了刘镇华,后面又来了冯玉祥,如走马灯一般换了一茬又一茬。政局变化总是伴随着炮火连天的战争,给陕西人民带来了极大浩劫。仅以当时泾阳县为例,从1925年起到1930年数年期间,先有镇嵩军围城蹂躏泾阳县城周边数月,又有宋哲元与马鸿宾围城数月,攻破县城大肆劫掠,使得县域经济遭受极大破坏。冯系军败之际又频遭乱兵两次,如此混乱不堪的政局实在难以提供修筑大型水利工程的社会环境。

从1927年开始至1930年,是陕西近代以来民生最为惨烈时期。连续三年关中境内没有有效降水,农田绝收,三年期间饿死陕西民众数百万。以泾阳县为例,全县12万人口,1929年统计受灾人口近十万,以树皮、野草和油渣为食,全县“各乡房屋,大半拆毁,倾家破产,四壁兀立,人民多住古庙席棚,鬻妻卖子者,不计其数,死亡四千余人,逃亡一千六百余家,亦四千余人,全境秋禾枯槁,麦未下种,所有渠井各地,种麦仅有百分之六七,秋收亦十分之一二耳”(《赈灾资料初编·四卷·灾情简报》。当时灾情通报提到有不少泾阳人到了拆房卖薪,挖自家或他人祖坟售卖殡葬物度过难关的地步,“拆屋售薪易食者,十之四五,富家坟墓,悉被盗掘。”在1930年末,泾阳救济会会长姚蔼亭到西安求救说:“泾阳全境,确已饿死灾民在六万以上,东区及西南塬各处,逃亡几至一空,荒村野居,仅败壁残垣,二三十里绝少人迹。”述说之后也提到了盗挖祖坟情形“近来掘墓风大炽,数百年祖茔,皆被人发掘,无一幸免,现在粮资俱缺,求生无术,遂自相纠集族党,发掘先墓之殡物,以易升合之粟者,已日见增加。

话说泾阳:民国华洋义赈会在泾阳

华洋义赈会干事 贝克

早在陕西大灾初起之时,义赈会就到达陕西进行赈灾活动。除直接求救灾民以外,还在多处以工赈形式修筑公路,在陕西段惠诚(陕西测绘局长,清陕西陆军测量学校毕业,多次参与吊儿嘴勘测)等人提议下,美国人贝克(时任中华民国交通部顾问,义赈会总干事)极力配合陕西政府(刘郁芬代政陕西),拨款5.2万元对原有水利工程进行修缮,修建公路,清理坝基。1930年9月开始系统修建引泾工程,同年11月杨虎城将军主陕主政后,义赈会改借款为捐款形式修建原渭北引泾工程(即现代泾惠渠)。12月7日陕西省与义赈会重新举行泾惠渠开工典礼,双方议定:义赈独立完成渠首大坝引水至王桥镇王屋一斗干渠工程。两年间义赈在泾惠渠一期工程投资71万5千余元。二期工程时,上海与北平华洋义赈会又分别投入共计13万余元,约占修渠资金一半以上。中肯地说,没有华洋义赈会就没有今天人们看到的泾惠渠,期间由于工程多采用工赈形式,救活了不计其数的关中饥民,更将泾阳等地成千上万的普通民众从濒死状态中挽救出来。

话说泾阳:民国华洋义赈会在泾阳

安立森在泾阳县岳家坡 1930年

话说泾阳:民国华洋义赈会在泾阳

木梳湾段义赈会工地 1931年

二、华洋义赈会泾阳县交通

义洋义赈会在十八年馑期间进入陕西以来,采用工赈的形式修建了许多公路,最著名的就是修筑、改造西兰、西潼公路,实际它对于泾阳交通也做出了众大贡献,现有当代所修专业交通史志也少有记载。华洋义赈会在泾阳县内修筑公路在官方或非官方零星资料却有零星描述,《赈灾资料初编·四卷》是陕西官方发布的灾情记录,他里面有几则资料应当引起我们的重视:

西安市政府特设工赈办事处,招收壮年灾民,约计四千人,每日修筑省垣各马路,每人每日发面一斤十二两,此粮皆由本会发给,各县修茸省道以工代赈者有长安、泾阳、乾县、三原等县,开渠灌田以工代赈者有商县、渭南华县绥德等县。

(《三月二十日灾情简报所载之灾赈办法(十八年)》 陕西省救灾委员会)

话说泾阳:民国华洋义赈会在泾阳

灾情简报所载之灾赈办法(十八年)

除过官方的记录,还有当年工程的参与者与见证者以回忆性文章或以自传体小说的零星记录为证:

1948年,段惠诚在纪念李仪祉先生逝世十周年的文章《兴修陕西之水利》写道:“并派中外工程人员,预修经船头至岳家坡、及经修石渡至咸阳路,在修石渡南修贝克桥纪念之,并张家山至王桥泾原各公路。不时同车往查,初修咸阳至马庄公路时,所征各县食赈民工,体力甚弱进度不佳,曾因全绍周工程师,验方及逃亡等事”。

原华洋义赈会常驻泾阳工程师安立森回忆说:我把他介绍给工程师陆(疑为陆尔慷工程师),他正在修一条通向坝址的道路。他和助手规划出一条新路,娄百名农民用铲子、锄头、竹笼、碌碌、和压路工具正在紧张的施工。除了渭河北岸一百多英尺高的陵墓,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在平静中。绕过他们规划的三条弯曲的道路,一条是渭河和泾河之间有三十一英里长……陆先生设计了迂回的“之”字形道路,使公路通向悬崖峭壁下的泾河河谷,在这里还有一条汇入泾河的小河上面修建了一座拱桥,名叫贝克桥。因为贝克在这里生活了很久,就以他的名字命名。”(下图)

话说泾阳:民国华洋义赈会在泾阳

贝克桥

现代研究成果对于华洋义赈会在泾阳筑修公路也有较为详细的记录,如吴志华在《华洋义赈会与西北开发》(2014年)有较为详细的说明,如三原至泾阳新筑砂石公路10公里,花费16900元,修理咸阳至泾阳公路24公里,费洋27595元,修理咸阳至木梳湾(泾阳王桥镇)公路18公里,费洋11700元,王桥至岳家坡公路12公里,费洋1510元。泾阳至木梳湾公路11公里,费洋1100元。

可以明确的说,华洋义赈会基本参与了现泾阳大段路程的改造与修理,现在泾阳主要县级公路都曾留有华洋义赈会的技术人员的身影。当时所筑或修的公路多是砂石路面,多为在原有基础上加宽。工程量虽然不大,投资也有限,但以工代赈形式如同泾惠工程一样,路如同血管修到哪里,哪里就得到滋养,救活了无数的濒死的贫民,当年赈会修路的痕迹就是泾河修石渡旁的贝克桥,桥旁树碑纪念,很可惜碑毁于那个燥动的年代,桥毁于基建兴起的开放时期。

三、赈会在泾阳的其它救济活动

义赈会主要以救济灾民为已任,除在泾阳进行大规模工赈以外,见于零星记录还有直接投入粮食开设粥厂,帮助贫民度日的纪录,据民国赈灾资料所记,远在1929年3月赈会就联系从外地购买大量粮食,向陕西境内投放。其形式约有三种,其一就是购买大量绿豆、荞麦等生长期短又耐旱种子投放于农村,以助民力自我救助能力的恢复,抵御旱灾;第二就是购买便宜的“红粮”(高粱)以增大数量,尽量扩大赈济的范围;第三,就是购买一般面粉、玉米与大米。很可惜的是这些粮食由于冯玉祥、阎锡山与蒋介石之间进行的战争,多数被阻滞在潼关以外,导致多数贫民难以及时获得救助,死了更多的人。陕西省所编赈务资料记录如下:再华洋义赈会,在该县设一救灾分会,双方进行,裨益更多,惟所购买之米面包谷等粮,多在陕州潼关等处,一刻无法运回,如后能源源接济,不致中辍,则将来收效更大也。肃此上达谨请勋安。(关中区北路督筹赈务专员述让呈报督办泾阳求灾情形1929.3.21))

由于受灾面积广大,人数众多,泾阳主要为工赈场所,似乎直接赈济资金十分有限。1929年3月姚蔼亭上省祈求加大救济力量,说到“济生会及各善团所开之粮款,泾阳并未见分文,殊属憾事,所得赈款,仅省赈会前发三万元耳”。关于泾阳义赈会办赈有个人不得不说,那就是当时的泾阳县长孙国庆,有一段资料简录如下:“兹於(1929)十一月五日抵泾阳赈务分会,晤县长孙国庆会商遵照办事纲要,详为确查,分会办过平粜施赈施粥各事,皆系核实,并无上下其手等弊”,从赈会通报中可以看出,当时有人告了孙县长的状,说孙县长克扣赈务物资,营私舞弊,可赈会的人并没有查出问题,反倒认为孙县长“有亲民之实,视民遭此灾荒,寝食难安,欲及时拯救,赈款告磬,难为无米之炊”。最后泾阳孙县长事迹暴露,很不得人心,最终被冯玉祥枪毙了,总算还了泾阳人一个公道,以告慰泾人惨死之灵。

年馑期间义赈会还曾对于泾阳县太壸寺(惠果寺)进行一定的修缮,民国《续陕西通志稿》介绍泾阳太壸寺有一段记载很有意思,录原文如下:惠果寺,即县内大寺,唐日本太子留学于此。1932年,华洋义赈会朱庆澜拨款维修。

华洋义赈是当时对于泾阳县十八年馑时期赈济力度最大的公益性团体之一,它在水利方面有著名的泾惠渠现在还在发挥着灌溉作用,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还在受着他们的恩惠。在交通方面虽然现在的公路交通条件远要比当时好得多,宽阔平坦,便捷迅速但不要忘记我们所踩的那块路面,还曾留着当赈会技术人员的脚印。由于救济行为或以直接救济,或大多以工赈形式进行,曾经直接或是间接救活本县成千上万人的生命,那些人是我们的祖辈,受人滴水之恩,对于义赈会和她的工作人员,作为今天的泾阳后人实在是不该忘记。

2019年8月13日星期二

参考资料:

1、《赈灾资料初编·卷四》

2、《我之引泾水利工程进行计划》 1924年 李仪祉

3、《泾渠志稿》 1935年 高士蔼

4、《续陕西通志稿》 1935年

5、《dragon wang’s river》 Sig Eliassen(安立森)

《老龙王》 蒋超译

6、《兴修陕西之水利》 1948年 段惠诚

6、《华洋义赈会与西北开发》 2014年 吴志华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民国泾阳县的工业发展 下一篇:迷雾重重的民国泾阳王桥镇区图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