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经典导读

再读《孔乙己》:长衫为何愈发脏破?底层人才又该如何跳出阶级?

2019年11月12日 14:56:16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文史天下谈 浏览数:239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孔乙己是文学巨匠鲁迅先生的短篇小说《孔乙己》中的主人公,他本身性孔,别人就用描红纸上“上大人孔乙己”这句话给他起了个绰号叫“孔乙己”。

孔乙己出场时原文描写道:“他身材和高大……穿的虽是长衫,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了……”。鲁迅先生在这里除了描写他的相貌外,还着重描写了他的长衫,用破旧的长衫把孔乙己这个落魄书生形象完美勾勒出来。

再读《孔乙己》:长衫为何愈发脏破?底层人才又该如何跳出阶级?

一、封建“人才”

《孔乙己》描绘的是1918年鲁镇的亨通酒家内发生的事。此时的中国袁世凯复辟风波还没消散,马列主义等新文化还未遍布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这时的社会上不但有着李大钊等人这样的中国革命知识分子,还有着相当数量的封建文化教育出来的“人才”。

这些所谓的“人才”说他们没有文化,并不恰当,他们个个识文断字,有的甚至可以出口成章。说他们有文化似乎也不太对,他们除了会写字能做八股文外几乎一无是处。手不能提,肩不能扛,让这些“人才”去市场买根黄瓜搞不好能拿根绿茄子回来。用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来形容这些“人才”最为贴切。

这些“人才”所学,在康乾盛世时绝对是有用的东西,搞不好一篇文章写好了就可以加官进爵显赫一方,最著名的一个例子《范进中举》就深刻描绘了这一现象。范进中举前,他那杀猪的老丈人冷嘲热讽,中了举以后嘘寒问暖视同己出,前后反差之大如同川剧中的变脸一般。

再读《孔乙己》:长衫为何愈发脏破?底层人才又该如何跳出阶级?

1906年科举考试取消后,这些“人才”所学彻底变成了无用的东西,可社会中仍有一批“人才”复辟之心不死,对靠一篇文章就能升官发财的幻想不灭,仍然固执己见保留着封建礼数的阶级观念,认为只要穿上长衫就能高人一等,却不知别人看待他们如同在看待马戏团中的小丑一般可笑。孔乙己就是这些众多小丑中的一员。

二、长衫为什么脏破

提起书生一词,给人的印象要么是像诸葛亮那般羽扇纶巾风度翩翩,要么一袭长衫手持折扇迈着四方步宁可湿衣也不乱步的儒雅绅士。不过真的湿衣不乱半步么?也不尽然,得分雨下多大,下小雨是慢慢悠悠走不碍事,下大雨忍一忍也就过去了,下起冰雹在自持甚高的人也得快跑。但凡事都有例外,孔乙己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书生,印象中就算是落破书生身上的衣服也应该是干净的,但是这位孔乙己却穿了一身十年没洗的衣服,不但脏这身衣服还很破,连补丁都不打一个。

再读《孔乙己》:长衫为何愈发脏破?底层人才又该如何跳出阶级?

鲁迅先生之所以这样描写孔乙己,不但要突出他的穷困,还有着更深层的意境在其中。《范进中举》中同样描写了一个穷到连饭都吃不上的书生,那也不见其穿十年没洗没补的衣服。这件孔乙己穿了十年没洗没补的衣服,看似是一件普通衣服,实则反映出了当时封建“人才”的现状。

长衫本身就是封建文化的象征,长衫脏了暗指封建文化是陈旧落后的,充满了污渍仍不自知。长衫破了封建文化本身如同千疮百孔的破布,而新文化则像是一只有力的大手,只要轻轻一扯就可以将其粉碎。

长衫本身只是一件死物,没有人去穿,只会在岁月变迁中不断风化直至消失。就如同封建文化没有人去学它,没有人去提倡它,它最终会淹没于历史的洪流当中。不过事总有两面性,长衫所代表的封建文化曾经也是身份的象征,所以就算在历史洪流面前还有人愿意穿上它,哪怕这件象征身份的长衫又破又旧,如同那些以袁世凯为首抱有复辟幻想的人。

这些人抱着封建文化最后的支柱,试图在历史洪流中逆流而上,使他们身上的长袍重新变得光洁如新。但事实证明这些人不过是螳臂当车,一场黄粱美梦不过83天就破灭了。

再读《孔乙己》:长衫为何愈发脏破?底层人才又该如何跳出阶级?

三、比长衫更加破旧

如果破旧长衫只有残破落后的封建文化这一层隐喻,那鲁迅先生也不能被称为文学巨匠了,在表层的隐喻之下还有着更深层次的隐喻。长衫脏了可以洗,长衫破了可以补。人心乃至人性,脏了破了又该如何去补救。孔乙己穿着脏破的长衫,固守着旧思想,可他还是善良的。酒店中的其他人呢,他们虽然衣着干净,但却有着比孔乙己更加肮脏的人心和人性。

酒店从掌柜到伙计都在弄虚作假,原文中写道:“我从十二岁起,便在镇口的咸亨酒店里当伙计……在这严重的监督下,羼水也很为难……”。为了卖出更多的钱,咸亨酒店往黄酒里羼水,不论是卖给有钱人,还是没什么钱的短衣帮都是这样。

酒家毕竟是生意人,俗话说无奸不商,弄虚作假也并非大恶。相对于酒家的小恶,丁举人等毫无人性的封建乡绅土豪,就是彻头彻尾的大恶,孔乙己因为偷书一事,被丁举人打折了双腿,最终断送了性命。

再读《孔乙己》:长衫为何愈发脏破?底层人才又该如何跳出阶级?

相对于封建文化的脏破,当时麻木不仁的人心更加肮脏残破。补衣容易补心难,但不论多么困难都会有向李大钊这样的革命知识分子前赴后继去修补,而他们用来修心的工具正是当时被称为新文化的马列主义。

结语

文学巨匠鲁迅先生用一件又脏又破的长衫,给予世人警告,警告当时处于革命浪潮中的新文化知识青年们,封建思想余毒未清,很多人复辟之心未死,若不堤防83天皇帝梦这样的事还会重演。

同时他也给当时麻木不仁的社会敲响警钟,唤醒社会的正义感与良知,避免让已经出现孔洞的人心、人性变得更加破烂。

扫去历史的灰烬,重新拾起《孔乙己》一文,何尝又不是给我们现今社会敲响的警钟?随着社会的高速发展,人心浮躁、人性浮躁、金钱至上,若不警惕小心孔乙己破旧的长衫终有一天还会被人拾起穿上。

参考文献:《孔乙己》《范进中举》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武”的退隐和“侠”的张扬:谈何为老舍的侠文化?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