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陵墓遗迹

位于蒲城的唐桥陵神道旁矗立的10对石翁仲是谁?

2019年12月29日 12:59:07来源:西安晚报 作者:朱利民 吴铁 浏览数:277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文化周刊」位于蒲城的唐桥陵,神道旁矗立的10对石翁仲,是谁?

  王朝帝国之消失,史有记载;国破家亡之君臣,自有说辞。历史文化研究就是厘清历史脉络,解读文化密码,探究历史悬案,讲述文化故事。

  唐桥陵是唐睿宗李旦的陵墓,位于蒲城县(开元四年改为奉先县,隶属京兆府)西北丰山(苏愚山、金栗山)之上。开元四年,唐睿宗去世,李隆基依照乾陵建制为其父营造梓宫。桥陵现存石像生(编者注:古代帝王或大臣墓前的石雕人物、禽兽等,统称石像生)众多,保存相对完整,世人称赞“桥陵石刻天下秀”。

  唐桥陵石翁仲身份是什么

  在唐桥陵神道两旁矗立着高3.67—4.28米的石翁仲(编者注:石翁仲即古代帝王或大臣墓前的石人像)10对,石翁仲身材高大魁梧,络腮浓须,何方胡将?无执笏(圭)文官,清一色抱剑武将,何故?石翁仲头戴 “鸟”徽之冠,何意?

  关于唐桥陵石翁仲的文本论述说:“10对石翁仲均着直阁将军服饰,头戴鹃冠,中饰飞鹰,褒衣博带,足蹬高头履,双手拄剑。”那么,何谓直阁将军?其专指负责皇帝在殿阁、直寝、直斋、直后的侍卫武将。直阁将军官职创于南朝宋孝武帝时期,废于隋炀帝时期。依照唐承隋制的制度,说桥陵石翁仲是直阁将军是没有根据的;并且,王溥的《唐会要》卷31《冠条目》:“武官及中书门下九品以上服武弁平巾帻”,并无唐代武官“鹃冠”之记载。

  在西安韩森寨唐人段伯阳妻高氏墓出土的甲士陶俑、西安羊头镇唐人李爽墓出土的甲士陶俑、西安隋人李静训墓出土的男武侍从陶俑、礼泉县郑仁泰墓出土的武士俑,以及故宫博物院院藏唐代武士俑、上海博物馆馆藏唐代彩绘武士俑、敦煌322窟唐代甲士彩塑、敦煌156窟《张议潮统军出行图》、唐懿德太子墓出土的贴金铠甲骑俑、慈恩寺现存的唐“穿明光甲”武士石刻等等唐代石雕、彩绘、陶俑、壁画实物资料中均未见唐代武士、甲士、武官和男骑士头戴“鹃”冠。此外,沈从文《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周锡保《中国古代服饰史》和华梅《中国服饰史》等著作里也未见唐代武官“鹃”冠图像与唐武官、武士、甲士“头戴鹃冠,中饰飞鹰”之论述。

  现存的桥陵石翁仲之文本论述,缺乏文献论证,也无出土文物印证,何以复原历史真实之现场?唐桥陵石翁仲的身份有待破解。

「文化周刊」位于蒲城的唐桥陵,神道旁矗立的10对石翁仲,是谁?

  《后汉书·舆服志》记载“加鹖双尾竖左右为鹖冠”,而新旧唐书无鹖冠记载。看来,“鹃冠”之“鹃”应是研究者对“鹘”之笔误。“鹃”者,“小巧之鸟”也,特指杜鹃、子规、布谷。小巧之鸟,乃飞鹰之食,焉能与武官身份相匹配?“鹃冠”之“鹃”,应是鸷鸟“隼”之“鹘”,俗称“鹞子”。唐桥陵石翁仲应是头戴“鹘冠,中饰飞鹰”,如此表述既无文字前后之矛盾,又与武官身份相匹配。

  唐玄宗依照乾陵建制为其父修建桥陵,费用支出占当年国库收入的30%。乾陵有61位蕃酋石像生,其中石像生右2排第3人的汉文姓名为“波斯大首领南昧”。正是这个南昧,与萨珊波斯卑路斯王子同时到达长安城。唐桥陵配享蕃酋石像生符合唐代陵寝制度,只不过是石翁仲的多寡不同而已。唐玄宗泰陵的蕃酋石翁仲有8尊,现存7尊,而头戴“隼”鸟冠的石翁仲仅存2尊。而泰陵蕃酋石像少于唐桥陵的蕃酋石像,同样符合唐代陵寝建制。

  琐罗亚斯德教主神阿胡拉·马兹达图像、巴比伦亚述神祇尼努尔塔双翼、居鲁士大帝浮雕头冠的耳处饰物、阿契美尼德王朝皇家印章浮雕以及西安出土的粟特人石棺祆教神祇浮雕中的“鹰”造型、唐墓出土的胡人架鹰隼壁画均与唐桥陵石翁仲冠上的“隼”徽,严丝合缝。

  唐睿宗梓宫何以谓之桥陵?在唐朝民间,祆神祭祀活动和祆教教义中,有亡灵经过“离渡之桥”“裁判之桥”的叙述和仪式。“灵魂出入”之“桥”与桥陵之“桥”是不同文字表述上的殊途同归,还是文化上的不期而遇,或是萨珊波斯对大唐之国感恩情感的流露?林林总总,扑朔迷离的故事还在继续讲述。

  萨珊波斯王朝与唐朝的交往

  波斯,译音来自古希腊语和古拉丁语。公元前6世纪,阿契美尼德王朝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地跨欧亚非的波斯帝国。居鲁士大帝建立的波斯帝国,尽管被亚历山大灭亡,并经历了希腊化时代的洗礼,但阿契美尼德王朝皇家的徽标却被传承下来,直至萨珊波斯王朝。

  公元651年,萨珊波斯帝国覆灭之时,正是大唐王朝高宗李治即位之初(唐高宗永徽二年)。萨珊波斯流亡之故事、波斯王子与大首领开府授将之故事、波斯使节定居寓居之故事、波斯“蕃客”经营“波斯货”之故事、“波斯李”赋诗填阙之故事、波斯后裔“有田宅”之故事均发生在大唐帝国:

  一、公元224年,阿尔达希尔推翻安息帝国统治,建立萨珊波斯,定都泰西封。637年,阿拉伯人大败萨珊军于卡迪西亚。642年,阿拉伯人攻克泰西封,萨珊国王伊嗣俟逃往中亚,651年被杀于木鹿,萨珊波斯王朝亡国。

  二、萨珊波斯国王雅兹底格德三世伊嗣俟(633—651年)曾三次遣使入唐求援,唐太宗均以路途遥远为由,谢绝出兵之请:唐太宗贞观十三年二月,波斯与康国“并遣使朝贡”;贞观二十一年正月,波斯与康国等国“并贡方物”,同年三月,波斯“献活耨蛇,形如鼠,而色青,能入穴取鼠”;贞观二十二年正月,波斯与康国等国“并遣使朝贡”。用唐朝的计量单位可以计算出长安距离萨珊波斯的都城泰西封15000—15300里。

  三、萨珊波斯末代皇帝伊嗣俟被大食击杀,其子卑路斯王子避难吐火罗。期间,卑路斯王子遣使来唐朝求救,唐高宗以路远拒绝。唐龙朔元年,唐高宗派遣王名远到吐火罗地区设置羁縻府州,以疾陵城(今伊朗卑路支锡斯坦省)为波斯都督府州,封卑路斯王子为都督,唐朝派军队护送卑路斯王子赴任,波斯都督府于663年被阿拉伯帝国所灭。高宗咸亨年间,卑路斯逃到长安城,被唐朝授予右武卫将军。高宗仪凤二年,卑路斯请求唐高宗在长安醴泉坊修建了波斯寺。后卑路斯老死于长安。

  唐高宗调露元年,大唐将军裴行俭护送卑路斯之子泥涅师返回吐火罗,但泥涅师复国未果,遂寄居吐火罗20多年。之后,泥涅师再次返回长安,唐授其左威卫将军,最终他病死于长安;波斯大首领穆沙诺于开元十三年七月、十八年十一月,两次来到唐朝,后被唐王朝“授折冲,留宿卫”;天宝五年,忽鲁汗遣使入唐,忽鲁汗被册封为归信王。后,忽鲁汗遣子来唐,拜右武卫员外中郎将,赐紫袍、金鱼,留宿卫。

  四、7世纪中叶,大食灭亡萨珊波斯,祆教徒避难长安。祆教是萨珊波斯的国教,大唐王朝在长安城设置有萨宝府,专门管理祆教。唐初,祆神祭祀作为民俗与胡俗,是一种庙会式的娱乐活动,表现(展示)胡天之风、波斯移民的百戏杂耍、敦煌居民和西游唐人的“赛神”活动。唐人完全明白祆教源自波斯,知道西域祆教与波斯琐罗亚斯德教之间的组织关系;而波斯祆教也没有直接向唐人推介传播,更未争取唐人成为他们的信徒。

  五、大唐是如何妥善安置萨珊波斯移民这一庞大的特殊人群?太宗朝规定,外国质子和滞留不归的使臣隶属于中央十六卫大将,宿卫京师。唐朝历代对于流亡、寓居、滞留于大唐境内的萨珊波斯人,无论是萨珊波斯皇室成员、萨珊波斯大首领、萨珊波斯使节武将,还是长安城波斯寺的僧侣、经营“波斯货”的蕃客、唐代诗人“波斯李”及平民百姓,均安置在当地或长安城划定的坊里生活。波斯人可以参加科举考试,允许与唐人通婚,功勋卓越者赐姓李、封官开府,死后葬于中土。

  玄宗朝力推 “文官用汉人,武将用胡人”的策略,为萨珊波斯人定居、寓居大唐提供了政策依据和法律保证。有关资料记载,玄宗天宝年间(742—756年),波斯人“留长安久居者或四十年”“安居不欲归”“有田宅者,凡得四千人”。唐天宝年间,高僧鉴真东渡日本时,在海南岛看到波斯村寨,“南北三日行,东西五日行,村村相次。”

  唐太宗至唐玄宗时期,萨珊波斯先后遣使入唐23次。其中,在太宗朝遣使入唐3次,高宗朝遣使入唐4次,玄宗朝遣使16次。在众多的萨珊波斯人群中,谁能置身于桥陵石翁仲行列呢?流亡、寓居、滞留唐朝的萨珊波斯皇室成员、萨珊波斯大首领、萨珊波斯使节,以及萨宝府长官和波斯寺院高僧皆有可能成为人选。我以为,下列人员可能性较大:

  唐高宗咸亨年间,卑路斯王子被唐朝授右武卫将军,从三品官。

  唐中宗景龙二年,卑路斯王子之子泥涅师被授左威卫将军,从三品官。

  唐睿宗景云年间,“波斯沙钵那二人”因征戍多年而授勋。

  波斯首领穆沙诺被唐玄宗“授折冲,留宿卫”,即正四品官。

  李益,官拜银青光禄大夫(从三品官),检校左散骑常侍,兼右武卫将军赐紫金鱼袋,特赐姓李,封陇西郡。

  李志,任朝散大夫(从五品官),守广州别驾(从四品官),上柱国(正二品官)。

  无论人选结果如何,1300年前,唐桥陵神道两旁的10对石翁仲见证了萨珊波斯与大唐帝国之间的文化交流、文明借鉴的全过程。

  故事讲到这里,该告一段落。尽管发现问题比解决问题更重要,但结果完全取决于我们自身不间断的努力。在历史缝隙中发前人未发之覆,让文献说话,使文物灵动,复原历史真实之现场,这应该是治史者不灭的梦境!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