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散文诗赋

文武:楼顶的树

2019年12月28日 14:08:12来源:西安晚报 作者:文武 浏览数:218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办公室在五楼,上去就不想下来,下来就不想上去,除非外出工作和吃饭。因为那五层楼梯爬起来说不费劲是假的,如果一上午上下几趟还是蛮费劲的,这话不是我一个人说的,是五楼办公室所有我见过的人说的。啥?坐电梯!没有。

  所以,上班间隙短暂的休息时间,大家是不下楼的,利用上卫生间的工夫在长长的楼道挥挥臂、扭扭腰、仰仰脖就算是活动了。有时,也在楼顶飞机场般的平台上走几步,这里简直就是上天赐给大家最好的活动场地。时间长了,我发现在楼顶建筑物背后的拐角,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长着一棵矮小的葳蕤的苦楝树。

  我敢说,知道这棵树的人不多,因为那个地方实在太背,前面狭窄的过道里零乱地摆放着一大卷不知道有用还是无用的乱七八糟的光缆、电话电缆线,还有楼下能看电视的办公室接收信号用的一口大铁锅挡住去路。那棵树就生在不被人所熟知的旮旯里,依靠着建筑物的墙角疯狂地绿着。树下是维修楼顶没有来得及运下去的油毡、沙子、水泥块等建筑垃圾,垃圾上面覆盖的是楼上多年前打扫卫生积攒下来的烟头、纸屑和尘土等垃圾。正是这些没有及时运下去的垃圾,反而成了这棵苦楝树成长的一片沃土。

  没有人知道这堆垃圾是什么时候成形的,没有人知道这棵树是从哪里来的,是人种的还是小鸟种的?更没有人知道这棵树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怎样长大的。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它现在俨然成为一棵健壮的苦楝树,成为附近各种小鸟栖息的营地。这棵树茂盛的枝叶已经完全遮蔽了墙角,包括树下那堆难看的垃圾。

「悦读周刊」楼顶的树

  我每次一个人上来的时候,总会过来看看,看它是否还在,看它是否安静地长在没有人知道的角落。不管什么时候来,树都在微风中轻轻摇曳,向四周的阳光招手,向远处的高楼招手,也向转过来看它的我招手,仿佛老朋友一般露出久违的微笑,继续在拐角安静而孤独地摇曳。如果很长时间不下雨,我会端来一盆水,浇在树下。

  苦楝树全身发苦,是楝科植物中的古老树种,会发出一种浓郁而特殊的气味,苦苦的,很难闻,树皮、树叶、树枝甚至连果实也是非常苦涩的,在乡下属于不受欢迎的树种。但它又是一种比较高大的落叶乔木,花呈淡紫色,果实呈椭圆形,青青圆圆的,比花生米略大一点,秋季时果实累累压满枝头,果实成熟后呈淡黄色,小时候,以为可以吃,放到嘴里尝过,很苦,大人常常说它有毒。它是一种适应性很强的树种,无论是一般土壤还是贫瘠的沙质地,它都一样枝繁叶茂。苦楝树树身高大,树形优美,生命力顽强,具有吸附灰尘、抗二氧化硫等有害物质的作用,因此时常被用作植树造林树种。而且,它因为全身发苦,所以基本没有病虫害,非常适合用来做园林绿化。据说,楝树是一味很重要的中药,它的树皮入药,可以治疗癣病、杀虫。楝树的叶子可以用来止痒止痛,清热燥湿。在北方,人们不特意种植,更不会种植在村居院落,一般会生长在村旁的坡地上、塄坎上、地畔上,自生自灭,但苦楝树无一例外长得根深叶茂、高大健壮,成为乡人眼中建房做家具的“材料”。

  下午西邻高楼巨大的阴影里,楼顶的树依然枝叶婆娑,迎风招展,微笑着向夕阳点头致意。楼顶的油毡散发着浓重的柏油味,中午阳光的热量还未完全散去,那树上还弥漫着艳阳高照的味道,唯独没有泥土的味道。

  楼顶的苦楝树,像偏僻乡村里野生的树,独守贫瘠的一隅,风里雨里安然成长。不过,边缘有边缘的好处,角落有角落的优势,一隅有一隅的道理。楼顶无人关注的树,躲在楼顶无人经管的平台,由着自己的性子,按照自己的思路,随着自己的方式,长成自己想要的模样。不慌不忙,不急不躁,从容地萌芽、成长、开枝散叶,生成今天蓬勃的美丽。

  楼顶的苦楝树,又像窝在屋檐下的一只大鸟,将窝安在院子里最高的楼顶平台上。南面是密不透风的高楼,西边是绿波荡漾的公园,北面是人欢马叫的广场,东面是坚如磐石的建筑物,脚下是土质肥沃的垃圾,唯我独尊,居高临下,可以欣赏高楼上的市井居家之乐;可以低头观看院子里广场上人来人往,遛狗散步,小孩欢叫;可以观赏公园的红墙绿树,假山水波,游人如织。看惯了天上的云卷云舒,看惯了空中的雨雪霏霏,看惯了夜里的月光如洗,看惯了艳阳高照、四季变化。

  楼顶的苦楝树,树冠很大,成了一个绿叶包裹的圆球,半蹲在墙拐角。今年雨水偏多,枝叶尤其繁盛,绿球更大。有风吹过,枝条抖动,隐约露出里面未曾修剪的密密相接的枝干,严实地堵在角落。有鸟儿飞来,钻进枝叶中间,站在粗壮的枝条上上蹿下跳,啾啾几声,呼朋引伴,这儿马上成为鸟的乐园。

  楼顶的苦楝树,春来发芽,夏到叶绿,秋至成荫,冬临落叶。安详中透着威严,宁静中聚集着力量,不嫌寂寞不怕冷清,恬静、安然、自在地成长。

  现在,小小的苦楝树已经长高了,树梢已经伸出楼顶,树干光滑,依稀露出灰褐色的健康的颜色。我不免担心,有一天这棵树连同根下的那堆小小的垃圾土一起被勤快地运走,楼顶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杂物。那时,我在楼顶活动的时候,就看不到这棵郁郁葱葱的苦楝树了,也找不到这份工作之余短暂而难得的快乐了。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