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贺西泉:老家的冬枣

2019年12月22日 08:18:32来源:陕菜之都 作者:贺西泉 浏览数:165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老家的冬枣

坐在井庄村枣农李老汉家凹凸不平的沙发上,屁股硌得疼,我得不停地变换坐姿。老汉说,井庄村早熟的冬枣刚下来时,一天产量只有几百斤,卖到一百八、一百六、一百二十元一斤,都发到浙江去了。我问为什么不往北京发,他说,北京人吃不起。李老汉不知道我是从北京来的乡党。老实说,即使知道,要这价格,我也不吃。我不是吃不起几斤高价冬枣,是觉得还不如等价格下来再吃。说到底还是舍不得掏这大价。
我老家大荔的冬枣,已经牛到这程度了。

李老汉自己有两个温棚,一个一亩四,两个一共两亩八分地,一年冬枣收入二十多万元。他另外还有几亩冷棚枣树,成熟晚,比不上早熟枣的价格,但下来收入也不少。他儿子女儿都在西安,我说你什么负担都没有,还伺弄枣树干啥?他说没(mo)事么,弄枣树活又不累,轻轻松松把钱挣了。他已经是种植冬枣的老把式了。他说他的枣不打膨胀剂,不打增甜剂,还长得大,枣还甜,全靠合理施肥、浇水、温控和掌握环切技术。我第一次知道了环切技术,就是枣树坐枣后,在树干上用刀环切几道。以前只知道树没皮活不成,哪知道还有环切这一说。老汉说环切有讲究,切深了伤树,弄不好还切死了,切浅了不起啥作用。像李老汉这样的资深枣农,闭着眼睛都能挣钱。

井庄村靠塬临黄河,这里的冬枣是枣中极品,井庄的人挣钱也让人很眼红。他邻家的小李在西安上着班,闲余和父亲联手卖冬枣,去年纯进账几十万元。小李在外边联系客户,南方的北方的都有,父亲在村上收冬枣,在地头转手就卖出去。这小李我后来见了,二十几岁,方脸,石油大学毕业的,满脑子都是生意经,也很会做事。他在自己家屋檐上架着摄像头,他父亲在摄像头下和枣农谈价格,远在广州的客商看得清清楚楚,不到村上来就对价格了如指掌。采摘时,地头也架着摄像头,摘哪一片地的冬枣,冬枣新不新鲜,个头、成色怎样,客商也都看得清清楚楚。他说这么做,就是讲一个诚信,让客商进货放心。心思用到这份上,他不挣钱谁挣钱。

我老家大荔过去本无冬枣,以前种植大红枣倒是远近驰名,相传有三千年历史,这不知从何查起。大荔人过去常显耀自己的“1008”,指的是大荔的黄花菜、西瓜和花生,大红枣就是其中一个“0”。大红枣大都产在县西南的一大片沙地上,毕竟面积有限,产值也就大不到哪里去。后来还种一种笨枣,不是晒干枣,是去核做蜜枣。多少年的骄傲,现在都被冬枣盖过了风头。有了甜似冰糖的鲜冬枣,谁还去吃在糖稀里裹出来的蜜枣呢。全县冬枣种植四十万亩,一片一片的万亩冬枣园,看上去都让人震撼。冬枣一年给枣农带来直接收入,说有十多亿、近二十亿,给货运、快递、包装还有客商,带来的利润,也都得动用云数据去统计了。

老家人并不忌讳说冬枣技术来自山东,冬枣在大荔只有十几年种植经历。但大荔人很自信,说冬枣更适合大荔这片土地。不知道是纬度还是经度起作用,大荔的冬枣就是甜,一咬一口蜜,而且又脆又酥,都不知道枣渣跑到哪儿去了。枣该含的这个素那个素,也一点不缺失。说句不怕脸红的话,我都是到了少吃糖的年龄的人,吃起冬枣,都会吃过头,老母亲都要拦住我。老家人把冬枣还吃出了花样,九十月份的枣尾子,舍不得卖,放冰箱里冻起来,冬天里再拿出来蒸着吃,又甜又糯,真称得上是人间仙味了。甜、香、酥、脆的冬枣,实在是诱惑人。后来分析说,既靠黄河,又靠黄土高原南缘的荔东北,水土得天独厚,日照最为眷顾,才是天下冬枣的天赐生长之地。比如同在大荔,再往西,冬枣也很甜很脆,但不酥,偏硬。县城以南,包括大红枣的主产地沙苑,种冬枣连甜度都打折扣了,所以城南一带,鲜见冬枣大棚。

对于冬枣在老家成气候,我其实还有另一个好奇,谁当年把第一株冬枣树苗带来大荔的,是政府官员,还是哪一个农民?不管是谁,我觉得都是值得大荔人念念不忘的。我还听说,政府为冬枣打天下,也是不遗余力,县领导挂帅走南闯北,代表大荔去卖枣,还把央视大舞台请到大荔助阵造势。

最难得的是政府给冬枣种植立规矩,不打膨胀剂,不打增甜剂,不打上色剂,谁家要是违反“三不打”,打枣队就上去把枣打落一地,不让有害冬枣出大荔。还有过开压路机碾压违规冬枣的事情,但我没见过。我是知道,县和乡镇的农业技术员,会下到田头教授绿色冬枣种植技能。

陕人过去有个调侃,说是“山蒲城野渭南,不讲理的大荔县”。大荔人当然不甘认账,辩解说不是不讲“理”,是不讲里程的“里”。你要在大荔问路,大荔人会说往西走,再往南拐,见路口端端地往东走,就到了。多远的路都不说“里”。可是大荔人心里都清楚,当年的大荔西瓜,也是一张名牌,硬是让大荔人的“不讲理”给砸掉了。外地来拉瓜的,生的熟的一起给装。车从地头过,那你必须买我的瓜。压了我的地,没苗也得赔钱。弄得外地车再也不来大荔了,结果瓜农吃了大亏。

我老同学李说,这现象早没了。政府管得严,不允许欺客。果农也都知道了,冬枣再好,客商不来,你也卖不出去。他有一次帮客商收果子,果农摘得绿的多,他拒收,几个果农凶起来,把客商也吓住了。一个电话,警察赶来,直接把闹得凶的给带走了。

大荔冬枣的品牌,就是这样矗立起来的。

现在回大荔,随处都有红红火火的感觉,小小的冬枣似乎功不可没。碰到年轻人,都在说天猫、淘宝、京东,说抖音、拼多多,都在说线上线下怎么走货。各路快递公司到大荔抢机会,下到乡镇安营扎寨,在田间地头包装发货。枣农清晨摘枣,早上筛选、交易,中午前后快递货运送到咸阳机场,航班当天就把冬枣带到广州上海,第二天、第三天买主就吃上了。听微大荔公众号年轻的女老板在她整洁的办公室侃冬枣生意,恍惚间觉得就在京城高端的写字楼里。再打开她的“微大荔”,感觉就是“人民网”的微缩版,一个像模像样的自媒体。

以前我对老家大荔一直很悲观,没有矿没有资源,只能种粮食,富日子都躲着大荔人。如今的大荔有了高铁,有了同洲湖,有了沙漠旅游,尤其是有了冬枣,让我看到,资源也是可以创造的。富日子已经降临给了大荔人。

祝福老家,祝福大荔!

贺西泉

2019年4月9日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