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经典导读

趣说《红楼梦》里的那些和“屎尿屁”有关的事儿

2019年10月10日 10:33:30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红楼夜思 浏览数:167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红楼梦》是公认的我国古典小说的巅峰之作,同时是一部集大成的百科全书式的小说,有着非凡的艺术成就,很多人就此认为《红楼梦》既难懂又难读,而且书中高下尊卑的人物众多,人物关系都很容易弄混淆,因此感觉《红楼梦》是一部非常“高大上”的小说。

这是个误解,其实,在笔者看来,《红楼梦》既不难读,也不难懂,《红楼梦》有阳春白雪、琴棋书画那般的高雅,同时也有着下里巴人、油盐酱醋那般的流俗,简而言之,大俗即大雅,《红楼梦》其实是一部非常接地气而且雅俗共赏的小说。今天我们从一个侧面来窥视《红楼梦》最“俗气”的几个故事吧!

一、《红楼梦》里和“屎”有关的那些俗语

大俗即大雅,趣说《红楼梦》里的那些和“屎尿屁”有关的事儿

1、刘姥姥:“如今自然是你们拉硬屎,不肯去亲近他。”

有句歇后语是这么说的:瘦驴拉硬屎——瞎逞能。意思指瞎逞能或者装清高,放不下面子去做某件事。这句俗语是穷得吃不上饭刘姥姥对女婿狗儿说的:

刘姥姥道:“这倒不然。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倒替你们想出一个机会来。当日你们原是和金陵王家连过宗的,二十年前,他们看承你们还好;如今自然是你们拉硬屎,不肯去亲近他,故疏远起来。”

原来,刘姥姥跟着女儿、女婿一起生活,女婿自幼娇生惯养,不太会挣钱过日子,这年冬天,家里不太好过,刘姥姥给女儿女婿想办法讨生活,就想起了二十年前走动的金陵王家,就说狗儿他们“拉硬屎”,不肯放下面子去巴结讨好别人,所以关系才越来越疏远了

刘姥姥是个有见识的老太婆,她想到了狗儿祖上曾经与王夫人的父亲认识,还贪图王家的势力连了宗,认了侄儿,也算是一门远亲了。她也知道这几年来,王成、狗儿父子因为家业萧条,比不得祖上曾经做官,脸皮薄,也没有和王家走动了,因此才用“拉硬屎”来形容狗儿。

从这句话里,我们可以看出来刘姥姥头脑比较灵光,她心里明白,比起生存,所谓的尊严和面子,就没那么重要了。只有在能吃饱饭能活下去的前提下,才能去顾及尊严和面子。

2、赵嬷嬷:“你答应的倒好,到如今还是燥屎。”

赵嬷嬷是贾琏的奶妈,有次她和贾琏、凤姐夫妇一起吃饭,想要为自己的两个儿子谋份差事,因此托了贾琏好多次,谁知贾琏只是干答应得好好的,却不办事,因此赵嬷嬷才说了这么一句话了。

赵嬷嬷道:“我这会子跑了来,倒也不为饮酒,倒有一件正经事,奶奶好歹记在心里,疼顾我些罢……我也老了,有的是那两个儿子,你就另眼照看他们些,别人也不敢呲牙儿的。我还再四的求了你几遍,你答应的倒好,到如今还是燥屎。”

燥屎,一般指胃中燥结的宿食。用在歇后语里,引申含义就是指把事情放着一直没有办

其实赵嬷嬷用“燥屎”来形容贾琏的办事风格,还是非常形象的,赵嬷嬷说她再三再四地求了贾琏好几次了,贾琏只是干答应着。这确确实实是贾琏的处事方式,比如他答应贾芸的事,也一样是成了燥屎。

人情世故,贾琏的的确确是比不上凤姐,王熙凤虽然手段毒辣,但她日常处事待人亲和热情的一面,和贾琏的推三阻四、唯唯诺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凤姐答应要办的事情,基本都能很快办好,这就是她强于贾琏的地方了。

大俗即大雅,趣说《红楼梦》里的那些和“屎尿屁”有关的事儿

3、尤氏:“你这孩子又撒娇了,吃了蜜蜂儿屎似的,今儿又轻狂起来。”

尤氏和凤姐的关系,之前还是挺和谐的,尤氏喜欢不时地和凤姐开玩笑,凤姐也喜欢在尤氏面前摆摆架子,两妯娌关系处得和姐妹差不多。

有一年贾府过热热闹闹地正月半,又是听书看戏,又是击鼓传花讲笑话,最后轰轰隆隆地放烟花。贾母搂着林黛玉,薛姨妈搂着史湘云,王夫人搂着宝玉,凤姐撒娇称她们就没人疼了,于是有了下面这段话:

凤姐笑道:“我们是没有人疼的了。”尤氏笑道:“有我呢,我搂着你。也不怕臊,你这孩子又撒娇了。听见放炮仗,吃了蜜蜂儿屎似的,今儿又轻狂起来。”凤姐笑道:“等散了,咱们园子里放去,我比小厮们还放的好呢。”

尤氏笑说凤姐是吃了蜜蜂屎,轻狂骄傲起来了,这个比喻用得极为恰当。说一个人吃了蜜蜂屎,是用来形容这个人尝到了甜头,举止轻狂的样子。

凤姐明明是整个贾府最为受宠、势头最盛的媳妇,太婆婆贾母疼她,姑妈王夫人倚仗她,丈夫贾琏也畏惧她,可她偏偏要说自己是没人疼,她还少人疼少人红吗?而且,凤姐还在贾母说完了吃猴子尿的笑话之后,说自己笨嘴笨腮的,这可不就是在撒娇呢吗?

4、贾蓉:“都是儿子一时吃了屎,调唆着叔叔作的。”

说起凤姐,还有另一段精彩的故事,就是大闹宁国府。贾琏偷娶的尤二姐,实际正是贾蓉暗中谋划挑唆贾琏做的。凤姐知情后,到宁国府大闹了一场,又是哭又是骂又是闹还要打,问到贾蓉脸上来,贾蓉自知理亏,只好百般哄劝凤姐,其中有一句就是自称他“吃了屎”:

贾蓉只跪着磕头,说:“这事原不与父母相干,都是儿子一时吃了屎,调唆着叔叔作的。我父亲也并不知道。如今我爷爷正要出殡,婶婶若闹了起来,儿子也是个死。只求婶婶责罚儿子,儿子谨领……婶婶是何等样人,岂不知俗语说的‘胳膊只折在袖子里’!儿子糊涂死了,既作了不肖的事,就同那猫儿狗儿一般,婶婶既教训,就不和儿子一般见识的,少不得还要婶婶费心费力,将外头的事压住了才好。原是婶婶有这个不肖的儿子,既惹了祸,少不得委屈还要疼儿子。”说着,又磕头不绝。

贾蓉这个不肖子孙,自己做了亏心事,丧伦败德,最后凤姐找上门来,他只好告饶认罪,什么话都给说出来了。贾蓉说的“吃了屎”、“同猫儿狗儿一样”、“胳膊只折在袖子里”等这一连串话语,勾勒出贾蓉这么一个不务正业、诡计多端的纨绔子弟来。

正所谓既有今日,何必当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贾蓉不是不知道凤姐的个性和本事,却色迷心窍,在国孝家孝中同贾琏做出偷娶尤二姐这样的事来,一个贾府的公子哥儿,当着下人的面,骂自己吃了屎,向自己婶子磕头不停,也是罪有应得了。

大俗即大雅,趣说《红楼梦》里的那些和“屎尿屁”有关的事儿

5、贾琏:“大萝卜还用屎浇!”

在《红楼梦》第一百零一回里,有这么一段对话:

凤姐听了这些话才把泪止住了,说道:“天也不早了,我也该起来了。你有这么说的,你替他们家在心的办办,那就是你的情分了。再者也不光为我,就是太太听见也喜欢。”贾琏道:“是了,知道了。‘大萝卜还用屎浇’!”

其中,贾琏讲的“大萝卜还用屎浇”,不同的版本具体内容不同,有的版本是“大萝卜还用尿浇”。这句话的字面意思是指萝卜已经长大了,就用不着浇粪施肥了,“浇”字与“教”同音。贾琏对凤姐说这话,想要表达的意思则是,这事情我明白,用不着你在这里多嘴教我怎么做

《红楼梦》故事发展到八十回以后,凤姐和贾琏两口子之间的格局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贾琏不再像以前那样对凤姐好声好气的讲话,在这段对话里,贾琏已经挺不耐烦凤姐对他的叮嘱了,有点嫌凤姐多话的意思,摆起了架子。

正如林黛玉所说的,家庭里的关系,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贾琏和凤姐两口子就是这样。夫妻之间,从刚开始如胶似漆的甜蜜恩爱到发展成最后连讲话都带刺儿,两人关系形同陌路,这确实是让人看着挺惋惜的。所以说,婚姻需要经营,夫妻关系更是需要用心去维护,才能长久

二、《红楼梦》里和“屁”有关的对话

放屁一词,大概是个最俗的词儿了,还有点带脏话的意思。在《红楼梦》里,能说出这俩字的,你猜猜都有谁?

也许有人会说,是不是大观园里的婆子?再不就是那些跟着宝玉的小厮,或者还可能是一些像刘姥姥一样的角色,或者还是那些贩夫走卒等小人物呢?

其实,都不是。

《红楼梦》里有很多俗语和歇后语,还有些充满市井气息的更俗的粗话和骂人话,这些俗语,有的确实是从饭都吃不饱的刘姥姥这样的小人物口中说出来,还有些其实是从那些养尊处优的太太、奶奶、公子、小姐等人口中说出来的。

说放屁的,不是别人,正是天仙一般的林妹妹。除了林妹妹之外,还有史湘云,还有贾政、王夫人夫妇,还有文人——进士贾雨村,还有阴界的判官等。具体情况如下所示:

大俗即大雅,趣说《红楼梦》里的那些和“屎尿屁”有关的事儿

1、 黛玉说宝玉:“放屁。外头不是枕头,拿一个来枕着。”

彼时黛玉自在床上歇午……宝玉揭起绣线软帘,进入里间,只见黛玉睡在那里,忙去上来推他道:“好妹妹,才吃了饭,又睡觉!”将黛玉唤醒……宝玉道:“我也歪着。”黛玉道:“你就歪着。”宝玉道:“没有枕头,咱们在一个枕头上罢。”黛玉道:“放屁。外头不是枕头,拿一个来枕着。”

在这段故事里,宝玉怕黛玉才吃了饭就睡觉不利于身体健康,因此想和黛玉说说笑笑,帮她赶走瞌睡。黛玉不理解宝玉的苦心和用意,有点点嫌宝玉多事,对他没那么耐心,而宝玉也确实腻歪,偏偏要和黛玉在一个枕头上,因此才有了黛玉脱口而出的“放屁”二字。

实话说,刚开始看到天仙林妹妹说出这俩字,感觉还是挺惊讶的,但是,林妹妹的形象,在我心中并没有受影响。

大俗即大雅,趣说《红楼梦》里的那些和“屎尿屁”有关的事儿

2、 湘云笑骂翠缕:“糊涂东西,越说越放屁。”

湘云道:“花草也是同人一样,气脉充足,长的就好。”翠缕把脸一扭,说道:“我不信这话。若说同人一样,我怎么不见头上又长出一个头来的人?”湘云听了,由不得一笑,说道:“我说你不用说话,你偏好说。这叫人怎么好答言!天地间都赋阴阳二气所生,或正或邪,或奇或怪,千变万化,都是阴阳顺逆……”翠缕道:“这么说起来,从古至今,开天辟地,都是阴阳了?”湘云笑道:“糊涂东西,越说越放屁,什么都是些阴阳。难道还有个阴阳不成……”

湘云和丫头翠缕走在大观园里,边走边看荷花等,就议论起了“阴阳”来。

都说同气相求,翠缕也是个话多的丫头,不是是不是受了湘云的感染了。湘云的学问比较深,翠绿一个丫头懂的东西太少,两人讨论起了“阴阳”,就从花草一气说到天地日月,乃至于飞禽走兽等,最后又议论到了人。正因为翠缕“童言无忌”,最后讲出了些“少儿不宜”的话题,湘云才笑骂她是放屁,“放屁”这俩字,倒是用得很应景。

3、 王夫人嗔骂宝玉:“放屁!什么药就这么贵?”

贾宝玉在王夫人面前,永远都是个孩子。是孩子,在母亲跟前就爱撒娇。如果碰巧林黛玉还跟他从吵架到和好了,那这时候宝玉的话,可就多了很多了

言多必失。正在宝玉手舞足蹈敞开怀地跟母亲讨论黛玉吃的药的时候,他先是猜了好几个药丸,什么八珍益母丸、左归丸、右归丸、六味地黄丸等,又说出金刚丸、菩萨散,还说王夫人被金刚菩萨支使糊涂了,被王夫人骂了一句:“扯你娘的臊,又欠你老子捶你了。”这还不够,宝玉又说要银子替黛玉配药,于是有了这么一段对话:

宝玉道:“这些都不中用的。太太给我三百六十两银子,我替妹妹配一料丸药,包管一料不完就好了。”王夫人道:“放屁!什么药就这么贵?”

王夫人脱口而出的话,是不信宝玉的话。信与不信都无所谓,但是曹雪芹在这大段的对话里,给我们呈现出的是宝玉的淘气和这个大家庭里少有的天伦之乐

我一直觉得在这段里,是宝玉和王夫人之间少有的活泼的互动。宝玉因为和黛玉吵架和解了,心里十分高兴,讲话都有些手舞足蹈起来,在母亲王夫人面前也是有一点儿撒娇。说起了给黛玉配药,要这么多钱。王夫人大概觉得这个儿子太胡闹了,才嗔怪了一句“放屁”。

4、 贾政怒骂家里下人:“放屁!你们这班奴才最没有良心的。”

在后面第一百零六回里,贾家已经是一败涂地了,贾政想到两房的世职都被革去,子侄也没有一个长进,感到悲痛伤心,又听到亲友们说是奴才们闹起来的事,后来,贾政问起了家里的银钱用度时,才知道家里早已入不敷出、寅吃卯粮了,贾政无计可施,才骂起家里下人了。

众人知贾政不知理家,也是白操心着急,便说道:“老爷也不用焦心,这是家家这样的。若是统总算起来,连王爷家还不够。不过是装着门面,过到那里就到那里。如今老爷到底得了主上的恩典才有这点子家产,若是一并入了官,老爷就不用过了不成!”贾政嗔道:“放屁!你们这班奴才最没有良心的,仗着主子好的时候任意开销,到弄光了,走的走跑的跑还顾主子的死活吗!……”

林则徐曾写过这样一句话:“子孙若如我,留钱做什么?贤而多财,则损其志;子孙不如我,留钱做什么?愚而多财,益增其过。

贾家不仅有钱,还有两个世袭的官职,等到了子孙手中,家产几乎荡尽,而且官职也丢了,正是林则徐说的:“做官不易,做大官更不易。人以吾奉命使粤,方纷纷庆贺。然实则地位益高,生命益危。”贾赦、贾珍、贾蓉、王熙凤等人,仗着家里势头正盛,骄奢淫逸、草菅人命、恣意妄为、贪财敛色,奴才们也是仗着主子的威风,有的也是坏事做尽。

贾政在外为官,对家务疏于管理,临了才知闯了大祸,也是后悔不迭。可见,家族也好企业也好,要想走得长远、兴旺发达,对于子孙和下属员工的管理,就格外重要了。

大俗即大雅,趣说《红楼梦》里的那些和“屎尿屁”有关的事儿

5、 贾雨村骂薛蟠:“岂有这样放屁的事。打死人命竟白白走了,再拿不来的。”

在第四回里,薛蟠为了抢香菱,命令下人把冯渊打死,自己跟个没事人一样,带着母亲和妹妹上京了,只留下弟兄奴仆料理后面的事。这人命案子碰巧归在贾雨村案下审理。贾雨村听说了事由之后,才有这句大骂。

雨村听了大怒道:“岂有这样放屁的事。打死人命竟白白走了,再拿不来的。”

如果初看雨村这表现,满以为他真的要替天行道捉拿凶手的,谁知,在一旁的门子细细告诉了他实情之后,贾雨村权衡了利弊,很“聪明”地处理了此事,既没有还死者一个清白,也没有设法寻找香菱报恩。这“放屁”二字,用来骂他自己,才更合适。

《红楼梦》的语言,极为活泼有趣,当我们知道《红楼梦》里还有这些俗得不能再俗的对话之后,也许会觉得《红楼梦》离我们更近了一些。其实,如果我们带着一颗平常心去读《红楼梦》,就发现这部不同凡响的巨著的平凡之处。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从《红楼梦》里的当票和借当行为,看清朝的当铺文化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