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经典导读

从《红楼梦》里的当票和借当行为,看清朝的当铺文化

2020年01月31日 11:13:07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红楼夜思 浏览数:592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在《红楼梦》里,薛家作为皇商,经营了许多当铺和其他的生意、买卖。可是,从薛父去世之后,薛蟠不学无术,只是认识几个字,每天就只知道斗鸡走狗,家中所有的生意都交给伙计和家人处理。

《红楼梦》全书中对于当铺的描写不多,但偶然会有细节部分牵涉到当铺和当票等,比如,薛宝钗曾因为知道刑岫烟当棉衣,帮她赎取了衣服,下面我们从刑岫烟的当票说起,了解一下清代的当铺文化。

从《红楼梦》里的当票和借当行为,看清朝的当铺文化

从湘云和黛玉知书识字,却不认识当票说起

那天,宝钗在路上遇到刑岫烟,看到她穿的单薄,两人闲话了几句,才知道岫烟因为没有钱,只好把自己的衣服当掉了换盘缠。宝钗问岫烟把衣服当到哪里去了,才知原来还是当给了薛家的当铺。

于是宝钗叮嘱她把当票悄悄送过来,好把衣服取了还给岫烟。谁知这当票后来落在湘云手中,湘云不认识当铺,又拿到了潇湘馆来:

一语未了,忽见湘云走来,手里拿着一张当票,口内笑道:“这是什么帐篇子?”黛玉瞧了,也不认得。地下婆子们都笑道:“这可是一件奇货。这个乖可不是白教人的。”宝钗忙一把接了看时,就是岫烟才说的当票,忙摺了起来。

这里有个疑问了:湘云和黛玉虽然是大家千金,锦衣玉食,没有当东西换钱的生活经历,但她们也是知书识字的女孩子,怎么会连个当票都不认识呢?

其实,如果能看到当票的实物,就能明白了。

两百年前的当票,除了印刷的字之外,其余手写的字,是很难认识的。因为当铺开当票时,所当的物品名称、银钱数字等重要信息,都是采用当铺行业的特殊文字所写,即是“当字”。比如当一件衣服,换成三两银子。双方接洽之后觉得可行,写当票的账房先生会开票,付银子,登记流水账账号和编号,最后送进库里。其中,所当的物品名称、银钱数字都用一种特殊的草法来写,有的是写成变体,比如只写一半,或者改换名称,或者加贬语等。这样的字迹,除了当铺内部的人认识之外,生人很难识别。

这样做的好处是能保密。一旦当票遗失,有人捡去了,如果不是内行人也不认识当字的话,是无法拿到当铺去赎取物品的。柜台里的伙计如果问,你这是当的什么东西,而此人答不上来,就可以揭穿真假。

所以,湘云和黛玉不认识当票,湘云把它当成“帐篇子”,也就可以理解了。

从《红楼梦》里的当票和借当行为,看清朝的当铺文化

宝钗给岫烟打掩护时,说错了这样一句话

宝钗见湘云问到当票,为了给岫烟打掩护,说了这样一句话:

薛姨妈因又问是那里拣的。湘云方欲说时,宝钗忙说:“是一张死了没用的,不知那年勾了帐的。香菱拿着哄他们顽的。”薛姨妈听了此话是真,也就不问了。

其实宝钗后半句话有一定的语病。因为看一个当票是否是“死了没有用的”,只能通过看时间看出来。而看了年月,自然就知道是哪年勾了帐的,不会“不知那年勾了帐的”。所以这是宝钗在情急之下,为了替岫烟打掩护,讲出来的半句有语病的话。

一般来说,在《红楼梦》成书前后的时代,一张当票的期限,一般是三十个月,也就是两年半的时间。北京则是两年。死了号的当头,都由当铺勾账了结。当铺定期把这些死了号的物品归类到各行出售,变价处理。比如古玩字画归到古玩行,而旧衣服归到估衣行。

从《红楼梦》里的当票和借当行为,看清朝的当铺文化

茗烟为什么用“借当头”嘲讽璜大奶奶?

在众学童打闹学堂时,茗烟曾用这段话讽刺金荣:

茗烟在窗外道:“他是东胡同子里璜大奶奶的侄儿,那是什么硬正仗腰子的,也唬我们来了。璜大奶奶是他姑娘。——你那姑妈只会打旋磨儿,给我们琏二奶奶跪着借当头,我看不起他那样的主子奶奶。”

茗烟说的“跪着借当头”里的“当头”,就是当铺的“当”。“当头”是指拿了送到当铺里去的物品。无论是衣服,还是首饰,只要是准备拿去当的东西,都也叫做“当头”。如果要赎取,就叫做“赎当头”。

茗烟这里说璜大奶奶借了东西去当,而不是说直接借钱,是因为这种情况在当时真实存在。

那是穷人急等着用钱,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当掉自己家里值钱的东西;另一种是借。如果家里没有值钱的东西可以当掉,那就只有借了。而借,又会不好意思开口或者怕碰钉子。如此以来,就有了第三种方法,借了东西去当掉。这种方法既可以方便开口,又能保存自己的面子。这样借了东西之后,自己可以用一阵子,再去当掉,又可以接触燃眉之急,还不会担心没面子。茗烟此话,正是对璜大奶奶的无情嘲讽。

从《红楼梦》里的当票和借当行为,看清朝的当铺文化

王熙凤和当铺的“亲密接触”

凤姐作为贾府的当家少奶奶,她也没少和当铺打交道。凤姐和贾琏两口子曾经委托鸳鸯把贾母一时半会查不着的金银等家伙偷着运出来拿去当了还钱好过节用的。王熙凤也曾阔绰地让平儿把她的两个金项圈当了换银子,打发了前来“打秋风”的小太监,也有把金项圈拿去换银子打发婆婆邢夫人。

凤姐只得来了,便问他:“什么银子?家里近来艰难,你还不知道!咱们的月例,一月赶不上一月,鸡儿吃了过年粮。昨儿我把两个金项圈当了三百银子,你还做梦呢。这里还有二三十两银子,你要,就拿去。”(第六十九回)

凤姐道:“你们只会里头来要钱,叫你们外头弄去就不能了。”说着,叫平儿:“把我那个金项圈拿出去,暂且押四百两银子。”(第七十二回)

凤姐详情说:“他们必不敢多说,倒别委屈了他们。如今且把这事靠后,且把太太打发了去要紧。宁可咱们短些,又别讨没意思。”因叫平儿:“把我的金项圈拿来,且暂押二百银子来送去完事。”(第七十二回)

凤姐三番五次把自己的嫁妆拿去当了还钱,其实还是说明贾府的败落,正如她自己说的“鸡儿吃了过年粮”,寅吃卯粮的贾府资金周转不灵,凤姐自己掏箱倒柜不说,贾琏也想到了贾母那些一时半会用不着的金银家伙。

可见,和当铺打交道的并非只是吃不上饭的穷人,也有贾府这样表面光鲜,实则衰落的世家大族。而当铺也能通过一些世家大族的当头和当东西、赎东西的清空,粗略得知这些家族内部的财务状况。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趣说《红楼梦》里的那些和“屎尿屁”有关的事儿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