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驿站>> 棋乐酒舞

魏晋六朝名士与酒中天地

2020年01月28日 23:44:26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东风阁紫门紫英 浏览数:529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六朝人在外发现了自然,在内发现了心灵。宗白华先生在《论〈世说新语〉和晋人的美》开篇说到:“汉末魏晋六朝是中国政治上最混乱、社会上最苦痛的时代,然而却是精神史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一个时代。因此也就是最富有艺术精神的一个时代。”魏晋名士们在这种大环境中表现出真我、自我、本我。他们将自己的诸种情怀任意自如地流露在生活中,任诞随性的特色成为这个时代的缩影。他们“手执拂麈、口吐旋言、扪虱而谈、辩才无碍,展现的是内在的智慧、高超的精神、脱俗的言行、漂亮的风貌。”正如张季鹰所言“人生贵得适意尔,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这种精神的外在飘逸,在生活情趣方面表现在:沉湎于酒的世界中逍遥寻乐;服食药物追逐长生与名士风度;穿着宽衣大袖展现精神追求。在表现魏晋名士风流这三种主要的形式中,“服食”、“着衣”距今天的生活而言已经有一段距离,但是千年前的酒香仍飘散在身边,这种酒香在诗文字画中淋漓尽致地逸出来,最能带我们去追溯当时贵得适意的名士之风。

一、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关于酒的源起,说法不一

明代张岱在《夜航船》中谈到酒的发展时说:始自空桑委余饭郁积生味。黄帝始作醴(一宿),夷狄作酒醪,杜康作秫酒。周公作酎,三重酒。汉作宗庙九酝酒(五月造,八月成)。魏文侯始为觞。齐桓公作酒令。汝阳王琎著《酒法》。唐人始以酒名春。刘表始以酒器称雅。(有伯仲季雅称。雅集本此。)晋隐士张元作酒帘。南齐始以樗蒲头战酒。宋武帝延萧介赋诗置酒,始称即席。

张岱在此梳理出了酒的发展脉络。指出了酒是在漫长的人类实践过程中形成的,酒文化也来源于人类的实践和认识的提高。正是这种酒文化与人类意识相互并行前进的轨道中,酒自发明伊始便于文学结下不解之缘,中国的文学长河中,从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开始就处处都发散着酒的芬芳,洋溢着酒的香气。千年的文化传承为我们留下了一笔巨大的酒文化遗产。人们将自身的喜怒哀乐赋予酒,有借酒消愁,有乘酒助兴,有饮酒送别,更有自我麻醉。酒是文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朋友,更是文人态度、思想、行为方式等方面的形象写照。

贵得适意——魏晋六朝名士与酒中天地

夜航船

魏晋的酒,在道家眼里是酒气熏天,不成体统的,然而鲁迅先生和王瑶先生却给与了较高的评价。王瑶先生在其《文人与酒》一文认为,魏晋逍遥的饮酒之风是名士风度的反映,很大程度上受汉末风气的影响。汉末以来人们生命意识觉醒,对于死亡突然来临的生命恐惧感加剧,这与古诗十九首和建安时期的诗歌中表现出的时光飘忽和人生短促的思想是一致的。佛教用轮回的方法解脱迷惘,道教用人为的服食求仙追求长生。虽然这两种方式并未得到普遍的接受,但是人们对于生命的认识却是一致的,即明白死是生命的终点,死后形与神俱灭。如果失去了生命的长度,那么便达不到生命的密度。因此人生要贵得适意,自在地去生活,不应受外物羁绊。

贵得适意——魏晋六朝名士与酒中天地

中古文学史论集

故有《古诗十九首》“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不如饮美酒,披服纨与素。”另又有范云赠诗云:“对酒心自足,故人来共持。方悦罗衿解,谁念发成丝。”意在及时行乐,勿为名所欺。这些可以窥到汉末魏晋时人们饮酒的出发点和动机。同时酒在互动中也逐渐被赋予新内涵,如曹操“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酒成为排忧的工具,追求生命密度的法宝,是名士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故王佛大叹言:“三日不饮酒,觉形神不复相亲。”

《世说·任诞》张季鹰说“使我有身后名,不如即时一杯酒!”

毕卓云:“一手持蟹螯,一手持酒杯,拍浮酒池中,便足了一生。”

魏晋的酒是“斗酒相娱乐,聊厚不为薄”的人生享乐的态度,是名士的身份标签,所以王孝伯说:“名士不必须奇才,但使常得无事,痛饮酒,熟读离骚,便可称名士。”饮酒之风盛于汉末,但直到竹林名士这种现象才正式风靡全城,这时期不仅饮酒量大,而且流风所致,竞相效仿。名士聚会宴饮少不了的就是酒

“陈留阮籍、谯国嵇康、河内山涛三人年皆相比,康年少亚之。预此契者,沛国刘伶、陈留阮咸、河内向秀、琅邪王戎。七人常集于竹林之下,肆意酣畅,故世谓‘竹林七贤’。”(《世说新语·任诞》)

二、天生刘伶,以酒为名

历朝历代中嗜酒的人很多,而魏晋时这些嗜酒的人有其与众不同之处,除去那浓郁了酒味,更多是让你闻到了自由与个性的气息。饮酒对象不同,地点不同,风格亦不尽相同。常有人在酒的天地里饮出了自己的风格,因酒得号。

如:汝阳王琎,自称‘酿王’。种放号‘云溪醉侯’。蔡邕饮至一石,常醉,在路上卧。人名曰‘醉龙’。李白嗜酒,醉后文尤奇,号为‘醉圣’。白乐天自称‘醉尹’,又称‘醉吟先生’。皮日休自称‘醉士’。王绩称‘斗酒学士’,又称‘五斗先生’。山简称‘高阳酒徒’。

这些名号都非常形象生动。然而若要给刘伶取个号,该用什么来指称他才贴切呢?找到一个适合刘伶的酒号太难,对于刘伶来说,酒几乎是他生活的全部,他将生与死完全溶于酒的世界当中。

刘伶字伯伦,沛国人,身长六尺,其貌甚陋。但他并未因长相而自卑,而是“放情肆志,常以细宇宙齐万物为心。澹默少言,不妄交游,与阮籍、嵇康相遇,欣然神解,携手入林。”

贵得适意——魏晋六朝名士与酒中天地

刘伶醉酒图

刘伶可谓是个天生的任诞派。其乘鹿车的时候经常携带一壶酒和一把铁锹,嘱咐周围的人说如果我喝死在半路就用铁锹把我埋了。他对酒的沉迷,几乎到了无人能敌的程度。酩酊大醉是常有之事。喝到尽兴时“常袒露不挂,人见而责之。伶曰:‘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裈衣,君等无事,何得入我裩袴中’.其人笑而退”。刘伶不但好饮酒,还专门写了一篇《酒德颂》,这篇颂展示了他的真性情,是意气所寄

其辞曰:有大人先生,以天地为一朝,万期为须臾,日月为扃牖,八荒为庭衢;行无辙迹,居无室庐,幕天席地,纵意所如;止则操卮执觚,动则挈榼持壶,唯酒是务,焉知其余。有贵介公子,缙绅处士,闻吾风声,议其所以;乃奋袂扬衿,怒目切齿,陈说礼法,是非蜂起。先生于是方捧罂承糟,衔杯漱醪,奋髯箕踞,枕曲藉糟,无思无虑,其乐陶陶。兀然而醉,豁尔而醒;俯观万物,扰扰焉如江汉之浮萍。二豪侍侧焉,如蜾蠃之与螟蛉。

刘伶借文中大人先生表达自己醉酒的感受,此大人先生对世事不闻不问,酒不离口,沉溺于我行我素、纵意所如、兀然自醉的境界里。这不仅是刘伶自己追求任诞、放达超脱情怀的写照,同时也是历代文人产生的强烈共鸣。

刘伶通过酒这个媒介,找到了从现实通往逍遥世界的途径。两晋是士族门阀社会,政治生活混乱,大批士人成为政治的牺牲品,酣畅豪饮是士人麻醉自己,逃避政治迫害的手段,也是与虚伪的名教抗争和得意逍遥的凭借。宁稼雨先生在其《魏晋名士风流》中认为这种逍遥的精神追求源于玄学思想中对庄子逍遥境界的理解。

贵得适意——魏晋六朝名士与酒中天地

魏晋名士风流

通过酒精的作用和醉酒后的飘忽状态,使逍遥境界不再是虚无缥缈的抽象王国,而是触手可及的眼前之物。醉的状态就是融入自由境界的标志,是达到“天地为一朝,万期为须臾”的表现,故王卫军云:“酒正引人着胜地。”出处指明了酒的功用,表明了当时人饮酒的目的和归宿。“以酒为命”的刘伶曾经为了“戒酒”,哄骗妻子摆酒肉设祭,祝鬼神自誓,然而其祝曰“天生刘伶,以酒为名,一饮一斛,五斗解酲。妇人之言,慎不可听!”于是“便引酒进肉,隗然已醉矣。”

在刘伶的眼里,祭祀的庄严和神圣色彩已经荡然无存,透视出酒内涵的转变。故而宁稼雨先生认为“殷代以祭祀鬼神和祖宗为目的的饮酒和周代以教化为目的的饮酒在本质上都是社会借助于酒的作用来统辖和规范个人的意志。而魏晋名士在饮酒中所追求的逍遥境界正是要在这个根本点上来一个彻底的逆转。”

三、饮酒忘忧,寄酒为迹

现实的世界虽然对文人个性极度地压制,但却不能阻止文人对现世的反抗。酒带给人们精神上的觉悟和情感上的超脱,使人意识境界得到升华。在处处散逸着酒香的魏晋名士生活里,酒必然会在这个文学自觉的时代留下自己的味道。这时期人们创作的酒诗也非常具有典型性。而代表这种典型性的首推人物就是东晋诗人——陶渊明。

陶渊明又名陶潜,字元亮,浔阳柴桑(今九江市星子县)人,是大司马陶侃的曾孙。不过当陶出生时家庭已经没落,年少的他“少怀高尚,博学善属文,颖脱不羁,任真自得,为乡邻之所贵。”

曾任江州祭酒、镇军参军、彭泽县令等,但担任彭泽县令八十余天后他便辞官归隐,躬耕田园,成为了中国第一位田园诗人,有“千古隐逸之宗”之誉。晋书更将其传记纳入隐逸传中。陶渊明留下的作品主要收录在《陶渊明集》里,该文集共收有一百四十二篇诗文,其中涉酒的有五十余篇,约占全部作品的40%。如“中觞纵遥情,忘彼千载忧。且极今朝乐,明日非所求。”(《游斜川诗》)陶渊明是以酒为题材大量创作酒诗的第一人,萧统在《陶渊明集序》中说:“有疑陶渊明诗篇篇有酒,吾观其意不在酒,亦寄酒为迹也。”

贵得适意——魏晋六朝名士与酒中天地

陶渊明

这里的“寄酒为迹”是人生理想受到现实重创后借以酒来抚平创伤、慰藉心灵的过程。陶渊明对酒的钟爱,从日常生活一直蔓延到他的字里行间。在他任职彭泽令的时候曾命令公田都种上秫谷(一种主要用来酿酒的粮食)并说“令吾常醉于酒,足矣。”他的妻子固请种粳。最后达成的结果是“一顷五十亩种秫,五十亩种粳。”

陶虽当个小县令,但由于“素简贵,不私事上官”因此虽身怀济世之志,但与现实黑暗的政治环境格格不入,最中叹“吾不能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乡里小人邪!”赋《归去来兮辞》,归隐自娱。

归隐后,据《晋书·隐逸传》来看陶渊明并未专注于农事生产,而是纵情于酒。遇酒则饮,欢饮则退。“其亲朋好事,或载酒肴而往,潜亦无所辞焉。”可见在陶渊明的世界里酒才是他的乐趣所在。饮酒之余陶亦不忘“常著文章自娱,颇示己志,忘怀得失,以此自终。”在他雅咏不辍的文集中《饮酒》二十首最为值得关注。这些诗是陶酒兴大发之作,由朋友整理、抄录而成。

陶渊明在二十首序言当中说:余闲居寡欢,兼比夜已长,偶有名酒,无夕不饮。顾影独尽,忽然复醉。既醉之后,辄题数句自娱;纸墨遂多,辞无诠次,聊命故人书之,以为欢笑尔。

有酒才有灵感,酒是诗人创作的源泉,是诗人释放真性情,真感想的催化剂。陶渊明在其饮酒诗中展现了他对人生、对生命、对社会、对理想复杂而又超脱的感悟。虽然像陶渊明一样想脱离尘世喧嚣、追求内心自由的人不少,但是将诗和酒连结在一起,并在诗文中赋予酒以独特意义的,陶渊明可谓是开拓者。

贵得适意——魏晋六朝名士与酒中天地

陶渊明集

试从《饮酒》二十首其中几例来看,“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是对菊独酌,饮酒忘忧的抒怀;“提壶挂寒柯,远望时复为。吾生梦幻间,何事绁尘羁!”是不愿为世俗所扰、世情所羁的夙愿。“纡辔诚可学,违己讵非迷!且共欢此饮,吾驾不可回!”是决然脱离仕途,遵循内心归隐山林的志向。“有客常同止,取舍邈异境。一士常独醉,一夫终年醒。”是醉非真醉而实颖的觉醒。“不觉知有我,安知物为贵。悠悠迷所留,酒中有深味!”是朦胧之中物我两忘,追求真味和内在的感悟。“若复不快饮,恐负头上巾。但恨多谬误,君当恕醉人。”一吐酒后真言,酣畅生活,对人生体悟的总结……

陶渊明爱酒也爱菊,常以菊寄情,因此在陶诗中酒与菊通常结伴出现,陶诗中提到菊的诗有五首,其中三首中提到了酒。

单独写菊的有我们熟知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饮酒二十首》其五)

及“芳菊开林耀,青松冠岩列,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和郭主簿二首》其二)

其中酒、菊兼提的三首是:

《归去来兮辞》中的“三径就荒,松菊犹存。携幼入室,有酒盈樽。”

以及“秋菊有佳色,露掇其英。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饮酒二十首》其七)

和“酒能祛百虑,菊为制颓龄。”(《九日闲居一首并序》)

从陶诗的字眼中,菊是高洁脱俗的象征,酒为随性生活的标签。这种菊与酒的主题在陶诗中得到奠定和深入人心。在陶渊明的拓荒之下,酒的生命力又被赋予了新的内涵,成为了一个意义深远的文学母题。

四、庾信与酒

(一)庾信与酒诗

受魏晋名士的余风影响,尤其在竹林七贤中的阮籍、嵇康、刘伶、王戎以及东晋陶渊明等人个性彰显之下,酒与文学交融更加浓郁。魏晋六朝不仅占得酒风之先,树立起诗酒并举的理想,更为后世酒与文学的发展开辟了新的道路。作为南北朝文学的集大成者——庾信在其文学创作中也非常善于以酒入诗文,留下了众多饮酒诗篇。据统计在《庾子山集》中,共收录庾信诗歌262首,涉及到酒的诗达74首,约占其现存作品的三分之一。而且有的诗歌就直接以酒为标题。如《对酒歌》、《对酒诗》、《蒙赐酒诗》、《就蒲州使君乞酒诗》等等。然而在庾信的诗中,常有情志寄托,“楚歌非取乐之方,鲁酒无忘忧之用”他作《哀江南赋》是以致其乡关之思。同样,庾信的诗中的酒其味道也不是千篇一律的,而是五味杂陈,有所寄托的,或是赠友怀人,或是念国怀乡,或是哀伤失节之痛,或是浇胸中块垒,或是抒发闲适情怀等等。

贵得适意——魏晋六朝名士与酒中天地

庾信

如其乐府诗《舞媚娘》:朝来户前照镜,含笑盈盈自看。眉心浓黛直点,额角轻黄细安。只疑落花谩去,复道春风不还。少年唯有欢乐,饮酒那得留残!

《舞媚娘》是一首古乐府,郭茂倩在其《乐府诗集》中共收录了四首《舞媚娘》,庾信的这首是其中之一,而且这是目前所存最早的《舞媚娘》。庾信的作品以四十二岁为分界点,呈现出不同的风格,前期诗风多清新绮丽。承圣三年(554)庾信出使西魏后文风变得沉稳、老成。从该诗风格来看,应为其在南朝梁时所作。诗中描绘的女子舞姿曼妙,体态娇羞,内心透着春将逝之忧,但整首诗语调清新活泼,认为年少应欢乐生活,畅饮而尽,不可辜负青春的美好。字里行间颇有汉魏古诗十九首中规劝及时行乐之遗风,也是魏晋时期风气之影响。

贵得适意——魏晋六朝名士与酒中天地

乐府诗集

在庾信的酒诗中,赠酒奉答诗出现比较多。从《周书·庾信传》中可知庾信的才华在北周是受到赏识的,“世宗、高祖并雅好文学,信特蒙恩礼。至于赵、滕诸王,周旋款至,有若布衣之交。群公碑志,多相请托。唯王褒颇与信相埒,自余文人,莫有逮者。”在朝廷中生活,对于王室的赐酒,但他常常以诗赠答,以表感激之情。如《奉答赐酒诗》《奉答赐酒鹅诗》《奉报赵王惠酒诗》《正旦蒙赵王赍酒诗》《卫王赠桑洛酒奉答诗》等。“今朝一壶酒,实是胜千金。负恩无以谢,惟知就行林”(《奉答赐酒鹅诗》)又如“未知稻粱雁,何时能报恩。”(《奉报赵王惠酒》)这些虽是应制之作,但的确表达了自己在文学侍臣上的礼节与感恩。除这类诗歌外,他的酒诗中也有流露娱情闲适情怀的一面。

如《春日极饮诗》:槛前闻鸟啭,园里对花开。就中言不醉,红袖捧金杯。

以及《山斋诗》:石影横临水,山云半绕峰。遥想山中店,悬知春酒浓。

还有《野步诗》:值泉仍饮马,逢花即举杯。稍看城阙远,转见风云来。

这些诗都呈现出清新明快的风格特点,体现了酒的娱情功用,更表现了作者闲适行乐的心情。

(二)庾信酒诗中的用典

庾信的酒诗中最鲜明的特点是多处用典。适当而巧妙地用典故可以使语言更加精炼和深刻,可以增加文章的内涵和延展性。同时还可以以简驭繁,耐人寻味,给读者更大的想象空间。但若用的不好,则会使文章变得晦涩难懂,穿凿附会,有吊书袋之嫌,更容易让读者兴致全无。而对于庾信用典之繁,历来评价褒贬不一,金人王若虚就批评庾信说:“堆垛故实,以寓时事,虽记闻谓富,笔力亦壮,而荒芜不工作雅,了无足观。”但除此之外更多地是对庾信用典的赞赏。如清人沈德潜《古诗源》赞曰“子山诗固是一时作手,以造句能新,使事无迹,比何水部似有过之”;陈祚明《采菽堂古诗选》也说:“使事则古今奔赴,述感则比方抽新。又缘为隐为彰,时不一格,屡出屡变,汇彼多方。河汉汪洋,云霞蒸荡,大气所举,浮动毫端。”其酒诗中用典比较典型的如乐府《对酒歌》:

春水望桃花,春洲藉芳杜。琴从绿珠借,酒就文君取。牵马向渭桥,日曝山头脯。山简接篱倒,王戎如意舞。筝鸣金谷园,笛韵平阳坞。人生一百年,欢笑惟三五。何处觅钱刀,求为洛阳贾。

该诗中的绿珠、文君、山简、王戎都有典故之意。在庾信的酒诗中引用竹林贤以及其他魏晋风流名士的典故非常多,而且个别典故还在其诗歌中反复使用,

如:山简接篱倒,王戎如意舞。(《对酒歌》)

不如饮酒高阳池,日暮归时倒接篱。(《杨柳歌》)

步兵未饮酒,中散未弹琴。索索无真气,昏昏有俗心。(《拟咏怀诗》二十七首其一)

阮籍披衣进,王戎含笑来。从今觅仙药,不假向瑶台。(《蒙赐酒诗》)

愿持河朔饮,分劝东陵侯。(《就蒲州使君乞酒诗》)

开君一壶酒,细酌对春风。未能扶毕卓,犹足舞王戎。(《答王司空饷酒诗》)

刘伶正捉酒,中散欲弹琴。但使逢秋菊,何须就竹林。(《暮秋野兴赋得倾壶酒

诗》)

频朝中散客,连日步兵厨。(《有喜致醉》)

惟有龙吟笛,桓伊能独吹。(《对酒》)

高阳今日晚,应有接篱斜。《卫王赠桑落酒奉答诗》

如上诗中的阮籍(步兵)、嵇康(中散)、刘伶、王戎、毕卓、桓伊、高阳酒徒、山简等多是以典入诗,仅从这十句诗来看,这些典故被使用的次数分别为:

阮籍3次、嵇康3次、王戎3次,刘伶1次、山简3次、毕卓1次、桓伊1次。他们都是魏晋名士风流的代表,他们追求内心的放荡自由和脱离尘世羁束的生活。这种精神虽然初衷是为了逃避政治高压,但是却逐渐沉淀下来成为魏晋六朝文化的精髓。而庾信用至此是借以寄情,向往这种精神上的超越,在诗酒放纵中化解自己入北后的乡关之思。

这些与酒相关的典故,在进入魏晋文学视野之后也逐渐在后世文学长河中蔓延开来,得到后世文人的青睐,在后世诗文殿堂中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以“山简接篱倒”为例可以管窥这类典故的发展状况之一二。

(三)“山简接篱倒”典故探源

“山简接篱倒”最早源于《世说新语·任诞》,其言曰:“山季伦为荆州,时出酣畅。人为之歌曰:‘山公时一醉,径造高阳池,日莫倒载归,酩酊无所知。复能乘骏马,倒着白接篱,举手问葛强,何如并州儿?’高阳池在襄阳。强是其爱将,并州人也。”其中山季伦就是山简(253年-312年),字季伦,是竹林七贤之一山涛的儿子。《晋书·山简传》说他性温雅,有父风。然起初山涛并不赏识他,故简叹曰:“吾年几三十,而不为家公所知!”永嘉之后,天下分崩,朝野危惧。山简“优游卒岁,唯酒是耽。”整日沉迷于酒的世界里,“简每出嬉游,多之池上,置酒辄醉,名之曰高阳池。”故有《世说》中歌谣所传唱的那样,酩酊大醉后还能倒接帽子,非一般人有的洒脱之态。山简这种憨态可掬之形象自《世说》之后给人留下深远的印象。并派生出如:山简醉、山简马、山翁醉、山公酩酊、倒着接篱、接篱歌、酩酊高阳、醉酒高阳、习池饮、醉习园、高阳池等20余个同义词语,自庾信后,后代诗文常引用此典。如唐代有孟浩然:“谁道山公醉,犹能骑马回。”“山公来取醉,时唱接篱歌。”李白的“高阳小饮真琐琐,山公酩酊如何我。”杜甫之“池要山公马,月净庾公楼。”“定醉山翁酒,遥怜似葛彊。”以及白居易的“山公倒载无妨学,范蠡扁舟未要追。”还有李商隐的“肯念沉疴士,俱期倒载还。”将山简自拟或者类比表现出自己对精神超越的追求。

贵得适意——魏晋六朝名士与酒中天地

世说新语补

到了宋代,受宋代用典风气的影响,这种情况更是不胜枚举,如苏轼的“高会日陪间醉,狂言屡发次公醒。”“无弦且寄陶令意,倒载犹作山公看。”不仅在诗中,而且宋词当中也常有引用,如辛弃疾《乌夜啼·山行约范廓之不至》中的“江头醉倒山公,月明中,记得昨霄归路,笑儿童。”是化用了原典中儿童笑山翁的故事。到了明代又有袁宏道“想得当时醉山简,面容如赭影颓颠。”(《习家池》)。清代有孔尚任:“倒戴着接篱帽,横跨着湛卢刀,白髯儿飘飘,谁认的诙谐玩世东方老。”(孔尚任《桃花扇》十一出)等等,这些都是化用《世说》中“山简倒接篱”典故的范例。魏晋这类广为流传的典故还有很多,尤其是《世说》任诞篇、简傲篇中的一些经典故事,常常可以在后世诗文中常常可以找到踪迹,魏晋的酒是一枚种子,它播撒在文学的土壤里,在后世文学中结出了丰硕果实。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