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经典导读

《金瓶梅》背后的轶闻故事:满纸云霞之下的书生复仇记

2019年11月28日 17:21:31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一般冶行 浏览数:161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金瓶梅》背后的轶闻故事:满纸云霞之下的书生复仇记

应伯爵替花邀酒

“凡《六经》《语》《孟》所言饮式,皆酒经也。其下则汝阳王《甘露经酒谱》,为内典。传奇则《水浒传》《金瓶梅》,为逸典。”——袁宏道(《袁中郎全集》卷一四,十之《掌故》)

世人常赞《红楼梦》,却讳谈《金瓶梅》

张爱玲曾经在《论写作》中提到“只听见有熟读《红楼梦》的,而不大有熟读《金瓶梅》的?”只不过抛去羞于启齿的露骨描写(疑似后人为了攫取噱头而刻意增补),大多数中国文人都会对与这本号称“天下第一”的奇书赞誉有加。

袁宏道在1596年写给董其昌的信里,称《金瓶梅》“云霞满纸,剩于枚生《七发》多矣。”哈佛教授田晓菲的《秋水堂论金瓶梅》也评价其“汪洋恣肆的风格内容”要略胜充斥着“小布尔乔亚式浪漫哀思”的《红楼梦》一筹。

德云社一次纲丝见面会,有个倒霉孩子问郭德纲:“郭老师,您刚才提到平时很爱看书,不知道除了看《金瓶梅》之外,您还喜欢看其他什么书?”

老郭老老实实地回答他:“我就喜欢看《金瓶梅》,基本上不看别的。”于谦接一句:“他主要喜欢研究里面的图!”

这虽是戏谑之言,却也未尝不能显示老郭先生的雅趣。在这本奇书存世的诸多版本之中,的确公认“绣像版”最佳。

《金瓶梅》署名为兰陵笑笑生,关于这这个兰陵笑笑生到底是谁的问题,一般来说主要有两种观点:

现今的学者,大多倾向于本书成书于万历十年之后,乃是书商集轶所作。作为佐证的,则是现存最早的刻本为万历丁巳本(之前应该也有苏杭刻本行世),其中一些诸如“太仆寺马价银”(第七回)之类的细节以及书中对于佛教流行的叙说;

不过还有一种说法是这本书成书更早,乃是嘉靖年间一代文坛领袖王世贞(“后七子”之首)所作,最多加上其后世门人增补。而王世贞写《金瓶梅》这本书,又与一段历史公案有关。

一、《清明上河图》与《金瓶梅》:一幅名画引发的冤案?

《金瓶梅》背后的轶闻故事:满纸云霞之下的书生复仇记

清明上河图(局部)

“世传《金瓶梅》一书为 王弇(yǎn)州先生手笔,用以讥严世蕃者。书中西门庆即世蕃之化身。世蕃名庆,西门亦名庆,世蕃号东楼,此书即以西门对之。”——《寒花盦随笔》

王世贞(1526年12月8日—1590年12月23日),字元美,号凤洲,又号弇州山人,南直隶苏州府太仓州(今江苏太仓)人,明代文学家、史学家。一传乃是《金瓶梅》的作者,而其根据就是他的父亲是王忬因恶了严嵩,被严氏父子所构陷入狱最后惨遭杀害。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关于王忬怎么得罪了权倾朝野的奸相父子,有一则逸典广为流传:

据说王忬的父亲曾藏有一幅名画——清明上河图,而这个消息则为严嵩所获知。

众所周知,严氏父子贪吝成性,严嵩除了黄白之物外,更是偏好各种书画佳作、文房用具。在得知王忬有宝之后厚颜要求其借来供他鉴赏,当然如果真是如此,那幅名画自然是“刘备借荆州”。

清明上河图是王忬的心头好,自然是舍不得将其拱手让与他人,况且严嵩为人颇为其所不齿。但当时又碍于严氏父子的当时权倾朝野,故而他想出了造假画来送与严嵩。

值得一提的是,其子王世贞书画造诣极高,其实正是有着家学渊源——王忬本人本人的书画功底也相当深厚,他很轻松地就将原画复刻出来,甚至还有闲情在一些根本很难为人所察觉的细节之处做了修改,来讽刺严氏父子。

只可惜正是这些“卖弄”之举,断送了王忬的卿卿性命。

当伪造的清明上河图送到严府之后,欣喜的严嵩时常会拿出这幅名画与宾客欣赏炫耀。

有一次唐顺之(一说是汤裱褙)来到严府,在欣赏这幅画作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指出了图中买扑玩耍人物“汴人呼六当嘬口,而今张口是采闽音也” 的疏漏之处。

伪造的清明上河图败露之后,严嵩父子便记恨起王忬。

适逢俺答进犯潘家口长城,滦河以西,遵化、迁安、蓟州、玉田告急。御史弹劾王忬等人失责之罪,加之严嵩从中构陷,嘉靖亲批将其论斩。

作为有明一代数得上号的大才子,王世贞为了复仇、为了让严家父子遗臭万年,于是写出了一部用西门庆影射严世蕃的《金瓶梅》。

有稗史传闻,《金瓶梅》之所以淫亵不已,其实是因为王世贞希望投严世蕃所好,好趁机在其从书商处购买的书中下毒。

是真是假,已不得而知。不过《金瓶梅》对其西门庆下场恶毒的诅咒——“尿血而亡”,似乎有些应验。严世蕃最后确实是不得好死而被斩首。

二、反转:王世贞是否真的是《金瓶梅》的作者?

《金瓶梅》背后的轶闻故事:满纸云霞之下的书生复仇记

傻帮闲趋俸闹华筵

“《金瓶梅》其淫亵不待言。至叙宋代事,除《水浒》所有外,俱不能得其要领。以宋、明二代官民掺杂其词,最属可笑。示人尚未见《宋元通鉴》者,无论宋元正史!弇州山人何至谫陋若是,必为赝作无疑也。”——清·礼亲王昭梿《《啸亭续录》卷二》

诚如标题所言,这只是一篇轶闻趣事的介绍。对于王世贞是否真的是《金瓶梅》的作者,笔者诚实地回答:不确定。

在查询资料的过程之中,笔者确实发现有许多历史考据学者提出了否定的回答,他们的论述依据大致可以分为四点:

1、《明史》记载:“值忠臣杨继盛死,世贞又经济其丧,严嵩父子大恨之。” 王世贞作为大才子,很得严世蕃欣赏,原本常常受邀宴饮。只不过因为王忬为沈炼求情,王世贞又为后来的杨继盛办丧事,而得罪了严氏父子。《清明上河图》和《金瓶梅》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

2、袁宏道所谓“嘉靖年间大名士”太过空泛,为什么不能是著有《杂剧四种》的外臣汪道昆?为什么不能是以杂剧和文采著名的屠赤水、王百毂或张凤翼?

3、王世贞本是江苏太仓人,而《金瓶梅》文中用的是山东方言。王世贞存世的其它作品之中,仔细阅读的话,不难发现“时作吴语”的痕迹。

4、“以太仆寺马价银”(嘉靖之后隆庆年间才有的事情)以及清代昭梿说的《金瓶梅》明明背景是宋代,其中用的官职名称却许多都是宋明掺杂,太不严谨,不像王世贞这样大学问家写出来的。

不过,这些论点在我这个理工科出身的“小文人”眼里,却总觉得似乎欠缺一些逻辑:

1、《清明上河图》是否被王忬收藏过确实存疑,有明一代这幅作品最为出名的藏者是李东阳,而后落入“吴中王氏”手里,但这个“吴中王氏”是不是王忬的父祖确实不得而知。但这好像并不能否定王世贞没有作《金瓶梅》讽刺诅咒严世蕃的动机,王忬之死确实与严家父子有莫大关系。

2、袁宏道所谓“嘉靖年间大名士”为什么不能是其它人?关键就在“大名士”一词之上。袁宏道何人也?公安派的代表人物,那些以写杂剧出名的才子们,好像确实当不起他夸赞为“大名士”,哪怕其它前七子、广五子也很难与王世贞这个世家出身、嘉靖年间公认“文坛盟主”相媲美。

3、《金瓶梅》确实采用的是山东方言,王世贞确实是江苏太仓人。可是他曾经在山东做过三年按察副使、青州兵备使(1557-1559)。以这位时所公认的大才子的智商,三年的时间学会一门并不是特别难说的方言,真的很难么?为了隐藏身份而不写吴中方言,真的很难么?

4、“太仆寺马价银”这个问题,最早是在万历年间的刻本中发现的。但是从嘉靖到万历年间,《金瓶梅》若是屡经刊印,被书商删改一些难道就没有可能么?我们现在看到的《水浒传》、《红楼梦》不也是和原作者写的原稿相差甚远?至于说清代昭梿提出的这个问题,我反而觉得有可能是作者有意为之,《金瓶梅》一书之中除了官职之外,其它风俗、物事的描写完全与宋代一致,这说明作者肯定在宋史方面有颇多造诣,而官职的宋、明掺杂,难道不是他引起读者将西门庆联想到严世蕃的故意之举么?

当然,本文的读者不必要在意这些细节,我只是想为大家讲一个有趣的轶事而已。

结语:

《金瓶梅》背后的轶闻故事:满纸云霞之下的书生复仇记

郭德纲与于谦

在结尾的时候,突然用郭德纲和于谦两位老师的照片作为插图,其实我就是想说一句:虽然历史是严肃的,但是找寻其中一些故事的探究过程,其实很有趣。

大多数读者,想必和我一样都不是历史专业的研究人员。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探寻历史故事,发现其中的一些乐趣。

真心希望以后郭老师和于老师再用这个包袱的时候,当于老师问道:

“你看的《金瓶梅》吧?”

郭老师能够理智气壮地回答:

“我看的是《书生复仇记》。”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