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经典导读

汉代赋税征收与军费开支之间有何关联?

2020年02月04日 19:40:03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焚琴煮鹤贾斯文 浏览数:249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一、汉代赋税征收与分配情况分析

研汉代的财政收入中,赋税占有重要的地位。从汉代的赋税类型看,大体上可分为三宗——租、赋、税。租指田租,是地税,征收谷物与刍稿;赋指诸赋,按人或户征收,形式是货币;这两宗都由大司农掌管,归属国家。而税大致是指按行业或地区征收的杂税,形式以货币为主,由少府掌管,归属皇室。在这三宗收入中,由大司农掌管的诸赋,供应国家的各项货币支出,为军费的主要来源。

追根溯源,赋出现于战国中期。在《史记·秦本纪》:“(秦孝公)十四年,初为赋”,此时正是商鞅在秦国变法,征赋是商鞅的一项变法措施,其主要目的是供应军费,故称此赋为“军赋”。 后来汉承秦制,赋的征收也跟当时的汉代国情有很大关联,其实质就是与国家的军费需求之间有相当密切的联系。

军费从何出?看汉代的赋税征收与军费开支有何关联?

如《汉书·食货志》里记述的“先王”之制:“有赋有税。税谓公田什一及工商衡虞之入也。赋共车马甲兵士徒之役,充实府库赐予之用。”《汉书·刑法志》亦曰:“因井田而制军赋……有税有赋。税以足食,赋以足兵。”值得注意的是这里所说的赋,有别于土地与工商山林川泽的收入,主要用途是供应军需。西汉王朝建立以后,局势趋于稳定,国家财政也发生了变化。

在《史记·平准书》中记载汉初的情况:“量吏禄,度官用,以赋于民。而山川园池市井租税之入,自天子以至于封君汤沐邑,皆各为私奉养焉,不领于天下之经费。”据此,“山川园池市井租税之入”是皇帝与王侯的“私奉养”,而民赋则供应“吏禄”与“官用”。

汉初的税赋征收用途区分明确,但是到了汉宣之后,出现“百姓赋钱一岁为四十余万万,吏俸用其半,余二十万万藏于都内,为禁钱。”的情况,官吏的俸禄用去民赋的一半,而另一半“为禁钱”,应是支付“官用”和做储备。

在汉代,尽管战争与杀伐较秦时已大为减少,但从汉代诸赋的设置、征收和用途来看,军费在“官用”中仍占有重要的地位。

军费从何出?看汉代的赋税征收与军费开支有何关联?

二、汉代军费征收模式

汉代国家军费的来源比秦代要复杂一些,征收模式和花费范畴相对清楚。汉代的赋共有三项,即按人征收的税项——人头税(口钱和算赋)、成年男子的代役金(更赋),以及按户征收的税项——家庭资产税。以上诸赋的部分功用或主要功用便是供应军费,但它们的开征和使用情况又各有不同。

(一)车骑马费用来源——口钱

汉代的人头税,分口钱与算赋两种。口钱是未成年者的人头税,如汉代不足15岁的未成年者不供应徭役,而应该出口钱(或曰“赀钱”),每人23钱。向不足15岁的未成年者征收23钱口钱的制度始于汉武帝,当时的起征年龄是3岁,到汉元帝时,因贡禹的建议而改为7岁。这里面大有文章:这23钱中,20钱是“供养天子”的,另3钱为武帝所加,目的是“补车骑马”。这个“车骑马”这一名称屡见于汉史,是指可供驾车和骑驰的军马。

因为在汉武帝时期,军马的需要量很大,据《汉书·匈奴传》记载,从元光二年到元狩四年,汉武帝曾先后八次出兵匈奴,每次都使用数以万计的马匹。元狩四年之战投入的数量最多:“发十万骑,私负从马凡十四万骑。”

军马在战争中急剧消耗,而且后来马匹的惨烈损失,导致了西汉王朝马政的一系列变化。马政的变化还包括将马放租收取利息,登记吏民马以备征用等等。增加口钱数额以“补车骑马”的政策,有可能也是在这一时期制定的。

口钱所增加的3钱与20万钱马价相比,大小悬殊。在这里,更为重要的意义或许在于西汉王朝欲通过此举而使全民参与备战。虽然口钱所增数额不大,但据贡禹所说,由于其起征年龄早,仍是后来百姓“重困”的原因。

军费从何出?看汉代的赋税征收与军费开支有何关联?

(二)军械和车骑马费用来源——人头税

另一种人头税是算赋,算赋是15—56岁百姓的人头税。

《汉书·高帝纪》:“高帝四年八月,初为算赋。民年十五以上至五十六出赋钱,人百二十为一算,为治库兵车马。”这里的赋钱即算赋。而赋钱的用途是供应军械和军马的开支。

在汉代,中央和地方都有储存军事装备的武库,中央的武库设在长安和洛阳两地。中央的武库,经费由大司农供应,汉哀帝时,侍中董贤方贵说:“武库兵器,天下公用,国家武备,缮治造作,皆度大司农钱。大司农钱自乘舆不以给共养,共养劳赐,壹出少府,盖不以本臧给末用,不以民力共浮费,别公私,示正路也。” 大司农所掌的“诸钱谷”,主要为诸赋和田租,由此可知民赋是中央武库经费的来源,算赋还用来支付官马的费用。

如上文所述,口钱中用于“补车骑马”的数额并不大,因而官马的费用大概主要是由算赋来提供的。因为汉代的官马可分三类:第一类是皇室和中央官署使用的乘舆厩马,如大厩、未央、家马等官厩中的马匹;第二类是边郡的苑马,由牧师苑管理,分布在北部和西部边境;第三类是各地驿传和亭中的马匹,如汉武帝时向封君至三百石吏征调的牝马,就交“天下亭”畜养,因此需要圈养的汉代官马的数量很多。

军费从何出?看汉代的赋税征收与军费开支有何关联?

(三)其余征收源

汉代按人征收的诸赋还包括成年男子的代役金,即更赋。汉代的成年男子,每年要为官府供应一定的劳役,可以亲身服役,也可以出钱代役。如《汉书·昭帝纪》元凤四年诏曰:“三年以前逋更赋未入者,皆勿收。”

照此可说,在内地服役,一月一更,不去者可雇人代役,工钱是2000钱;去边境做戍卒,每年3日,不去者须缴纳300钱给官府,由官府发给戍者。由于大多数人并不亲身赴边,而是缴纳300钱的代役金,这笔代役金就成了一种赋税,称“过更”,又称“更赋”。

更赋应是在边境和平而少戍卒的形势下出现的。西汉的边事,大致可以汉武帝晚年为分界,此前纷繁,此后转为消歇,戍卒数量在此前后有很大的变化。从汉武帝元狩末到天汉初的近20年间,戍卒的人数持续增加,在元鼎五年时曾经超过60万人。但汉武帝在晚年改变了态度,他发布轮台之诏,“深陈既往之悔”,改行思富养民的政策,“由是不复出军”,到汉宣帝时,戍卒的数量已相当少了。

可知在西汉的后半期,戍卒的数量是不多的。不去服戍边之役的成年男子缴纳代役金,由于自汉武帝晚年起戍卒数量开始减少,故更赋有可能是在汉武帝晚年出现,或是从那时起逐步定型的。

汉代供应军费的诸赋,在按人征收的项目之外,还有按户征收的项目,西汉宣帝时,西羌反叛,朝廷发兵征讨。左冯翊萧望之、少府李、京兆尹张敞等人曾就如何解决军费的问题展开了一场争论。由他们的争论可知:汉代的战争,通常以“户赋口敛”的方式来解决军费。

军费从何出?看汉代的赋税征收与军费开支有何关联?

综上述,诸赋是汉代国家军费的主要来源。几乎可以这样说,汉代国家的大部分军事开销,包括军事装备、边防和战争的经费等,都是由按人、户征收的诸赋来供应的。

这一事实不仅说明此项支出的巨大,也说明当时的统治者对于政权稳定和国家安全的重视。同时,它显示出这样一种观念:军事是全天下的要务,须由全天下的民力来共同承担。正所谓,大炮一响,黄金万两,本质上还是战争时期军费开支大,而这种负担,往往又压制在百姓头上。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