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经典导读

解读张爱玲笔下真实的女性意识

2020年02月12日 12:09:25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孤风婉史 浏览数:249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小团圆》中女性形象有哪几种?解读张爱玲笔下真实的女性意识

张爱玲

一、天才女性作家和她的女性角色

张爱玲作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饱受争议的女性作家,但不论众人的诟病或吹捧,她的创作才情和写作技巧,都是不容否认的。张爱玲塑造女性角色确实有她独树一帜的方面,她总是以自身经历所赋予的苍凉视角来拿捏人生戏台里女性的挣扎和沉沦。细细研读张爱玲的作品,揣摩她笔下的众多女性角色,可以发现张氏总有一套独特理论充盈其中;她字里行间的繁荣、气恼和为难,像静静燃烧的焚香炉,不声不响地流淌出女性的生命。

二、《小团圆》自传体中的女性角色刻画

与男子相比,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女性显得极其微不足道。无论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中外文学作品中,女性都是以男性的附属品存在。张的教育背景对她的女性意识的形成和发展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冷静刻薄的言辞,爱揭老底的审美嗜好,使张爱玲总能冷静真实地走进女性生命深处,揭示女性作为一个亚文化群体的依附性生存状态和世俗的悲剧化处境。这种强烈的女性意识,使得她的创作自然具备了真正地女性主义批评的价值和意义。

在小团圆中,张爱玲同样塑造了新女性形象。这正是她对女性自主意识的探索性书写。在男权制度下对自身生存状态进行审视、反抗的新型女性,有着和传统女性迥异的婚恋观与母子观。在她的笔下,女性不再是简单的逆来顺受的男权附属品,而是开始走向独立,开始了自主的人生。

1、盛九莉:追求真爱的女性

盛九莉是张爱玲以自己为原型塑造的新型女性的典型代表,她对爱情与婚姻有着迥异于传统女性的理解与选择。她一直以为“无目的的爱才是真的”,她爱邵之雍,不在乎他是汉奸,不在乎他曾被“关进监狱”,不在乎他有老婆有孩子,不在乎他与自己的年龄差距,甚至不在乎她与邵之雍的结合只有一张题着“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戏词的一张婚书。她在乎的只是邵之雍这个人,是爱情本身。

《小团圆》中女性形象有哪几种?解读张爱玲笔下真实的女性意识

九莉为邵之雍写诗,“大喊我在这儿,我在这儿呀”;“他走后一烟灰盘的烟蒂,她都捡了起来,收在一只旧信封里”;她希望二次大战永远打下去,不过因为要跟他在一起;她“崇拜他”,在他面前,她“低到尘埃里”。九莉对真爱的大胆追求,正体现了她的女性自主意识。

但是九莉的努力没有能够留住邵之雍的心,她对美好爱情的向往最终幻灭了。她不愿做“二美三美团圆”中的一美,于是离开了邵之雍。然而即使决定离开,她仍意愿去帮助自己曾经爱的人,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她对爱情的理解,对爱人的责任的承担,对自己爱的负责。

张爱玲说:“这是一个热情故事,我想表达出爱情的万转千回,完全幻灭了之后也还有点什么东西在。”这最终存在的正是她本人以及她笔下的女性对爱情的认识、对人性的理解和对人生的感慨与回味。

张爱玲在前期的作品中塑造了众多的挣扎于痛苦婚姻中的女性形象,《小团圆》中的九莉不同于张爱玲前期作品中表现的委曲求全的、苦苦挣扎于无爱婚姻中的怨偶形象,她主动离弃无爱的婚姻,以顽强的意志和深刻的自省意识打破了传统的爱情神话,找寻自身的价值。张爱玲借助九莉这一形象成功地表现了她独立的女性意识,完成了女性自由的书写。

2、瑞秋:出走的娜拉

盛九莉的母亲蕊秋是娜拉寓言的代表,是一个了不起的女性。由于不满意自己的婚姻,她毅然选择离开,抛下儿女远涉重洋,是一个具有个性解放思想与独立自主意识的新型女性。

《小团圆》中女性形象有哪几种?解读张爱玲笔下真实的女性意识

蕊秋不希望自己的思想或者身体受到任何人与事的束缚,她追求自由的享受,向往自由的生活。可以说,自由是她的终极目标,是她争取的生活的基座。为了实现这一希望与要求,她斥亲情于不顾,离开幼小的孩子来到异国他乡。

此外,她与各种各样的男性有着关系,然而这些男性中确没有一个能让蕊秋驻足停靠,他们只是“离异的蕊秋情感旅程自由停靠的小站,不是他们拥有或占有她,而是她拥有他们。”九莉在自己编织的自由国度中游玩着,在爱欲中享受着,然而“使蕊秋愉悦的并不是爱情本身,而是在爱情中呈现自己的方式——自由自主的方式”。

张爱玲通过对蕊秋表现了女性自信心的提升,以及她们对传统女性劣根性和奴性意识的拒绝,体现出新时代女性对自由自主意识的追寻。同时,《小团圆》文本中女性主导地位的充分显现,又是对以男性为核心的传统宗法社会的有利的嘲讽和颠覆。

《小团圆》中女性形象有哪几种?解读张爱玲笔下真实的女性意识

蕊秋是一个逃出封建家庭的向往自由的“浪漫的、身世凄凉的风流罪人”,她爱简炜,“那时候为了简炜打胎”,还为了他离婚。此外,她还和劳以德、年轻的英国男孩、教她唱歌的意大利人、来吃下午茶的不足道的法国军官、英国教员马寿、有肺病的诚大侄侄、替九莉白看病的德国医生范斯坦、总是说蕊秋需要人照顾的雷克等很多男人有过暧昧关系,“二婶这些事多了”,“二婶不知道打过多少胎”。对于蕊秋的这些事,九莉觉得是因为“她在四面楚歌中需要一点温暖的回忆。那是她的生命”。

3、女性形象的对面:男性形象描写

张爱玲笔下的被夏志清概括为“阴郁的、蹩扭的、女性化”的男性形象,是对其作品进行女性主义批评不能忽视的,正如林幸谦认为的,“讨论张爱玲小说的女性主题性问题,最有效的途径便是同时分析张爱玲笔下的男性人物的书写模式。”也就是说,借助于张爱玲文本中男性书写模式的分析,可以更好的了解到女作家是如何把女性创伤的历史转移到男性角色中,再对丑恶的男性的去势书写中,实现对传统男权社会的颠覆。

三、张爱玲女性观的背景分析

张爱玲接受了西式教育,懂得为女性者的自力更生之道,也确实在成人之前就尝试以稿费来支持自我生存。但世道艰难,她在香港沦陷的日子里再一次尝尽女性的困窘与无助,《小团圆》里字字记录着女性觉醒如何一点一点被现实推翻。

女性依仗男性权威,缺少自我独立性。加之时代环境的局限,一旦遭遇变故,种种外界因素压迫女性内部心理变形,悲剧顺势而生。“女性既没有外力扭转命运,也没有内力抵御重压,在人生荒凉的背景中,肉体毁灭或精神消亡是她们的必然结局。男权社会的压抑、抗争、顺应妥协均逃脱不了无处不在的悲剧。”

《小团圆》中女性形象有哪几种?解读张爱玲笔下真实的女性意识

在《小团圆》中,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发现她所遭受的封建荼毒。书中写道:九莉(张爱玲)曾因继母诬陷,被二叔(父亲)囚禁在小壁橱里十天之久。家中老少包括九莉的奶娘,看着孩子受苦于心不忍,却都不能向他父亲提出反抗。这种男性绝对权威,女性绝对服从的理念,正是儒家所倡导的男性封建家长式权威。

对于爱情、亲情的冷静解剖源自张爱玲幼年起对温情幻灭的透彻领悟。正如冯友兰总结:“儒家重视夫妇关系是建诸在生物学的基础上,儒家倡导夫妇有别,而从未提过夫妇有爱。”封建家族的背景使她自小对于感情的疏离有一种非比常人的切身体会,这正是张爱玲笔下女性陷于畸形感情的创作思路。

但是张氏成长于新时期,接受了新兴教育,所以在“新旧”矛盾强烈冲击下的她,更加能见出动荡的岁月和旧时观念致使女性对于自我解放的追求,最终病化成为对物质和感情的疯狂索取,这是张爱玲女性观的又一成因。

“张爱玲女权思想的前卫性与现代性,就在于她清醒地意识到了女性解放的理想幻灭,直接导致了她们人格弱点的彻底暴露,这才是女性悲剧的真正根源。”母亲、朋友和同学,正是见识了众多女性如何挣脱掉旧习俗的捆绑却又在新路上一步步走向衰败,才使得张爱玲的女性哲学总是充斥着破古衰今的味道,她笔下那在夹缝中生存的女性才会如此以病态形式苟存于世间。

《小团圆》中女性形象有哪几种?解读张爱玲笔下真实的女性意识

四、总结

玛丽·埃·萨万曾经说过,“女性主义是世界性的。其目的旨在把妇女从一切形式的压迫中解放出来,并促进各国妇女之间的团结。女性主义又是民族的。旨在结合各个国家具体的文化和经济条件考虑妇女解放的重点和策略。”“而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就是要从文学所构造的想象世界里,发现这种关系并阐释出其象征意义,最终达到改变现存社会中两性不平等关系的目的。”

张爱玲的文字从里层反映出女性在社会、家庭中的面貌,真实展现了女性内心压抑和矛盾的状态。在她的小说世界中,没有尽善尽美的人物,有的只是对于现实人生的一种近乎透视的表达,这样的女性塑造,正是张爱玲对于现实的淋漓尽致的反映。

参考文献:《小团圆》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从林黛玉的“出场”与“退场”,看红楼中的反差艺术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