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宗教哲学

浅析南北朝影响佛教兴衰的政治动因

2020年02月18日 10:10:04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吴钩汉家郎 浏览数:270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南北朝时期的佛教“上承汉魏两晋时期中国佛教的初期传播,下启隋唐时期中国佛教的鼎盛”,成为中国佛教持续上升的一个重要过渡时期,也是中国政教关系的“重要开创时期”。佛教自汉时起就进入中国古代社会,但是由于阶层的限制与统治者需要,佛教仅在统治者阶层传播,而并未深入到民间百姓中。究其原因,笔者认为主要是传入时机的限制和国家需要与否。我们都知道在当时社会,在安抚民心上奉行的是黄老学说,主张“轻徭薄役,与民休息”,政治上采取的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于高于低,都没有佛教这个舶来者的一席之地。

而自东汉起,虽然儒家地位仍旧稳固,但道教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已经远不如从前那么高大,尽管有五斗米道的存在,但影响力和公信力终究是降低了很多。这就给了佛教一个抬头的机会。加上佛教的传播者及时改变教义,使之更加贴合中国当时的国情,再加上一代又一代统治者的需要,佛家就此兴盛。

宗教信仰与世俗权力的博弈:浅析南北朝影响佛教兴衰的政治动因

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

但佛教的兴盛并不是一帆风顺且长远的。在我们已知的历史中,佛教在华夏大陆的发展过程中,数次遭遇灭顶之灾,其中最著名的当属“三武一宗灭佛之厄”。在这其中,原因到底如何呢?

一、盛极而衰:宗教力量对世俗权力的阻碍与威胁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杜牧用十四个字,十分清晰且形象的为后世的我们描述了一副佛教全盛时期的画面。第一次灭佛事件的发生是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纵观整个事件,得利的是以寇谦之为主导者的道教地位提升,引荐且为整个事件的关键人物朝臣崔浩也得到了莫大的好处。我们理一下这件事发生的顺序:崔浩向太武帝引荐了寇谦之,寇谦之随之献上自称得到老子玄孙李谱文所授六十卷《图箓真经》,拓跋焘“欣然纳之”,并且敕谦之及门弟子,位在诸王公上不称臣。择大家子弟百二十人为道士”,拓跋焘本人开始奉祀道教,并且改年号为“太平真君”,四年后(444年)开始对佛教有明令限制(“禁止官民私养沙门”),并且一年后就开始了第一次灭佛事件。

宗教信仰与世俗权力的博弈:浅析南北朝影响佛教兴衰的政治动因

南北朝佛教壁画

至此,或许我们会将这次灭佛之间当做一次佛道之间在国家地位上的博弈,最终以道教获得皇帝的支持而胜利告终。但是我们来看一看自445年开始的长达七年的灭佛过程。

四四五年,拓跋焘讨伐西北地区的卢水胡人盖吴及其部下,到长安后,发现佛寺藏有兵器、富人寄存的财物以及朝廷禁止使用的酿酒器具,崔浩借此劝拓跋焘灭佛,一场佛教进入中国以来最大的灾难就此拉开帷幕。太平真君七年(四四六)三月,拓跋焘下诏 :“诸有浮图形像及胡经,皆击破焚烧,沙门无少长悉坑之。”佛像被毁,佛经被烧,僧众无论少长悉被活埋,佛教发展进入前所未有的低潮。

四五○年,太武帝病重,疼痛难忍,“群臣皆言崔浩毁佛所致”,加上崔浩又对当时宫廷丑事秉笔直书,彰于天下,拓跋焘一怒之下腰斩了崔浩。第一次“惨烈的灭法”到此戛然而止。四五二年,拓跋焘死后,“文成帝下诏重振佛教”。在这七年间,大批僧众隐入山林,在极端严酷的环境下度过信仰的寒冬。

宗教信仰与世俗权力的博弈:浅析南北朝影响佛教兴衰的政治动因

南北朝时期佛教造像

当然,对于不幸被卷入这场灾难的无辜人笔者表示深深的同情,但是从这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佛寺“藏有兵器、富人寄存的财物以及朝廷禁止使用的酿酒器具”,而这显然是违背我们所知晓的关于佛教的一些戒律,且剿出的兵器与财物显然是作为拓跋焘的统治者所不能容忍的。

由此,我们会诞生一个大胆的假设:拓跋焘所主导的灭佛事件并非是所谓的宗教之间的地位争夺战,而是一场统治者出于政治需要而进行的一场宗教清扫与改朝换代。在北魏之前,社会动荡激烈,民不聊生,财富创造十分薄弱,正常农耕的进行更是诸多统治者的心病。北魏建立之后,内忧外患,时时刻刻都需谨慎,恢复民生是第一要务。但是这又与佛教有什么关系呢?我们来看这样一则记载,“天下多虞,王役尤甚,于是所在编民,相与入道,假慕沙门,实避调役,猥滥之极,自中国之有佛法,未之有也。略而计之,僧尼大众二百万矣。”拥有两百万僧尼大众的北魏,当时的总人数又是多少呢?五二零年的人口调查中(距离灭佛结束过去七十年),共有五百万户,三千万的居民人口。按照这个人口情况来换算,在灭佛前,每十五个人中就有一个僧侣。须知,这些僧侣是无需从事农业劳动也无需服役的,这在当时对于国家的发展是多么大的阻碍!

宗教信仰与世俗权力的博弈:浅析南北朝影响佛教兴衰的政治动因

南北朝时期佛像

关于财富的多寡,“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足以说明。佛寺的修建、佛寺中佛像的雕刻与维护,偌大寺院中僧尼的吃、穿、住、行,庞大的开销后面隐藏着的财力是当时拓跋焘所急需的。加上兵器的收缴,我们很难不根据这些现象进行一些猜测,又何况当时作为一国之主的拓跋焘?

所以,佛教兴盛与灭佛事件的诞生,后者是前者出现后所导致的必定原因。诸如此类我们也可以推测后面三位帝王的灭佛事件的部分原因,或许时代背景不同,但大致的原因应当是相似的。

二、佛教在政治统治中扮演的角色

人们总是说,宗教是统治者手中的工具,利刃。这一点我们从南朝统治者对佛教的态度就可以清晰的看出。南朝统治者奉行的是对佛教进行持续的支持与利用,政教关系和谐共荣。事实上即使是灭佛,统治者的行为也都是打压一个宗教,同时为了平衡提升另一个宗教的社会地位,其中最主要的表现就是统治者在年号、信仰上做出的转变。

宗教信仰与世俗权力的博弈:浅析南北朝影响佛教兴衰的政治动因

宣讲佛法

如果说北朝佛教经历两次毁弃而呈现出类似 W 型的命运低回走向,尽管也有奉佛之策及佛教建设的迅速发展,但在政教关系方面,毁佛弃佛成为明显的历史主轴,那么,南朝佛教则经历了类似 V 型的命运高亢走向,虽然也有侯景的破坏和范缜的攻击,但在政教关系方面,佞佛奉佛成为历史演进的主轴。

毁佛与佞佛只是从统治者的角度观察政教关系的一个视角,而且即使在这个角度下的观察,也可能有其他的视角,只是毁与佞这两种极端化的历史进程可能更有利于我们观察南北朝时代佛教与政治关系的基本格局与基本走向。

宗教信仰与世俗权力的博弈:浅析南北朝影响佛教兴衰的政治动因

著名的响堂山石窟

从北朝的情况来看,自从西晋灭亡以后,少数民族入主中原,中国社会政治格局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革,并在文化体系方面出现激烈的重组,这一变革的过程一直持续到北朝时期。一方面,少数民族统治者既与以儒家为主的汉文化有一定的隔阂 ;另一方面又必须向汉文化靠拢。在民族冲突与政权更替的过程中,这种微妙的文化关系也出现曲折的变化,表现在与佛教的关系方面,也是一种紧张状态,虽然也出现夷人信夷教,政教亲近,但在诸多历史元素的激发下,特别是经济利益、政治斗争和三教关系的交织中,北朝政权与佛教之间的关系演进可以从两次毁弃佛法的事件中得以清理出比较明晰的轨迹。这种政教关系的轨迹,既呈现出矛盾的紧张性,在激烈的冲突中踏出沉重的历史足迹;也呈现出过程的曲折性,在亲疏与分合的转变中交织出起伏变化的脉络 ;同时还呈现出结局的不可逆转性,政教关系冲破重重迷雾,在政主教从的主体格局中走向相互呼应,并为佛教的命运走向奠定了政治的基础,佛教在北朝的发展也获得空前的进展。

宗教信仰与世俗权力的博弈:浅析南北朝影响佛教兴衰的政治动因

遗失海外的南北朝佛教雕塑

从南朝的情况来看,自从三国时代的吴国和东晋以来,南方佛教便在文化的激烈冲突中获得持续的发展,社会的动乱和文化格局的重组,为佛教进入南方社会留下了广阔的空间,统治者绝大多数都选择了大力支持佛教、利用佛教的国策,致使南朝佛教与政治的关系基本呈现出和谐共荣的走向,并由此导致三教之间的论争不但没有起到抑制佛教的作用,而且促进了人们对佛教的理解和宽容,佛教在文化优越性不断增强的过程中,依靠政治的力量获得巨大的发展,并在经济基础方面得到强劲的支撑,在信仰方面得到广泛的普及,在文化方面形成相当的深度,佛教进入中国在南方获得极大的成功。这一历史的归宿与北朝相比,可谓殊途同归。

三、结语

由以上两点我们不难看出,佛教在经过南北朝时期的迅猛发展后,已经以一种不可逆转的方式成功完成了中国化,紧密地贴合在中国历史的发展道路中。但也正因佛教所具有的庞大的煽动性与影响力,在某些时期已经对皇帝的中央集权统治造成了威胁,这才促使了灭佛事件的发生。同时,高度的深入使得人民的思想也被其影响,对于社会的发展造成了一定的阻碍。

参考文献:

[1]李利安:《南北朝佛教编年》

[2]齐婷婷:《魏晋南北朝佛玄合流模式探究》

[3]许诺:《从高僧传看魏晋南北朝时期僧人的社会教化活动》

[4]杜文胜:《论魏晋南北朝佛教绘画的传承与嬗变》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佛教传入中国经历的黄昏:北魏太武帝灭佛运动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