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杂文评论

莽原杨氏:从《白鹿原》里的疫情说起

2020年02月18日 02:04:07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莽原杨氏 浏览数:691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小说《白鹿原》里记叙了民国年间关中大疫,人一拉肚子便一发不可收拾,大夫冷先生也没办法,村民胡出神弄鬼,有的人家还请大仙跳大神,全村都用桃木逼邪,无法,还是人传人。

鹿子霖的儿子兆海在信中说用石灰散洒来消除病患。白嘉轩看了鹿子霖的做法,又听取了朱先生的建议,拿定主意把全村人召集在祠堂里,研究办法,最终采用了鹿子霖的家用办法用生熟灰消除疫情。一是把病死的人从墓里扒出用石灰铺盖上。二是把所有生病的人集中在祠堂里,与外界一切隔离。三是全村石灰漫洒。

最终,村民怕和自己老婆老汉死不到一块,炸圈了,关在祠堂里的病人还是离开了祠堂,嘉轩的老婆仙草也染病了。嘉轩让儿子孝武用车拉上了媳妇,让再拉上姐夫朱先生及姐姐去进山(孝武舅家)去了,行前嘉轩给孝武说:瘟疫不解除别回来。

之后,仙草被瘟疫夺取了生命,白嘉轩与长工鹿三用车拉着自己亲手打造的棺材装着仙草埋葬了,又给坟上敷了厚厚的一层白灰说:这时我只能顾大家了。白灵弄来了在河南、河北等地正使用着的中药配方,愚昧的村民还是不用,朱先生说“止不住的不是瘟疫,而是人心”。

据《咸阳县志》(民国21年编)载,民国十八年(1929年)至民国二十二年(1932年),陕西关中地区发生自然灾害,对其也作了一些记载。我在编我们村村志时听我们村老年人讲述,我们杨家村当时31户人家,其中17户人家外出逃荒讨饭,11户人家外出未归,客死他乡或居住外地。父亲在他的回忆录里也记叙了逃荒讨饭的艰辛历程,我们家当时逃南山(秦岭)去的有我曾祖父、祖父母、我父亲、我二叔父和我大姑6人,曾祖母及其他人在家。逃南山时,还遇见过本村人杨德茂,并且帮助杨德茂用中药治好了疾病,逃荒时主要以讫讨、给人打工和贩卖粮食给家搞来一些口粮,以包谷为主,我祖父算是一个精明人,祖父和曾祖父用担挑、肩扛、木轮推运使一家人挣扎着度过了“民国十八年馑"。

大灾之后必有大疫。《白鹿原》里的大疫其实写的就是发生在1932年的关中大霍乱。2020年2月7日的《陕西工人报》一篇文章也作了回顾。说霍乱是由霍乱弧菌引起的一种肠道传染病,主要通过饮用或者食用被病菌污染的水或食物而感染。霍乱这种病是在清代由外国传入中国的,并从中国沿海向内陆省份传播。根据其英文发音,又被译作“虎烈拉”,至今关中人普遍的还叫它“虎烈拉”。是中国有史以来这种病泛滥最厉害的一次。

1932年4月26日,第一例霍乱出现在上海。5月23日,武汉成为第二个发现霍乱的城市。据当时粗略统计,共有23个省市、306个城市出现疫情。在陕西,这次疫情传染范围之广、死亡人数之多都居全国前列,堪称陕西近代史上的一次大灾大难。一般认为,陕西的疫情是6月19日,最先在潼关东关车站发现的。霍乱传播速度很快,到了7月中旬,已传染华阴、华县、澄城、朝邑(今属大荔)并波及临潼、西安。人感染霍乱后有两个明显症状:一是腹泻加呕吐,严重者甚至出现便血、吐黄水;二是小腿肚转筋,耳鸣口渴,呼吸急促,表情呆滞,眼窝塌陷。如果得不到及时救治,病人很快就昏迷死去,据载潼关发生疫情后平均每天死亡30余人,华阴县到8月8日死亡人数已经过万。

要人命的霍乱是怎么来到我们陕西的呢?很可能是沿着陇海铁路从外省输入的,因为陇海铁路此前一年刚刚通到潼关。而疫情在陕西境内的传播,也明显呈现出沿着交通干线、自东向西、由城而乡蔓延的特点。1932年陕西的公路事业已经有了较大发展,西安至潼关、至长武、至凤翔、至眉县的公路都已通车,这为病毒迅速传遍关中提供了便利。

霍乱传到西安是在7月20日,造成的结果也很惨痛,一个多月就有1311人发病,937人死亡。往往是一人患病、全家难免;一家患病,全巷遭殃。西安城里万户萧疏,路断人稀。疫情最终波及的范围,西去宝鸡,北达榆林,南抵安康,已经远远不止关中地界了。据《陕西省志.人口志》载,此次霍乱传染了60个县,患病人数有50万,死亡人数约20万,死亡率在40%左右。之所以会如此严重,除了医学知识匮乏、医疗条件较差之外,也与陕西的水旱等自然灾害有关,这正是所谓大灾之后必有大疫。

为了应对这场瘟疫,当时驻陕的杨虎城将军于7月1日主持召开省政府会,宣布成立临时防治霍乱委员会。改西安市平民医院为西安临时防疫医院,并在疫情较重的地区成立临时防疫处。为了更有效切断传染链,采取了更加完善的一系列措施。政府部门进行了交通管制,将西安与潼关间的长途汽车暂停。相比之下,陇海铁路局的六条措施则更为有力:

1、暂停由河南阌乡开往潼关的列车;

2、对列车车辆隔日消毒一次;

3、设检验检疫所检查来往旅客;

4、严禁商贩售卖一切瓜果冷食;

5、设立临时隔离所收容患病的旅客;

6、对车上的饮用水消毒。

可见无论中外古今,面对传染病,隔离、消毒都是有效的、必须的措施。

在政府的带动下,城市居民的防疫意识有所提升。一些人主动去注射疫苗,各市县纷纷开展撒石灰消毒和大扫除运动。

疫情持续了4个月,才渐渐散去。虽然后果惨烈,但却推动了陕西现代公共卫生体系的建设。疫病过后,杨虎城提议设立陕西防疫处,地址在西安市五岳庙门,设防疫科、制造科、事务室。防疫科主要负责传染病的治疗诊断及预防等,制造科主要生产霍乱菌苗、牛痘疫苗、狂犬疫苗等。防疫处设立当年,即开展了西安市首次大规模霍乱疫苗注射,动员全市公、私立医院和诊所参与,总计注射霍乱疫苗达16万人。这个机构连同其工作,都开了陕西的先河。防疫处第二年还设立了附属医院,后来虽几经变动却延续至今,成为西安市第八医院,也即陕西省传染病医院。该院如今的院徽上面,依然写着1933的字样。

莽原杨氏

2020年2月17日写在抗击新冠肺炎的日子里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