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驿站>> 棋乐酒舞

从春秋战国音乐,看“音乐经济”活动与国家命运的关系

2020年02月05日 21:45:08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小崔侃谈记 浏览数:293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百家争鸣:从春秋战国音乐,看“音乐经济”活动与国家命运的关系

春秋战国是中国古代思想文化发展最为繁盛的阶段之一,社会的巨大变革为底层士人群体(文人和武士)提供了巨大的发展空间,整个社会学术思想流派纷呈,交相辉映,百家争鸣。尤其是在礼乐制度瓦解的大背景下,社会上的消费群体急剧扩大,诸侯、大夫、富庶之人纵情享乐,就是所谓的“千金之家比一都之君,巨万者乃与王同乐”。世俗音乐生产日渐繁荣,郑卫之音在不同邦国之间进行着大量的生产、流通和循环,兼具了商业属性

“礼崩乐盛”成为典型的时代特征。社会音乐经济的发展也由此呈现出诸多新的现象。这一时期礼制式徵,俗乐繁盛,流派并出,百家争鸣。春秋战国时期音乐经济活动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与整个社会经济、政治有着密切的互动关系。

一、流派并出,百家争鸣,春秋战国时期音乐派系

1、宫室之乐

春秋战国时期的社会本质依然是奴隶社会,天子、诸侯是音乐消费的主要群体,是乐人的最大恩主。因此,乐人的主要生产场所依然是奴隶主们的宫室

百家争鸣:从春秋战国音乐,看“音乐经济”活动与国家命运的关系

当然,此类场合的乐舞产品与礼制教化有着密切关系,虽然礼制已经渐趋凋落,但在东周王室和地方诸侯国之内还依然延续,在表演时依然强调和凸显仪式性和教化性。如《乐记·投壶第四十》载:投壶之礼所用乐曲有《狸首》《若一》;射仪时天子用《驺虞》,诸侯用《狸首》,卿大夫用《采频》;乡饮酒也有固定的乐舞仪式。对于地方诸侯来说,通过燕飨音乐生产来教化子弟提升德行,教化臣僚、民众遵守秩序也是一种重要的措施,尤其是鲁国、齐国更为隆重。

娱乐性乐舞也是宫室音乐生产的主要产品类型之一。如《毛诗正义·鹿鸣之什训诂传第十六》载,天子燕诸侯时所用的乐舞作品有《肆夏》《文王》《鹿鸣》《湛露》、天子送别使臣时用《皇皇者华》,天子赐有功之诸侯时用《彤弓》;兄弟之间燕飨用《常棣》,款待朋友时用《伐木》等。

散乐百戏与郑卫之音也成为这一时期天子、诸侯宫室之乐的主要音乐内容。如楚庄王在宫廷燕飨群臣时常常令优人孟进行表演;秦国非常盛行角抵优俳之戏;魏文侯在内苑也常端冕听古乐和不知倦地听郑卫之音;齐康公在宫廷常令乐人表演万舞;齐宜王,齐愍王常在宫廷令人吹竽;等等。当然,有些诸侯还专门建造固定场所进行娱乐,如《晏子春秋》载,景公特意建造长糜台,以进行乐舞娱乐表演。

除了王侯的宫室,卿大夫以及各级官员的庭院也是宫室之乐生产的主要场所,如宋国宠臣左师每次吃饭时都要击钟;襄公二十九年吴公子札来访鲁国,鲁国卿大夫请他在家中欣赏乐舞。

百家争鸣:从春秋战国音乐,看“音乐经济”活动与国家命运的关系

2、祭祀性音乐

祭祀性音乐是天子、诸侯在宫室、宗庙之内进行音乐生产的主要类型之一,《礼记·乐记》也说祭祀之乐非谓黄钟、大吕、弦歌、干扬也,需有司掌之。因此,强调的是“德成而上,艺成而下”。《诗经》的《雅》《颂》篇章中记录了大量的祭祀所用乐舞名称及其使用功能。

3、民间风俗音乐

以流动艺人为主的民间音乐也流行在民间风俗之地。一方面,从文献来看,这一时期的民间艺人以及从宫廷流落出来的艺人为了生存需要,游走于各个邦国的城市乡村谋生,只能以音乐生产来换取必要的物质产品。

《列子.汤问》就记载了当时著名乐人韩蛾“鬻歌假食”,以致民众“厚赂发之"之事。这说明春秋时期民间商业性音乐生产行为已经萌发,音乐作为商业产品已经获得大众的认同。同样,乐器制造及演奏也是民间职业艺人的谋生手段之一,如《史记.货殖列传》记载了当时通过技艺致富的人,其中就有张里以擅长击钟而致富。

另一方面是在城市、乡村的民俗音乐活动中所体现出来的、民众自发性的音乐生产。即《墨子.辞过》所云:“农夫春耕、夏耘秋敛冬藏,息于聆缶之乐。”当然,只有民众富庶,才能进行频繁的音乐生产活动,如齐国都城之民无不吹竽鼓瑟,弹琴击筑,根本原因在于临淄甚富而实。

随着天子到地方请侯国之中的政府性条祀行为的普遍存在,新兴士人阶层和商人群体的壮大、城市民众的扩充导致民间奢靡之风盛行,民众的婚丧嫁娶都离不开音乐消费,尤其是在南方渠信巫觋的吴越、楚等国,民间风俗更盛,民俗音乐遍布风俗活动场所。如《楚辞》中有着大量的对南方民间祭祀音乐生产情景和乐舞产品的描写,《诗经·国风》中也记载了大量乐人在北方民间风俗活动中从事音乐生产的案例。

百家争鸣:从春秋战国音乐,看“音乐经济”活动与国家命运的关系

4、教习之乐

教习之乐便是通过音乐的教育传承来实现乐舞生产,也即音乐生产活动本身就是音乐的教习活动,其音乐的目的和核心就是教育传承。从文献来看,这一时期的音乐教育活动极为发达,并伴随着社会教育的发展和社会乐舞习俗的影响。

春秋战国时期,文士阶层投身私家教育也是一种新的社会现象。典型的代表是孔子,其在周游列国之后,返乡开办私学,广招门徒,所谓弟子三,贤人七十二。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士们在教学之所常常进行乐舞娱乐和教习,他们的生活情境也常常是“弟子读书,孔子弦歌鼓琴

5、军中之乐

军中之乐便是所谓“击鼓其镗,踊跃用兵”。这一时期军中之所以重视音乐生产,一方面与国家礼乐观念强调“军旅、鈦、钺者,先王所以饰怒也”有关;一方面与这一时期频繁的战事活动以及人们对待战争的观念有关。所谓“凡师,有钟鼓曰伐(声其罪),无日侵(钟鼓无声),轻日袭(掩其不备)。另一方面也与兼具音乐素养的士群体的兴起(尤其是武士)并成为军队中的中坚力量有关。

总体来看,春秋战国时期军中所表演的音乐有三类。其一是国家制定的具有典型仪式性的军乐,一般是在重要军事仪式中使用,以彰显王室邦国对军队的重视,展示军队之威仪。如《毛诗正义》载:《采芑》,宣王南征也。方叔率止钲人伐鼓,陈师鞠旅。显允方叔,伐鼓渊渊,振旅阗阗。

百家争鸣:从春秋战国音乐,看“音乐经济”活动与国家命运的关系

其二是在战争中,参与战事的武上们所唱、奏之乐。由于战国时期武士盛行慷慨悲歌鼓琴和歌是武士群体的标配。因此武士的喜乐奏乐之风也渗透到战争中导致这一期的军乐呈现出一种新的个性化现象。如上文所说晋国武士张骼、辅跞乘坐战车挑战楚军并适时弹琴的情景。其三是军中所用的娱乐性音乐作品,这些作品的选择取决于军中音乐消费者的审美需求,娱乐燕飨的层次以及招待的对象。

二、音乐经济活动与国家政治经济息息相关

春秋战国时期音乐经济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它与整个社会经济、政治有着密切的互动关系,而这种关系可以归纳在三个方面。

1、以国家的政治和经济实力为依托

政府的音乐生产行为直接建立在国家的政治和经济实力之上。如春秋时期的鲁国,国君为姬姓,首封国君为周武王弟弟周公且之子伯禽。所以在中央集权的政治体系中具有特殊地位,常常收到周天子赏赐的高级别的乐舞,乐悬,所谓“周之最亲莫如鲁,而鲁所宜翼戴者莫如周"。因此,鲁国成为典型周礼的保存者和实施者所谓“周礼尽在鲁矣”。

经济实力更是决定了一个国家的音乐生产层次与规模。周景王能够铸大钟,楚国能够生产出精美的编钟,曾侯也能够拥有三面乐悬的编钟,都是由强大的国家经济实力所决定的。然而仇由国因钟而丧国的血淋淋事实则说明很多诸侯小国并没有经济实力制造大型金石之乐,也不可能出现对天子之乐的僭越生产行为。

2、音乐生产直接关系到国家的命运

音乐生产直接关系到国家的命运。经济是音乐生产的基础,反之,奢靡的音乐生产必然会消耗大量的社会财富。君王沉迷其间,不理朝政,以致民怨沸腾、国家灭亡。如《左传·照公八年》载,晋侯为了乐舞享乐,大造宫室,劳民伤财,师旷曾直言劝谏,但无济于事,以致国家实力衰落。所以墨子就直接指责了当时社会的奢乐状况:“非直掊潦水,折壤坦而为之也,将必厚措敛乎万民。"因此,这些“亏夺民衣食之财”的无节制的音乐生产消费,完全无补于“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最终必然导致国家衰亡,民不聊生。

百家争鸣:从春秋战国音乐,看“音乐经济”活动与国家命运的关系

从另一方面来说,音乐尤其是乐器材料本身也是国家财富的象征,拥有的多寡也反映出国家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如《左传.僖公十八年》载,郑伯始朝于楚子,“楚子赐之金(铜)。既而悔之,与之盟日:'无以铸兵。'故以铸三钟"。这显然不是个案,钟磬之乐成为春秋战国时期音乐发展的标志,以及各个诸侯国竞相追求的对象,本身就说明当时普遍存在此种观念,即青铜之乐已经成为调节各国军备投资的重要因素。

当然,这一时期也有一些更为极端的例子,如《春秋左传》记载当时著名乐人师旷在晋国聆听音乐而识别国家命运之事,虽不可考,但在一定程度上也说明音乐经济与政治的密切关系。所以,以孔子为首的儒家学派充分认识到音乐与国家政治的关系,提出“乐与政通”的观点,强调音乐的教化意义。

3、音乐活动外交

音乐生产行为本身就是国家政治外交的一部分。钟磬乐舞的高昂成本、郑卫之乐的稀有特色以及礼乐的等级功能,导致这一时期的诸侯邦国非常重视音乐的实用功能,即强调音乐在国家政治、军事、外交中的作用,并将其作为治国的一种重要手段。

如《春秋左传》载晋国强大后,人侵齐国,齐侯则使宾媚人赂以纪甗、玉磬与地。同样,郑国为了国家利益也赂晋侯以师悝师触、师蠲,歌钟二肆,及其鎛磐、女乐二八。最为典型的案例则是楚国宫廷琴师钟仪在楚郑两国交战时被郑国俘虏,郑国将其作为珍贵物品献给晋国,希望能够与晋国结盟。而晋国得到钟仪之后,又把他献给了楚国,希望能够缓和晋楚两国的关系。

这充分说明在诸侯邦国之间的政治、外交事务中,在国与国的利益交换中,乐人、乐器的重要性。而重要的根本原因在于在奴隶社会中,乐人、乐器都是财富的象征,等同于广义上的贵重商品,可以换取政治和经济利益。

百家争鸣:从春秋战国音乐,看“音乐经济”活动与国家命运的关系

三、总结

春秋战国时期俗乐繁盛,流派并出,百家争鸣。音乐经济以鲜明的时代特征,与整个社会经济、政治相互依存,息息相关。在战国时期,一方面,各个诸侯君主竞相蓄养各地音乐生产者供自己享乐;另一方面,各国的都城和处在某些交通要道上的城市,发展成为繁荣的大都市。繁荣的都城经济有力地吸引了各国职业乐人和乐器制造者。这些因素极大地促进了音乐的交融,推动了音乐经济的发展。

参考文献:韩启超《春秋战国音乐经济之“生产”环节分析》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