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驿站>> 书画课堂

微观至中国画以小见大的艺术表现

2020年02月14日 18:04:46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弓三山 浏览数:248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以小见大”,是艺术、文学常用的表现形式。从朱自清《背影》中的“橘子”,到许地生的散文《落花生》中的“花生”,都是通过对微小事物的“渺写”,来展现大故事、大背景。

同样作为中国画的常用表现手法,国画中的“以小见大”更像是一种“诗意化”的艺术境界,展现了中国画中的“人文之美”、艺术家的“思想境界”。

一、中国画之“渺写”:以小见大的艺术

“以小见大”是中国画艺术中的常见艺术表现手法,画家通过选取具有概括性或典型性的物象作为绘画的主题,以达到诠释艺术家思想感情的目的,实现与观画者的“思想链接“,形成诗意化的境界。

回顾中国画发展历程,直到中唐之后,“以小见大”的画面艺术处理形式才逐渐形成;并在两宋时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其中最足代表性的,当属南宋时期的马远和夏圭,史称“马一角,夏半边”。这两位艺术家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其在画作构图上,往往留有大面积空白,取画面一角描绘“寒江独钓”、“溪山小景”,以一小微尘展现无边风光。

从渺小《寄生虫》里的大社会观:微观至中国画以小见大的艺术表现

宋·马远《寒江独钓图》

二、“以小见大”的底层哲学

“以小见大”这种“渺写”艺术的蓬勃发展,是托生于中国道禅、理学思想的发展的。“一花一世界”的佛学思想与文人意识的崛起,成就了这一美学,推崇简约明了的形式美感以及悠远、纯净、淡逸之美。而这一时期,“理学”的诞生也催化了“以小见大”艺术形式的进程。作为北宋时期出现的全新社会思潮,其重要理论之一便是“格物致知”,朱熹认为:“所谓致知在格物者,言欲至吾之知,在即物而穷其理也”,要求人们去探究客观事物并发现其背后规律。

反映在中国画的创作上,便体现为艺术家们追求的物象之“真”,其中以对“渺小”之“描写”最长。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宋代画家们专注于大自然中的一枝半叶等细微情态的变化,以“特写镜头”的形式,力求精细刻画出物象的真实形态。

从渺小《寄生虫》里的大社会观:微观至中国画以小见大的艺术表现

宋·牧溪《六柿图》

在中国对日本影响最大的画家,南宋牧溪的画作《六柿图》中,我们品读出这样的“禅”与“理”。画作仅简单描绘了六个柿子,通过用在每个柿子上不同的笔墨、虚实、阴阳、粗细间的灵活运用,使作品呈现出静物作品的“随处皆真”的境界。

可以说,对物象本身的“探究”态度,与通过“微观”来反映“宏观”的理念,是“以小见大”艺术得以滋长茁壮的文化土壤。

三、中国画里“以小见大”的三种艺术形式

1、以“小景”观“大景”

南朝宋代宗炳《画山水序》所说:“竖划三寸,当千仞之高;横墨数尺,体百里之迥。”

中国山水画最擅于取自然之“小景”,通过笔墨的皴擦、浓淡等手法,反映艺术家胸中意境与诗意,是以“小景”观“大景”的代表。

宋代画家夏圭所绘的《宋溪泛月图》中,仅以近景的几株松树,中景的渔翁小舟,与远景的明月高悬,以简洁的用笔,渲染出烟波浩瀚、水天一色的深远意境。而边角剪裁的构图,空灵巧妙,极富诗意,显示出画中所含蓄的艺术魅力。

从渺小《寄生虫》里的大社会观:微观至中国画以小见大的艺术表现

宋·夏圭《松溪泛月图》

2、“小生活”照见“大社会”

对一个人的描写即是“渺写生活”,对“两个以上的人”的描写,即是“渺写社会”。中国画里,常常通过对具体的、生动的艺术物象的描绘,真实再现社会生活图景,并通过链接观众的思想,在一定层面反映某一特定历史时期的社会风尚、宫廷生活与阶级状况,通过对“小生活”的片段描绘,照见彼时“大社会”的状态。

唐代画家张萱所绘的《捣练图》中,便细致地描绘了12位唐代城市女性在捣练、络线、熨平、缝制劳动操作时的情景,并按劳动工序分成捣练、织线、熨烫三组场面。不仅生动展现了唐代的风土人情,更记录了彼时“女性审美”与“衣着打扮”等多维度的社会姿态。

从渺小《寄生虫》里的大社会观:微观至中国画以小见大的艺术表现

唐·张萱《捣练图》

而北宋画家张择端所绘的《清明上河图》,则是通过对无数“小生活”的描绘,构建了一个生动繁华的“大社会”。在五米多的画卷里,描绘了大量的人物、牲畜、车轿、商铺、房屋、城楼等,反映了北宋都城东京的城市面貌和当时社会各阶层人民的生活状况,是一幅带有忧患意识的“盛世危图”。

从渺小《寄生虫》里的大社会观:微观至中国画以小见大的艺术表现

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局部

3、从“小物件”窥“大主题”

中国画是极讲究“天人合一”的,因而中国画中常常出现“托物喻情”的表现手法。艺术家们笔下的“小物件”,并不是为了表现其形态之美,而是将其作为人格的象征,以小事物借端托寓,象征其背后的思想境界。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画家,当属八大山人。在其所绘的众多物象中,常常通过简单几笔便勾勒出物象,而更为吸引人的是其所描绘物象的“白眼”,代表着作者不屑世俗眼光、淡泊清雅而又万般无奈的生活态度。

从渺小《寄生虫》里的大社会观:微观至中国画以小见大的艺术表现

明·朱耷《鱼石图》局部

除此之外,中国画中还有许多“极富寓意”的“小物件”,如象征“君子气节”的梅兰竹菊等植物。如清代书画家郑板桥的《竹石图》,便通过对竹子的“灵魂刻画”,展现了艺术家虚心亮节、潇洒挺拔的君子风度。

从渺小《寄生虫》里的大社会观:微观至中国画以小见大的艺术表现

清·郑板桥《竹石图》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古代君子图鉴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