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民俗技艺

垫鞍子:即将失传在陕北古道上的老手艺,再不看就真的要消失了

2020年03月13日 15:15:48来源:书房记 作者:李贵龙 浏览数:608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垫鞍子:即将失传在陕北古道上的老手艺,再不看就真的要消失了

“走头头的那个骡子哟哎/三盏盏的那个灯/哎哟带上的那个铃子哟/噢

哇哇儿的那个声……”一曲悠扬动听的《赶牲灵》,张天恩一嗓子吼出,在尘土飞扬的西风古道上传唱,在炮火连天的抗美援朝战场上飞扬,在灯火辉煌的首都大剧院回响。近百年传唱不绝。

陶醉在直白而动情,舒畅而激昂的旋律中,谁曾想到《赶牲灵》背后的辛劳?

赶牲灵,类似云贵高原上的马帮,曾是行走陕北高原上的特殊人群。为了生活,他们牵着骆驼,赶着骡马,吆着毛驴,不避寒暑,跨越晋陕;无畏风霜,奔波宁蒙。作为商贸流通的运输工,一双脚丈量,两条腿奔波,愣是在莽莽荒原上踩踏出一条条商贸古道。故此,又称其为赶脚汉。

“七十二行,最数赶脚汉忙:走路吃干粮,住店整鞍韂,捎带补衣裳。”耳熟能详的顺口溜,道出了赶脚汉的艰辛。再累,每晚必须整理鞍韂,若鞍韂出点小毛病,则会影响第二天的行程。

垫鞍子:即将失传在陕北古道上的老手艺,再不看就真的要消失了

鞍子,是鞴在骆驼、马、骡、驴等牲灵背上,以便人乘坐或驮运物品的器具。

鞍子,是骆驼、马、骡、驴等牲灵被人类训服、役使,而产生的器具。

看似简单的鞍子,其制作和保养的技术要求很高,要有专业技术的人来完成,这就是鞍匠,俗称垫鞍子的。垫鞍子应是一门很古老的手艺。

随着工业文明的进程,骆驼、马、骡、驴等牲灵的运输功能,被火车、汽车、拖拉机等机动车辆替代,赶牲灵人儿的身影消失在莽原尘埃中,鞍韂摆上了民俗博物馆的展台,垫鞍子手艺沉淀为西风古道上的历史印迹。

为了记载垫鞍子手艺,我遍访十多个乡镇,终于找到了一位垫鞍子手艺人。他已改行了四十多年。

因他的叙说和操作示范,才使文字留住了垫鞍子手艺。

鲍永文口述:出身在赶牲灵世家

垫鞍子:即将失传在陕北古道上的老手艺,再不看就真的要消失了

我是绥德县四十里铺镇鲍王家沟村人,今年已七十岁了。

可以说我出身在赶牲灵世家。我的爷爷赶了一辈子牲灵,往返于子洲、绥德,北上鱼河、镇川堡,吆着毛驴,驮盐贩炭,挣几个辛苦钱,养家糊口。我父亲十五六岁就跟着爷爷当帮手。稍大,就自立门户,由毛驴换成骡子,既驮盐贩炭,更多的是给商家揽脚,北上榆林,南下延安,东到离石,西达盐池,一年四季,奔波不停。

父亲是出了名的赶牲灵好把式,牲灵饲喂的好,运送的货物完好无缺,还会垫鞍子手艺。因此,被招进陕甘宁边区的运输队,走进了延安。时隔不久,当上了一个运输大队的队长,带领着几十名脚夫,吆赶着几十匹骡马,运送边区各级政府机关的办公、生活物资,和部队的军需物资。

我是步着父亲的脚步赶牲灵的。那已是农业集体化的年代,牲口归集体所有。春季往地里送粪,秋天往家中驮庄稼,以及交公粮,买化肥,都要用骡子毛驴驮。自然,我成了挣工分的赶牲灵人,直到实行包产到户为止。

垫鞍子是一门手艺

垫鞍子:即将失传在陕北古道上的老手艺,再不看就真的要消失了

鞍子,是鞴在牲灵背上,以便人乘坐或驮运物品的器具。因马、骡子和毛驴畜种的不同,同类牲灵又有个头和胖瘦的不同,相应,鞍和韂的大小各不相同。鞍子若过大,会转鞍;过小,则夹肚。韂子垫不合体,会压梁;脊梁压烂,驮上一二百斤的货物,行走一天,疼痛的滋味可不好享。马、骡子和毛驴是有灵性的,虽然不会说话,照样知饥知渴,知冷知暖,知疼知痛,懂得主人吆喝的意思,更是人们耕作、出行、运输不可或缺的伙伴。因此,咱陕北人从不把它们称作牲畜或牲口,而称作牲灵。

可见,一副好鞍韂对于牲灵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由此,产生了垫鞍子手艺。垫鞍子手艺看似简单,一般人是垫不了的,要由专业的鞍匠来垫。

我爷爷和我父亲不仅是赶牲灵的把式,也是垫鞍子的高手。

垫鞍子:即将失传在陕北古道上的老手艺,再不看就真的要消失了

老话说得好“门里出身,自会三分。”耳濡目染,从小就跟着父亲学艺,加上我细心研习,也成了十里八乡小有名气的鞍匠。不仅为本生产队垫鞍子,还被请到别村去垫。咱做生活实诚,每副鞍子都要垫的齐齐整整,合合适适,使用三五年不能出毛病。每垫好一副鞍子,不仅能挣点零花钱,更能赚到众人的赞扬:鲍师手艺高,人品好!

工具简单材料普通

鞍子,主要分骑鞍和驮鞍两种。我所说的鞍子是驮鞍,当然,也可骑乘。陕北有句俗语:“骑驴婆姨赶驴汉”,骑坐的就是这种驮鞍。

鞍子由两部分组成,即鞍壳郎和韂子。鞍壳郎由木匠制成,农户一般购买成品,而不是请来木匠制作。韂子由鞍匠制作,制作韂子俗称垫鞍子。

鞍匠,不同于石匠、铁匠、木匠等五色匠人,没有什么专用工具,只是些庄户人家常用的锥子、割刀、钢针、剪刀。用锥子在鞍壳郎木板上和韂子上钻孔,便于穿皮条、麻绳。钢针要大号的,穿上细麻绳缝韂子和缇布。剪刀可剪断麻绳,剪齐整韂子棉花边缘。割皮子要用锋利的割刀。

垫鞍子:即将失传在陕北古道上的老手艺,再不看就真的要消失了

所用材料都很普通,有白布、羊毛毡、皮张、皮条、粗麻绳、细麻绳和棉花。白布作衬布和缇布。羊毛毡和棉花是垫成韂子的主要材料。羊毛毡,可利用人们铺过的旧毡,剪裁成合适的尺寸使用,也可请毡匠擀制鞍韂专用新毛毡。棉花有用新的,很少,一般则用穿了多年不保暖的旧棉袄棉裤套子。皮子做攀胸、后鞧用。固定韂子要用到皮条。粗麻绳、细麻绳则是制作捆肚、缝韂子和缇布的材料。

垫一副好鞍子不是件容易事

看起来,鞍匠不是什么高头匠人,可要垫成一副好鞍子,也不是一件容易事。鞍子要按一头牲灵一副鞍来垫。是说对牲灵的个头和胖瘦心中有数,垫出的鞍子鞴在牲灵背上,才不紧不松,处处合体。要达到这个标准,只有两个字“认真”。

先说说新鞍子的垫法。

鞍壳郎是鞍子的骨架,先要装上攀胸、后鞧和捆肚。这是将鞍子固定在牲灵身体上的配件。攀胸用皮子制成,形同裤带,宽约二寸,将攀胸和攀胸扣环分别装在鞍子的前梁上。后鞧形同攀胸,没有扣环,两头直接固定在鞍子上。捆肚就是一根粗麻绳,装在鞍子的下边,一边为捆肚绳,另边为捆肚扣。

下来制作韂子。

棉花是制作韂子的主要材料。把棉花撕成手掌大的、薄厚均匀的片片,备用。新棉花好撕,旧棉花就费劲了。若用穿了多年不保暖的旧棉袄棉裤套子,就难撕了。旧棉花套子都挤压成死圪瘩,若撕不蓬松,有圪瘩,韂子就垫不匀称;不匀称,鞴在牲灵背上,轻者不舒服,重者压伤压烂脊梁。

棉花撕好了,就可制作韂子。先将羊毛毡用皮条固定在鞍壳郎的梁架上,覆上一块同样大小的白布;用棉花片一层一层垫在白布上,要求垫得薄厚匀称,平平整整,垫至二寸多厚为止,并用剪刀将棉花边缘剪齐整;再覆一块白布。垫好后,用细麻绳、大针脚将羊毛毡、棉花和白布缝在一起,并用皮条将韂子的三道边缘缝合。尔后,将缇布对折缝在韂子的正中部位,一副新鞍子就垫好了。

垫鞍子:即将失传在陕北古道上的老手艺,再不看就真的要消失了

旧鞍子的垫法,其实是对鞍韂的修整。像机器一样,鞍韂使用的时间长了,也要进行修理。皮条断了,缇布破了,换新的。棉花太薄,折开,再加垫几层。若鞍韂压梁,根据压梁的部位,将韂子相应部位的棉花抽出一些,垫平整。抽出棉花的多少,是治理鞍子压不压梁的关键,也是垫鞍子的技术要点。看似简单,一般人做不到恰到好处。

鞍子,曾经司空见惯的器具,成了民俗博物馆的藏品。曾经很吃香的垫鞍子手艺,成为很少提及的遥远话题。鞍子,所承载的悠久历史,应该永不磨灭。

垫鞍子:即将失传在陕北古道上的老手艺,再不看就真的要消失了

【作者简介】李贵龙,陕西绥徳县人。现系中国汉画研究学会、陕西省作家协会、陕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榆林市美术家协会、书法家协会会员,榆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评审专家,绥徳县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绥徳县黄土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文化绥徳》执行主编。先后撰著出版了《绥徳东汉画像石》《绥德汉代画像石》《绥德汉画像石》《石头上的历史——陕北汉画像石考察》等,其中《石头上的历史——陕北汉画像石考察》作为大学生自选教材,被推荐登录中国高校教材图书网。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垫鞍子:消失在陕北古道上的手艺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