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民俗技艺

“哨儿”:陕北话中的赌筹,筹码不大,就听个响声

2020年03月03日 22:11:19来源:书房记 作者:鲁翰 浏览数:424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吃喝嫖赌,古人是归在四大恶俗的数里。

“哨儿”:陕北话中的赌筹,筹码不大,就听个响声

旧已庚儿,陕甘宁地区赌风尤盛。苦焦地皮,谁不想做个一夜发财的梦?单赌博这档子事情,陕北话说那是下三行营生,赖事情,不好。既不好,为什嘛万千人手心心念念、趋之若鹜呢?“小娃娃相(xi)打——为个瓷马马。”“秃子脑上的虱虱——明摆着。”自便筹码作的怪呗。

赌筹陕北人常叫做“哨儿!”原借指于银洋沿沿上可吹得那个响儿,当然是本地的土话。也常说“带哨儿”,意思不是很大的筹码,言下之意就听个响!

“哨儿”若不重帒自便算耍,既耍,当图得放松消遣。过节礼拜,亲朋好友纠留一桌子,嘻嘻哈哈,龙门阵里炫耀一下手气;唧唧咕咕,开玩笑里排遣几番人事。好比一滩子死水里撂几圪达石头,溅几朵开心的水花儿,也不枉身心如此这般活泛。红红火火为主要,输输赢赢在其次。而若是纯粹不带“哨儿”,就好比不拈一丝茶叶进杯,只灌一气白开水,洗一气肠子,口里却品咂不来一丁丁意思。几乎没有人甘愿踃下屁股,谁哪意愿耗时光、耗精神陪你清汤寡水递搭?不成立。这也不在话下。

“哨儿”:陕北话中的赌筹,筹码不大,就听个响声

譬如《红楼梦》第四十七回中,凤姐和鸳鸯等人为消老太太的怨气,在牌局间隙互通消息,做作一番,生拔出一张“二饼”让贾母和了一个“满贯”。尔后又假装反悔,引得贾母开怀大笑,向薛姨妈说道:“我不是小气爱赢钱,原是个彩头儿。”

这帮贵夫人就是既打牌赢钱,又不以钱为意。下点哨,来点彩,“耍心”更会激发出来。否则,没有那怕块二八毛的“哨儿”,大家几乎毫无动力,消遣解闷也得见些精神出来。

还有一种牌局,既不属于赌博范畴,也有些输赢来回。输,打不动身体;赢,弄不来牛马。“穿衣吃饭量家当”,赌资不大不小,名义似乎是耍,实质也奔着几个银钱去。

“哨儿”:陕北话中的赌筹,筹码不大,就听个响声

稽古照例不乏有靠赌博为生,久惯劳长的人,平和些称“常手”,贬义是叫“赌博轱辘”“赌博野鬼”“赌博溜魂”,那就要算是“职业杀手”了,老百姓当然是“下眼子”看的。若是筹码下得大的,参赌的人须事先人人“亮哨”,以防随赌即欠;赌资自则带得“囊喿”(zào,意指很多),口说是“哨长”。

最厉害的自然是豪赌,陕北话说“大赌”“楞赌”“恢赌”;赌筹大、赌兴大、赌胆大,民间是说“撧搂兜”。 一旦赌红了眼,押房子卖地也在所不惜,更甚者竟有把老婆娃娃作赌注的,即便“明儿死也不说那慫话”。清代的扬州八怪之一李鳝,为了解劝拜识戒赌,送画一幅并题诗道:“丈夫在外赌红眼,妻子居家干瞪眼。两个孩子饿昏眼,梁上绳扣张着眼。”

陕北地皮传统的赌具样法不是很多。麻将过去只是官员、财东和字号里的娱乐专利,而扑克是很后来才传播而来的。民间一般可见“跌色儿”(骰子)“梦和”“推牌九”,乡下主要是“扣明宝”的居多。有一种跟麻将组牌方式差不多的“老纸牌”耍法是叫“顶棍儿”,多见闲暇的老婆婆们乐此不疲,婆姨女子和碎小娃娃多是“揎棋棋”……其实真要有赌心,两手分捏开三颗羊粪珠珠猜个单双,撂个钢嘣儿猜字儿码儿,好骡子好马照样输得出去。

“哨儿”:陕北话中的赌筹,筹码不大,就听个响声

招场窝赌之人,免不得要“抽头”。作弊‘有猫腻一般叫,耍“手掩”、出“眹子”,也说“教人搭起哄嘞”。

1949年,绥德分区剧团和米脂中学文艺队十分活跃;先后奔赴各个新区表演红极一时的秧歌剧。其中有一出劝诫赌博的眉户戏名字叫《越捞越深》,主人公是一个嗜赌如命的二流子艾发财,其唱词照录如下:

狗改吃屎难上难, 要改赌博不简单。

银钱输了七八万, ——眼窝都熬烂。

“哨儿”:陕北话中的赌筹,筹码不大,就听个响声

陕北民间就流传下来不少反映贬赌劝赌的俗话。譬如,“一人不喝酒,二人不赌博。”“小赌是耍,大赌是剐。”“赌博赌薄,喝酒喝厚。”“赌博睐呆不赢人”“赌博就怕个没起坐”“赌博误不住个鬼捉鬼”“久赌没赢家”“远嫖近赌”“劝赌不劝嫖,劝嫖两不交。”“上了赌场,不认爹娘。”“赌博场上无父子”“天子九,地子九,四个人坐下推牌九。”“欠下的金子,不如到手的铜。”“赌博钱,捶头钱,打不草鸡不给钱。”……

有道是:“人道赌为安,谁知赌中苦;相对见龃龉,相交无肺腑。”

“哨儿”:陕北话中的赌筹,筹码不大,就听个响声

偶邂赌场,牌客形形色色,生生熟熟、半生不熟,抑或压根儿第一次凑场子。因人而异的脾性、高低不一的经济底子、与生熟牌友的关系以及牌风,牌局中的规则、秩序、打牌的路道、算账的精粗、对输赢的态度等等。你想想,这号原本不伤筋动骨的耍,其实也会折射好多活人上面的道道,也很麻缠的。再加之百人百姓,细细丝丝的有之、抠抠掐掐的有之、黑眉黑脸的有之、红脖子赤脸的有之,争争吵吵的自也免不了,丢勺子掼笊篱也不少……“输打赢要”,甚至翻脸不认账、大打出手也不稀罕。这是怎么啦?非要计较个明黑输赢?要搁在平常,白给人家两钱儿也备不住的哦。

这样的局,本没多少的“哨儿”,到底是钱把人给拿住嘞!是牌把人给耍了!

“哨儿”:陕北话中的赌筹,筹码不大,就听个响声

老话说:“下三行营生,还要上三行人做”嘞。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