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方言土语

眇然天地略玄黄——陕北话里的黄颜色

2020年03月16日 15:31:44来源:书房记 作者:鲁翰 浏览数:528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为什么中国古代把“红黄青白黑”中的黄色奉为最正统的彩色之主?

小时候画画,老师说红黄蓝是三原色,也叫本色;后来知道这是基于西方的色彩理论。在古时人的认知里,颜色是应分为“红黄青白黑”五样样,也说“五正色”。其他的颜色统称“间(jiàn)色”,像如桃红、米黄、黛青、鱼白、黑青等全是由这五正色混和得来的。五色呢,同时可以作配和代表东西南北中五种方位,以构成乾坤阴阳的五种基本元素。

在我们的生活圐圙子里,由经视觉及情感的接受与感觉,万事万物在人们心目中形成一派多姿多彩的现象,而这一切都源自于自然中的色彩。蓝天,白云,黄土,红花,绿草……一一都是天赋的颜色,或浓墨重彩,或抱素怀朴,或姹紫嫣红,或清微淡远,总之天人之际,五光十色,自自然然,因此是称“大自然”。色彩装扮着人们自然的生身之所,这样让每一个人都置身于真真幻幻、美轮美奂的视觉盛会之中。

在古中国早有“黄生阴阳”的说法,把黄色奉为彩色之主。《说文》云,“光田”为黄,“田在光中”,意表土色,又喻含长夏之化(田可化生万物)。《论衡·騐符》上说:“黄为土色,位在中央。”是说黄色是中和之色,居于诸色之上,也被认为是最正统、最黄靓的颜色。

为什么中国古代把“红黄青白黑”中的黄色奉为最正统的彩色之主?

陕北就地处黄土高原腹地和黄河的中游,几千年来,炎黄子孙一直认为自己居住的地盘就是天地的最当停、最中央,所谓“天心心,地胆胆”。而黄色无疑是高原的主颜色,又是五色的中央色。黄土高原和黄河养育了娃娃时代的中华民族,“人文初祖”姬轩辕因有土德之瑞,因此号称黄帝。于是,黄色这就理所应当地受到了华夏民族特殊的崇敬。

荀子所言的“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说明自然界的颜色也有因缘次第,甚至还赋予等级观念。奴隶制度之后的西周,天下就有了按照颜色分别贵贱的“各居其位、各谋其政”。以衮服为例,北宋开元皇帝赵匡胤“圪嘳”的登基可是黄袍加身。“三品官以上服紫色,五品官以上服绯色,七品官以上服绿色,九品官以上服碧色”,宋元明全都是照抄唐朝的制度。白居易遭受贬谪作吟下的那首《琵琶行》,其中“江州司马青衫湿”,青衫就是九品定服。

为什么中国古代把“红黄青白黑”中的黄色奉为最正统的彩色之主?

女真人努尔哈赤入关之前,整顿编制,设置和确立了战时皆兵,平时皆民的社会军事组织结构的“八旗制度”,先有黄、白、红、蓝四旗,随后又增设镶黄、镶白、镶红、镶蓝四旗,镶黄、正黄两旗由汗王直接统领,这两旗的地位当然最高,成员自随应尊贵,其余六旗由诸王、贝勒、贝子分领,地位就略低。

古今中外,颜色观念其实是一个从属文化观念,同一种色相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会有不同的诠释和看待方式。

在陕北话并不说什嘛五颜六色、不道什嘛七彩斑斓;在他们的色谱里把五色是称“三颜二色”,表达的何其清楚,心里有数,不冒来。

“玄天黄露真颜色”。汉语里那些形容黄颜色系列的词语,例如嫩黄、淡黄、浅黄、明黄、鹅黄、梨黄、姜黄、青黄、桔黄、中黄、大黄、深黄、灰黄、棕黄……其中的不少词陕北人偶尔也说叨,通常的情况,他们是习惯和倾向于口语的节奏和感觉来表达的,以此脱颖出更为丰盈的形象和通达的语意来。

为什么中国古代把“红黄青白黑”中的黄色奉为最正统的彩色之主?

譬如陕北人说叨浅黄色,多用奶黄、杏黄、豆黄、土黄、烟黄、米黄菊黄等实物的本色来描状,深黄色是说蜡黄、古铜色、老黄、焦黄、黑黄黄。尘土都叫“黄尘”;沙土风叫“黄风”;臭蒿说“黄蒿”;芥末说“黄芥(gài)”;老铜币说“黄钱儿”;植物叶片泛枯是称“黄叶”;小娃娃嘴是“黄口”、“黄嘴岔儿”;发酵的米酒叫做“黄酒”(浑酒);马蜂也说“黄蜂”、“地黄蜂”;偷吃鸡的黄鼠狼叫“黄鼬”。黄疸类热疾说“黄病”;“黄水圪泡”原是指一种皮肤疱疹,偶尔借来惜指自己的亲生骨肉;豆蔻年华的少女是称“黄花女儿”;脸色黑瘦泛黄或者黄得不寻常是形容为“黄瘦”“黄皮蝎子”“黄蜡蜡”“黄哈喇”(源自蒙古语,指黑色)。古历五六月是说“热月黄天”,阴曹地府又说“黄泉”,因尴尬而受背兴的神色那是“没黄遁青”,不好意思或丢人现眼竟道“黄得人”。

痢疾俗称“拉肚子”,陕北说“跑肚”;单一个“跑”字,精准地把痁泄迸射之危急形容得何其逼真活脱啊。这就记起小时候一则“跑肚”的老谜语,诙谐恶作至极,至今想来不禁哑然失笑。

为什么中国古代把“红黄青白黑”中的黄色奉为最正统的彩色之主?

黄笤帚,盖米瓮;

谁哪猜见吃一顿。

批评和苛责摇身子、摆浪子的“懒痻鬼”(懒汉),陕北人常常来一句:闲(han)得你“起黄”呀!或者说,你咋“栈黄”!比照牛胆牛黄之类,其实是打比方挖苦人怕动弹而致身上积攒余膘和软膪。

老辈子说金道银往往用的是隐语,不意愿咬得那么真真楷楷,就转转沓沓“白的”,“黄的”,而洋烟是说“黑的”,秉持的应是“财不外露”的传统忌俗。死行滥李说叨“黄瓤”;讨要不回来的账务,常说,成了一拨“黄账”嘞;筹划的事务中途搁浅无法实现,是说“黄下嘞”。

凡是颜色不正、不好看的黄,一般形容“黄溜溜”“黄楬楬”“黄偄偄”“黄凅凅”“黄蜡蜡”“狗屎黄”等。那些好看眼喜的黄色,并不言黄灿灿、黄澄澄,只道“黄亮”“黄圪葱葱”“黄泽喇喇”“黄灿烂烂”。反正,同一个颜色因着主观上的好恶,在他们嘴里居然迥分褒贬。

为什么中国古代把“红黄青白黑”中的黄色奉为最正统的彩色之主?

万年历陕北人称“黄历”“老皇历”,里面主要内容反映一年里的二十四节气,还有每一个日主的宜忌、干支、值神、星宿、月相、生肖运程、吉神凶煞及黄道、黑道等。是以十二神煞中的“青龙、天德、玉堂、司命、明堂、金匮”称为六黄道;这黄道六神值日之时,诸事皆宜,不避凶忌,即为所谓“黄道吉日”。而“白虎、天刑、朱雀、天牢、玄武、勾陈”等六辰为凶神,所对应的日辰认为犯之不吉。

传统陕北民歌里也有不少唱叹黄颜色的经典歌词,例如有:

黄芥花花金点点,哥哥就爱你的花眼眼。

二黄糜子撒穗穗,你跟上哥哥趁受罪?

黄黄的熟米软软的糕,谁也比不上二妹妹好。

六月里的黄麻光圪榄,你看我这光棍难不难?

三叶叶白菜两叶叶黄,我心疼哥哥没老婆。

金盏盏开花金朵朵,连心隔水我想哥哥。

为什么中国古代把“红黄青白黑”中的黄色奉为最正统的彩色之主?

绥米一带口话里有个词说“枯颜落色”,跟少颜没色意思差不多。如今极少听到了。《古方言词语例释》中收有“无颜落色”一词,解释为“原指颜色消褪,引申为神色沮丧或毫无生气”。其中例句有元代无名氏的《冤家债主》一折:“气得我老业人亡魂丧魄,你看这钞脸无颜落色。”《醒世姻缘传》三二回也有记述:“晁无晏雌了一头子灰,没颜落色的往家去了。”又八二回:“童奶奶和调羹没颜落色的坐着,寄姐在旁里也嘟着嘴奶小京哥。”

打小的印象里,陕北话只有“枯颜落色”,没这个“无颜落色”一说;不外乎一指病态,一说衰颜;万物由鲜及枯,自便料想得来,“漂色”褪淡、人老珠黄自不然“枯颜落色”。

陕北人到底以黄颜色为奉尊,老话里即便说叨乱七八糟的色情之类,意意思思只言“递递搲搲”,要么说“有一腿”,或者含含糊糊着是说“马虎”,顶严厉的当说跌下了“花案”。黄段子说“逗荤儿”、“儿话”“脏话”;下流胚和耍流氓居然辱吷为“不日酸”“脏巴兔”“老不正经”“老叫驴”等,照例也不粘黄字。无论如何在他们的嘴里绝不至于使唤“黄色”这个词作贱。

确乎讳莫如深,金舌蔽口哪。

为什么中国古代把“红黄青白黑”中的黄色奉为最正统的彩色之主?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