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海撷粹>> 文人轶事

谁知流水落花苦:李煜

2020年03月28日 11:49:43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柴门闻犬吠666 浏览数:751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南唐,建国于937年,亡于976年,历前主李、中主李、后主李煜三世,享国共39年。南唐辖土不过江淮,最盛时也仅有35州,大约地跨今江西全省及安徽、江苏、福建和湖北等省的一部分。这样一个标标准准的小国,就如历史长河中的一个浪花而已,太过平凡而普通,本来人们应该很容易就把它遗忘掉了。但因为和一个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南唐从此不朽。这个人就是李煜,一个谜一样的皇帝。

谁知流水落花苦:李煜

李煜出生于农历七月初七,这一天恰是中国传统的“七夕节”,一个颇富传奇色彩的东方式“情人节”。巧的是,李煜在人间度过42个春夏秋冬之后,又在同一天与世长辞。李煜留下了太多的奇迹,他聪颖过人,博通众艺,书法自创金错刀、摄襟书和拨镫书三体。画山水、墨竹、翎毛,皆清爽不俗,尤工墨竹,人谓“铁钩锁”。通晓音律,既自度《念家山曲破》《振金铃曲破》等曲,又曾与昭惠周后审订《霓裳羽衣曲》残谱。兼富于藏书,精于鉴赏。诗文俱佳,词则尤负盛名。凡是中国人,凡是识点字的,对李煜写的词多多少少都会知道一些:“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道多少”等。

这是一个纷乱时代的结束,是所有更替着的登场的无数英雄的一曲挽歌,也是一个新的王朝日趋成熟并坚实起来的印迹。对此,秀逸绝伦、清芷幽怨的李后主只能将自己蜷缩于翠轩之中,惘然对月长叹。

谁知流水落花苦:李煜

他与大周后的爱情至深至纯,至今传为美谈。李煜虽然在政治上萎糜,意志消沉,唯有在爱情上才能体会得到人生的甜蜜和幸福。周后擅诗书,工音律,确是李煜在精神上的知音良伴,二人曾合作重谱了唐明皇的《霓裳羽衣曲》,这首传说中尊为天籁之音的名曲,至此已成绝响。李煜对此写诗云:“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丝策吹断水云间,重按霓裳歌遍彻。”忆当时,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大周后夭亡,李煜虽有小周后为续,李煜是在逃避,把自己在政治上的无奈逃避在小会幽欢的爱情之中,然而,这种逃避依然是徒然的,该来的,还是会来,该走的,还是会走。

于是,该来的,还是来了。亡国了。

谁知流水落花苦:李煜

他已经竭力在维持着这个国家的生命,可是赵匡胤已经等待太久了,他已经不能等。樊若水,这个在南唐为求取功名而屡屡受挫的书生,终于将南唐的地形图奉献给了赵匡胤,也将自己的国家亲手送与了敌国,南唐加快了它覆灭的命运。

小周后依旧是李煜的影子,落难时,执手相望,彼此都很温暖。她陪着浅唱低吟的丈夫,一路颠簸,赶到了陌生的汴梁城。当年,她提着“金缕鞋”幽会情郎的时候,她趁一轮明月,点燃“帐里香”的时候,她怀抱琵琶,哼唱后主新词的时候……几曾想过背井离乡、阶下为囚呢?女人往往比男性更柔韧,能享千种福,也能受万般罪。 赵匡胤并未杀掉李煜,虽然封赏了一个“违命侯”的虚衔,却剥夺了他的人身自由,将其长期囚禁起来,并时时在公开场合百般折辱他的人格和尊严。太祖死后,其弟赵光义即位,垂涎于小周后的美色,常将她召入宫中为乐。对此,李煜欲哭无泪,面对小周后的悲愤填膺,泣不成声,他也只能饮泪吞声,黯然断肠。

谁知流水落花苦:李煜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对此如何不泪垂?雕栏玉砌依旧在,只是颜色不似去年时。面对国家的覆亡,他悲痛欲绝,愧对先祖,然而他却不粉饰自己的悲痛,这是他的真性情所至,可叹可哀。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不复旧日颜色的,何止是雕栏玉砌?还有人情、世故、人心、人面,万事皆流水,浮生若梦,也正是这首词迎来了那催命的断肠酒。

依旧纯真的李煜自然没有想到他这首怀思故国的小词会惹来赵光义的猜忌,冷月残星,零落的梧桐树下,李煜徘徊低吟,缅怀着故园江南,潸然泪下。待饮罢那杯琼浆之后,他的痴迷、他的沉醉、他的风雅、他的灵秀,随着那混合着血泪的液体凄然湮灭。

谁知流水落花苦:李煜

公元978年(太平兴国三年),李煜最后因写《虞美人》而被宋太宗用牵机毒杀。牵机药一说是中药马钱子,服后破坏中枢神经系统,全身抽搐,头脚缩在一起,状极痛苦。李煜眼泪汪汪,死在了惊恐万状的小周后怀里,离开了这个爱恨情仇的世界。

李煜死后,江南人闻之,“皆巷哭为斋”。在送葬队伍里,小周后披麻戴孝,泪流满面。那个最爱她的人,已经走了。对李煜来说,死,是一种解脱,从此逃离苦海,结束屈辱。只是未亡人还得延续尘世间的种种孽缘。小周后,像一缕憔悴、美丽的孤魂,漫无目的地游荡在汴梁街头。灯红酒绿,轻歌曼舞,一切快活都是别人的,她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烟雨江南,意中情人,都曾给过她短暂的幸福,然而大梦一醒,她竟是悲凉的看客、屈辱的过客。

李煜诗词九首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浪淘沙令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相见欢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长相思

一重山,两重山。

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菊花开,菊花残。

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

虞美人

风回小院庭芜绿,柳眼春相续。

凭阑半日独无言,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

笙歌未散尊罍在,池面冰初解。

烛明香暗画堂深,满鬓青霜残雪思难任。

临江仙

樱桃落尽春归去,蝶翻金粉双飞。

子规啼月小楼西,玉钩罗幕,惆怅暮烟垂。

别巷寂寥人散后,望残烟草低迷。

炉香闲袅凤凰儿,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

清平乐

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

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

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破阵子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

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

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乌夜啼

昨夜风兼雨,帘帏飒飒秋声。

烛残漏断频欹枕,起坐不能平。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

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