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建筑家居

中国古代社会如何防火?

2020年04月12日 10:17:30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后宫地图三千 浏览数:404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一、中看不中用的护身符

木,生火;水,克火。要防火灭火,水自然是第一位的。不过在漫长的“前科学时代”,国人首先想到的是祈求神灵庇佑。

中国古代民间建筑中常用“悬鱼”、“惹草”、“鱼鼓”等属水的纹饰来表达防火思想。有时也取“金生水”之意,在一些建筑构件上采用金属制品,比如铜质的门楣和斗拱。

在天安门城楼顶的正脊两端,有一对高3米余、宽2米余的龙形饰物,它由13块琉璃构件组成,重达4吨,又称“龙吻”或“正吻”。如用望远镜仔细观看,可以发现在龙的七颈背上还插有一把宝剑,剑身没入龙体,剑把出露在外。据说,这是怕龙吻擅离职守逃回大海,因而把它死死地锁在屋脊上。

在中国图腾体系中,龙不仅象征最高权力,还是水世界的主宰。“龙吻”的作用正是避火。安装龙吻是件大事,要举行隆重的“迎吻”仪式。清代,龙吻从琉璃厂窑里搬运进宫时,需遣官员四名,分别于正阳门、大清门、午门和太和门先行祭告还需安排一干官员排班迎吻,四品以上文官、三品以上武官悉数出席。

木与火的角力:中国古代社会如何防火?

除纹饰外,起名也很重要。例如著名藏书楼“天一阁”,便是取“天一生水”之意。清代修四库全书时,乾隆皇帝专门要求向天一阁学习防火之法,后来全国共建了7座藏书阁,分别取名文渊、文源、文津、文溯、文澜、文汇、文宗,其中6座的名字里都带“水”。建于镇江金山上的文宗阁之所以不带“水”,是因金山面临大江,并不缺水,何况还要避“水漫金山”的讳。

明人马愈在《马氏日志》中记载了南宋临安的一次火灾,“宰臣以门字有脚钩,带火笔,故招火灾。遂撤额投火中乃熄。后书门额者,皆不带钩。”按其说法,是因为“门”字最后的那一钩,把火“钩”了出来,从此门匾上的繁体门字都不带钩。李采芹等将其总结为:“门不带钩而阁必有水”。

有趣的是,与在建筑上添加“水”的属性不同,在各地专司敬拜的庙宇里,供奉的却是“火神”,目的是防火。意思是:信众供奉越勤,我就越不会来找你麻烦。这大概是民间信仰里最奇怪的一种了。

北京什刹海有一座可能是全国最早的火神庙。据说有一年故宫失火,惊慌失措的慈禧还专程前去祭拜。而在湖南长沙,著名的“火宫殿”即是过去的“火神庙”。

每到火神生日,这里便人头攒动,商贾百姓争相前来敬拜,祈求不要招致火灾。不过,神”讲话并不靠谱,很多时候往往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木与火的角力:中国古代社会如何防火?

二、“龙吻”避雷与“藻井”引火

安装了龙吻、鱼尾等的宫殿并不能因而免于火烧的命运。明清时的紫禁城,几乎所有宫殿上都安装了龙吻,却仍难逃火劫。康熙八年,故宫太和殿火后重修,安装龙吻10年后,就再次被大火烧光。

不过,也许是歪打正着,由于通常位于古建筑最高处,有个别造型奇特的龙吻事实上起到了一定的避雷作用。

康熙年间来中国的法国旅行家戴马甘兰在《中国新事》中记录了一种“龙头吐出曲折的金属舌头”的“奇妙装置”,被认为是后来避雷针的原型。他在书中写道,“中国屋脊两头,都有一个仰起的龙头,龙头吐出曲折的金属舌头,伸向天空,舌根连接一根细的铁丝,直通地下。这样奇妙的装置,若遇雷电的电流,就从龙舌头沿线下引地底,房屋不会遭到破坏。”这种装饰至今在一些建筑上仍可见到。

除屋脊外侧两端的“龙吻”外,在一些重要建筑物的屋顶内部正中,还可见到“藻井”,相当于一种高级的天花板“吊顶”,呈多边形或圆形,绘有菱、藕等图案,如倒扣的斗,固定在顶棚之上。

东汉《风俗通义》记载:“井者,东井之象也;藻,水中之物。皆取以厌火灾也。”用藻井防火的愿望,无疑只是一种幻想。直到今天,这种愿望才真正成为现实。

这正是如今已在建筑物顶普遍安装的自动洒水设备,一旦探测火警,它就自动喷洒出源源不断的水流将火扑灭。“这才是真正的悬‘井’之水,悬‘海’之水。”李采芹说水灭火:力不从心的进步在木与火的博弈中,木往往只有招架之功,主要靠水。古代如是,现代亦然据李采芹介绍,在没有自来水的古代,消防用水主要靠开凿河渠、打井修池和广备水缸。

木与火的角力:中国古代社会如何防火?

《杭州府志》记载:“杭城向设官水桶贮水,以备不虞。”但在缺水的北京城,不挖渠打井显然不够用。在明清故宫,紫禁城外有护城河,城内又有金水河,二者成了皇宫灭火的主要水源。此外,故宫内还打有约80口水井,设有308口消防水缸紫禁城内的消防水缸又称“太平缸”。《大清会典》载,这些缸或铁铸、或铜铸,往往置于殿门口,体积硕大,又称“门海”。每口直径约1米6,高1米2,能装2吨水,比一辆普通解放牌卡车改装的水罐消防车的储水量还多。但成本不菲,光铸造一口铜缸就需耗银500两。冬天为了防冻,还需安排专人定时定量加炭。如果哪天某个缸里的水不小心结冰,相关责任人便要被杀头。

故宫太和殿是世界上建筑面积最大的古代木构建筑,4口镶金大铜缸,至今仍矗立在殿门外,成了游人拍照留念的道具。由于现代消防设施的采用,太平缸的防火功能已失去意义。但在现代消防车难以到达、自来水供水能力不足的偏僻山村,储水设施依然不可或缺。

光有储水器具,没有浇水的工具还不行。在故宫太和殿,与太平缸配套的,是数十台消防唧筒,放置在太平缸附近,由数十乃至上百名太监值班看守。这种唧筒在宋代已广泛使用,最初为竹制,后改用铜制,之后经不断改进,成为一种可以伸缩的套筒。

这种可伸缩唧筒的发明堪称消防发展史上一大创举。据考证,这种唧筒下端有长柄,顶端开孔,筒内裹在水杆上的棉絮起着活塞的作用,人以手来回拉动,便可压缩出水,可说是一种较初级的半自动“水泵”。尽管其射程和流量都有限但相比用木桶、水袋、水囊等泼水,已是极其重要的进步。

木与火的角力:中国古代社会如何防火?

三、专业化城市消防队

危害甚巨的火灾,使城市管理者意识到光有防、灭火设施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建立专门化的防火、灭火机构和组织。

北宋初年,灭火仍由军队负责,到后期,专职的“消防队”才逐渐从军营独立出来。

《东京梦华录》中记录了北宋都城东京的消防队伍规模,大约为300余步设一“军巡铺”,每铺5人,夜间执行巡警任务。至南宋临安时,这一间距被缩减到了200步,投入的消防人数亦大幅增加。

据《淳佑临安志》记载,南宋临安的固定消防队员按12个方位布置,每个方位102人,总数逾千。全城机动灭火队有7个,分别是:206人的水军队,118人的搭材队,202人的亲兵队,350人的帐前四队,共计876人。绍兴三年,宋高宗赵构又诏令禁军精锐,选调300精兵划归临安府,专门担任救火任务。加上城外配备的兼职救火队伍人员总配备约达5000人之多。

古人没有电话报警,只好仰仗肉眼观测和迅速的情报传送体系。类似古时的烽火台和现代交警岗亭,“消防队员”平日里就在一种单体建筑里值班,名“望火楼”。一旦发现火情,白天可击鼓并挥舞旗帜发出信号,夜间便举灯为号。据统计这种望火楼,临安共有23处,堪称我国首创,直延续到民国。

有趣的是,宋时东京本来不能随便骑马奔驰,但一遇火警,便可骑“望火马”在街道中奔驰官民不得阻挡,这与现代消防车享受的优先权类似。首先报告的是都巡检,并且当地的官吏厢巡检也要立刻出动,带领地段上的官员和士兵——而且,还有专门的救火衣。

木与火的角力:中国古代社会如何防火?

此外,政府还制定了严厉的奖惩措施。凡是救火负伤的,官府出钱治疗,并派官员探望,朝廷还会赏赐钱,起码是10贯一人,对将领和负伤的人,有的甚至高达300贯,可谓赏赐丰厚。但是对于失火责任人,则多半是死罪,即使在救火现场不出力者,也以“军法”治罪。

宋太祖赵匡胤制定的罚令大概是史上最严酷的:失火者烧死,失责者斩首。

四、逼出来的主动防火术

为避免“火烧连营”的慘剧,在战事纷飞的年代,古人早就认识到了预留消防通道的重要性。而从城市治理的角度来规划,则以宋代最为紧迫。南宋绍兴年间,高宗赵构便在诏书中明确规定,要开“火巷”,宽需三丈。

然而,随着人口激增,这一政策似乎难以得到执行。宽阔的屋檐本就拉近了木建筑之间的距离,加上土地又有限,城市建筑日益比肩接踵,开辟“火巷”的空间无疑大受挤压。

防火墙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挤占空间的问题,其中南方的马头墙防火效果最为显著。这种墙为砖石所砌,且高于屋脊和屋檐,可有效避免火势蔓延、夺窜。

清朝雍正年间,曾在皇宫里开展了一次大规模的房屋整改运动。雍正颁上谕,要求东、西六宫的山墙不开门窗,凡屋檐是木材的,一律改用琉璃瓦。雍正在位13年,宫中没有发生过火灾,与此有关。

木与火的角力:中国古代社会如何防火?

与墙相比,更富创造性的主动防火技术当属防火涂料的应用。据李采芹考证,用涂泥抹灰的办法来提高耐火性能,实际上是我国历史最久的一项建筑防火措施。早在春秋时《墨子》一书中就有多处记载,上世纪70年代的一处考古发掘更是将此时间推至更早这是一处位于甘肃秦安大地湾的新石器时代大型宫殿遗址,据专家考证很可能是原始氏族部落首领聚会、议事和祭祀的场所。

其中有趣的发现来自一间长方形主室的地坪表面,考古人员发现了一种坚硬、平整、色泽光亮的“胶结材料”,很像今天的“水泥”。

在这间大厅中间和四周还曾立有10多根木柱子。现在柱子虽已毁,但在留下的残柱外侧,也发现了一层与地面类似的涂抹层。

研究显示,地面和柱外侧涂抹的材料应是一种防火保护层,这一发现令李采芹和王铭珍兴奋不已。他们认为,这应是人类在可燃建筑构件上最早采用的防火涂料。

在元代著名的《农书》里,农学家王祯对建筑防火材料进行了更为详尽的记载。

他曾前往山东、河北、安徽、江西等地调查,受当地民居启发,产生了“法制长生屋”的构想,即:木材外钉板,板上敷泥泥上再用一种规范制作的“油灰泥”涂饰,晒干晒硬后,“可以代瓦”。用这种涂层建造的木屋,可起到“间隔火道,不至延烧”的效果。

随着砖石烧制建造工艺的进步,至明清时,以砖代木已渐成潮流。清初学者毛奇龄堪称最激进的推动者之一。在其著作《杭州治火议》中,他主张,“北土南砖,俱作御火”,并建议地方官采取严厉措施,逐步以砖代木,“使满城皆砖而后已”。

木与火的角力:中国古代社会如何防火?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唐朝长安城什么样? 下一篇:浅谈明清寺与塔,往往隐义大于彰显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