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贺昕:陕北镇川印象

2020年03月02日 14:48:53来源:火野金金 作者:贺昕 浏览数:582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初冬时节,干硬的风掀去黄土高原五彩斑斓的外衣,莽原裸露出健壮的肌肤,而群山的雄浑与苍茫,村落的古朴与宁静,蓝天的空灵与高远,却一览无余地横亘在天地之间。寒风就像贪婪的守财奴,肆意地搜刮着人们身体里宝贵的温度。然而,我们这一群执着的文人却像一群快活的山雀,早就整装待发了,冻僵的脸上洋溢着暖阳般的笑容,瑟缩的身体里包裹着一颗滚烫的心,大家互相招呼着坐上大巴,直奔那个叫镇川的地方而去。车子驶入镇川街道,我透过车窗看着两旁鳞次栉比的店铺,不禁啧啧称奇,这个距离榆林市区60公里的小镇,竟然是一派繁华富足的景象,文友告诉我,镇川是全国有名的商贸重镇,素有“塞上香港”、“旱码头”的美誉。虽然车子没有在镇川的街道上停留,我们只能跑车观花,但是,浮光掠影般匆匆的一瞥,也让我记住了镇川的面孔:繁华,富足。

陕北镇川印象

朱家寨的朱家大院是镇川人的一张响亮的名片,在依山而建的窑洞群中,朱家大院俨然鹤立鸡群。推开虚掩的木门,绕过影壁,整个院落赫然呈现在眼前,十三孔高大气派的石窑分布于东、南、北三个方位,上院一色青砖铺地,下院用黄土堆垫而成。始建于1924年的朱家大院,历经风雨的剥蚀,已经失掉了华美的容颜,磨坊、牲口棚圈、院墙,已经颓圮不堪,但是,穿越时光的隧道,我们依然能窥见朱家在民国时代作为豪门富户的荣耀与辉煌。曾经,粉红的牵牛花越墙而开,瓜果蔬菜在菜圃里生机勃勃地生长,墙边的槐树开满了花朵,整个院落都被熏染得醉意朦胧;曾经,大门里外脚步杂沓,棚圈里牛马嘶鸣;曾经,屋檐下乳燕双飞,窑洞里灯火通明。如今,推开门,只有一位古稀老人迎接我们的造访。没有暖气,却因了窑洞冬暖夏凉的特点和满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使得窑洞里温暖如春。土炕、锅台、躺柜、红色的对联、墙壁上几张泛黄的全家福……都是陕北寻常人家的光景,恍若迈入自家的门槛,每一种物件,仿佛都张开温暖的双臂,等待着拥我入怀。

陕北镇川印象

在村史馆,我的一颗心被笑脸墙完全融化了,缺了两颗门牙的孩童,满脸皱纹的老人,健壮的青年,朴实的农妇……一律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我的眼前仿佛涌现出一片无边无际的向日葵,它们齐刷刷地朝着太阳的方向哈哈大笑,笑得前仰后合……我站在半山腰,和窑洞们一起静静地凝望着无定河,它们就这样深情地守望,已经守望了千年。曾经的无定河边,战鼓声声,烽烟四起,兵戈相接,战马嘶鸣。来到无定河边,每一个敏感的文人都会脱口吟诵晚唐诗人陈陶的《陇西行》其二:“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奔流不息的无定河啊,曾使多少有情人眼成穿而骨化石!如今的无定河,早已“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如今的无定河,已经飘逸成一匹绸缎,唱响成几个音符,婉转成几段旋舞,迷离成一个梦境。我羡慕这些临水而居的人家,晨起时,推开窗,山峦、河流、田野、牛羊……纷纷扑入画中;月明星稀时,枕着涛声入梦,倾听细碎的浪花讲述河边久远的故事……

陕北镇川印象

启程返回时,再次将目光投向车窗外,我被眼前的画面深深地震撼了:硕大的落日悬在山峦的缝隙之间,晚霞的余晖将河水涂抹得金光闪烁,河边的芦苇在霞光中投射出美丽的剪影,晚归的牛羊还在安祥地啃食荒草,树木们利剑般的枝干直插高远的蓝天……啊,镇川,你独特的魅力依然深深地吸引着我,黑龙潭的神秘,碗托、油干炉的美味……都在向我频频招手,召唤我再次走入你温暖的胸怀。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陕北一排排的窑洞 下一篇:南洁:延安白坪山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