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驿站>> 书画课堂

中国画之女性人物画的文化艺术史

2020年04月16日 18:31:28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南山书话 浏览数:299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先请你看一看,下面这两幅画,时间上跨越了近两千年,它们有什么共同点呢?

见证上下两千年 —— 中国画之女性人物画的文化艺术史

《龙凤人物图》公元前3世纪 湖南省博物馆藏

见证上下两千年 —— 中国画之女性人物画的文化艺术史

佚名 《千秋绝艳图》局部 明末清初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它们的共同点就是,两幅画都是以女性为绘画题材。我们中国画的种类很多,有山水、花鸟、人物等等大类,在人物画中,以女性人物为主题的作品在中国绘画中占有相当显赫的位置。

我国目前存世的三幅最古老的独幅绘画 ——《女史箴图》《洛神赋图》和《列女仁智图》均以女性作为中心人物。

我们上面看到的第一幅画《龙凤人物图》是公元前3世纪的作品,从这幅充满神秘感的上古画作,到第二幅近两千后明末清初的《千秋绝艳图》,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以女性为主题的绘画是如何演变的?中间又与当时的社会文化有着什么样的密切联系呢?让我们一一看来。

一、秦汉时朝: “死后升仙”的幻想与大女主“西王母”

中国美术史上首件以女性为中心的人物画,就是我们刚才看到的《龙凤人物图》,这是一件出土文物,实际上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汉及汉以前的画,都是考古出土的文物,基本以画像石和壁画为主。

这幅《龙凤人物图》画在长方形的丝帛上,画中的女性站在一弯新月上,头顶是龙和凤,这幅画到底表达了什么呢?

考古学家认为,这是表达墓葬的女主人死后在龙凤的引领之下,乘着新月上升到天界的美好期望。哎?这是怎么回事?

这其实跟秦汉时期人们对死后升仙的追求有关,无论是秦始皇还是汉武帝,他们都曾费力地寻求过长生不老的可能性,虽然最后都是一场空,然而这种美好的向往依然根植于当时的人们心里,渐渐地人们从追求“长生不老”变成了追求“死后升仙”。

见证上下两千年 —— 中国画之女性人物画的文化艺术史

“西王母与玉兔”壁画 河南洛阳偃师高龙乡辛村新莽墓出土 公元1世纪

而汉画中出现次数最多的女主角,汉代的全民偶像,是一位我们耳熟能详的人物——西王母。

秦汉人向往两大仙境,东有东海蓬莱仙山,西有昆仑西王母,从《山海经》到《庄子》到《穆天子传》,都有西王母的身影,人们认为她超越生死、与天地共寿,自然也能赐予自己长生之道。

但这显然是幻想,现实无情地打击了人们的这个美梦,所以人们就寄希望于缥缈的死后世界,希望死后能被西王母接引到仙境,毕竟这个美梦无法被打破。

西王母的形象不仅出现在生者使用的铜镜、屏风、漆器上,从汉初开始也大量出现在为死者建造的大小墓葬中他们把墓葬想象成为灵魂进入仙界的入口,并通过绘画来实现这个转化。

女神西王母在汉画中的出现频率远高于任何男神,从现代考古的发现来说,西王母是汉代女性题材人物画的大女主无疑。

所以秦汉时期留存的女性题材绘画,无论是《龙凤人物图》,还是数量众多的各种西王母绘画,都与那个时候人们对“长生不老”和“死后升仙”的虚妄追求有着密切联系。

见证上下两千年 —— 中国画之女性人物画的文化艺术史

“西王母”画像砖 四川成都新都县青白江1号墓出土 公元2世纪

二、魏晋南北朝 : 儒家思想教育女性的“工具”

看了秦汉时期的画,你可能会觉得跟印象中唯美的国画也差太多了吧!别失望,接下来开始,传统意义上的中国人物画开始慢慢发展了。

这个时期的女性题材绘画中,最有名的当属东晋画家顾恺之的《女史箴图》,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画卷。这幅画是根据西晋名臣张华的文章《女史箴》为题材所作。

所谓“女史”,是宫廷中负责制定和约束嫔妃言行标准的女官,“箴”是规劝、告诫的意思,女史箴这个题目顾名思义就是说:“让女官我来告诉你,你该做什么。” 该做什么呢?

汉成帝时期的光禄大夫刘向写过一本《列女传》,记载了历史上有名有姓的105位女性,对于符合儒家思想的守贞、孝义等行为予以赞美,不符合的予以批判,《女史箴》的内容跟《列女传》基本类似。

顾恺之的《女史箴图》就画了里面的12个独立故事,比如画了汉元帝被熊袭击,他的妃子冯昭仪以身挡熊,牺牲自我保全丈夫;画了是一夫多妻制,教诫女子不可以专宠;还有画了女子必须服从丈夫的支配安排、应该对丈夫好言相待等等。

见证上下两千年 —— 中国画之女性人物画的文化艺术史

(传)晋 顾恺之《女史箴图》 绢本彩墨 大英博物馆藏

整幅画就是教育女子应该遵守哪些封建道德,这一类型的画在当时是女性题材绘画的主流,就像教科书一样,很多贵族女子在没成婚前就将描绘列女的画卷随身携带,以此规范自我。

所以你也看出来了吧,这个时候的女性题材绘画,更多地承担着教育功能,是作为教化的工具,而不是后来的美术审美的存在

造成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是,汉代起儒家思想成为传统文化的主流思想,更是封建王朝的治国之本,而夫妇之间的道德标准正是儒家的核心思想之一,儒家经典《中庸》说:

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

意思是说夫妇关系是社会关系中的最基本关系,但儒家的这个标准却更多地强调女性的无条件牺牲和奉献自我。

这种思想直接影响到了那一时期女性题材绘画,产生了很多以此为题材的壁画、漆屏、手卷等等。

见证上下两千年 —— 中国画之女性人物画的文化艺术史

列女传漆画屏风 山西太原北魏司马金龙墓出土 公元484年

三、东周至唐朝:从“工具” 到“艺术”

唐朝是国画人物画的鼎盛时代,从东周开始到唐朝,女性题材人物画出现了巨大的改变,这一时期的女性人物画经历了两个发展阶段,首先是延续了之前的屏风、墓葬壁画,再就是出现了卷轴人物画的顶峰,产生了大量优美的仕女画。

但无论是壁画还是卷轴画,这个时期的女性人物画都有一个重要特征:这些画几乎都不再演绎列女事迹,它们排斥作为政治和儒家教育的工具,而以满足视觉艺术审美作为主要目的,说白点儿就是:让那些僵硬的礼教离绘画远一点吧,我只要美术上的赏心悦目!

这些画,无论是壁画还是卷轴画,绘画目的都专注于女性形象本身的容貌、体态、服饰等等,绘画题材则主要以贵族女性宫廷或家庭内部的世俗活动如梳妆、宴饮、乐舞、出游、烹茶、围棋、写字、观花、熨帛、戏婴、戏犬等,这些描绘宫苑贵族女子的画就被称为“仕女画”。

提到这个时期的仕女画家,不能不说一下周昉和张萱,《唐朝名画录》将他们的仕女画列为“神品”和“妙品”,他们二人是唐代仕女画当之无愧的顶级画家。

见证上下两千年 —— 中国画之女性人物画的文化艺术史

唐 周昉 《调琴啜茗图》美国纳尔逊·艾金斯艺术博物馆藏

上面这幅周昉的《调琴啜茗图》就描写了宫闱丽人弹琴、品茶的生活场景,这些仕女画多截取生活片段,是我们了解唐代贵族女子真实生活的很好途径。

《宣和画谱》收录的二人的绘画题材中,张萱留下了四十七张画,有三十几张是仕女画,而周昉的七十二件作品中,也有近一半是仕女画,也就是说,仕女画占据了这两位唐代一流画家生涯里的大部分精力,可见仕女画在唐代画坛的份量之重。

除此之外,唐代的墓葬壁画也多以仕女及其生活场景为描绘对象。

武则天在位期间被处死的懿德太子李重润、章怀太子李贤、永泰公主李仙蕙三人的墓葬内都有大量的宫女生活场景壁画,这些壁画也和画卷一样,只是单纯地表现女性本身,不再讲述列女故事、不再有说教。

总的来说,唐代的仕女画彻底抛弃了过去的礼教束缚 ,使女性人物画从统治者的宣传工具转变为纯粹的高雅艺术。

见证上下两千年 —— 中国画之女性人物画的文化艺术史

武则天时期 仕女明器屏风 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张礼臣墓出土

四、两宋:从“高雅”走向“现实”

时间来到宋朝,文人山水画的崛起,使得山水成为国画的顶流题材,人物画从此失去了国画界老大的位置,仕女画也跟着跌落神坛。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也使得它更多地走向民间,覆盖了更多的社会阶层,这一时期的女性题材绘画出现了两种分化,一种是仕女画的继续发展,成为独立画科;第二种是出现了很多描绘平民女性劳作、生活、风俗的题材。

首先来看看第一种,唐朝仕女画的延续,虽然唐朝的宫闱丽人图我们也把它们叫做仕女画,但是仕女画成为一个单独的画科,从各种女性题材绘画中单独分出来,却是宋朝才有的,宋元年间的画家汤垕《古今画鉴》把仕女画归纳:“仕女之工,在于得其闺阁之态。

也就是说只有描写贵族女子闺阁之态的画才叫仕女画,下面这幅 《妆靓仕女图》就是典型的宋朝风格,它的作者苏汉臣先后任北宋、南宋的宫廷画师,很擅长仕女画,这幅画和我们上面看到的唐朝仕女画意境完全不一样,画中的宫装女子坐在露台上的梳妆台前引镜自照、顾影自怜。

这种画风的产生其实是受了宋词的影响,宋朝文人们写出了大量吟咏闺怨的宋词,影响了宋朝仕女画的画风,从唐朝的明媚风走向了闺怨风。

见证上下两千年 —— 中国画之女性人物画的文化艺术史

宋 苏汉臣 《妆靓仕女图》 绢本彩墨 波士顿美术馆藏

宋朝女性题材画的第二种,是出现了很多描绘平民女性劳作、生活、风俗的题材。说到平民女性,有人可能会觉得那应该是民间画师才会画的,其实不完全是,宫廷画家和文人画家都有画过。

首先看看宫廷画家的“岁月静好模式”画,北宋时期,宋仁宗在位期间曾首次下令在宫中绘制以“女织”为主题的壁画,南宋的宋高宗也曾命令宫廷画家作过蚕织图,不过皇帝下旨让宫廷画师作这些与养蚕、纺织和处理绢帛等“女工”有关的画,可不是为了好看。

一方面两宋政府对纺织业大加鼓励,以期望获得更多的税收,这类画可以为民间提供详尽的养蚕、纺织技术图示;二来通过显示劳作者的满足和欣喜,将当下社会比拟为古圣王治下的大同盛世。

见证上下两千年 —— 中国画之女性人物画的文化艺术史

南宋 佚名 《蚕织图》局部 黑龙江省博物馆藏

再来看看文人画家的“揭露反讽现实”画,这些画作常常以村妇或其他类型的平民女性为主角,用写实的手法画出她们“粗衣粝食”的形象,与仕女画中的宫闱丽人构成强烈反比,描绘出底层女性的劳苦不堪。

比如下面这幅南宋画家王居正的《纺车图》,就描绘了乡村女性纺织的画面,画中的两位女性,衣着寒酸,打着破补丁,头发散乱,彼此对望的眼神里都透露着生活的艰难。

北宋王安石变法,给社会带来了巨大震动,引起许多不良的连锁反应,许多文人通过绘画或诗词来表达对现实的关注,诗人文同的《织妇怨》描写了一位织女辛苦纺织出交税的丝绢,却被认为不合格,一家人相对哭泣的悲惨遭遇,和王居正的《纺车图》有异曲同工的效果。

这种对宋朝底层女性艰难生活的揭露和反讽,说明当时的女性题材画已经被文人用作针砭时政、揭露社会丑陋现实的工具了。

见证上下两千年 —— 中国画之女性人物画的文化艺术史

南宋 王居正 《纺车图》 绢本彩墨 故宫博物院藏

五、明清: “流行文化” 与 “美人画”

到了明清时期,女性题材绘画的主流从唐宋时期的仕女画渐渐转为美人画,你可能会奇怪,“仕女画”和“美人画”都是以女性人物作为题材,有什么区别呢?

区别就是,“仕女”这个词强调了画中女性的高雅身份等级,而“美人”则更强调人物本身的视觉吸引力,只与好看不好看有关,二者之间就好像古典音乐与流行音乐的区别。

明清时期的人们爱在卧室内悬挂美人画,《红楼梦》里秦可卿卧室里挂着唐寅的《海棠春睡图》,贾母的屋里挂了仇英画的《艳雪图》,而宝玉自己居住的怡红院、贾珍的小书房中也都陈设着美人图。

像贾府这样的大户人家的美人画自然是要出自名家,但更多的美人画都出自商业画坊和画匠,他们不在乎画中人物的姓名和来历,不在意是否有深厚的文化内涵,更在意普通大众的趣味审美,画的好看最重要。

见证上下两千年 —— 中国画之女性人物画的文化艺术史

佚名 《千秋绝艳图》局部 明末清初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商业化流行带来的一个后果是美人画艺术级别的下降,以致这个画种在明末清初已被视为“习者之流”的末业,美人画在国画的题材里的地位一落千丈,“美人画家”的地位也日渐低落,因为太泛滥了。

但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才不管艺术级别呢!商业化流行的美人画,使得美人画走入更多的普通家庭,明朝人文震亨的《长物志》就有《悬画月令》一节,告诉人们不同的月份该挂什么样的画,其中就有好几个月份是要挂不同的美人画。美人画的商业流行化,使得普通老百姓也可以做挂画这样很有仪式感的事情。

除了以画卷的形式流传,随着明清话本小说的发展,美人画也成为小说和戏曲话本插图的重要内容,以及在各类瓷器、漆器、木器等等生活用品中都有身影,从而在明清视觉文化的整体发展中发挥了相当可观的作用。

见证上下两千年 —— 中国画之女性人物画的文化艺术史

明清话本《西厢记》中的美人画插图

结语

两千多年的女性人物画的发展历程,见证了国画从无到有的兴盛繁荣,也见证了不同朝代的社会气象,是我国古代文化艺术史不可缺失的部分,值得我们好好认识和珍惜。

参考资料:

巫鸿 《中国绘画中的“女性空间”》

于安澜 《画史丛书》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