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文化杂说

中国红与古代中国文化

2020年05月07日 08:54:00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地下文物看历史 浏览数:345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中国红与古代中国文化

色彩与人类生活息息相关。色彩是人类认识世界的一种重要方式。不同的历史文化背景,不同的审美心理和不同的风俗和语言表达习惯,创造出了不同的颜色词语。而红色,无疑是中华民族最喜爱的颜色,中国红甚至一度成为中国人的文化图腾和精神皈依,代表着喜庆,热闹和祥和。中国古代文化中以“赤”为代表的中国红文化对人民生产生活的影响深远。“赤”背后的语义,是民族文化的历史积淀,也是一种约定俗成的文化现象。本文将从古文字“赤”的起源、演变,谈谈其对古代中国的影响。

中国红与古代中国文化

说到红色,我们会想到很多成语,比如面红耳赤,一寸赤心,近朱者赤等等,这些跟赤有关的词或句,告诉我们从古至今,赤这个字就未曾离开过人们的视野,它在人类的生产生活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一、“赤”字的起源及字形演变

中国红与古代中国文化

甲骨文“赤”

赤,会意字。从大,从火。其在甲骨文为上“大”下“火”。“大”所代表的人形置于“火”之上。这可能是商代或之前更早的原始社会时期的某种相关仪式。火焰在人们的印象中一般就是红色的,而古代因为其较为原始的烹饪条件,生火所见之火焰颜色便可如此被记录。如若真如此,那么“赤”这个字的原型,也离不开夏时期甚至更早的原始社会中,人类从生食到熟食的饮食结构改变。

中国红与古代中国文化

金文中的“赤”

金文“赤”字火苗的形象成了“火”字的点画,小篆时“赤”字仍作上“大”下“火”。但到了隶书时,曾出现上土下四点的字形;到楷书时,则对是隶书的字形加以改进,“大”变成“土”,“火”中间拆成了两竖笔。如果说隶书之前的其他字体都是在模拟"火"的基础上作“赤”字,在隶书之后,“赤”作为文字的抽象性大大增加。近人李孝定说:“大”字上下各增两点火花,就成了“炎”。这一字形结构的改变,使得“赤”更加具象,如同土堆上燃起的火焰,让人不禁联想到比如制陶或者生火做饭这样生活化的场景。这也是中国古代文字发展由具象到抽象趋势的一个缩影。

中国红与古代中国文化

二、“赤”字的含义及变化

《尚书·范洪·五行传》中曾提到,“赤者,火色也。”可见,“赤”的本义,即为火红色。《素问·风论》中也有“其色赤”等类似语句描述。“赤”是一种对颜色的称呼。比如《礼记月令》中有言:“(季夏之月)天子居明堂左个,承朱辂,驾赤骝,载赤旗,衣赤衣,服赤玉,食菽与鸡,其器高以觕”,赤骝、赤旗、赤衣、赤玉,皆为红色。准确来说,“赤”一开始指代浅朱色,《孔颖达疏》中有“色浅曰赤,色深曰朱”用以说明。另有《释名·释采帛》对“赤”的解释:“赤,赫也,太阳之色也。”更是详细阐述了赤是一种接近于太阳一样的红色。而随着时间推移,赤逐渐由某种具体的红色开始指代红色这一大的色彩类别。唐杜甫《岳麓山道林二寺行》中也有“寺门高开洞庭野,殿脚插入赤沙湖。”用以客观描述景物;南宋陆游《幽居》中“迎霜南阜枫林赤,饱雨西村菜甲青”的赤作为意象,表达出诗人幽居怡然自得心情。而近代毛泽东《菩萨蛮·大柏地》词中"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就以成为红色的泛指,并没有强调其本身是哪种红。

中国红与古代中国文化

由红本义,联系生活,初生的婴儿全身呈红色,故叫做赤子。赤子是光着身子来到人世的,因此赤可以引申为光着、空着、裸露、一无所有等义。且《道德经》中有言:“含德之厚,比于赤子”,体现出老子认为有道之人如初生的婴儿那样,头脑之中并没有因为无以好恶内伤其身。故而赤子之德,得天独厚。所以“赤”后来也成为“纯真,忠诚”的代名词。

赤的另一个引申义,即指南方。这与中国古代五行说及色彩理论有一定关联。中国先民在长期的生活中逐步积累了一些关于颜色的知识,他们学会区分不同颜色并利用天然矿植物制作一些原始的颜料之后,便开始尝试着初步归纳与分类各种颜色,五色由此诞生。

据五色五行五方之说,南方属火,古以赤为南方之色。该释义曾出现于《周礼·考工记·.画缋》“杂五色,东方谓之青,南方谓之赤,西方谓之白,北方谓之黑”的描述中。《礼记·檀弓上》中有此记载:“周人尚赤”;《说文解字》中也提到:“赤,南方色也。”

到了近代,“赤”的含义在原有的基础上更加广泛,由于从“赤”所代表的红色可以联想到战火和鲜血的颜色,而革命斗争往往是流血斗争,所以近代常用红色来象征革命斗争。人们对色彩的认知从仅仅是视觉的、感性的认知形式逐渐上升为一种观念性的阐释和象征性的比附。

中国红与古代中国文化

三、“赤”字给中国古代观念及制度的影响

中国人民是尚红的民族,对于红色的喜爱经历朝朝代代,源远流长。在我国,红色不论是在表现人的身份、地位、喜庆盛典的场合,还是在装饰、纳福、迎祥等生活方面,均为宫廷、民间、汉族,以及很多少数民族喜好的色彩之一。

中国红与古代中国文化

首先从“赤”字背后的理论支持“五色说”说起。《尚书·禹贡》中首次出现“五色”一词。殷周有尚五意识,凡事物多以五指称全体;而五行概念一经产生,便成为尚五意识的主体,周人开始把五色与五行、五方相结合,认为五色是五行之物的本色,从而把五色理论纳入了五行体系。《周礼·春宫·大宗伯》里“以玉作六器”随着五行说的地位不断巩固和提高,五色说也以逻辑的格的形式固定在古人的观念中。基于这种思想,出现了“色不过五,五色之变不可胜观也”的说法。而赤作为五色之一,是当之无愧的红色正色。这种正统思想在秦汉时期的颜色词语中也有所体现。赤、朱、红、赫、赭、赧等词语表示了不同的红色,但只有赤为正色,其余红色都要借“赤”字加以描述。一个“赤”字便可概括所有颜色,这说明了当时颜色种类丰富这一现状的同时,也说明此时古人对颜色已有了较高的思维和语言概括能力。由此观之,“赤”背后代表的五正色说无疑是古代颜色理论进步的标志。

其次便是“赤”所代表的正色观念对封建等级制度的影响。西周时期五色观已有“正色”和“间色”的色彩概念。古代为了维护封建等级制度,把色彩人为分为正色和间色,作为名贵贱、辨等级的尺度,从而使赤色逐步具有尊卑高下的文化特征。南朝梁皇帝曾调侃:正谓青、赤、黄、白、黑,五方正色也;不正谓五方间色也,绿、红、碧、紫、骝黄是也。孔子《论语》中曾有这么一段话斥责杂色,说紫色夺正不仁“恶紫之夺朱”,甚至提出“君子不以绀,緅饰,红紫不以为亵服”,从中可见“赤”作为中国红的正色,其地位无比尊贵。正因为色彩制度间接体现了一个封建王朝的特殊性与不可替代性,所以后来出现了“改正朔,易服色”的色彩制度。重新制定和颁行新王朝的立法,或者废弃前朝崇尚的颜色,确立并公布本朝崇尚的颜色,这也成为一种权力的象征。战国末期邹衍第一次将五气、五色、五方、五帝等的配合,与王朝的兴衰更替相联系,提出“五德始终”“天道循环”的理论。即按照五行相胜的顺序,每个朝代均受到一种“德性”支配,每种“德性”又有五色象征。而“赤”所象征的“火德”,历朝历代非常广泛。相传炎帝神农氏最初就叫火德王;唐尧亦为火德;周得火德,汉、宋、明皆为火德;火德之君都尚红,舆服、旗帜、建筑等等都以红为尊。从此以赤为代表的中国红便成为尊贵之色,在政治上获得正统地位。

简而言之,“赤”字及其背后的中国红文化氤氲着古色古香的秦汉气息,延续着灿烂辉煌的魏晋脉络,流转着独领风骚的元明清神韵。中国红文化内涵丰富,记录着炎黄子孙生生不息的历史。

参考文献:

[1]胡化凯《五行说与中国古代对色散现象的认识》 ,《科学技术与辩证法》;

[2]张繁荣《论中国传统服饰的色彩文化》;

[3]李晓华 刘宗彬《中国古代的颜色文化》;

[4]宋莉莉《中国古代关于色彩的文化观念及对山水画的影响》;钟江燕《中国红文化研究》。

中国红与古代中国文化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