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诗词歌赋

晚唐诗风:长于律体而拙于古风,注重琢句而不重篇章

2020年02月19日 09:55:04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绿芷教育 浏览数:168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明末沈骐曾在《诗体明辩》里将唐诗的创作分为四个时期:初唐、盛唐、中唐、晚唐。时代每经历一个转变,就会相应的映射到诗词的风格上。对于晚唐时期的诗人而言,治国平天下的功名事业已经是渐行渐远的梦想,他们对于诗歌的价值更加推崇。陆游曾经职责晚唐的诗风:“凌迟至元白,固已可愤疾。及观晚唐作,令人欲焚笔。”但清人管世铭却又曾经赞叹道:“温庭筠‘古戍落黄叶’,刘绮庄‘桂楫木兰舟’,韦庄‘清瑟怨遥夜’,便觉开、宝不远。”可见,文章虽然受限于时代,豪杰之士终不为风气所桎梏。

晚唐诗风:长于律体而拙于古风,注重琢句而不重篇章

一、晚唐诗风的特点

如果说初唐的诗风是靡丽华美的,盛唐的诗风是雄放飘逸的,中唐的诗风是萧瑟孤寂的,晚唐的诗风则多是感伤沉寂的。身处在一个王朝的衰败时期,文人志士深知以一己之力难以颠覆丑陋罪恶的统治,于是大都希望从乌烟瘴气的政治环境中挣脱出来,选择独善其身,诗歌也从“上官体”的急功近利之心,转而走向非功利主义,对政治理想的寄托也变成向心灵内部的挖掘。他们不再是一群胸怀抱负的有识之士感慨怀才不遇的愤懑,而是将眼光投向一个时代没落的哀伤,勇敢的对缺憾和遗憾进行吟唱,展示他们对于现实和生活的不舍。

在选材方面,自然会受到这种末代观念的影响,在没有繁荣强大的社会背景作为支撑时,时局的动荡也会使得文人陷入文学创作的窘境。文人们面临着昔日辉煌的衰落,回忆着消逝的灿烂与美好,将一种悲剧美渗透到作品的创作之中。也正是由于社会生活带来的影响,在晚唐时期,咏物和咏史这两类题材十分受欢迎,

阔别了盛唐那个繁华的盛世,仰视天才豪放的诗仙李白,七绝圣手王昌龄,集大成的诗圣杜甫……文人们纷纷不想诗歌随着朝代一同衰败,于是也努力的开创新的题材范围,弥补时代带来的不足。求新往往会流于险怪、荒诞,当诗人们纷纷刻意追求技术技巧时,难免会带来一些弊端,那就是作品的风格长于律体而拙于古风、重视琢句而不重篇章结构。

总而言之,晚唐诗人尽管写诗时耗尽心力,在艺术上精益求精,但晚唐诗在整体,上的美学风貌有如秋花、夕阳,工丽细巧有余而自然壮阔不足。的确,若论一年花事,春花生机勃勃,元气淋漓,体现出蒸蒸日上的气象;秋花虽美,毕竟属于“晚香”,难免呈露肃杀萧条之态。晚唐诗风也是同样,它确有独特的美学价值,但毕竟与雄壮奇伟的李、杜及大气健举的韩、白渐行渐远。诗至晚唐,唐诗便进入尾声了。

晚唐诗风:长于律体而拙于古风,注重琢句而不重篇章

二、晚唐诗歌中的典型情感

1、忧伤的女性气质

晚唐的很多诗人都会将纤细的内心情愫融入到女性的相思之情中反映精神上的迷茫与苦闷,诗人在强劲阳刚、英气勃发的男性化后面,也隐藏着纤微细腻的情感,剪不断理还乱的幽思,会因见散落的花瓣而恨无情,见飘零的落叶而伤无义,见飘洒的雪花而悲有限。因此他们常常寻觅女性形象作为诗思的倾泻对象,就像多情柔弱的闺中女子,像苦苦等待的怨妇,像品尝爱情毒药的美人。

这种忧伤的女性气质在晚唐时期十分盛行,温庭筠擅写女人姿态,将诗情灌注在女性身上,表现出欣赏而不可亵玩的审美心理,因此成为“花间”诗人;李商隐将隐晦的诗情凝注于女性形象上,展现内心的多情与遐思;杜牧爱以悲剧性的女性遭遇来寄寓自己的身世处境,抒发自己对历史的感悟,生无所托的无奈。这种忧郁的女性形象契合了时代的伤感韵味,更充满着芳草美人的浓情蜜意。

2、悲伤的先世思考

历史的变革和朝代的更替往往为诗歌作品中注入大量感时伤世的情怀。 晚唐的诗人相比盛唐,虽然少了些济世报国的热忱,却不缺乏现世的有志者对盛世衰败的深切思考。他们用锋利的笔触揭露当权者的腐败,大胆的抨击现实,或愤世嫉俗的吟咏,或忧国忧民的咆哮,或绝望无奈的哀叹。

李商隐虽未像杜甫一样经历过安史之乱的民不聊生,但他用一双冷静而幽愤的眼神审视现实中的不堪,将个人对历史的咏叹化为悲剧性的叹息,他描摹出震慑人心的历史画面,表达了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一筹莫展,沉重的压抑和情绪的低落贯穿于他的诗作;皮日休虽没有入世与出世之间的纠结与挣扎,却因不满现实的悲痛与丑恶,又不清楚该如何找寻出口,只能悲叹“狡吏不畏刑,贪官不避赃。农时作私债,农毕归官仓”;司空图未感受过盛唐时期的光明前景,只能因晚唐的春光迟暮、萧条阑珊而感叹“惜春春己晚”,但仍满腔热血地向往“新春”,在一如既往地憧憬中留下的是等待的落寞。

晚唐诗风:长于律体而拙于古风,注重琢句而不重篇章

3、寂寞的自我私语

人生在世,很难幸运如俞伯牙和钟子期,能够寻觅到知己,于是很多诗人便将内心的情感化为窃窃的私语,在缱绻中打开心灵,絮絮而言,将个体的欲望与时代的声音和盘托出,在落寞中寻求一丝慰藉。这种婉转朦胧的诉说方式正是晚唐诗人的偏爱,他们褪去了初唐时期的豪放不羁,以隐晦幽暗的诗句来探索人生,感受历史。

温庭筠一生仕途多舛,百受排挤,但这些都压抑不了他的才气,失意之下,诗词变成为他寄托自我,指斥时政的朋友。“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是他在含羞的诉说相思情;“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将梳妆闺人的心思讲述的隐约又深刻。

诚如王拯言:“其文窈深幽约,善达贤人君子恺恻怨悱不能自言之情,论者以庭筠为独至”,可见温庭筠抒写的是心灵之语,他注重内在的开掘,将对世事的所感所想寄寓文字。这种寂寞时的私语更加营造出一种雾里看花的朦胧意境,引起读者无限的遐思。

晚唐诗风:长于律体而拙于古风,注重琢句而不重篇章

三、晚唐的诗风对宋诗的影响

宋代建国之初,便面临着艺术上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唐诗,他们想要极力的塑造宋代文学独有的风貌,但不可避免的会受到历史的影响。晚唐诗歌的清高、空灵,以及创作手法上的苦吟,对建国初期的北宋,乃至后期的南宋,都产生了十分重要的影响。

晚唐时期的贾岛、姚合等人,器识狭小,国家大事与他们似乎没有多大的关系,他们只是生活在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狭小圈子里,作诗不注重内容,专门研究苦吟、推敲,和文字的运用技巧。他们的这种创作态度和诗歌风格在晚唐时期就已经收到一些人的吹捧和学习。如马戴、李频、李洞等人就继承了贾岛和姚合的苦吟作风以及炼字如句的特点,方干就曾经说过:“才吟五字句,又白几茎须”,他在字句的雕琢之上可谓是用尽了心思。

宋代初年,承五代余绪,许多人仍然采取遁迹山水、不问政事的态度,他们的器识也比较狭小。而身居高位之人,又因国家承平,待遇优渥,在生活上追求享乐,在艺术上追求唯美,使宋代初年的许多人对李白、杜甫都不太喜爱,当然也就更谈不上学习,比如杨亿,就斥杜甫为“村夫子”。所以宋初,以杨亿、钱惟演、刘筠为代表的“西昆派”学的是李商隐,九僧和林逋、潘阆、魏野等"晚唐体”诗人学的是贾岛、姚合。

南宋时期的大诗人杨万里更是将目光集中在晚唐,他对当时社会上一些看不起晚唐诗歌的意见十分不满,因此写道:“谓诗至晚唐有不工之作者,是桓、灵宝哀梨之论也。”他的诗歌中也有许多表现了对晚唐作品的喜爱,“笠泽诗人千载香,一回一读断人肠”,“受业初参且半山,终须投换晚唐间”……足以可见晚唐诗歌在杨万里心目中的地位。他的诗歌,尤其是一些清新隽永的绝句,多是学习王安石和晚唐诗人的产物,他自己也说:“予之诗,始学江南诸君子,既又学后山五字律,既又学半山老人七字绝句,晚乃学绝句于唐人。”这里的唐人,指的主要就是晚唐时期的诗人。

晚唐诗风:长于律体而拙于古风,注重琢句而不重篇章

总结

晚唐诗人多是在深秋时节,夕阳西下走向诗坛的,随着唐王朝灿烂的辉煌远去,他们将身世之痛,理想之悲,家国之恨融入到残花枯荷、疏星残月、黄昏秋雨中,这是对悲剧命运的深沉感慨,是对春意阑珊的睹物追忆。区别于盛唐时期的圆满无缺,晚唐的诗歌尽显残缺之美,这种美被时代打上了独一无二的烙印。一事一物、一象一境,都蕴含着他们在朝代更迭时的无奈,都体现了他们落寞而又坚韧的心。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柳永150首歌伎词中的女子为何那样与众不同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