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诗词歌赋

细说李白诗歌中“执着入世”与“飘然归隐”之间的双重矛盾

2020年02月16日 16:06:13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绿芷教育 浏览数:328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盛唐时期的诗歌波澜壮阔,魅力永存,李白的诗歌犹如一颗耀眼的灿星,璀璨夺目,动人心弦。他的一生饱含着“执着入世”与“飘然归隐”之间的纠结与矛盾,他的诗歌大气豪放、超然脱俗,既有兼容并蓄的伟大气魄,又有无拘无束的自由精神,从中显露出他独特的个性与人生的追求,更加折射出盛唐时代的文学风采,他也因此成为备受赞誉的“诗仙”。今天,我们从“入世”和“出世”的角度来探寻李白诗歌中蕴含的心境。

细说李白诗歌中“执着入世”与“飘然归隐”之间的双重矛盾

一、激情澎湃的“入世”抱负

受到儒家“入世”思想的影响,李白从小就有“兼济天下”的理想抱负,他自幼就喜欢读书,涉猎广泛,“五岁诵六甲,十岁观百家”,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天能够建立卓越的功,忠君报国,事君荣亲。正如他在《赠韦秘书子春》一诗中所表达的,“终于安社稷,功成去五湖”的思想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虽然有心建功,但可以看出,李白对于成功之后的荣华富贵是不屑的,进退自如,功成身退,才是他最终的目标。

李白并不想通过科举之路达成自己的理想,他希望遇见能够赏识自己的伯乐。天宝元年的秋天,由于玉珍公主的引荐,李白终于步入了仕途的机会。刚刚被召见进入京城的他,意气风发,踌躇满志,从《南陵别儿童入京》中的“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可以看出,李白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自信与骄傲,他始终坚定的认为,自己不是平凡之辈。“因人耻成事,贵欲决良图”,李白希望唐玄宗能够真正的让他参与一些国家大事的决策,以自己的力量来报答知遇之恩,为国家贡献自己的力量。可是,李白对于唐玄宗来说,不过是宫廷之中歌舞行乐之际的一丝点缀,这位满腹才华,孤高自傲的诗人很快就遭到排挤和诋毁。“君王虽爱峨眉好,无奈宫中妒杀人”,宫中的权贵嫉恨、勾心斗角犹如一盆冷水,浇灭了李白心中的雄心壮志,他坚定自己的桀骜不驯,辞别金马门回归山水之间。

细说李白诗歌中“执着入世”与“飘然归隐”之间的双重矛盾

就在我们以为李白安心于闲游野鹤的生活时,此时他仍然没有完全放弃自己内心的热忱和执着。安史之乱爆发后,李白几经转折,隐居于庐山,当唐玄宗之子李璘以复兴大业的名义再三邀请李白出山参与政治时,他成为了永王的幕僚。无奈唐肃宗李亨和永王之间祸起萧墙,永王的军队沦为叛军,失败被杀,太白也因此获罪下狱,不久被长流夜郎。太白溯江西上,至巫山时遇赦放还,太白儒家入世之念就再度遭遇到幻灭和挫伤。

回望太白一生执著入世的热情,直到晚年仍壮志不已:.“一生欲报主,百代期荣亲;其事竟不就,哀哉难重陈!” 昔日那个与唐玄宗形影不离的翰林学士,最终却与旧主反目成仇,这样的一带文豪,还是没能施展自己的满腹才华,实在令人可悲又可惜。

细说李白诗歌中“执着入世”与“飘然归隐”之间的双重矛盾

二、被迫洒脱的隐逸生活

唐代的思想开放,百家争鸣,不仅盛行儒教,而且盛行道教。提起道教,不得不说的人就是庄子,庄子把“道”视为一种境界,认为只要通过修炼,就能超越时空的限制,突破形体的枷锁,无限地扩展自己的精神空间,达到物我合一的最高境界。他通过梦蝶给人们展示了一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状态。因此庄子能够看破红尘,轻视功名,崇尚“真人”的文人独立意识。庄子的思想对李白产生了十分重要的影响,他在诗中写道:“尚采不死药,茫然使心哀;但见三泉下,金棺葬寒灰。”“但求蓬岛药,岂思农扈春!”。在他仕途不顺时,道家的思想也给了他很大的慰藉,他转而追求精神上的逍遥,飘然归隐,纵情山水之间,来寻求一份解脱,消除现实中的惆怅。

但李白的隐逸并不像陶渊明一样决绝洒脱,“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他反复的强调自己的不在乎,却反而透露出他内心的在意,他的隐逸只不过是一种被动与无奈罢了。他在《酬坊州王司马与阎正字对雪见赠》中写道:“风水如见资,投杆佐皇极”,如果得到引荐,他便效仿姜太公,放弃钓竿、不再隐居,而是极力辅佐帝王,成就伟业。此处引姜太公之典自比姜太公,可以看出诗人推崇的“隐”是“以隐待仕”,他自己也是抱着积极的入世心态“身隐”于市而心怀大志。李白一面高调地隐于市,一面积极自荐求得权臣的引荐。这在其他诗中也可以得到印证,“余亦草间人,颇怀拯物情”,他坦言自己和诸葛亮一样,虽然隐居于山野之间却仍然有报国之心,只是他没有诸葛亮那样幸运,没有赏识自己的伯乐。

可见“以隐待仕”是李白隐逸生活的本质,这种身处山野、心在朝政的状态始终贯穿他的隐居生活。无论是年轻还是年迈,他都认为自己的一身才华和满腹经纶如果不能济世,是没有用处的。他所崇尚的“隐”绝不是遁世而去,而是等待国家的需要,然后在合适的时机挺身而出。

细说李白诗歌中“执着入世”与“飘然归隐”之间的双重矛盾

三、屡次挫败却不愿放弃的原因

李白对于仕途的渴求是坚定不移的,大部分文人年轻时的远大抱负都会随着现实的打击和年岁的增长而消磨殆尽,可是李白始终矢志不渝。王维选择盾身佛法的朝隐,孟浩然选择远离世俗的归隐,唯独李白是固执的,直至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留下的诗都是毅然投奔朝廷的梦想,是什么让他独守自己的这份坚持呢?

首先,是时代大势的影响。深处社会的大潮流下,我们难免会被刻上独属于自身时代的印记。李白所处的唐代,持续数千年的门阀士族逐渐衰落,取而代之的是科举入仕,这一开放的任人制度给了普通的知识分子一条现实的改变命运之路,也正是由于此,唐代的文风大兴。这种较为平等的方法激发了世人对于功名的渴望,无论是王维、杜甫,还是高适、孟浩然,都曾积极的参加科举考试。李白作为他们之中的一员,当然不可免俗,他也同朋友一样,吟诗作赋、游访干谒,以此来求得引荐,为他的仕途打下坚实的基础。

细说李白诗歌中“执着入世”与“飘然归隐”之间的双重矛盾

其次,是家世的影响。有关李白的家世,并没有明确的记载,向来是众说纷纭,各执一词,没有一个明确的定论。但有一点可以明确,就是他从小便饱读诗书,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他在《书中草》中暗示过自己的家世变迁,并且以鸟自喻,诉说着自己难言的家世之隐。“如何同枝叶,各自有枯荣”,同为李氏后裔,却同根不同命。因此,不少学者猜测,李白可能经历过家道中落,他身上背负繁荣不仅仅是个人的前途,更是家族的荣辱,这样的重任都决定了李白拥有超越常人的入仕志向。

最后,也是最为根本的一个原因,就是李白自身的性格。时至今日提起李白,我们都会给他贴上浪漫主义的标签,“浪漫”一词用来形容李白最为合适不过了。他对未来是充满希望的,因此才认为“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他对自己是充满信心的,因此才高呼“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他内心有一片纯净之地不受世俗的污染,因此才坚定“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正是这样极度浪漫又近乎癫狂的性格,才使得他始终没有向现实低头,在人人自危的时代洪流之下,他依旧保有着“济苍生”“安黎元”“解世纷”的大志,至死不渝。

细说李白诗歌中“执着入世”与“飘然归隐”之间的双重矛盾

总结

李白一生始终处于既非仕亦非隐的特殊地位,既想得到重用又不愿丧失人格的独立,既要保持人格的独立又不肯真的弃世归隐。他的矛盾不只是入世与出世的矛盾,又是不愿意丧失人格、同流合污,又不愿意彻底归隐、不问政事的两难与痛苦,这成为他一生不幸的根源,也是他创作激情的主要源泉。

李白所具有的非凡的天才,特异的个性和传奇的经历使得李白的诗歌、传说故事传播范围已经越来越广泛和普遍,由于深受民众喜爱,所以延伸到了民间。李白不再仅仅是天才诗人形象,而且演变成为了一种文化现象,李白作为个体形象也演绎成为了一种文化符号,影响并激励着后人不断学习进步。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陶渊明开创的田园诗中孕育超脱世俗的意境,这是否”天马行空“?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