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戏剧古艺

《清忠谱》在戏曲音乐上完美而独特的风格,表现了作品多方面艺术成就

2020年02月12日 02:06:46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高高的历史青年人 浏览数:314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清忠谱》不仅以深刻的思想性见称,也以杰出的艺术成就而闻名于剧坛。它的艺术成就主要表现在:塑造新型的人物形象的杰出才能,处理戏曲结构的高度技巧,掌握和应用舞台表演特点的独到本领。戏剧是塑造形象的艺术,但塑造不同类型的人物形象却要采用不同的艺术手法。传统的传奇作品,往往以才子型的“”、佳人式的“”为主人公,所以内容上每写他们悲欢离合的故事,矛盾冲突大多囿于家庭纠葛或小人拨乱矛盾的结局不外奉旨完婚,夫妇团圆,终于形成了表现这类人物思想性格的一定模式。《清忠谱》摆脱了这类常见的主人公,换上了社会斗争中的英雄人物,它也就摒弃了前人传奇中许多陈腐手法和模式,而发展了传奇塑造英雄人物的艺术手法。

清忠谱在戏曲音乐上完美而独特的风格,表现了作品多方面艺术成就

戏曲中的旦角

《清忠谱》塑造周顺昌、颜佩韦等人个性性格的主要手段,是把人物放在当时社会现实矛盾中,放在尖锐的戏剧冲突中。在《傲雪》《述》《缔姻》《叱勘》《囊首》诸出,人们一面看到魏忠贤越来越猖獗,迫害东林党人越来越残酷,一面也就看到周顺昌对魏党的仇恨越来越强烈,刚毅的性格越来越鲜明。《义愤》《闹诏》《捕义》《戮义》诸出,人们看到激烈的社会矛盾已发展到声势浩大的市民暴动,也就在包围官衙、格杀旗尉、壮烈牺牲的时刻,看到了颜佩韦等五位义士勇敢、仗义、为保护全城百姓的生命而牺牲的品质。这样,《清忠谱》不仅在戏曲史上塑了具有时代特点的英雄人物形象,而且为在尖锐的戏剧冲突中塑造这一类型的人物提供了成功的经验。

清忠谱在戏曲音乐上完美而独特的风格,表现了作品多方面艺术成就

戏曲《清忠谱》中的人物魏忠贤

为了使人物形象更丰富,为了使主要英雄人物的斗争同富于时代特征的现实有更紧密的联系,李玉在选取历史人物最感人、最重要的斗争史实作为骨干以外,还虚构了一些重要的情节和场面。其中如《书闹》写颜佩韦怒打说书先生,《闹诏》中说“凶徒打得尽成”,都有虚构和夸张的色彩。最引人注目的是《骂像》。这是表现周顺昌性格的一出重头戏,它对刻画周顺昌的气概风骨、劲节情操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可是,从史传的记载看,周顺昌死于天启六年六月,而应天巡抚毛一鹭、巡按王琪在苏州虎丘为魏忠贤建造生祠却在第二年正月,二者时间相距半年。这就是说,周顺昌生前尚来不及看到虎丘“普惠祠”的建成,自然也就根本没有闯进祠堂骂像的事了。作者把没有发生的事情写得如此真真切切、轰轰烈烈,说明作者善于在明末最典型的环境中创造理想的英雄形象,善于在不违背历史本质真实的前提下作大胆的艺术构思。

清忠谱在戏曲音乐上完美而独特的风格,表现了作品多方面艺术成就

戏曲人物魏忠贤

再如《忠梦》,全出戏都写梦境:周顺昌梦见自己在殿廷弹劾魏忠贤,以朝笏痛打魏忠贤,最后有圣旨处斩魏忠贤。梦境是虚假的,但它对于表现锄奸念切的周顺昌日思夜想的心情却是逼真的,合乎逻辑的。这说明,作者善于从人物性格特征出发,对人物的思想行动作合理的想象与渲染。在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基础上,又善于应用浪漫主义手法把人物的内心世界展现出来。《清忠谱》一面通过轰轰烈烈的斗争场面,采用酣畅粗犷的笔法来塑造人物性格,一面又用细腻的笔触,用典型的细节描写来丰富和突出人物的个性。颜佩韦出于义愤,一时错打说书人,这是粗鲁;一旦母亲来到面前,知道过失,立即跪下,又是多么地温驯、善良。《清忠谱》为塑造周顺昌的形象有更丰富更典型的细节描写。

清忠谱在戏曲音乐上完美而独特的风格,表现了作品多方面艺术成就

魏忠贤剧照

例如,为了有血有肉地表现周顺昌廉洁自守的情操,作者写到他接待门生、吴县“父母官”陈文瑞时,应用了两个细节:其一,大雪天周顺昌连烤火取暖的柴也没有。门生不解,周顺昌倒说:“我一介寒儒,十年清宦,这几根穷骨头是冻惯的,何藉炎威熏灼。”其二,上宾临门,无可款待,等到客人乞酒暖寒,周顺昌又仅拿出“白酒一壶,生腐一方”来招待。这两个细节,都从大雪天师生相会的情节自然带出,一点无强装硬扭的痕迹,但却具体细致地写出了主人公的个性特点。有的细节,作者不仅写得十分细腻,而且别具匠心地予以安排使细节在突出人物形象方面起着特别重要的作用。例如,在《述》一出,我们看到周顺昌与文震孟正在捶胸顿足痛骂:“魏贼,魏贼!就把你食肉寝皮,尚有余辜也。”

清忠谱在戏曲音乐上完美而独特的风格,表现了作品多方面艺术成就

魏忠贤剧照

情绪非常激烈,突然,龙树庵和尚来访,话题打断。和尚请周顺昌为寺庙题一匾额,周顺昌回答说,此时心情太愤激,写不好字,许他改日再题。这样就为题匾埋下了伏笔。一隔许久,始终没有提到这件事。等到魏忠贤矫旨提问,缇骑到门捉人,周顺昌到了生离死别的时刻,这时妻子儿女一面狂呼惨啼,一面他还有什么“未了之事”需要嘱咐。这时,周顺昌既没有给家中交代什么“未了之事”,也不曾有一言半语安慰妻子儿女,却拿起笔为龙树庵题了“小云栖”三字,完了他唯一的一桩心事。在这样的场合穿插这一细节,显得周顺昌赴难前是多么的镇定,视死如归。在舞台表演上,它形成了鲜明的节奏对比。这类细节的描写与安排,反映作者在尖锐的矛盾冲突发展过程中,善于找出貌似与斗争无关的“不急之事”来更好地表现斗争性格。作者在刻画人物形象时有调动一切艺术手段的本领。

清忠谱在戏曲音乐上完美而独特的风格,表现了作品多方面艺术成就

魏忠贤

《清忠谱》第二方面的成就表现在戏曲结构上。明人传奇结构上的通病是篇幅冗长,结构松散,情节支离,节奏缓慢。很多著名剧作家也不能避免。李玉有意识地在矫正这种弊病。他总是适应表演的需要,把剧本篇幅限制在三十出左右。《清忠谱》更精到二十五出,比一般作品几乎削减了一半。这无疑使结构趋于精练和紧凑迈出了一大步。然而问题不在于形式上的删简,李玉更注意在最短的结构中,反映尽可能丰富的内容,以曲折引人而又协调有致的情节推动剧情的发展。《清忠谱》二十五出戏,上而牵涉到宫廷、大吏,下而至于市民、奥夫前而至于杨镐、熊廷弼、杨涟六君子,后而至于周顺昌五义士生活面大而有政治斗争、经济斗争,细而有堪舆星相、文化娱乐内容很丰富,情节很复杂,

清忠谱在戏曲音乐上完美而独特的风格,表现了作品多方面艺术成就

魏忠贤

但是作者巧妙地应用了实写与虚写、正写与侧写、正场与过场、个别与一般的辩证关系,使全剧主次分明,详略得当,既突出了主要人物,又反映了广泛的生活。例如,杨涟、左光斗、魏大中反对魏忠贤的斗争,就是周顺昌反魏斗争的前奏,其斗争的激烈、迫害的残酷,丝毫不亚于后者,它在反映周顺昌反阉斗争的作品中是不可或缺的。但李玉没有添枝添蔓地增加篇幅,而是仅用了极简练的虚写和过场来表现它。第一出,作者从侧面叙述到杨涟、左光斗诸君子纷纷被逮的事。十五出用了杨、左尸体的一个过场。这精练的两笔,足以反映两场反魏斗争的紧密联系,更衬托出周顺昌斗争环境的险恶以及他那前仆后继的斗争精神。可见,由于作者对素材精于取舍,擅于表现,就减少了头绪,使结构集中、紧凑。

清忠谱在戏曲音乐上完美而独特的风格,表现了作品多方面艺术成就

左光斗

如果说,精简场数主要在克服结构冗长散漫的弊病,那么,《清忠谱》精心的场次安排则表现了作者结构艺术上的才能。作品所要反映的社会矛盾是复杂的。作者在安排上,以周顺昌的斗争为主线,五义士的斗争为副线,二者贯穿全剧,又交替发展,层层推进,相得益彰。表现了驾驭复杂的戏剧矛盾的本领。场与场之间,有呼应,有衬托,有对比;全剧中,冷场与热场,武场与文场,正场与过场都处理得十分协调。《创祠》与《毁祠》,《骂像》与《报败》,呼应得很贴切《缔姻》与《哭追》,《闹诏》与《锄奸》,衬托得很鲜明。《傲雪》中,周顺昌的劲节清操,写来庄重而雅静,五义士疾恶如仇,《书闹》则写得激愤而热闹。两出戏紧紧相连,使得冷热相济,富于变化。《捕义》《叱勘》的两大高潮,作者为使剧情波澜起伏、跌宕有致,中间却安插了徐如珂苦心孤诣《荫》的一出过场。

清忠谱在戏曲音乐上完美而独特的风格,表现了作品多方面艺术成就

明朝义士

《毁祠》把群众的欢乐写得如火如荼,紧接着《吊墓》,则又在表现荒凉与哀思。这样的处理,既表现了生活本身绚丽多姿的面貌,也体现了艺术欣赏的辩证法则。在场次的衔接上,《清忠谱》中一些场次的“串合”是很值得赞许的。例如,第一出,陈文瑞告别周顺昌,该出戏到此正好结束。突然家人来报,文震孟削职归家,这就引出了第三出访问文震孟的一场。《缔姻》出,魏大中送走周顺昌,正待开船,忽有毛一鹭派来的走卒来给解差送银,二者勾结,为毛一鹭后来密告周顺昌埋下伏线。这些关目,都似出人意外,却又在情理之中。它紧接上文,又能引起下文,使各出戏之间虽相互独立而又连接得浑然一体。这表现了作者在结构上别致的构思和高度的技巧。

清忠谱在戏曲音乐上完美而独特的风格,表现了作品多方面艺术成就

《清忠谱》画册

李玉熟悉舞台艺术,了解舞台艺术规律。他善于借助于多种舞台表演手段创造出不同的舞台场面,善于为演员设计表现内心活动的戏剧动作,善于应用戏曲音乐表现人物的不同情感,渲染不同的气氛。一般情况下,戏曲人物总要登场,而且要通过正面的戏剧冲突来表现他的性格。但是,这不是戏剧创造人物形象的唯一方去,在表现某种特殊的个性时更要有特殊的创造。《清忠谱》主要的对立面魏忠贤,是一个残忍、冷酷、阴险的典型。他的罪恶表现在整个剧本当中,他的性格体现在那些鹰犬的身上。所以作者把他处理成一个不出场的人物。《叱勘》一出,虽说是魏忠贤在亲自审理东林一案,周顺昌似乎在与魏忠作面对面的斗争,但作者并没有让魏出场,仍是一个幕后人物。

清忠谱在戏曲音乐上完美而独特的风格,表现了作品多方面艺术成就

魏忠贤剧照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然而,从后台传出的声音、卒子传达的旨意以及倪文焕、许显纯的舞台行动,看出魏忠贤正操纵着一切。结果是,他不出场比出场更显得阴森可怕。这是作者善于应用舞台表演手段,造成了强烈的戏剧效果。尤为可贵的是,《清忠谱》还纯熟地应用了舞台表演的特点,创造了表现群众斗争场面的成功经验《义愤》《闹诏》《毁祠》都写了群众,而且是成千上万的群众群众斗争有它特有的声势、气氛,但在戏剧表演中又必然受到舞台空间的限制。这就要求剧作家在掌握舞台规律的基础上创造性地发挥舞台艺术的特点。《义愤》通过五义士和尚的对话和急速的上下场,配以敲梆和喊叫,写出了聚集群众的声势。《闹诏》中通过内外场的呼应,场上的惊慌动作,写出了群众抗议行动的力量。

清忠谱在戏曲音乐上完美而独特的风格,表现了作品多方面艺术成就

舞台艺术

《毁祠》写得尤为成功。它通过前场的表演,后场的音响效果,不同装扮的群众的穿插,频繁的上下场,紧张的奔跑跌撞以及唱曲打号子等等手段,创造了一个轰轰烈烈的群众斗争场面。这是作者成功地发挥舞台表演功能来表现群众斗争的生动例证。由于李玉熟悉舞台艺术,所以他的剧本常常为演员提示表现人物心理的必要的戏剧动作。例如,魏忠贤的香木头像做得大了一点,七曲缨冠戴不上去,匠作拿起来铲小。作者这时作了这样的动作提示:毛一鹭、李实“跪介”。匠作铲的是木头,毛、李却像动了亲生父亲的大手术,所以要赶紧跪下喊“头疼”这一跪,把毛李献媚奉承的心理具体化了再如《报败》,开始时毛、李共坐议事,突然塘报送到,报告魏忠贤被发遣守灵,这时毛,李的动作反应是“哭介”第二报报告魏忠贤自,他们的动作是“惊介”;第三报说东林起用,魏党余孽将不免抄家砍头,这时作者给他们设计的动作已是“捶胸顿足”了。

清忠谱在戏曲音乐上完美而独特的风格,表现了作品多方面艺术成就

戏曲舞台艺术

这里,每报一次,他们受到的威胁就严重一步,动作表现也就强烈一层。作者设计的动作层次,深刻地表现了魏党党羽这时的心理变化。李玉是一个精通音律的曲家,熟悉不同曲调表现感情的特点,因而能从渲染气氛和表现人物情感出发配置最恰当的戏曲音乐。例如,在《述珰》《叱勘》这样的重点大场戏,作者配了大套南曲;《闺训》《荫》等过场戏就用小套。《骂像》要尽情抒发周顺昌的愤激情绪,作者用了全套北曲《义愤》写五义士,为使音乐形象有鲜明的对比,作者采用了南北合套《魂遇》一出,为了统一五义士周顺昌的抒情气氛,作者采用了以〔玉芙蓉〕为中心的集曲形式;《毁祠》当中,为了衬托群众的欢欣感情,则采用四支节奏快、不带增板、有重句的“粗曲”〔香柳娘〕。如此等等,造成了《清忠谱》在戏曲音乐上完美而独特的风格,表现了作品多方面的艺术成就。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吕剧风格的个性是什么?其形成的原因是什么?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